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夫夜来袭 《渣夫夜来袭》第二章: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邢风叶思凡小说名字叫作《渣夫夜强势来袭》,提供更多邢风叶思凡小说以及最新章节,邢风叶思凡小说在线阅读。渣夫夜强势来袭小说邢风叶思凡摘选:邢风的肩膀嘴角噙着不怀好意的邪笑。墨邢风没好气的房门他,抿了一口杯中酒,淡声道:“我复婚了…...

渣夫夜来袭

推荐指数:10分

《渣夫夜来袭》在线阅读


邢风叶思凡小说名字叫做《渣夫夜来袭》,这里提供邢风叶思凡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渣夫夜来袭小说精选:是夜,天边满月。绯色酒吧,C市最大的娱乐场所,灯火辉煌,乐声震耳,人们在肆意的放纵着来自这快节奏的生活给予的压力。“喂,老兄,看起来今天情绪不高啊!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叫哥们开心一下。”叶思凡搭着墨邢风的肩膀嘴角噙着不怀好意的邪笑。墨邢风没好气的推开他,抿了一口杯中酒,淡声道:“我离婚了!”“噗……咳咳……什么时候的事?”叶思凡一个没忍住喷了,辛辣的酒水呛得他喉咙火辣辣的疼。“今早。”对于他的大惊小怪墨邢风微微敛眉,他怎么比他还…

是夜,天边满月。

绯色酒吧,C市最大的娱乐场所,灯火辉煌,乐声震耳,人们在肆意的放纵着来自这快节奏的生活给予的压力。

“喂,老兄,看起来今天情绪不高啊!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叫哥们开心一下。”

叶思凡搭着墨邢风的肩膀嘴角噙着不怀好意的邪笑。

墨邢风没好气的推开他,抿了一口杯中酒,淡声道:“我离婚了!”

“噗……咳咳……什么时候的事?”叶思凡一个没忍住喷了,辛辣的酒水呛得他喉咙火辣辣的疼。

“今早。”对于他的大惊小怪墨邢风微微敛眉,他怎么比他还激动。

“靠,你能不能别这么惊悚,闪婚已经够雷人了,现在又是为什么离啊?”叶思凡忍不住抬高音量。

墨邢风冷笑“你激动什么?”

“我……我哪有激动,我只是……惊讶,对惊讶!”叶思凡不自在的端起酒杯,眸光微闪。听到她离婚了,他首先担忧的是她,会去哪?而不是替好友感到难过。

“她没说什么?”叶思凡侧眉问道。

“……”墨邢风没有说话,只是握着酒杯的手青筋暴露,眸底深处,是叶思凡看不懂的狂潮暗涌,对于墨邢风叶思凡其实根本就没有弄懂过,别看两人是患难与共的好兄弟。

“去哪了?”不死心的叶思凡继续追问,他这个好友是个闷葫芦,只要被烦的很了,才会吝啬的多说几个字。

“不知道。”墨邢风看着好友嘴角牵起一丝淡嘲。他好像一碰到那个女人的事就特别上心。

叶思凡看着别扭的好友,冷哼“你不会是后悔了吧?”

墨邢风冷嗤:“后悔?你知道我做的最后悔的事是什么吗?”

“什么?”

“那就是认识了你。”

“靠,你小子找死啊!我才后悔好不好?谁会忍受一直对着一张冰山脸这么多年,只有我好不好?”叶思凡一个抱枕砸向他。

叶思凡和墨邢风从娘胎里就认识了,当时两家的家长还说要是一男一女就定娃娃亲,无奈天不遂人愿,他们就只有当穿一条开裆裤的铁哥们了。

打架,翘课,泡妞一直都是形影不离的铁打二人组。

叶思凡看的出好友的心情不好,所以陪了他一整晚,最后二人醉的不成样子,还好两人是酒吧常客,老板就命人把他们送回去了。

次日八点一刻,生物钟良好的墨邢风准时苏醒。

“水,夏瑶给我倒杯水。”宿醉醒来的墨邢风口干舌燥,头疼欲裂,低声唤着夏瑶的名字。

等了好久没得到回音,思绪终于回归现实,他已经离婚了。没有人会替宿醉的他,调好喝的蜂蜜水,按发疼的太阳穴……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习惯了有她的感觉。

“少爷!你不吃早餐了吗?”柳妈小心翼翼的唤着皱眉扶额,脸色不太好看的墨邢风。

“嗯,古小姐呢?。”

“古小姐还没起来,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少爷要不要多少吃一点?”

昨天以前每天早上,少奶奶都会来厨房帮他们的忙,可是现在……

“不用了!”看着空空如也的餐桌,墨邢风剑眉微拧,随后走到玄关处拿起置物柜上的车钥匙,打开门,走了出去。

路过花园时,脑海中不其然的飘过那个忙碌的小身影。

花园里的玫瑰花,争奇斗艳,沁脾的馨香飘散整个别墅,使人心旷神怡。

记得几个月前这里还是光秃秃的一片,现在已经花香飘满院。

想起那日她撅着屁股整理这片花园时的场景,眉梢轻挑。拿着铁锹的她挥汗如雨,不假他人之手一个人铲地,播种,浇水,施肥……现在花开了人却不在了。

摇了摇头,敛回飘远的思绪,恢复了以往的冷漠,抬手看了下腕上的劳力士镶钻金表,今早有早会,没多做停留,驱车离去。

天野集团,坐落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带,高达30层的大楼,如神般矗立,雄伟气派。

顶层总裁办公室,以黑白为主的装潢,大气简约,不失时尚。

秘书扭着**,扬起媚笑,“总裁,您的咖啡……”

“李秘书,不觉得委屈吗?”墨邢风坐在大班椅上看着文件头都没抬,莫名的问着故意的把胸压得很低的李笑凝。

李笑凝闻言笑的花枝招展“怎么会?只要是能待在总裁身边我死也甘愿。”内心更是狂潮乱涌,她就说吗,总裁早晚会拜倒在她的超短裙下的。

默邢风把玩着手中的签字笔,眼底满是讥讽:“是吗?”

李笑凝忙不迭的点头,更加的压低**,**的两座**,呼之欲出,还没等她来得及高兴,墨邢风挑起眉,低沉的话音让人不寒而栗“那要不你先死了再说。”

李笑凝画着精致妆容的脸被气的扭曲,指着他,“你……墨邢风,你不要太张狂,小心我让我爸……”

墨邢风冷眼睨着她,话语里染上了几分愠怒,“叫你爸怎样?你爸也不过是个没有实权的副市长而已,你认为他能耐我何?”

“下一届选举,我爸一定能当上市长,到时候你走着瞧!”

“要不要我帮你们一把?”墨邢风满脸嘲讽,眸底划过一丝阴冷。

“你……”

李笑凝脸色急速下降,一阵青一阵白,紧咬着下唇,她知道这个男人的手段,在C市可谓是呼风唤雨,要是他从中耍手段,别说市长,就是副市长之位恐怕都不保。

早就知道墨邢风冷漠无情,没想到连她堂堂副市长的千金都毫不刘情面,要不是一次晚宴上对他一见钟情,她会纡尊降贵的来给他当秘书吗?

献媚不成,反倒被奚落,李笑凝心中气恼,但是也不好发作,最后灰溜溜的走了。

签好要签的文件,墨邢风疲惫的靠着椅背,揉着依旧胀痛的额头,墨玉般的眸深邃如汪洋。忽然眸光一转被桌角的一个快递包吸引了视线,蹙眉打开,看了里面的内容,瞬间怒火升腾。

拿起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快速的按下一串号码,连他都没发觉对于她的号码早已熟记于心。移动小姐优美的嗓音传入他的耳中“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the……”

“***!”啪的手机投入了进口瓷砖的怀抱,还优美了跳了个芭蕾转了几转。

看着手中的支票,他怒不可遏,该死的夏瑶,没有钱她怎么生活?说什么不要别墅,要现金,那为什么还要把支票寄还给他?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给孤儿院打了电话,结果真的如他所料,她不在。

他现在真想把那个可恶的女人抓起来暴打一顿,可是他除了有她的电话号码,其余的一概不知。不知道她有什么朋友?不知道她常去的地方?不知道……

现在想想他这个为人老公的真是失败,一年了,他对她竟然一无所知,好像她也从没在他的面前提过她自己的事,他对她了解最深的就是她的身体,经他亲手开发过的身体,他熟知每一个敏感点,不可否认,她的身体真的是个很好的泄欲工具,多少个夜晚都令他无法自拔,以至于现在身心俱陷。

她到底去什么地方了?墨邢风此刻有种无力感,心里隐隐的不安着……

不,不可能,她只是躲起来了,不会有事的……拿起手机按下一窜号码,须臾对方就接通了电话,速度之快,仿佛手里一直握在手里一样。

“给我一份夏瑶的详细资料,越详细越好。”墨邢风交代完,没给对方开口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握着手机的手,不断的攥紧。



地球第一圣地 最强仙武小兵系统 末世重生:不做沉默的羔羊 帝神通鉴 异界女神手札 万道龙皇 情倾两世之废柴特工 维度侵蚀者 惊世嫡女:这位公子我罩了 仙武神皇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