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豌豆 第四章我的二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当我还几个月大,我母亲又有了身孕,全家最开心的人毕竟是我的奶奶,她日盼夜盼的大孙子,终于等到要出生于了。我母亲望着我,还怀孕了了,看起来更不很容易了,有时候候着地干活儿,她就把我托负给邻居照料。我们的邻居是四川的,她们不但是老乡关系还尤其好。她结了婚,没...
当我还几个月大,我母亲又有了身孕,全家最高兴的人当然是我的奶奶,她日盼夜盼的大孙子,终于要出生了。我母亲看着我,还怀孕了,显得更不容易了,有时候下地干活,她就把我托付给邻居照顾。我们的邻居也是四川的,她们不仅是老乡关系还特别好。她结了婚,没有孩子,只好要了一个儿子养着。我们小的时候经常到他们家去玩,受他们的照顾。有一次我母亲浇园,没有人照顾,她把仅五个月的我托给了邻居,我总是哭闹不休,这个姨就让我啃干馒头。我母亲看见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说是命苦,没修到一个好人家。她们经常下地干活,我母亲每次回来都看到我的脸上流满眼泪,只有我大一点了,她才走到哪,把我带到哪。我母亲这么辛苦,她的身体极弱,我父亲只好给她买补品,补药。当时也没什么,也不过是麦乳精,蛋糕。我有一个姑姑就是打蛋糕的,我们一上她家去,她就送给我们蛋糕。由于日子过的非常苦,我母亲经常向我姑姑抱怨,“现在的日子真不好过,我的燕一天一天才长了,什么时候她才能长大。我好轻松一点。”我姑姑只好安慰她,“云云,你可别着急,谁家不是这么过日子,哪个孩子都是这么长大的。熬个几年就全大了。”我的母亲吃了补药,虚不受补,她上火长了满嘴口疮。我父亲不让她再喝补药了,可是我母亲没听,她当然希望自己的孩子生下来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她又给自己拿了一副药,没想到这副药差点没要了我弟弟的命。我母亲喝了这副药,不一会就显肚子疼,我父亲赶紧把她送到了医院,到了医院我母亲就把我弟弟给生了。拿药的老婆拿的根本就不是补药,拿的是打胎药。我父亲气愤异常,他找拿药的老婆评理,“老东西,你给我出来,你为什么给我老婆拿打胎药,害的我老婆怀了八个月的孩子,就生了?”“你还问我,你就不想一想,怪也怪你得罪的人太多了。你不该得罪我,凡是得罪我的人,我都会报复。恶狼,我要让你们家家破人亡”老太婆恶狠狠地说。我父亲一气之下把她的药铺给砸了,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害人。农村里流行着一句话,“七活八不活,”意思就是怀孕七个月的胎儿生下来能活,怀孕八个月的胎儿生下来活不了。我弟弟生下来又瘦又小,连哭的声音都像猫叫。那个时候没有保温箱,我弟弟都冻紫了,我父亲买了几个热水袋,把我弟弟围了起来。别看我弟弟是早产儿,他的身体很健康,很少生病,我父母省了不少的心。我母亲给我奶奶添了一个大孙子,我奶奶特别高兴,她高寿七十多了,还愿意看着他。人老了头重脚轻,她抱起我的弟弟,一扎头就从院子的一头冲到院子的另一头。我奶奶买了好吃,从来不让我吃,只让我弟弟吃,把我关在门外。我没的吃,只好一边看着我弟弟吃,一边吃我的手指。我奶奶这样子偏心眼,我母亲很气愤,她经常给我买好吃的。我父亲很不喜欢我弟弟,他说我弟弟长的像我舅舅,嘴尖,嘴皮薄,长大了是个大骗子,靠不住。我母亲才不信他的话,她照样喜欢我的弟弟,她一直以为她的孩子个个都是好样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