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大红莲冰轮丸 《火影之大红莲冰轮丸》第九章 武斗派大头目···团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火影忍者之大红莲冰轮丸小说名字叫作《火影忍者之大红莲冰轮丸》,提供更多火影忍者之大红莲冰轮丸,火影忍者之大红莲冰轮丸小说深度阅读。火影忍者之大红莲冰轮丸小说火影忍者之大红莲冰轮丸摘选: 木叶医院。但是上一次的单人病房,211号,月华躺在床上百无聊的…...

火影之大红莲冰轮丸小说名字叫做《火影之大红莲冰轮丸》,这里提供火影之大红莲冰轮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火影之大红莲冰轮丸小说精选: 木叶医院。还是上次的单人病房,206号,月华躺在床上百无聊奈的看着手里的杂志,查克拉使用过度,导致现在只能静养,就连提炼查克拉都做不到,只能看一看杂志。“咚咚!”“请进。”月华扔掉手中的杂志,能来个人说说话都比看着狗屁杂志有趣。推门而入的是带着火影斗笠的三代,鹿久跟在后面。“火影大人!”月华很有礼貌的问候,对于这位忍者博士,月华可是很尊敬的,相比于早逝的初代和二代,三代才是木叶真正的建造者,木叶能够如此繁华兴盛,绝对离不开这…

木叶医院。

还是上次的单人病房,206号,月华躺在床上百无聊奈的看着手里的杂志,查克拉使用过度,导致现在只能静养,就连提炼查克拉都做不到,只能看一看杂志。

“咚咚!”

“请进。”月华扔掉手中的杂志,能来个人说说话都比看着狗屁杂志有趣。

推门而入的是带着火影斗笠的三代,鹿久跟在后面。

“火影大人!”月华很有礼貌的问候,对于这位忍者博士,月华可是很尊敬的,相比于早逝的初代和二代,三代才是木叶真正的建造者,木叶能够如此繁华兴盛,绝对离不开这位在位时间最长的火影。

“身体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不适?”三代取下火影斗笠,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笑容很慈祥。

月华苦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大碍,只是没想到会把查克拉用尽。”

既然月华主动说出来了,三代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月华,你的能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击毁掉一棵大树,这种威力都能够媲美A级忍术了。”

关键时刻来了,月华神色也变得郑重起来,下面的回答将决定月华的未来,如果不能让三代满意,说不得以后就要和鸣人一样,处处受到监视了。

在病床上坐直身子,月华伸出右手,五指微微一动,冰轮丸凭空出现在手中,紧握着淡紫色的菱格花纹刀柄,漆黑的刀鞘藏住了锋芒。

在三代和鹿久惊讶的眼神中,月华放下冰轮丸,“那个···这把刀的名字叫做冰轮丸,与其说它是刀···准确来说是我的一部分灵魂所化。”

“灵魂?”三代也愣住了,他历经数次忍界大战,可谓见多识广,不然也不会有忍者博士的称号,但是灵魂分化变成武器,还真是第一次听到,不过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奇异能力他可是见识过许多的。

“我也说不清,只是自然而然的就知道了,所以不管冰轮丸在哪里,我都能召唤它,就像方才那样。”

三代和鹿久看着月华点了点头,他们两人进屋就看见那柄长刀在桌子上架着,然而现在已经放在月华的身边,这种能力很稀松平常,大致和通灵术差不多,只不过召唤的是一柄刀,现在三代更关心的是那种力量。

月华自然注意到了三代的目光,挠了挠头,愁眉苦脸的解释了起来。

“至于能力···唔···怎么说呢?大概就是操纵冰雪的力量吧,不过极其耗费查克拉,我现在的查克拉只能勉强释放一次攻击,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

“冰雪吗?”三代看着一脸真诚的月华,最后缓缓点了点头,“好好休息吧,然后回忍者学校上课,你的力量不能对准人来施展,只能去木叶森林练习,明白了吗?”

“好的,火影大人。”月华惊喜万分,这算是获得许可了,他可以光明正大的练习冰轮丸了。

三代起身戴好斗笠,正要离开,这时吱呀一声,一个拄着拐杖,绷带包头的老人走了进来,志村团藏,木叶“根”的首领,武斗派的头目。

“团藏,你来做什么?”三代看见老人就是面色一变,昔年的老朋友和自己越走越远,两人的观念分歧越来越大。如何不心痛。

“猿飞,这个孩子交给我吧,我会好好培养他的。”比起三代,团藏说话更加直接霸道,毫不客气,不知道委婉为何物。

“不行,他还只是一个孩子,“根”不适合他。”团藏霸道,三代也是强硬无比,两人相识几十年,如何不清楚彼此打的算盘。

“猿飞,木叶不能没有“根”,你已经老了,我又何尝不是,根也需要继承人。”团藏毫不退让,直视着三代的眼睛。

坐在病床上的月华已经懵了,团藏这老头居然盯上他了,顿时一阵恶寒,但是听见团藏说木也不能没有“根”,却不得不承认团藏说的没错。

或许团藏确实是一个心胸狭隘、野心勃勃的混蛋,但是不可置疑的是团藏真正的热爱着木叶,不比三代少一点热爱之心,对于木叶,真正是倾注了毕生心血,哪怕死后骂名滚滚,依旧我行我素,按照自己的意志保护着木叶。

所以以三代忍雄的名号,才能容忍团藏背地里的一些小动作,不然真以为这位阅尽世间的智者那么好欺瞒。

所以三代犹豫了,诚如团藏所言,他们都老了,火影需要继承者,但是根也需要继承。

“但是为何是月华这孩子,“根”里面精英辈出,那里用得到这么一个孩子。”三代质问着团藏。

团藏狠狠的一敲拐杖,一只独眼盯着三代,“根里面人才不少,但是我要的是继承人,能够继承我的位子的人,现在的根里面能够统率全局的一个没有,长此以往,失去了根的木叶,会如何你难道不清楚吗?”

“至于为什么是这个小鬼,我自然是做过调查的,全村所有少年里面,他是最合适的。”团藏举起拐杖指向月华。

“哎?”月华真的傻眼了,他什么时候就变得这么厉害了,整个木叶村最合适,有这么夸张吗?

三代眉头紧紧皱起,他不觉得团藏会故意夸大其词,正因如此,他脑海里极速的回忆着关于月华的情报讯息,想要找出特殊之处。

“青幡月华,木叶青幡一族的末裔,父青幡和彦,母青幡惠,皆是木叶特别上忍,身陨于A级任务。”团藏像是念书一样说道。

“你在忍者学校性格开朗,处事手段圆滑老练,人气很高,每个人都觉得你很够朋友,这些让你又成为领导者的素质。”

“这位老爷爷,过奖了。”月华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团藏,倒要看看他能说出什么花来,提起他死去的双亲,让他生出一股怒意。

“嗬嗬!”团藏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两声,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就冲你的这份胆识就很不错了,不过我想说的是,杀死你父母的凶手就在根的牢房里。”

“团藏!”三代没料到团藏会有这么一手,不由暴喝一声。

“你不诳我?”月华面无表情,盯着团藏,耳边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手中的冰轮丸不知何时已经出鞘,森然的寒气让室内温度突然降低。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