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田园俏妻主 第006章 灼灼其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众人的的议论声传入姜眠耳中,她十分肯定这里的审美有问题。她见过的沈家三兄弟各有各的俊朗,可在这里的土著人士眼中他们就属于丑的。姜眠不由抚额。之所以他们嫁不出去,原因是...

众人的的议论声传入姜眠耳中,她十分肯定这里的审美有问题。

她见过的沈家三兄弟各有各的俊朗,可在这里的土著人士眼中他们就属于丑的。

姜眠不由抚额。

之所以他们嫁不出去,原因是他们长得丑看着不温柔?

有人过来清理出一张赌桌作两人的赌局用。

围观的赌徒见状自觉的退出了一定的距离。

前世时,有段时间觉得生活过得太无聊,有个朋友知道后便带她去了赌场。

去多了也就明白了,怎么凭听声音就能知道骰子点数,如何出老千,如何摇骰子摇出自己想要的大小。

之后赢了不少钱,还被赌场背后的老板警告,她觉得无趣之后再也没去过。

陈坊主要不是有自己的目的,她才不想浪费时间在这儿和姜眠多说一句话,不耐地道,“我们各自摇骰子,谁摇出的点数大谁就赢。”

她能在镇上开个赌坊且混得不错,自身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对自己摇的一手好骰子更是自信的很。

姜大花平时的赌技如何,在这个赌坊里不说人尽皆知,但她手气臭的只要跟她压大小相反的人都赢了这件事,还是不少人知道的。

“好啊,陈娘子能不能借我二两银子啊,我给自己压个注。”姜眠问道。

债多不压身,能把银子赢了才是王道。

陈坊主心情是真的不错,点头让随从把银子拿给姜眠,“准了。”

随即,两人分别拿了骰盅和三颗骰子在赌桌两旁坐下。

陈坊主不把姜眠放在眼里,却也不想留下她欺负人的把柄,便让姜眠先摇。

姜眠也没拒绝,开始了手上的动作。

她没有摇出花里胡哨的花样,只是简单的摇了摇。

看在众人眼里就像是在闹着玩儿一样,不用等陈坊主摇骰子的结果,都认为姜眠输定了。

隔壁开了一桌关于她们谁输谁赢的赌局,姜眠把二两银子压在了自己的名字下,除了她之外其他人都赌陈娘子会赢。

本来陈坊主就没当姜大花是个玩意儿,再加上姜眠的动作生疏,连熟手都算不上,自然也不会仔细去听姜眠骰盅里骰子的声音。

看到姜眠手上停下动作骰盅压在桌上时,陈坊主把骰子放进了骰盅里。

陈坊主摇骰盅的动作在她自己看来就是集技术和花式于一体,在姜眠眼里就是花里胡哨的,用处不大。

姜眠面上看着紧张陈坊主手上骰盅里的点数大小,实则是在听她骰盅里的骰子声音。

陈坊主摇出自以为能稳赢姜眠的点数便停了下来,还给了姜眠一个挑衅的眼神。

姜眠内心无语。

你好歹是个赌坊的老板,至于这么幼稚吗?

这会儿,众人都笃定陈坊主赢定了,不过还是好奇两人骰盅里的结果。

陈坊主把自己的骰盅打开,也不看姜眠,笑了一声,“姜大花,记得把你家沈三郎——”

她话还没说完,周遭突然安静了下来,片刻,议论声又轰地炸了起来。

陈娘子一看姜眠的点数,正好比自己大一点。

“哎呀!”姜眠已翘起了二郎腿,声音还不大不小,“今儿手气终于好了一把啊。”

众人,“……!!”

谁信你的鬼话!

陈坊主气的脸色铁青。

姜眠走到她面前,手拿契约在她眼前晃了晃,示意她不要忘了契约内容。

姜眠这副笑咪咪的模样,看得陈坊主气不打一处来。

她算盘落空想毁约,可这么多人在场看着,只能阴沉着脸让伙计把银子给了姜眠,随后看了一眼角落里的沈念泠,拂袖一甩就走了。

姜眠掂了掂手里的钱袋子。

还挺重。

不仅解决了姜大花欠的赌债,还小赚了一笔,她心情好着呢,也不在意周围人想杀了她的眼神。

沈念泠还在角落里,姜眠抬步走了过去。

都说美人在骨不在皮,沈念泠恰好是两种都拥有独天得厚的美人。

他就若那绝世伶人,只是独独立在那,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待离得他近些,看仔细了他的眉眼,更是想替他上锁护住这张瑰面。

他有着白皙的皮肤,流畅的脸部线条,不似其他男子脸部线条刚硬棱角分明。

他那一双丹凤眼深邃的仿佛能把人吸进去,绝美玉面上嵌着高鼻,鼻背处有微微突起的小驼峰多了些硬朗,精致的唇形因唇珠的点缀更为这张脸添了三分风情。

“沈念泠?你怎么在这?”为了打破这沉默的尴尬,姜眠只好先开口。

她摸了摸鼻子,没好意思提以他做赌注的事。

“我这两天在赌场里当零工。”沈念泠垂首低眉敛目回答,也不问刚才发生的事。

姜眠,“……”

这世道一个男子在外不容易,何况还是这么个美人。

她只要一想到这么个美人孤苦伶仃的在外赚外快就于心不忍。

幸好这里的审美对他不感冒,不然他也不能在这儿安全的待着了。

可看那陈坊主明明对他有意思,现在能甘心让他离开赌坊?

姜眠想着,还是先离开为好,便对他道,“别干了,先跟我回家吧。”

“是。”

他话音清冷,面上没有多余的情绪,貌似对这样的事早已习惯。

往日里只要他们在外找活计被姜大花知道了,姜大花都会骂他们不守夫道,出去抛头露面。

因此时对姜眠的举动并不感到奇怪。

沈念泠去找管事,姜眠在外边等他,抛了抛手里的钱袋子,心里想着今天可以带他们吃肉了。

沈念泠找到管事,将话说明,顺便取这两日该拿的工钱。

管事别有深意地提醒他,“你知道我们坊主对你是有意的,只要你想跟我们坊主,现在和我说,我们自然有办法让你能离开你家那个妻主。”

“不用,我取了工钱就走。”沈念泠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在他看来,除了他娘,其他女人没什么两样。

管事又是好说歹说了一番,见劝说不动,只好把工钱给了他,摆了摆手便让他出去了。

不知沈念泠怎么和管事说的,不一会就出来了。

姜眠从他脸上看不出他有没有被刁难,冲他招了招手,便抬步离开赌坊,心里盘算等会儿该买什么。

见此,沈念泠眉间微不可察地蹙了蹙,不过还是跟上了姜眠。

姜眠先是到了粮店,问了一番粗米、精米、白面等的价格。

粗米是十文一斤,精米是二十文一斤,白面是二十文一斤。

姜眠考虑到家里的人口和出行的不便,决定每样都买一百斤。

姜眠对老板道,“老板,我各买一百斤。”

老板闻言眉开眼笑。

在这个镇上能一次性买这么多精米和白面可是大主顾呢。

随着算盘声落下,老板笑呵呵的道,“这位娘子,总共收您五两银子。”

姜眠爽快地付了钱,打算再去买其他的东西,但看着这么多米面还是决定先租辆车。

立在一旁的沈念泠看到姜眠买粮食,一时分不清她是给家里买的还是给张大宝买的,毕竟张大宝经常上他们家打秋风是常有的事。

不过,一个人的本质怎么可能会一朝有了变化?

尤其这人的本质从根就是劣性的,现在她的异样说不定是为了日后更好的爆发罢。

想到这,沈念泠面上更是冷若冰霜。

姜眠租了辆牛车回来看到沈念泠还站在那不动,招呼他上车。

待他上车,她怎么觉着这人身上更冷了些?

……

还以为这具身体看着瘦弱,没什么力气,待动手之后,意外这力气大的很,三百斤的东西轻轻松松就搬好了。

所以这是沈家兄弟们不反抗的原因?

再说了,原主有这个力气还怕赚不到钱。

姜眠再次在心底想把原主揪出来,像高中班主任那样指着不上进的学生劈头盖脸骂一顿。

真是不争气!



重生之宠夫千百遍 从道果开始 房客行行好 农门酒香 我只想安静的宅在家 深空之流浪舰队 一曲相思梦 梦魇入侵全世界 一叶清寒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征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