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君!你站住 第4章: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要是此时无旁人,她真想一把掐死赵冲!最后谢婉宁提着一盏兔子灯,卫琅也如愿以偿提着赵序命人买的牡丹花灯。谢婉宁左看右看这盏兔子灯,心里不由得失望,看来这次计谋不成,白来了……...

要是此时无旁人,她真想一把掐死赵冲!

最后谢婉宁提着一盏兔子灯,卫琅也如愿以偿提着赵序命人买的牡丹花灯。

谢婉宁左看右看这盏兔子灯,心里不由得失望,看来这次计谋不成,白来了……

而且进宫之前她就跟赵冲相识,岂不是给了别人磨刀霍霍向自己的机会?

好在一路上赵序也没说什么话,卫琅脸皮薄也不好意思开口,是以,这一路只听谢婉宁和赵冲的声音时不时响起。

这时!

只听头顶一阵黑影掠过,身前顿时出现四五个手持宽刀黑衣蒙面的人来。

百姓被吓得四散奔逃,惊呼不断。不多时,便跑了个干净。

赵冲吓的脸色惨白,谢婉宁这才响起关键的事儿来,当初毓妃跟她说过,卫琅未入宫前在民间曾救过赵序一命,所以在宫里才横行无忌,为着这救命之恩,赵序都不会轻易对卫琅如何。当时她只当是一个旁人编的段子,没成想,难道竟然是真的吗?

赵序看着眼前的人,眼中寒光闪烁,冷然道:“就凭你们,也想……”还没说完,谢婉宁咬着牙,壮着胆子一把握住赵序的手扭身就向后跑。

卫琅看着这凶神恶煞的一群人也白了脸,向赵序身前迈了半步,挡住赵序半个身子,正想跟镇定自若的宽慰赵序两句时,却一扭头猛然发现赵序被别人拉跑了!

而赵序身旁的护卫瞬间将留在赵序的后方挡住那些刺客。

谢婉宁握住赵序手的时候,另外一只手也顺便抓住了赵冲的衣袖,她也不想带着赵冲,可她要是对着今天初见的赵序就舍身保护,一定会让赵序怀疑自己,所以没有办法,只能带着赵冲一起了!

至于卫琅,那就对不起了。她只有两只手,左边赵序右边赵冲,实在腾不出别的手再去抓卫琅。

跑的时候还不忘叫流光跟紧自己。

有赵序的护卫拖着,他们跑道另一条街上,一时身后竟没有刺客追上。

“跑……跑不……动了……”

赵冲挣开谢婉宁的手,双手杵着膝盖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谢婉宁见他这没用的模样,新仇旧恨一股脑的占领上风,想没也想的抬脚踹向赵冲的屁股:“你要死就自己留在这里吧!”

说要继续拉着赵序跑,不听身后赵冲的叫嚷,看着眼前的两条胡同,谢婉宁一把将流光推了进去。

“小姐!”流光惊骇的就要过来。

谢婉宁双眼沉静,冷然道:“别让我跟你废话,快回去找人来!”

说罢不等流光回答,转身向另一条胡同跑去。

她总是不希望流光跟着冒险的,按照上一辈子,赵序应该有惊无险才对,只要她跟着他,她也一定不会出事。

就算出了事,赵序要是死了更好,也省的她进宫去了,怎么想都不亏。

跑着跑着,赵序突然停了下来,谢婉宁也“第一次”开始看他,剑眉星目鼻若悬胆,薄唇此时紧紧的抿着,一身玉白色长袍给他增添了几分青凌的书卷气。

谢婉宁看着无端有些气短:“怎……怎么了?”赵序为人隐忍,又睚眦必报。对他好的人他宽容待人,对他有一丝不好的,他便想方设法的为难那人。

当初她入宫之前,父亲跟她说过赵序的为人,只言此人不光对别人狠,更对自己极狠。帝心难测,不求她扶摇直上,只求她庸庸碌碌自保为上。

父亲的话言犹在耳,只是那个时候的她被爹娘宠爱的无法无天,说话做事向来直来直去,心里藏不住半分事情,只认为父亲是为了敲打吓唬她。

如今再看,赵序可不就是父亲嘴里的那种人,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天盛帝有十一个儿子,可最后当上皇帝的是行七的赵序,其余兄弟死的死,伤的伤,尚且苟活于世的,身下也再无一个子嗣,只有一个胞弟安王全须全尾的活在上京城。

百官也对赵序皆有不满,叹戍丰帝为人太过很辣,残害手足灭人伦有伤天和,可正因为赵序如此强硬,百官心中再多不满,也只能忍耐。

赵序看了一眼谢婉宁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前面。

谢婉宁顺着目光看去,只见五个同样黑衣蒙面的刺客手持宽刀缓缓走了过来,在他们身后也同样出现四五个黑衣人,对他们已成包围之势。

谢婉宁双腿发软,握着赵序的手心里尽是濡湿。

“今日就将性命留下吧!”

说完两边的人快速朝着赵序冲了过来。

赵序将手从谢婉宁手里抽出,随即将谢婉宁推到一边,跟众人缠斗在一起。

谢婉宁瑟缩的看着眼前的刀光剑影,她第一次见到赵序有这般好的身手,几下就抢过一名刺客手里的宽刀。

可很快,赵序便处在了下风,哪怕他身手不错,可对方数十之众,且来势汹汹,不消片刻身上已经多了数道伤口,瞬间将玉白色的长袍染红,看着触目惊心。

这时一面传来众多脚步声,谢婉宁白着一张脸看了过去,只见身着衙门的官兵向这里奔了过来,只留下卫琅在那边震惊的看着此处场景。

谢婉宁见援兵来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刺客也知道时间紧迫,下手招招很辣。赵序一个不察,便被对方逼退到谢婉宁这边,重重的撞到墙上。

一柄宽刀刺了过来,谢婉宁瞅准时机咬紧牙关闪身将赵序抱住。

宽刀入肉,谢婉宁依稀听见刀擦过骨头的声音,让人牙根发麻。

赵序一手揽住谢婉宁的腰,抬起脚将那人踢开,谢婉宁这才没有被一刀洞穿。

耳边皆是噼里啪啦的刀剑之声,谢婉宁被赵序揽在怀里,想抬起头说点儿感人肺腑的话,“你没事就好”,“我死也值了”,可她刚抬头,便双眼一翻昏了过去。

赵冲脚下踩着血,就像下雨天踩到了水坑一般,带着独有的黏腻劈啪作响,使他脚步虚浮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七哥,现在怎么办?”

赵序铁青着一张脸:“留下一个活口,其余的,杀。”

一旁刚走过来的卫琅,正对上赵序看过来的双眼,心里快速跳了一下,好在转瞬他便移开了。

“小姐!”流光看见谢婉宁身后插着的一柄宽刀,满身是血的模样差点昏过去。

赵序将谢婉宁交给风竹,看着流光:“先看大夫。”

流光哭着点头,风竹横抱起谢婉宁,一行人快步朝着外面走去。

卫琅愣在原地,直到赵序等人离开都没有回过神来。

赵冲跟领兵而来的官差交代了几句,然后转身来到卫琅身前:“卫二小姐,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卫琅莫名的看着赵冲。

赵冲展颜一笑,对卫琅眨了眨眼,恢复了几分往日的风流:“今日刺客当街刺杀我,害的卫二小姐受了连累,本王心里愧疚,改日定登门赔罪。”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