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笙舞的传承 0002、发财胞运气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0002、发大财胞运气胞随着车子的急刹,车箱里的人互相碰撞后,挤成一团。惊魂之后,车子终于等到停了下去。人们才慢慢的地睁开眼睛了眼,没事儿吧?!这究竟是好好活着但是死了,是地狱但是人间?地狱里,所以也没这么齐备吧?!大家互相看了看,完全相信都还好好活着,这才长长地舒了...

0002、发财胞运气胞随着车子的急刹,车箱里的人相互碰撞,挤成一团。惊魂过后,车子终于停了下来。人们才慢慢地睁开了眼,没事吧?!这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是地狱还是人间?地狱里,应该没有这么齐全吧?!大家相互看了看,确信都还活着,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有的,不停地用手抹着头上的汗,是不是有人早已被吓得尿了裤子,不得而知。清醒过来之后,才看到,车子距离公路外边仅有那么一丝丝的距离。路边的一棵大树,都已经被车头擦破了皮,车子后面,划出了两道三四米的滑痕。幸好是在这坑洼不平的乡村泥土公路上,车子本身的速度也不算太快,所以,才不至于有一场车祸。不过,也早已把大家惊出一身的冷汗。清醒过来的一车人,才突然想起,车子怎么会一时出现这种情况呢。不顾四周,在泥土公路的另一边,找到了原因——另一边,一个人正在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一个花背篓,滚在了公路里边的小水沟里,满满的几捆稻穗撒了一地。几个从车上跳下来的年轻人,一下子冲了过去——“你是怎么搞的?你没看到我们的车子过来吗?你看看,要不是我们的司机及时刹车,说不定我们就翻到下面的田里去了。你想过这个后果吗?”那个摔倒的背影慢慢地支撑了起来,用手拍拍自己身前的泥土,然后再用手挽过自己有些零乱的头发,一条有些松散的辫子,轻轻地被她摔在了背上。因为退让车子而摔倒的人站了起来,也昂起了脸,理直气壮地回应着:“你们还说我,你们的车,差点没把我撞死,你们看,我都已经退到路的最里边了,你们还要我退到哪里去?我没被你们的车撞上就已经不错了,你们还来怪我。一群疯子,自己不小心,有你们这样开车的吗?又是唱又是跳的。翻车了也是何该。”大家这才看清,这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穿着的衣裳,不算太美,却是那么的合身。合身得都能把她身上该体现的东西都体现出来。脸上,虽然没有涂脂抹粉,倒有一种山村里自然纯洁的美丽。圆圆的脸上,汗水也遮不住那一份自然的健康之美。有几分迁怒,又有几分委屈,更显得那红润的脸上,多了一份青春的妩媚。“这么大声音的车开过来,你都没有看到吗?你就不知道提前让一让?”“你们还好意思说我,你们那叫开车吗?都像你们这样开车,别说这山村的路,就是再大再宽的大马路,也不够你们开的。你们看看,我的裤子被擦破洞了,我的花背篓也被压坏了,还有我的稻穗------”说着,姑娘都快要哭了。弯下腰,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忙捡拾着散乱在地上的谷穗。车上下来的几个年轻人,还想再说些什么,团长走了过来——“哎呀,姑娘,都是我们不好,都是我们不好,是我们开车太不注意了。”说着,团长也蹲下身子来,帮助小姑娘拾捡着地上的谷穗。姑娘终于哭了起来——“你们弄洒了我那么多的谷穗,还压坏了我的背篓,你们要赔我!”“没事,没事,姑娘,我们赔,我们赔,现在,先看看,你伤到哪里没?如果有伤,还是先治治吧。”姑娘又站了起来,确实能看到,在她的手掌和膝盖处,都有轻微的擦伤。“没事,姑娘,我找些草药来帮你擦擦。”“不用了,谢谢,我回家洗洗就可以了。”旁边,几个年轻人一看,人家姑娘是真的伤到了,都在为刚才还在责怪她而过意不去,也都弯下腰来,帮着姑娘拾捡着地上的谷穗。“不用了,你们走吧,我自己收拾好就行了。”“姑娘,你真没事?”“真没事了。”“那你的背篓和谷穗?”“没事,我拿回家给我阿爸重新修一下就行了。”大家帮着姑娘把地上的谷穗收拾完,司机也正好把车退回到了公路上。“姑娘,上车,跟我们一起走吧。”“不用,我家就在前面,转过这个弯就到了,不用坐你们的车。”大伙看着姑娘背起一背篓,朝前走了几步,确实没有多大的事了,大家才又一起爬到车上,慢慢地启动车子,朝着前面的寨子开去。车开平稳后,车箱里又开始热闹起来。“唉!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车子已经翻下田里了,还以为我们都要完了,幸好司机及时刹车,要不------”“还不是因为你们几个年轻的,在车上疯。”“我们疯,管什么事,谁知道司机也跟着兴奋了起来,才出现问题的。”“还别说,刚才那姑娘,长得还很漂亮的。”“哟哟哟,刚才是谁一下车就对人家姑娘吼来着?现在,又在夸人家姑娘漂亮了?”“漂亮就是漂亮嘛。”“也是哈,不但人长得漂亮,脾气也好哈,虽然刚开始生气时,说要我们赔她的谷穗,赔她的背篓,可后来,人家什么也没有要赔了。看来,这姑娘心还真好。”大家一直从车子出事到姑娘漂亮,一路不停地议论着,好久才发现,其实有一个人一直不说话。他就是仰亚。仰亚一个人卷缩在车箱的角落里,用手捂住自己的前额,一句话也没有说。“嗯?仰亚,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没听你说一句话呢?”“没什么,累了。”说着,仰亚也不抬头,仍然卷缩在角落里。“有什么事吧?还是看到刚才那姑娘好看后,不好意思了。”------仰亚还是不说话。旁边的一个人伸出手,拿掉了仰亚捂在前额的手。“啊?仰亚,你这前额,原来撞了这么大一个胞呀?”仰亚缩回手来,又放在了前额上。“没什么。”“嗯?仰亚,放开手,我看看。”团长走了过来。慢慢地拿开仰亚的手。确实,在正正前额处,有一个被撞伤的胞,已经开始由红色变紫色了。“仰亚,被撞伤了,你怎么不早说呀?”团长赶紧叫司机停下车来,然后下车,在路旁找到一些草药,用嘴嚼碎后,轻轻地帮仰亚擦着。可旁边的人,心疼过后,又开起了玩笑——“仰亚,你看,我们一车人都没事,就你一个人被撞了,是你中奖了。”“仰亚,你这是发财胞、运气胞,看来,你要发了;还是有什么好运气要落到你头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全职灵尊 大富翁的私生子 魔法少女餐厅 都市之千万别跟我比身份 隋唐君子演义 炼魔道 网游之血舞乾坤 李氏中医馆 遮天纪元 骨狸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