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笙舞的传承 0007、小小锦鸡王(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0007、小小锦鸡王(上)务妮这一声不由自主的赞叹,确实把两个正聚精会神地练舞的小伙吓了一跳。正倒立姿势在陈群肩上的仰亚,差一点就从陈群的肩上摔了下去。“啊?!务妮,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来的?”“哼,你俩还说我,我都找你俩老半天了,才找到了这...

0007、小小锦鸡王(上)务妮这一声不由自主的惊叹,确实把两个正在聚精会神地练舞的小伙吓了一跳。正倒立在陈群肩上的仰亚,差一点就从陈群的肩上摔了下来。“啊?!务妮,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来的?”“哼,你俩还说我,我都找你俩半天了,才找到这里,都吓死我了。你俩出来,怎么就没跟我说一声呢?”“啊啊,我俩出来得早,怕吵醒了你,所以也就没有跟你说。”“原来,你俩是来这里练功呀,我还以为是我家条件太差,或者是我有哪方面做得不好,得罪了你俩,你俩生气,悄悄地走了呢。”“务妮,怎么会呢,我俩只是出来练功,过一会就回去了,所以才没有跟你们家说的。”“那还差不多。嗳,你俩刚才跳的,是锦鸡王舞吗?你俩谁是锦鸡王?”陈群和仰亚都吃了一惊,说:“谁告诉你的,谁说我们是锦鸡王?”“没有呀,没谁告诉我,是我自己看出来的。以前,我听我阿爸说过。”“嘘!现在,我们是革命宣传队,不能再说什么‘锦鸡王’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谁再想当什么‘王’呀之类的,那就是封建思想了。”“为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不能再这样叫了。”有务妮在,仰亚他们也不好意思再练功了。几个人,就不远不近地在大枫树下坐了下来。通过一阵聊天过后,几个年轻人也没那么的拘谨了。不知不觉,他们的话题又说到了‘锦鸡王’上。再一次听到‘锦鸡王’,仰亚默默地站了起来,走向一边,眼看着前方。思绪重新又回到五年前——******再有一个学期就要中考的仰亚,新学期开学已经三天了,可他,还在家里,躺在床上睡懒觉不想起来。“仰亚,这报名都三天了,你还不起来去上学?”阿妈关切地推开小仰亚的门,说。“阿妈,我不想去上学了。”仰亚一点不耐烦地对阿妈说,然后又把被务盖在了自己头上。“不想上学,你想干吗?你这么小,你能干吗呀?”“反正,我就是不想上学了。”“还不快起来,小心等下你阿爸回来揍你哈。”又睡了约一两小时。迷糊中,仰亚只感觉到背上一凉。“小子,你看看,谁还在家里睡大觉。不想上学是吗,那也跟我赶紧起床,跟我下地干活去。”接着,仰亚的屁股上,就听到一声辣辣的巴掌响。仰亚睡意全消,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在房间磨蹭了半天,躲过在门口抽烟的父亲,悄悄从猪圈边拿起背篓,准备上山。“谁叫你上山了,还不赶紧给我拿着书包去学校,还要等我揍你一顿是吗?”在阿爸面前,仰亚一句自己不敢上学的话都不敢提,只好又懒懒地走回来,提着书包,及不情愿地朝学校走去。又一个星期住校回来。晚上,阿爸的脸色也没有那么可怕了。一家人在饭桌上,阿爸喝了两口酒,开始向着全家人说话了:“亚,现在,国家也开始恢复高考了,我们家虽是农民,虽然家里是穷了点,可是,只要你愿意读书,我跟你阿妈都能够供得了你,再读三年高中,考个学校,出来后,你就可以吃国家粮了,你就可以有工作了。”“可是,阿爸,我------”“没什么可是的!”两句话,阿爸的语气又开始重了起来。“他爸,你就不能好好跟孩子说话吗?看你,一两句话就把孩子吓得头都不敢抬了。”阿妈在旁边说着阿爸。只有仰亚自己知道,他是真的再也读不进书了。到底为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可是,在阿爸严厉而面无表情的监视下,第二天,仰亚来是扛着半袋米,跟着寨子里几个差不多大的孩子,坐上了那辆唯一的拖拉机。再次回到学校后的第三天,仰亚终于鼓起勇气,走进了他们学校隔壁的那个革命宣传队的大门。那是他向往了好久的地方。好多时候,他都从教室里的窗户里看到,这边院子里那些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女孩,有的在练功,有的在跳舞,有的在唱歌,还有的在吹、拉那些连他也叫不出名字的乐器。“大叔,我想参加你们的宣传队,行吗?”一个高瘦却很有气质的中年人(其实就是现在的陈团长)把仰亚领进了他的办公室,给仰亚到了杯水,然后,在那把开始脱皮的木椅上坐下来。开始从上到下,又从上到下的打量起仰亚来。“小伙子,你好像就是隔壁学校的学生吧?”仰亚点了点头。“今年上初中几年级了?”“初三。”“啊,这不,再有几个月就要中考了,好好学习,再过几年,考个学校,去吃国家粮不好吗?”“叔,我不想上学了。”“啊?不想上学了?可是,在校学生,我们可不敢收呢,要不,你等中考过后再来?”“不能现在就收我吗?”“你要来我们这,你跟你们老师说过吗?你跟你家里的阿爸阿妈说过吗?他们都答应你不读书而来这里吗?”“------”仰亚回答不上来。团长大叔又围着仰亚前前后后看了好几遍,然后才在凳子上又坐下来,说:“小子,其实,你的条件,倒是挺适合我们这一行的。你看这身高,这模样,都挺好的。”“大叔,那就是,你要我了?”仰亚心里开始高兴起来。“你先别高兴,除了这些,你还会什么?”“我还会吹芦笙。”仰亚一高兴,说话的声音也开始大起来。“你会吹芦笙?”陈团长半信半疑。“嗯!”陈团长又看了仰亚两眼,转过身去,从墙上取下一把六管芦笙来,抹了抹一面的灰尘,递到仰亚的手里。“你会吹什么,吹一段来我听听。”仰亚接过芦笙,上上下下地抹了抹,把芦笙口放到自己的嘴边,开始吹了起来。一曲、两曲。陈团长听了,还真有点那么回事。“嗯,还真的有两下子,是谁教你的。”“我爷爷。”“啊!”陈团长从仰亚手里接过芦笙,停了好久,才又对仰亚说:“你干吗想到我们这里来呢?其实,在我们这里跳舞、吹芦笙是很累的。”“我不怕累,我也能学好。”“哈哈,为什么?”“我、我想当锦鸡王。”“想当锦鸡王?!”


地球第一圣地 最强仙武小兵系统 末世重生:不做沉默的羔羊 帝神通鉴 异界女神手札 万道龙皇 情倾两世之废柴特工 维度侵蚀者 惊世嫡女:这位公子我罩了 仙武神皇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