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高人 第2章 我累了,你扶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第二天一大早,烈阳艳阳高照,沈牧穿着条短裤便走到窗前活动筋骨,就十年如一日的练功。他摆出一个极其古怪的姿势,单手倒立姿势,双腿悬在空中,另一只手则稳稳地放到肚脐上,整个身躯不他摆出一个极为怪异的姿势,单手倒立,双腿悬空,另一只手则稳稳放在肚脐上,整个身躯不见任何弯曲,如 同一支插向云霄的利剑!。...

第二天一早,烈阳高照,沈牧穿着条短裤便走到窗前活动筋骨,开始十年如一日的练功。

他摆出一个极为怪异的姿势,单手倒立,双腿悬空,另一只手则稳稳放在肚脐上,整个身躯不见任何弯曲,如 同一支插向云霄的利剑!

浑身肌肉紧绷,像是一块块凸起的鹅卵石,但却不显得臃肿,反而有一种爆炸性的强烈观感,线条极为分明, 近乎雕塑。

最具冲击力的是他身上那纵横交错的伤疤,枪伤刀伤,长短不一,就像是石雕上的刻痕,充满了沧桑的阳刚魅 力。

每过一分钟,沈牧才呼吸一次,每次呼吸都换一只手支撑,如同阴阳循环。这是一门独特的内家功法,名叫‘ 气剑桩’。至于起源于哪里,沈牧也不知道,因为教他功法的萧青衣压根就没告诉过他。

六十次呼吸后,刚好是一个小时,时间掐的正好,多年的习惯早已成了自然,这时沈牧才恢复了站姿,浑身骨 节噼啪作响,缓缓吐出一口悠长的气息。

神清气爽地冲了个凉,沈牧简单收拾后,风卷残云地吃完酒店赠送的免费早餐,这才慢慢吞吞地出了门,朝云 安集团总部大楼走去。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可以帮您?”一进大厅,公司前台小姐便甜美地问道。

沈牧惫懒地趴在接待台上,语气懒洋洋地道:“我找萧安国。”

“萧安国?这名字好熟悉啊。”其中一个前台接待有点懵,还没反应过来。

“什么?萧安国?那好像是我们董事长吧?”另一个小妹捂嘴惊呼。

“你来,找我们萧董?”前台美女大吃一惊,仔细打量了沈牧几眼,发现这家伙虽然长得挺帅气,但穿得实在 是普通,估计是哪淘来的地摊货,根本就不像是能认识董事长的那种上流社会的人。

心中了然的她一脸公事公办地问道:“请问您有预约吗?”

沈牧闻言一阵脑瓜子疼,他当然知道这种上市大公司的老总不是想见就能见的,但萧青衣留下的讯息遮遮掩掩 ,连个萧安国的联系电话都没有,似乎在避讳什么,无奈之下也只能直接到这里来找人了。

要是组织里那帮兄弟在身边就好了,凭“猴子”那手绝活,还不是分分钟把云安集团上上下下的电话信息全弄 到手?

想了想,沈牧不动声色道:“当然,当然有预约,不过是他预约的我。”

事实上,沈牧说的还真是大实话,的确是萧安国主动找上他的,虽然找的是他的教官兼知己。

闻言,前台小姐的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连忙恭敬道:“请问先生贵姓?”

“免贵姓沈。”沈牧微微笑道。

“请您稍等,我看一下。”前台小姐说着,迅速查了查董事长的行程安排,却压根没找到有姓沈的预约,可看 沈牧又是一脸笃定的样子,干脆抓起话机,略带忐忑道:“米助理,我是前台小珍,这里有位沈先生,说是和 董事长有预约……嗯!是姓沈,是位年轻男士……啊,没有?”

说到这,这位前台美女明显愣了愣,接着一脸惶恐地道:“哦哦,我明白了,不好意思,打扰你了米助理。”

“保安!保安!”放下电话,前台小姐怒视沈牧,都怪眼前这家伙满嘴跑火车,才害得她白白挨骂。

“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闲人免入。”

沈牧被灰溜溜赶了出去,不过站在云安集团门外的他并没有离去,反而拿出一台砖头一样的诺基亚手机,拨通 了一个号码,正是刚才那名客服小姐拨号时记下来的那个。

嘟嘟两声,电话接通,沈牧语气冰冷道:“米助理吗?”

“您好,您是?”对面传来一个女人温糯好听的声音,略带些疑惑。

“我姓沈,你告诉萧安国,他求来帮忙的人到了,我只在楼下等五分钟,如果晚了,就让他好自为之。”沈牧 淡淡说完,直接挂了电话,摸出一根香烟点上,开始计时。

沈牧并不是在说着玩,五分钟一过,哪怕是萧青衣的请托,他也不会再出手,大不了等找到萧青衣的踪迹后, 给她揍一顿完事。

开什么玩笑?他沈牧好歹也是地下世界最顶尖的那批存在,出手一次的身价都是天文数字,不是谁都能请得动 的,要不是冲萧青衣的面子,根本不可能主动登门,更别说还是免费服务!

此时在大楼内某间办公室里,一个穿着黑色职业小西装的知性美女面带惊愕,电话里的忙音让她有些心绪不宁 ,想了想,最终还是记下了这个号码,拿了份文件夹,离开了办公室。

咚咚!

轻轻敲响董事长办公室的门,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进来!”

装修豪华典雅的办公室内,一个面容和善体态发福的中年男人正在专注地看着手中的报表,推门而入的米助理 将文件放在桌上,含蓄笑道:“萧董,这里有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中年男人正是云安集团的董事长萧安国,他看了一眼米助理递过来的文件,发现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平常 米助理根本不会为了这么点事来打扰他,因此他眉头动了动,问道:“米澜,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萧董,刚才有位姓沈的先生说是您……您求来帮忙的,但我看了看您的行程预约,并没有这个人, 所以就回拒了他。可他似乎很不悦,说现在在楼下等你五分钟,过时不候,我担心是萧董您的私事,特意过来 问一声。”米助理捋了捋刘海笑道。

“姓沈…我求来帮忙的……”萧安国脑中飞快转动,旋即皱眉道:“难道是她的人?”

萧安国的确遇上了麻烦,而且这个麻烦还不小,自从女儿萧芸研发出基因增强药剂后,公司扩张的速度的确很 快,但也因此得罪了不少生物医药业的同行。若是正常的商业竞争也就罢了,偏偏其中有一家公司背景很深, 在明海市黑白通吃,几乎一手遮天。

而这家公司,却被自己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儿给狠狠得罪了,不但抢占了对方的市场,还在股市上狠狠狙击了 对方,差点把人家的资金链给弄崩盘!

就算事后萧安国找来不少头面人物调解,可人家根本不吃这一套,直接放出狠话,让云安集团把吃进去的利益 吐出来不说,还要云安集团两成的股份,否则就等着家破人亡!

面对这种明目张胆的人身威胁,萧安国自然不能答应,他能白手起家把云安集团发展到这个地步,也不是吃素 的,若是就这么拱手把股份让出,以后岂非谁都可以来上这么一手?

因此他第一时间从特保公司聘请了大量保镖,并且还不放心,想起了当年自己起家的时候,帮过自己一把的那 个神秘女子,说是遇上生命威胁时,可以向她求助。

难道这个姓沈的年轻人,就是她派来的?

沉思片刻后,萧安国沉声道:“米助理,你亲自跑一趟,去把那人请上来,记住千万不能失礼。”

他隐隐感觉,能被那位神秘女子派来的人,应该不简单。

“好的,萧董。”米助理快步离开,对方只给了五分钟的时间,眼下都过去一半了。

此时站在云安大门处的沈牧百无聊赖,点上了第二根烟,时间还剩两分钟,对方却连个电话都没打来,他已经 在考虑有没有等下去的必要了。

突然,他眼前一亮,有美女!

那是个风姿绰约的窈窕美女,一身知性的职业小西装,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正踏着高跟鞋沓沓快步走来,美眸 左顾右盼,似乎在找什么人。

身材火爆,起码36E啊,是来找我的吗?沈牧有点小期待,可对方目光几次在自己身上划过,似乎都没有停留 的意思,直到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下一秒,沈牧那块破砖头吼了起来。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嘿呀嘿参北斗哇……”

终于,两人的目光汇聚在一起,表情一时间都有些呆滞。

米澜瞧着这青年手里拽着的砖头,这种老掉牙的诺基亚也不知道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找出来的,而且对方的着 装也完全没有档次,整个人的气质也混不着调,这人真的是萧董预约来帮忙的?

不会是搞错了吧?

米澜犹豫了片刻,有些疑惑道:“您就是沈先生?”

沈牧矜持地看了看黑白屏上的时间,淡淡道:“你还有一分钟。”

闻言米澜总算是确认了对方的身份,想起萧安国的交代,当下再不敢怠慢,赶紧伸出一只皓雪般的小手:“您 好,沈先生,我是萧董的助理米澜,萧董让我下来接您。”

感受到对方炙热的手心,米澜俏脸微微一红,尝试着抽了几次,却发现怎么都无法摆脱,于是挤出尴尬的笑容 道:“沈先生,您这是?”

“别误会,美女,你也知道,公司大了难免有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刚才我就被人轰出去了,我可不想再体验一 次。”沈牧一本正经道。

米澜一阵无语:“沈先生您放心,这次有我陪着,绝对不会再有误会发生。”

“是吗?可是我累了,这大太阳晒的我浑身无力,我怕走不动啊,要不你扶着我?”沈牧笑眯眯地把脸靠过去 ,闻着佳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低声道:“我这人呢,很记仇的,刚才你一句话便让我被人扫地出门,我总得 找回个面子吧?要么现在你扶着我去见萧安国,要么你一个人回去,我这人不喜欢勉强别人,你自己考虑下? ”

米澜完全没想到竟会碰上这么个无赖,羞恼交加之下,却又无可奈何,于是脸上挤出职业化的僵硬笑容,朝大 厅内伸手道:“沈先生,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