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青扬 第四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陈扬青扬第四章的全文深度阅读,九皇子怔怔地他望着青扬:“少扬,这……这是什么理由?她的好朋友能摆脱青楼,已不再倚门卖笑渡日,这也不是好事吗?她么不应该为她的朋友开心?怎么……反...九皇子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世间竟有抱这种想法的人。怜音却是恼羞成怒,瞪着青扬厉叫:“你是什么东西,也够资格谈论我跟惜字的友情?我们之间的感情,根本不是你能懂的!她只有在我身边,才是对她最好的,因为我对她来讲才最重要!”。...

九皇子怔怔地望着青扬:“少扬,这……这是什么理由?她的好朋友能脱离青楼,不再卖笑度日,这不是好事吗?她难道不该为她的朋友高兴?怎么……反而恨上了我?”

青扬鄙夷地看了怜音一眼,道:“理由很简单,因为她的眼里,根本没她朋友,只有她自己。她朋友能不能得到自由,是不是快乐,对她来讲根本不重要,她在乎的是她自己,她只想把惜字永远捆在自己身边,永远拿惜字做自己的发泄对象、诉苦对象,任性耍脾气的对象,这样,她就感觉自己被理解了,有人陪了,就能快快乐乐,没有忧虑,至于那样,惜字是不是快乐,她根本不关心。”

九皇子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世间竟有抱这种想法的人。怜音却是恼羞成怒,瞪着青扬厉叫:“你是什么东西,也够资格谈论我跟惜字的友情?我们之间的感情,根本不是你能懂的!她只有在我身边,才是对她最好的,因为我对她来讲才最重要!”

青扬不屑地轻笑:“是吗,真的那么重要?如果对她来讲,你真的很重要,那她离开后,有没有回来看过你?”

怜音一时语塞:“她……”随即脸色更加胀红,怒道:“她不是不来,是没有空闲,她在外面寻师学艺,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青扬啧啧地摇头:“只怕未必吧?”

怜音更是气急败坏,瞪着他,一双眼睛仿佛要鼓出来,厉声道:“你要杀便杀,何必废话!你这种只会吃喝嫖赌的废人,没有一个真心朋友,又懂什么叫友情?还在这里大放厥词,真是可笑!”

青扬更是鄙薄地斜睨她一眼,轻笑:“那你懂什么叫友情?在你这种人眼里,友情就是来满足你个人的需求和私欲的吧?你眼中的‘朋友’,就是用来在你不高兴时,被你倒苦水,做你发脾气的对象,还必须对你表示赞同,对那些排挤你、不理解你的人表示谴责。你通过这种方式,来满足自己的狭隘和偏激,来证明自己是对的,来消除自身的孤独。呵呵,所谓‘友情’,不过是你安慰自己那阴暗内心的工具、玩物而已。你懂什么叫‘情义相挺,生死相惜’?懂什么叫‘君子之交,莫逆在心’?可笑?可笑的是你!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丑!”

怜音这辈子从没被人这样毫不避讳地指责痛骂,直气得浑身发抖、脸色惨白,眼睛血红:“你……你这混账,血口喷人!我跟你拼了!”张口就向他咬了过来。

青扬毫不躲闪,右手电般收回,一记手刀砍在她脖子上,就把她打晕了过去。回头对九皇子道:“殿下,此人是冲您而来的,还是请您决定怎么处置吧。”

九皇子根据几位贴身侍卫的话,已猜到可能是这青少扬救了自己一命,可心中实在是无法相信,等到如今亲眼见他出手,不由更是震惊,心想:“这人是青少扬?那个细皮嫩肉、长得比女人还女人,骨瘦如柴、手无缚鸡之力的青少扬,那个整天跟我在莲心居吃喝嫖赌玩女人、什么正事不干,专横跋扈、纵欲贪欢的全京城都知道的废物青少扬?他怎么变得这么厉害?我是不是在做梦?”

想着就把手凑到了自己脸颊边,要捏自己,却被身边侍卫长拉住。侍卫长摇了摇头,目光诚恳而感慨地看着他,意思是说:“我也不相信这居然是那有名的废人二世祖干的,可亲眼所见,不得不信。”

九皇子心中更是震撼,一双眼睁得老大,盯着青扬看了半晌,才道:“哦……哦好,凌霄,你们把这怜音姑娘带出去,跟***说,九皇子替她赎身,从此后她自由了。回我府中取二百两银子给她,再雇辆车,送她回江阳去。如果她想留在帝都,你们也不必干涉。”

这边青扬闻言,微微愕然,看了九皇子一眼。侍卫长更是吃了一惊,道:“殿下,此人对您有歹意,如此放她离开,是不是……不太妥当?”

九皇子摇头笑笑:“我堂堂九皇子,要杀一个青楼女子又有何难?但本殿下一向不爱杀女人,尤其是漂亮女子。她虽想法偏颇,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放她一回算了,希望她冷静下来后,能重新认识自己,反思过往,那样的话,或许能再得新生。若因她一时冒犯,就取她性命,断了她悔过的可能,却不是我皇家宽刑育民的风范。退一万步说,就是她再敢来犯,又哪是你们对手?那时我再改主意,要处死,也是轻而易举。还是说,你们几个人,根本就没自信保护好我?”

凌霄低头道:“殿下言重了,属下就是粉身碎骨,也定保殿下周全。殿下既如此宽宏大量,不跟她一般计较,我等照办便是。”

于是对两手下道:“这事你们去办吧。”然后又把风灵的尸体扛在背上,往外走。

九皇子道:“风灵姑娘是受我所累,才会有此惨祸的,哎,实在教人遗憾……凌霄,这风灵姑娘,你也为她赎身吧,替她选一副楠木寿材,一个风水佳的墓地,好好安葬,她的仪容,请莲心居的***帮忙整理罢,她该不会拒绝。”

凌霄应道:“是。”就和三个手下要离开。这边青扬急忙出声:“慢。凌护卫,这风灵姑娘的赎身钱、安葬费,你到时候报个总数给我,我出一半,好歹相好一场,她这最后一程,我也该略尽心意才是。”

凌霄有点意外地看了看他,又看向九皇子。九皇子点点头道:“就照少扬说的办吧。”凌霄道:“明白了。”与三名手下退了出去。

九皇子有些诧异地用眼角余光看了看歪坐一旁的青扬,心想:“往日他可不是这么有情有义的人啊,今天怎么……他出一半风灵的安葬赎身费,也是为我考虑,知道我对风灵姑娘有歉疚之意,所以故意留出一半,让我为风灵尽心。还有他先前斥责怜音的那些话,句句振聋发聩,直指道义人情,我听了都有醍醐灌顶之感。这青少扬,怎么好像突然变了个人?处处透着一种奇怪的气质,简直比父皇还让我看不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