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游轮 第4章 中大奖的胡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提及“胡导”的称呼,都要引发游客们的哄堂大笑。  但是,胡开能说会道,思维敏捷度,貌似挺很适合这个行业的。  由于他所在的旅行中社,乃当地唯一的一家。因为,他们社顺理成章地可以得到了一张海王星号游轮开航的赠票。  只但是,旅行中社里人才济济,各个小女孩婷婷之所以称他为老师,是因为当初进入学校实习的时候,胡开恰好教过她而已。其实前后加起来,连半年都不到。。...

  风衣男子名叫胡开,虽然他的确是师范学校毕业,却并不是什么胡老师。

  小女孩婷婷之所以称他为老师,是因为当初进入学校实习的时候,胡开恰好教过她而已。其实前后加起来,连半年都不到。

  后来,因为没有分配,胡开便离开了学校,离开了教师队伍,选择了另外的职业谋生。

  不过,他选择的,却是一个最不适合他的姓氏的职业——导游!因为当了导游,就意味着他成了——胡导!

  也正因为如此,在每次带团的自我介绍中,一提到“胡导”的称呼,都会引起游客们的哄堂大笑。

  不过,胡开能说会道,思维敏捷,倒是挺适合这个行业的。

  由于他所在的旅行社,乃是当地最大的一家。所以,他们社顺理成章地得到了一张海王星号游轮首航的赠票。

  只不过,旅行社里人才济济,各个领导虎视眈眈,这张船票本是轮不到胡开头上的。

  后来,还是胡开费尽心思,把他们的女董事长好好“贿*赂”一番之后,才抢到手的。

  那个时候,胡开还以为自己中了大奖,却没想到,那不过是领取到了一张开往地狱的船票而已。

  这可是胡开头一次参加非工作性质的旅游,格外轻松的他,也不免幻想着能在游轮上,遇到什么美丽的邂逅,或是勾搭到一些富婆款姐之类。

  然而,现实与美好的憧憬往往相差甚远。胡开拿到的免费船票,只能住游轮上最便宜的内舱房,本就距离富豪区相距甚远。再加上他囊中羞涩,请不起别人泡吧喝酒,所以十天游程下来,他根本连半拉妞儿都没有泡到。

  不过,妞儿没泡到,他却偶遇到了一位小美女——于婉婷!

  胡开当老师的时候,于婉婷才上二年级,再加上相处的时间不长,以及班上孩子众多的原因,胡开对她基本没什么印象了。

  可是,于婉婷对胡开却是印象深刻,除了胡开的风趣幽默以外,还因为胡开当时和许多女老师传出过绯闻,短短半年便搞得学校满城风雨。别说于婉婷,几乎学校里的任何一位学生,都听说过胡开这位花花公子的大名。

  所以,当胡开正在游轮上尾随一位身穿比基尼的靓女,并且试图搭讪时,被于婉婷一眼认出。

  于婉婷现在刚刚小学毕业,亭亭玉立的她,不禁令胡开大为感慨。

  婉婷是和妈妈一起来的,出于礼貌,胡开和她们母女打了招呼。不过,她的妈妈长相一般,气质一般,所以胡开仅是寒暄了几句而已,彼此并没有什么深交。

  谁知,几天之后,风云突变。

  游轮停航,人们陷入到空前的生存危机之中,大家只能依靠自己旅行包内的食物过活。这一次,可是难坏了没有购物习惯的胡开。

  一来导游赚钱不易,二来兜里真的没钱,所以胡开的旅行包里除了衣服以外,便没什么了。

  那几天,胡开饿得跟头野狼似的,每天都得出去寻找能吃的东西。可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就是想拿身体换食物,也没人答应啊?最困难的时候,他甚至吃过盆景里的树叶,就差吃皮鞋皮带了,如果他的皮鞋皮带是真皮的话。

  最后,关键时刻,还是婉婷母女好心的接济了他。

  婉婷的妈妈购买的东西比较多,光韩国泡菜就买了整整两箱。借助母女俩的救济,胡开这才得以幸存。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停航的第10天,身为安保人员的姜朝海,非但没有履行自己的职责安抚群众,反而率领着众保安,开始抢劫游客们手中本就不多的食物。

  婉婷母女也未能幸免,当天便遭到了他们的抢劫。

  谁知,婉婷的妈妈为了保护仅存的食物,和劫匪们展开了激烈的争夺。结果,她被姜朝海狠狠地踹倒在地,加上惊吓过度,竟突然诱发了心脏病。

  看着妈妈痛苦的样子,婉婷哭喊着哀求劫匪们,请把救命的药留下。可是冷血的姜朝海,却依然将她们的行李全部抢走,什么也没留下。

  后来,等到胡开闻讯赶来的时候,婉婷妈妈已经不行了。弥留之际,她紧紧抓住胡开的手说,婷婷在船上再无亲人,只有拜托胡老师你帮忙照顾了……

  谁知,还没等胡开点头答应,妈妈已然撒手人寰。

  失去了妈妈的婉婷伤心欲绝,悲恸万千。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柔弱的女孩,在三天后竟然只拿着一把水果刀,就去找姜朝海报仇了。

  是如此,这才发生了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幸亏胡开及时出手,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此刻,看着小姑娘快要崩溃的模样,胡开终于发现了问题的严重,如果不尽快疏导一下,她很可能会因此精神失常。

  “婷婷,婷婷!”胡开握住女孩的手说,“没事的,没事的,这是个意外,你不是故意杀人的!”

  婷婷哆嗦着点了点头,直愣愣看着自己的双手,说:“可是,是我把刀子捅进他的脖子的,这……不算故意么?”

  “嗯……”胡开眉头紧皱,支吾着说,“不算!应该不算吧……婷婷!真的没事儿,我学过刑事法,未满14周岁者故意杀人是不负刑事责任的,一般赔点儿钱就行。再说,是他们……”

  “胡老师!”婷婷哇地哭了,“上个月,我刚过完14岁的生日……呜呜……”

  “咳咳……”胡开被呛的咳嗽,赶紧又劝道,“不哭了,不哭了!故意杀人也好,满14周岁也好,其实这些都没什么关系!你看看咱们现在的处境,天知道谁能活到哪天?杀不杀人又有什么关系?再者说,你杀的都是好人,哦不……都不是好人!不但不是好人,还是你的杀母仇人,你替你的母亲报仇,也算是替天行道,替满船的游客们出了口恶气,大家都会感激你呢……”

  胡开这么一说,婷婷果然缓和了不少,呆滞的眼神也是有所恢复。

  看到小姑娘满身是血,脸上还有淤青的样子,胡开顿觉怜惜。他赶忙伸手进风衣,把几包方便面掏了出来。

  “婷婷,看!这是什么!?”

  自从行李被抢之后,婉婷和胡开已经两天没有吃过东西了,此时陡然见到食物,小姑娘也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方便面!!!哪儿弄来的?”

  “这……”

  胡开脑门满是黑线,看来,她之前真的是什么也不记得了。胡开不想多做解释,便干脆说:“来,饿坏了吧?快吃吧!”

  说着,他当先打开一包,递给了婷婷。

  由于没水没电,自然只能干嚼。

  婉婷虽然饿得不行,可面对这无比珍贵的方便面,她并没有选择狼吞虎咽,而是谨慎地掰下一小块来,放到了嘴里。

  谁知,她刚咀嚼了几口,竟是不知想到了什么,又不住地呜咽起来。

  “怎么了?不好吃吗?”

  胡开的话没问完,婷婷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颤抖着哭喊道:“胡老师,我们……我们真的会——死吗?”

  听到女孩的发问,胡开禁不住心头发沉。连日来,这个问题,他已经问过自己无数遍了。

  我们真的会死吗?

  会死吗?

  “不!”

  也不知是处于对女孩的安慰,还是自己发自内心的渴望,胡开抚摸着婷婷的头发,毅然决然地说:“不会的!我们不会死!婷婷,不管面对什么困难,我们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