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联盟 第四章 新主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的时候,黑宝身上有好几处被驯兽师用鞭子鞭子而致的外伤,左边的耳朵在一次出乎意料中被马戏团里的棕熊咬了下去,并且黑宝的身体也非常的虚弱无力,在教授悉心培养的呵护和调理之下,黑宝不仅慢慢的完全恢复了健康并且愈发的通人性出来,经过测试的黑宝的智力非常于五岁大的人类赵麦把黑宝抱到三楼卧室的床上,借着窗外的灯光,把它身上的粉末擦了擦。赵麦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小家伙也好奇的盯着赵麦。黑宝是毕教授从一个马戏团出高价买下来的,刚到实验室的时候,黑宝身上有好几处被驯兽师用鞭子抽打所致的外伤,左边的耳朵在一次意外中被马戏团里的棕熊咬了下来,而且黑宝的身体也相当的虚弱,在教授悉心的呵护和调养之下,黑宝不但慢慢恢复了健康而且越发的通人性起来,经过测试黑宝的智力相当于五岁大的人类小孩,这让教授感到很意外,本来买回来是打算用来做实验的,它的聪明倒让教授踌躇起来,然而的黑宝表现得却是异乎寻常的好,每次都乖巧的配合教授完成注射,这让教授心里愈发的疼爱甚至有些感激这只可爱的小家伙,尤其是在注射干扰剂产生副作用之后,当黑宝暴躁的用头撞着笼子的时候,教授心里都会感到深深的自责,事后会加倍的用爱来弥补实验对黑宝造成的伤害。在教授眼里黑宝俨然就是他的搭档,他的家人,他的一部分。。...

  赵麦走进狭窄的楼梯隔间把黑宝抱了出来,刚开始时黑宝还有些抵触,不过当赵麦小心翼翼爱抚着它身体的时候,它浑身紧绷的肌肉开始放松了下来,并且在这个陌生人身上找到一些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恐惧中的黑宝获得了很大的安全感。

  赵麦把黑宝抱到三楼卧室的床上,借着窗外的灯光,把它身上的粉末擦了擦。赵麦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小家伙也好奇的盯着赵麦。黑宝是毕教授从一个马戏团出高价买下来的,刚到实验室的时候,黑宝身上有好几处被驯兽师用鞭子抽打所致的外伤,左边的耳朵在一次意外中被马戏团里的棕熊咬了下来,而且黑宝的身体也相当的虚弱,在教授悉心的呵护和调养之下,黑宝不但慢慢恢复了健康而且越发的通人性起来,经过测试黑宝的智力相当于五岁大的人类小孩,这让教授感到很意外,本来买回来是打算用来做实验的,它的聪明倒让教授踌躇起来,然而的黑宝表现得却是异乎寻常的好,每次都乖巧的配合教授完成注射,这让教授心里愈发的疼爱甚至有些感激这只可爱的小家伙,尤其是在注射干扰剂产生副作用之后,当黑宝暴躁的用头撞着笼子的时候,教授心里都会感到深深的自责,事后会加倍的用爱来弥补实验对黑宝造成的伤害。在教授眼里黑宝俨然就是他的搭档,他的家人,他的一部分。

  在赵麦的爱抚下,小家伙慢慢合上它大大的眼睛,渐渐进入了梦乡,嘴里偶尔发出几声呢喃哼叫,似乎是在梦中又见到了它的主人。赵麦侧身躺在黑宝身边,绞尽脑汁的思考着教授留下来的提示,可越想越没头绪。听着睡熟中的黑宝发出均匀的呼吸,赵麦心里开始感慨起来:“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呢?无非是人类的智商高罢了,可是智商越高思考的就越多,思考的越多创造的也越多,创造的越多产生的影响也越大,这些影响反过来又会影响你,影响你的生活,这样岂不是活的很累?就像教授,勤勤恳恳一世,取得的成就可以载入史册,可最后却落得......唉,看来还是做动物来的轻松的多啊,而且做就要做傻傻笨笨的那种,像黑宝这么聪明的动物未必会活的比人类轻松,可是,假如让教授这样的人才去做一些千篇一律枯燥乏味的工作,对他对他的大脑来说也许会是一种更大的煎熬......”胡思乱想着睡意渐渐袭来,赵麦昏昏沉沉的进入了梦乡。睡梦中,赵麦手里紧紧攥着教授留下的干扰剂狂奔着,身后一群身穿黑衣却看不清面目的人拼命的追赶着,他越跑越累,渐渐的体力不支,眼看就要被追上,情急之下,他把手中的注射器刺进了自己体内,顷刻之间,赵麦变身成为一名力大无穷的巨人,不费吹灰之力便把追兵打的人仰马翻,正当他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光头带墨镜的黑衣人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满嘴白森森的牙齿就要咬过来,赵麦“啊”的一声从梦中醒了过来。黑宝正用力扯拽着他的衬衣,赵麦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抬手看看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睡了四五个小时,若不是黑宝把自己叫醒,再睡上个三两小时自己无法脱身,岂不糟糕?

  赵麦拍拍晕晕乎乎的脑袋站起身舒展一下身体,贴近窗口向外看了看,校园里一片死寂,只有一盏盏路灯发出昏黄的光芒。他轻舒了一口气,打开窗户迈腿就要出去,黑宝嗖的一下早跳上赵麦肩头,然后几个纵跃早已到了地面,灵活程度让赵麦望尘莫及。回到地面后,赵麦穿好衣服和鞋子,抱起黑宝从原路返回了车内。

  回到公寓之后,东方已是微熹初露,赵麦再无睡意,只是脑袋感觉有点晕晕乎乎就像是刚从宿醉中醒过来的感觉,折腾了一晚上,可能是有点难却氧吧,赵麦也没有放在心上,他放满了一浴缸的热水,把自己连同黑宝都泡了进去,温暖的热水浸泡着体内的每一个细胞,赵麦感到精力又慢慢充满了整个身体。明亮的灯光下,赵麦这才有机会细细打量眼前这只黑猩猩。其实黑宝是一只小黑猩猩,属于黑猩猩的一个亚种,如果追溯起它的故乡,应该是在非洲刚果河以南的热带雨林里。黑宝脸部呈现出明显的肉色,说明它还是一只三岁大小的幼年猩猩,眼睛乌黑透亮,如同两粒黑宝石镶嵌在凹陷的眼窝里,一身乌黑浓密但不是太长的毛发布满全身,左边的耳朵从脸颊处齐根断掉,如果没有这一点缺陷,黑宝绝对算的上是黑猩猩中的帅小伙!此时的黑宝正用手握着香皂愉快的玩耍着,香皂不时从它手中滑落,黑宝又用它灵活的手掌从水里把香皂捞起来,反反复复自己玩的不亦乐乎。赵麦从黑宝手中拿过香皂,把它浑身上下打了个遍,在洗到腋窝的时候,黑宝竟像是怕痒似的发出呵呵的笑声,这把赵麦逗乐了,怪不得黑猩猩被公认为智力仅次于人类的动物,也难怪教授会选择黑猩猩作为实验对象,因为黑猩猩与人类的基因相似度达到了惊人的98.5%!赵麦愈发的喜欢起黑宝来,黑宝也渐渐的接纳了自己的这位新主人。

  从浴缸里出来,赵麦像抱小孩般把黑宝抱到自己床上,用毛巾把它身上擦干,在赵麦用毛巾碰到黑宝右臂的时候,黑宝突然往后躲了开来,好像是很吃痛的样子,之前赵麦在实验室抱它的时候也曾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但那时他并没有太留意。赵麦这时慢慢抬起黑宝的右臂仔细检查了一遍,终于在黑宝的肘部的正中静脉处发现了一个大米粒大小的一个针眼,针眼虽然已经凝血愈合,但针眼周围隔着毛发仍能看出有一大片淤青,怪不得黑宝会吃痛,想必在粗大的针头刺进黑宝身体的时候,黑宝一定忍受了更大的疼痛。“这绝不是教授所为!”赵麦脑中首先闪过这个念头,“教授对待黑宝如自己的孩子一样,不可能在黑宝身上留下这么大的针眼,教授对黑宝进行注射也只是采用肌肉注射,即使抽取血样也不会使用这种型号的针头,再者教授死亡已经二十多个小时了,而看针眼的愈合程度最多也超不过2-5个小时,难道......?一个可怕的猜测出现在赵麦心里:难道在昨天晚上进实验室的不止我一个人?

  赵麦心中反复推证着这个猜测的可能性:我一个文弱书生尚且能轻松进出实验室,对于一个经过特殊训练的人来说登墙入室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教授留下的视频里提到有人对教授的成果觊觎已久,教授死后这些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这个人的身份可以肯定是“他们”的人,那么这个人是在我之前还是在我之后进的实验呢?这个人进入实验室的目的应该和自己一样就是找到教授留下的干扰剂和一切和干扰剂有关的东西,如果是这样,说明他们已经发觉教授给他们的干扰剂里“掺了假”,如果这个人采取了黑宝的血样,那他也一定有能力从血样里提取出更为纯正的干扰剂......想到这里,赵麦心里一沉,一种前所未有的紧迫感充满了心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