混迹在拉斯维加斯的华人 《混迹在拉斯维加斯的华人》第一章 在拉斯维加斯的路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王飞小说名字叫作《厮混在拉斯维加斯的华人》,提供更多王飞小说,王飞小说名字。厮混在拉斯维加斯的华人小说王飞摘选:王飞猛的一下就醒了,他看了下身边的老婆还睡得像个婴儿像,迟疑了一下但是把她喊醒了。李雅裴费力地睁开眼睛…...

王飞小说名字叫做《混迹在拉斯维加斯的华人》,这里提供王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混迹在拉斯维加斯的华人小说精选:早上刚6点,王飞猛的一下就醒了,他看了下身边的老婆还睡得像个婴儿一样,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她叫醒了。李雅裴费劲地睁开了眼睛,一看表才6点,没了脾气,忍不住牢骚道:“老公啊,好不容易有机会休息,起这么早干嘛,再睡会吧。”“只晓得睡,跟个猪样的。”“你才是个猪咧,平时哪次不是我先起来咯。上班的时候喊都喊不醒,一要去拉斯维加斯赌博就起这么早,又太现形了吧。”“那当然了,有几个上班发了财的咯,我们要抓紧时间到赌场去抢钱。”“你讲点别的咯,你…

早上刚6点,王飞猛的一下就醒了,他看了下身边的老婆还睡得像个婴儿一样,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她叫醒了。李雅裴费劲地睁开了眼睛,一看表才6点,没了脾气,忍不住牢骚道:

“老公啊,好不容易有机会休息,起这么早干嘛,再睡会吧。”

“只晓得睡,跟个猪样的。”

“你才是个猪咧,平时哪次不是我先起来咯。上班的时候喊都喊不醒,一要去拉斯维加斯赌博就起这么早,又太现形了吧。”

“那当然了,有几个上班发了财的咯,我们要抓紧时间到赌场去抢钱。”

“你讲点别的咯,你就是第一次去拉斯维加斯赢了三千多美金,然后就是一直输钱,要不是输得精光走投无路,我们也不会到这里来做保姆,受他们的气。到那里去还不知道是赚钱还是送钱呢。”

王飞已经走到门口了,听到老婆这么说,满腔的热情被泼了一瓢冷水,浑身冒着热气,心里堵得慌,满心的期待和欢喜化成一股怒气。心想在这个鬼地方做了一个多月的保姆了,一天休息都没有,好不容易房东一家到夏威夷去度假,他们才有机会到拉斯维加斯去搏一把。还没去她就泼冷水,真的很扫兴。

他想不懂事的女人就是这样,不懂得揣摩男人的心里,关键时刻总要扫男人的兴。如果认为赌博不好,平时两人谈论赌博时就应该对他进行批评教育加以引导,不要等他起了兴致时再临时泼冷水,如同他滋滋地想zuo爱,她却对他说zuo爱多了对身体不好,要他忍耐。不但不能说服他,只能是火上浇油,让他生气上火。

“你要是不想去就在家里呆着吧,我自己一个人去就是。不要在那里叽叽歪歪影响我的情绪。”王飞没好气地说,出去时“嘭”的一声把门用力带上……

在洛杉矶通往拉斯维加斯的15号高速公路的车流中,一台宝马X5休闲车以100迈的速度极不安分地在车流里左右穿插着。公路标出的限速是70迈(1迈=1.6公里),按照美国人的潜规则开到80迈警察是不会管的,所以,这台车随时都有被警察抓住的可能。不过美国的高速公路上没有装摄像头,超速行驶被抓的几率比在中国少很多。开车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一头乌黑的自然卷,小眼睛炯炯有神;长着一个中国人少有的罗马鼻使他的长脸变得立体,虽然他身份证上写着汉族,可从他的外貌看多少都带着外来的血统,不知他的祖先是哪个民族的。旁边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带卷的长发披肩,小鼻子,小嘴巴;皮肤白净,脸颊红润;体态丰腴,有点像十七世纪欧洲油画上的小女人,性感而纯净。

在宝马的带领下,公路的快车道上很快就形成了一个100迈车速的车流。走这条高速的老手都知道,只要有人敢带头超速行驶,大家就会跟着,一辆接着一辆,非常的壮观。警察只能抓一个,谁被抓住谁认倒霉。一般来说带头的和押尾的是警察最喜欢抓的,抓带头的原因很简单,就因为是带头超速,枪打出头鸟;抓押尾的是警察不想插到车队里去,怕引起车祸。

王飞在后视镜里看着后面跟着一条长龙,嘴角挂着一丝得意的微笑,心里美滋滋的。他喜欢带头,不喜欢跟在别人的后面。只可惜到美国后买的一台一千多美金的二手车只能跟在别人的后面,还随时跟不上。今天终于韵了一盘味,车子的力量又足,视野又好,油门一加,那个推背的感觉真的很刺激。不知不觉就是100迈,没什么感觉,不像他的那台二手车,开到100迈就跟要散架似的,让人战战兢兢。

“好韵味是吧,这车开起来。”王飞得意的样子逃不过雅裴的眼睛。

“那确实,这么大一台车,一点油门,‘噌’的一下就出去了,速度既快又稳,不像那破日本车,轻飘飘的,开快一点感觉很不安全,事实上也不安全。”

“呵呵,爽是爽,只可惜这台车不是我们的,像现在这么下去不知什么时候才可以买得起这样好的车。”

“你呀,堂客们懂什么咯,如果是在国内你说买不起我就不做声了。这里是美国,这台车也就八万多美金,你只要拿到护士执照在医院找到个护士的工作就可以按揭买着开了,一点也不遥远,这也是我削尖脑壳到美国来的原因之一。”王飞来美国前就已经了解过了,美国的价格体系比国内的合理,只要找份不错的工作,就可以买很好的车开,在国内就不行,除非发了一笔横财。雅裴在国内是护士,只要在美国考一个护士执照就可以到医院去找护士的工作,美国的医院非常缺护士,很多医院都是直接到菲律宾去招护士。护士的年收入一般有六万多美元,比一般的工作的收入都高,可不知为什么美国本国人不怎么喜欢这个工作。

“你不是说到美国后不用我出去工作,就在家生儿育女,你养着我们一家吗?怎么又要我去考什么护士执照去医院做护士咯?不过,我现在宁愿去考护士执照,也不要在毛家做保姆,又累,钱又少,还没有休息,每天还要看他们的脸色,这日子怎么是个头啊,还不如不来美国。”雅裴听王飞那么一说,忍不住又发牢骚道。

“这不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嘛,谁知道在美国开公司那么不容易,以为很好赚的嘛。”

“切,开公司没花多少钱好不好,你的钱都送给赌场了。想赚轻松的钱,结果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我看还是不要赌了,现在回头还来得急。”雅裴一向对王飞唯马首是瞻,言听计从。可是,来美国三年多,从自己开公司到夫妻双双给别人当住家保姆,就是因为输光了没办法才走到这一步。所以,对老公想靠赌博赚轻松钱的想法表示出疑虑。

雅裴的抱怨并没有影响到王飞现在美好的心情,一个多月没有出远门,开着高档的宝马在加州的阳光下奔驰,还是蛮惬意的。房东家有五台车,分别是宾利,法拉利,奔驰600,宝马X5和悍马。最便宜的悍马也要六万多美金,在国内要100来万人民币。最贵的是宾利,要六十多万美金;法拉利是三十多万美金,五台车加起来120万美金左右,合人民币830万的样子,在国内没有二千多万是搞不定的。

王飞想了半天,选择了开宝马。宾利太昂贵了,不敢开;法拉利太炫了,不好意思开;奔驰600太庄重,适合老年人;悍马太费油,不划算;只有这台宝马,相对来说什么都适中。

从洛杉矶到拉斯维加斯有二百六十多迈,一路上都是光秃秃的山和种满仙人掌的沙漠,给人一种粗犷而荒芜的感觉。最让人震撼的是,突然会有两架F22从你的头顶上咆哮而过,巨大的轰鸣声令男人血脉喷张,雄心膨胀。

据说在沙漠的深处有个大的军事基地,从天上的飞机到地面时不时碰到的军车,估计有那么回事。

此时正值2005年四月的一个周末,也是加州和内华达州最好的季节。气候温和,阳光灿烂,和风轻柔。受到飞机轰鸣声的感染,王飞正踌躇满志地开着房东的宝马在15号高速公路上以100迈的速度带领着一帮跟屁虫飞奔。目标-拉斯维加斯,目的-抢钱。飞机的轰鸣声和透过车窗的阳光令王飞热血沸腾。就在此时,不知从哪里钻出了一台敞篷的红色保时捷,从右边的慢车道超过了他们,方向灯一亮,小屁股一扭,就到了他的前面,然后就离他们越来越远。开车的是个头发杂染成棕红色的黄皮肤的小伙子,旁边坐着个白皮肤棕色头发的女人。

“shit,那家伙的车速最少也有120迈(合192公里/小时),他们不要命了。”看着越来越远的保时捷,王飞忍不住叫了起来,眼睛里闪着羡慕和嫉妒的复杂光芒,他想去追,可还是忍住了,毕竟这台宝马不是他自己的车,万一出了点事,麻烦可大了。

“羡慕吧,前面那台保时捷要多少钱一台啊?”雅裴有机会就要调侃王飞一下

“也就六万美金的样子,没什么了不起的,等你找到工作了,就可以买了。”听雅裴那么讲,王飞不屑地说。

“怎么要我去找工作买车,应该是你去找工作赚钱买车才对啊。你看看美国的家庭,基本上都是男的在外面做事赚钱,女人在家做家务带孩子,你好意思要我去工作赚钱啊。”雅裴打趣王飞道。

“呵呵,你等着看吧,我现在研究出一套利用生肖的各动物之间的合与冲的原理,在赌轮盘上稳赢钱的方法。这是我这两年来为什么会输光的原因,就是拿钱在研究。学费已经都交了,现在是收获的季节。”王飞忍不住把自己一年多来一直偷偷地研究怎么赌轮盘的事说了出来,这次到拉斯维加斯是有备而去的,把俩人在毛家打工的一个月的薪水一千六百美金全部带上了。

“好吧,我等着你赢台保时捷给我吧。”雅裴并不相信王飞能赢

“你今天还讲了句人话。”王飞终于找到一个反击的机会……

“亲爱的,不要开这么快了,马上就要到拉斯维加斯了,路边警察很多的。”艾玛看到汪洋没有减速的意思,忍不住提醒他道。

“oh,comeon”汪洋极不情愿地松掉了油门,把速度降到了90迈,就再也不肯再降了。对于开惯了快车的人要他放慢速度就如同口渴的时候不让他喝足水一样的难受。

“你应该去当个赛车手。”艾玛看着汪洋同情地说

“十年前我会考虑,现在嘛,我还是做个半职业的赌博佬比较合适。”汪洋心想十年前真应该去做个赛车手,不过就想想而已,根本就没有那样的条件。

十年前,汪洋第一次踏上美国的土地时,是两眼一抹黑,英语都说不了几句,以后要做什么都不知道,完全是一个盲目的举动。可是,他不来又不行。因为他亲爱的老婆小茜来美国留学了,而且,小茜没有再回国的意思。他要不跟着来,就只有离婚,然而,他刚刚堕入爱河,怎么舍得离婚呢,只好放弃国内的一切跟着小茜来到了美国。到了美国一段时间以后,他就后悔了,但没办法,已经来了,总不能马上就回去吧,总得在这里混点什么名堂再回去,不然回去怎么交待啊。人活在世上真累,老要证明给别人看,为了证明给别人看,自己要受多少的苦。就这样,在美国一呆就是十年,中间受了很多的苦。不过,最近两年因为在玩扑克和有节制地赌“百家乐”赢了不少的钱,生活总算有了改变,只是不知道这种靠赌博为生的日子能够维持多久。因为,他看到的身边的赌徒一个个都很惨,很多人都陷在赌博的泥潭里不能自拔,变得一无所有。更有一少部分人,不但一无所有,还欠着一屁股债,那真是水深火热啊。汪洋现在是风光,以后会怎样只有上帝知道。

“诶,前面不是那台保时捷吗?怎么他们减速了?”王飞的眼睛好,老远就看到那台保时捷了

“好像是的,没错,就是他们。”雅裴看得真切,他们离那台宝马越来越近了

汪洋在后视镜看到后面的车越来越近,马上打了右转灯,把车移到了慢车道,他不想挡着别人想去发财的路。

王飞开着车从汪洋他们身旁呼啸而过,他们居高临下地把汪洋和艾玛迅速地打量了一下。

“嗯,那个开车的靓仔蛮神气的,就是看不出来是哪国人。旁边那个白妞好像还蛮漂亮哦,这个小子艳福不浅啊。”王飞扭着头看着汪洋身边的艾玛,咽了一口口水。

“如果我没有跟你到美国来,你只怕也想找个白人吧。”雅裴看着王飞羡慕的脸道

“嘿嘿,有机会的话不找个白人试试,那不白来美国一趟了,可惜啊。”王飞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那我回国去,你一个人在这里,随你找白人还是黑人。”

“你讲点尽宝话咯,我们不要讨论一些不可能的事好啵。”

两个人只顾得讲话,没有注意到前方的路肩上正停着一台警车在那等着他们呢。王飞瞟了一眼后视镜,发现后面的车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原来跟在后面的车都被他们远远地抛在后面,就他们的一台车还在风驰电掣地狂奔。心里隐约感到不对劲,就听雅裴喊道:

“快减速,前面有警察。”

“oh,shit.”王飞也看到了,马上减速,以七十五迈的速度从警车的旁边过去,眼睛瞟着后视镜,看警车是否跟上来,手心都冒出汗来了。

不幸的是,警车“嗖”的一下就跟到他们的屁股后面了,警灯开始闪烁不停。

“shit”王飞嘴里骂着,打了右转向灯把车换到慢车道再换到路肩上,然后减速慢慢地停了下来,警车一直跟在他们的后面保持着一台车的距离,也跟着停了下来,就看到一台台车从他们身旁“嗖嗖”地飞驰而过,大货柜车从身边经过时,车子还会晃动。

他们在车上坐着没敢动,听别人说过,被警察抓住要坐在车内不要动,等着警察过来。王飞觉得安全带系着难受,就把它解开了,把车窗也放了下来。

警察过来了,看了看他们,绷着脸说:“驾照,保险单,还有机车登记卡,请。”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王飞把东西都拿给了警察,手有点发抖,第一次被抓,还是有点紧张。

“谢谢”警察拿着返身回到了车里,把他的驾照在车上的电脑里一刷,看了看没有任何不良的记录,又核实了一下车子的登记资料都没错,保险也没有过期。然后,根据具体的情况开了一张罚单。走过去递给了王飞,要他在上面签字。

王飞拿起罚单一看,傻了,250刀(美金)。时速98迈罚200刀,没系安全带罚50刀。

“我系了安全带啊,怎么罚我的款。”王飞委屈地喊道,他那带着中国地方方言口音的英语显得格外有趣

“我看到的你没有系安全带,请你签字。”警察没有表情地说。

“我开车时一直系着安全带,不信你问我老婆。”

“是的,我们都系着安全带,他是停车后才解开的。”雅裴用到美国才学的纯正的美式英语生硬地说。

“请你签字吧,你可以到法*去说。”警察还是没有半点的余地。

“我不签。”王飞赌气说

“你想进监狱吗?”警察没有表情的脸拉长了

“快签了算了,进了监狱就麻烦了,听说里面的囚犯还特别喜欢猥亵亚洲人。”雅裴急了

王飞没得脾气了,在罚单上签了字,只有自认倒霉。心想那人跟他说被警察抓到要坐在车上不动,怎么不要解开安全带不顺便也交代一下咯,真是的。

“小心一点。”警察把罚单的上联给了王飞后,转身走了。

王飞气愤地发动了车,打了左转灯,在路肩上滑行了一小段,看后面的车还远,一加油门,随着一阵唧唧的叫声,轮胎与地面磨出一道青烟,上了右车道。

“还真他妈倒霉,做了一次领头羊就被抓住了,呸。”

“你也是,以前去拉斯维加斯都是坐旅游巴士,又省钱又省力,多好。今天偏偏要自己开车来,还是房东的车,这叫自作自受。”雅裴非常心疼被罚了250刀,要知道250刀可以买两套非常不错的衣服。

“还不是因为有机会韵一下好车的味才自己开车来,开了以后更加觉得自己选择到美国来是正确的。在美国像我们这样的贫民百姓只要有份像样的工作,就可以买得起这样的车开,在国内我怎么说也是个小老板,但却买不起这样的车开。”王飞心情不好,只好做这种比较来自我安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