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君!你站住 第1章:前尘尽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戍丰28年,当今戍丰帝的后宫发生了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情,位列四妃之一的宁妃与戍丰帝的胞弟安王有染,皇帝震怒之下将安王贬去咸安,无诏不得入京。宁妃则赐毒酒一杯,合族流放,族中之人...

戍丰28年,当今戍丰帝的后宫发生了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情,位列四妃之一的宁妃与戍丰帝的胞弟安王有染,皇帝震怒之下将安王贬去咸安,无诏不得入京。

宁妃则赐毒酒一杯,合族流放,族中之人永世不得入仕。

此事在上京城中,传的沸沸扬扬。这妃子与胞弟给皇帝带了一顶绿帽子的事,众人不敢笑话皇帝,只能对事件里的二人口诛笔伐,极尽讽刺之能事,曾经戍丰帝于朝政上一些落人口实的政策,都成了妖妃祸乱朝廷的原因。

隐月宫,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院内亭台楼阁假山嶙峋,十步一景,房屋亦是青瓦朱墙雕栋新漆。

院内跪了一帮宫婢太监,皆是一脸苍白、已头触地。心知自己时日无多,压抑的哭声汇聚成一片,却谁也不敢求饶一句。

屋内正中,皇帝的近身侍奉富海公公,身着一件靛青蓝太监服站在中央,身子微微弓着一个适当的弧度,既不让人觉得谄媚逢迎伏低做小,又不让人觉得仗势欺人目无尊卑,此人历来说话做事都是极为妥帖的。

富海低垂着眼帘不去看身前女子的面容,目光所及只能看到女子青色的衣摆上一只颤颤巍巍的晚荷,和微微漏出的白色罗袜。

“没成想,富海公公竟然亲自来了。”

女子声音轻灵婉转,随着大开的房门刮进来的一缕清风吹进人的耳中,在人心尖上萦绕不断,仿佛在说一件不甚重要的事儿。

富海眼眸中划过一丝不忍,从身后小太监手中接过托盘,声音柔和些许:“娘娘,这酒是小的亲自选的,性烈势猛,不过两息便能起了效用。”

一声轻笑响在头顶,富海心头一颤,末了又补上一句:“定不会受一丝痛苦。”

谢婉宁看着酒盏内晃晃悠悠的酒水,细白的手指拿起墨色的酒盏,久久没有动作。

富海终究没有忍住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女子,黑若琉璃的双眼里盛着一汪清泉,透过层层水雾便能看见眸低的悲哀苦痛。

“富海,他怎么说?”

这个“他”,富海心下了然,张了张嘴,半晌也没能发出一个声音。可想到人之将死,再想劝慰两句时,眼前一闪,空空的酒盏砸到木质的托盘上发出“咚”的一声,将他嘴边的话砸了回去。

低低一叹:“罢了。”

谢婉宁嘴中苦涩,舌尖发麻。一直紧绷的心,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松快。

她突然想看看今日的天气怎么样,还想要最后见见院中盛开的一簇一簇的木芙蓉。意念刚起,便轰然倒地,再也没有看见心中想见的。

“小姐?该要上妆了。”

一道声音响起,驱散了眼前的浑噩。

上妆?死都死了,都成死人了,还要上妆吗?

才安静了几息,紧接着身子被人一阵摇晃,谢婉宁不耐烦的陡然睁眼,朦胧中看清了蹲在床头边的人,下一瞬闭上眼睛:“流光,不要吵……”

刚说完,谢婉宁再次睁开眼睛,乌瞳湛湛,里面盛满了惊讶:“你也来了?”

“啊?”流光疑惑的看着谢婉宁。

谢婉宁手腕一翻,紧紧的抓住流光带着薄茧的手,一双美目直直地盯着眼前的人,直到看到流光有些惊惧的脸,抓紧地手一松,不无感叹道:“都死了还留在我这儿做什么?还不赶快投胎一个好人家?”

流光一张小嘴儿微微张着,紧绷的小脸逐渐扭曲,尖叫一声挣开谢婉宁的手,跌跌撞撞的往出跑大声呼喊:“夫人,夫人!不好了!”

谢婉宁傻眼的看着流光冲出房门,嘟囔了一句,将锦被往上一拉严严实实的盖在脸上,胸腔里的心却越跳越快。

夫人……

宫里哪来的夫人?要说大臣的妻室,前面也要加上大臣的名头,例如国公夫人,侯夫人……

单单“夫人”二字……难不成叫的是娘亲?

可自从她进宫之后,皇帝都很少见到,无宠无依,那个人怎可能开恩让娘亲进宫看自己,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娘亲了。

合族流放,四个字卡在喉咙,难道……

流放之地多为蛮荒,一路上指不定要受多少苦,死在流放的路上也不是什么新鲜事,难道娘亲她也……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越远越近,还伴随着流光的哭声,紧接着脸上的锦被被拿开。

谢婉宁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丰润文雅的妇人,岁月不曾在她脸上留下痕迹,眉中的一粒痣使她看着带着几分妩媚,不是她娘亲还能有谁呢?

“宁儿,快告诉娘,怎么了?”

沈氏何曾见过艳若烈火的女儿这般哀哀凄凄的模样,心下惊慌不已。

“娘——”

谢婉宁挣扎着坐起,扑进沈氏的怀里,眼泪扑簌簌的掉,不一会儿就打湿了沈氏胸前的衣襟。

沈氏温柔地一下一下的拍着谢婉宁的背,想了想,最后宠溺一笑:“不就是要进宫了嘛,哭什么,日后想念娘亲了,就去向皇上求一道旨,娘亲就进宫去见你。”

“进宫?”谢婉宁退开沈氏的怀抱,被泪水洗刷过后的双眼清澈逼人。

沈氏摸着谢婉宁散在背后的长发,闻言抬手捏了捏谢婉宁的鼻尖:“如今圣旨都下了,这么大的事儿,还能忘了不成?”

谢婉宁心里“咯噔”一下,小心翼翼的说道:“什么圣旨?进什么宫?娘亲……不是在说笑吧?”

沈氏眉头一皱,半晌叹了一口气:“娘知道你不想进宫,可谁叫赶上了呢。太后要为皇上扩充后宫,皇上本来因为滁州灾荒一事不愿劳民伤财的大肆选秀,所以这才折中了一下,太后挑了几家官家女子直接奉旨入宫,也就省去了选秀。你爹他……”

说到这里,沈氏神情一暗:“你爹他在翰林院庸庸碌碌许多年,一直都没有什么进项,对这件事哪里能有置喙的本事呢?”

瞧着往日灿若骄阳的女儿一脸木然呆滞的模样,沈氏心里揪痛,只红着眼睛叹气,再也说不下去其他,嘱咐流光好好侍候小姐便出去了。

流光担心的看着谢婉宁,也不敢说话,只安静的站在一旁,等待着吩咐。

仿佛过去了许久,谢婉宁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脸上惨白毫无人色:“流光,离入宫的日子还剩下多久了啊?”

流光算着日子,开口回道:“还剩五日了。”

五日……

“流光,我还有点困,你先出去吧,有事我再叫你。”

“是……”流光抬腿走了几步,又有些不放心的回头道:“婢子就在屋外,小姐有事便叫婢子一声。”

“嗯。”

房门关上,屋内再次安静下来。

想不到,她竟然又活了过来,且双亲具在人世!谢婉宁忍不住想要大笑,又怕惊到别人,只能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漏在外面的双眼眉眼弯弯,手心却是濡湿一片,双眸水光潋滟。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