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年代大玄医 第1章 重生八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圆满渡劫时,天降九天异雷,渡劫台上,夏清魂飞魄散。她最后的一点念想是,无论怎么努力,都再也回不去了。一闭眼一眨眼后,夏清站在一个三亩见方的池塘面前,沿着池塘是一圈稀疏的白杨树...

圆满渡劫时,天降九天异雷,渡劫台上,夏清魂飞魄散。她最后的一点念想是,无论怎么努力,都再也回不去了。

一闭眼一眨眼后,夏清站在一个三亩见方的池塘面前,沿着池塘是一圈稀疏的白杨树,三米多高,主杆不足婴儿手臂粗,可见土地之贫瘠。

时值黄昏,西边一大片火烧云,灿烂如织锦。

“清儿,你傻站在这里做什么?”

夏清猛地扭头,一个刚刚从泥地里滚出来的中年男子,肩上扛着一架木犁,拿着牛鞭,牵着一头牛,朝她走过来。

他留着寸头,看不出本来颜色的衣服破旧,燥热的南风吹过,豁开好大一个洞,露出瘦骨嶙峋的腰腹;裤子用一根麻绳绑着,卷起半截裤腿,赤脚踩路上,沿路一串血脚印。

“爸!”夏清喊出声时,鼻子一酸,泪水夺眶而出。

如果,异界的死,是为了让她回到这片时空,再见亲人一面,她感激九天异雷。

夏清,本来是异界的修士,元婴期后,她能够看到自己的前世,无数次回忆起这一世,贫穷,落魄,无法顾及弟弟妹妹,及至后来,父母老去,欲赡养力所不及,等到好不容易积攒一些资产,子欲养而亲不待。

种种遗憾,一度成为她修炼途中的魔障。

前一秒,夏清还在怪天地规则不讲规矩,她一个凡人修仙,渡劫时降什么异雷?此时,两腿一软,她想直接跪下。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看到女儿快哭了,夏崇平觉得稀奇,女儿好强,一向只有别人欺负她的份。虽然是女孩子,打遍全村无敌手,很有自己儿时的风范,又是长女,夏崇平很喜欢这个女儿。

“没有,爸,你脚怎么了?”

此时的夏清只有八岁,她接过了牛绳。

夏崇平抬起脚后跟让女儿看了一眼,“田里不知道是谁丢了个破瓶子,一脚踩下去,把我脚割了个口子。”

夏清一眼就看到父亲脚后跟上的肉翻起来,他一路走过来的时候,多少泥土沙子灌进了伤口,但他不管不顾,血汩汩往外流,他也似乎感觉不到疼痛,走的每一步都沉稳如常。

夏清习惯性地勾连芥子,才发现,芥子里空空如也。她转世而来,在异界攒了一芥子的宝器,一件都没有跟来,要不然,随便一枚丹药,就能让父亲的脚完好如初。

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夏清跟在父亲的身后,父亲抬脚的时候,她凝神于眼,发现父亲的脚后跟上,一个二十厘米见长的伤口,再差一点就能见骨了,脏污沿着血管经脉,朝里灌进,血肉正在变质。

这得有多疼?

“爸,疼不疼?”夏清哽咽着问。

“疼什么?不疼!”夏崇平说得云淡风轻。

嘟嘟嘟!

身后,惊天动地的声音传来,把牛惊到了,夏清连忙牵着牛往路边让,看到一辆二八拖拉机冒着烟气开过来。

拖拉机后面没有装拖厢,拉着一架铁耙,座椅上高高坐着夏清的二叔夏同平,和夏崇平一样,刚刚从田里回来,只不过一个是人耕田,一个是坐在机器上操作。

“哥,让一下!”

夏崇平侧身让过,夏同平开着拖拉机从他旁边经过。

夏清记得,这辆拖拉机是她祖母刘满枝给二叔买的,八八年的时候,一辆拖拉机要三千多块钱,可以用来做一栋三间一层的水泥板平房。而此时,夏清一家还住在四面漏风屋顶漏雨的土坯屋里。

“回来了?去吃饭吧,妈把你的饭留在桌上,煎了两条鱼供你喝酒,累了吧?”

隔着稀疏的白杨树,夏清看到村边的禾场上,祖母出来迎二叔了,声音高亢嘹亮,看二叔的眼神充满了慈母的关爱。她一转眼,看到夏崇平父女俩过来,就扭过了头,装作没有看见。

和她聊天的村妇们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杨家婆和她是死对头,呵呵一笑,“崇平回来了?你妈有没有给你留鱼喝酒啊?”

夏崇平爽朗一笑,揭过了此事,不怨不嗔,依旧是一步一个血脚印,从自己母亲的背后走过。

从前,夏清年纪小,没有留意这些事。她只从母亲的口中得知,祖母很不喜欢父亲,从小就非打即骂,及至长大了,十七岁的时候,本来在村里谋了个教书的职务,但等二叔年纪大了之后,让二叔去顶了班。

二叔教了没两年书,因为出了事不得不回家,把教书这个饭碗也搞砸了。

父亲结婚分家,祖母分了两百多块钱债务给父亲。父亲为了还债,养了两头猪,深秋季节去河里捞猪草,腿抽筋,差点淹死,一只耳朵因此聋了。

她曾经看到二叔一家从祖母那里不停地得到好处,住上了村里最早的楼房,率先买了拖拉机,二叔的孩子每年得的压岁钱都比她和弟弟妹妹多,她曾一度怨怪过父亲不会讨祖母欢喜。

此时,涌上她心头的只有心疼。

“爸,一会儿回去了,我帮你把脚洗干净吧!”

“好!”

听到这个“好”,夏清很高兴。父亲是个很内敛的人,心里很宠爱她和弟弟妹妹三人,表面上却从不肯和他们亲近,反而很严厉。

夏清也假装没有看到祖母,目不斜视地走过去。

“清儿,你没看到我们,不张嘴喊人,我们不怪你,你连你奶都没有看到?”眼见挑拨夏崇平不成功,杨家婆这张死嘴不肯轻易放过,“枝姐,清儿看到你喊都不喊一声?这娃儿怎么越大越不懂事了?你打过她还是骂过她?”

“我哪里打得到她头上?她又不吃我一颗米,也不穿我一根纱,我打得到她头上?不喊就不喊,我还稀着她喊这一声奶?”

夏清听得出祖母的声音带着怨气,说的都是些戳心窝子的话。这是从前不曾有过的事,祖父在邻镇上班,是个医生,祖上留下的偏方都在他手上,靠这个挣不少钱。夏清知道祖母有钱,就一向很巴结。

“奶,你说你耳上的金环子给我和大妹一人一只,你什么时候给?”

为了不让父亲为难,夏清假装没听懂祖母的话,笑吟吟,故作天真地问,眼睛盯着刘满枝耳朵上小手指圈大的瘪耳环,目光泛着冷。

刘满枝摸了一把耳环,看都没看夏清一眼,“你大了给你!”

摆明了是忽悠人的话。

杨家婆一阵大笑,刘满枝好面子的人,觉得自己家里的事丢了丑,挠了她的面子,扭头看向夏清,狠厉的眸子如刀一般,刮过夏清的脸。



洪荒历 快穿之不当炮灰 都市古仙医 全息之幻想 维度侵蚀者 网游之驭灵师 平平无奇大师兄 重生世子爷 论咸鱼的自身修养 炎少宠妻上瘾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