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禁爱:101次告白 第四章 凶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闪婚禁爱:101次告白第四章 凶手的全文深度阅读,苏染墨猛的扼住她的脖子,眸子漆黑冰冷,索绕着浓郁的怨恨。这一种怨恨宛如噬血的动物,带着...“如果不是你发短信给安柔,她会死吗?”。...

  苏染墨猛的掐住她的脖子,眸子漆黑冰冷,萦绕着浓烈的仇恨。这一种仇恨宛若嗜血的动物,带着原始的气息,生生要将安浅浅捏断。

  “如果不是你发短信给安柔,她会死吗?”

  “轰!”

  大脑一片空白。

  安浅浅张了张嘴,不是的,她没有,她想否认可却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你以为安柔那天为什么会去酒吧?”苏染墨冷笑,面目可憎,“如果不是你寻死觅活,她会死吗?”

  那天……那天……

  那天安浅浅喝醉了,根本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

  “不是的!不是的!”

  苏染墨一字一句念出来,“姐姐,如果你不和染墨哥哥分手,我就去死!苏浅浅,你怎么这么恶毒?嗯?你怎么不去死!!”

  世界崩塌,安浅浅忽然明白为什么苏染墨那么恨自己了。

  可是,怎么会?

  那晚她的手机很早就没电关机了,她不可能在喝醉之后发那样恶毒的短信给安柔……原来,这一切,早有安排,命中注定。

  难道这一切,是早就设好的局?

  难道那一场大火,不是意外,本就是冲着她来的?

  从她收到安柔的短信,到安柔收到的那条短信,再到那场大火,再到安柔的死。

  竟如同一个早就设好的局。

  等着她跳入火坑。

  可设局的人是谁?是姐姐吗?可姐姐为什么那么恨她,又为何会为了让苏染墨恨她赔上自己的命?

  到底是为什么?!

  是啊,在苏染墨眼里,如果不是她的一条短信,安柔也不会来酒吧,就不会卷入这一场大火。就不会死。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苏染墨冷冷看着痛苦不堪的安浅浅,眸子深处弥漫着冰冷,无动于衷。

  许久,他走过去将安浅浅拉起来,“回去吧。”

  “我想看看我姐姐。”浑身战栗,安浅浅挣扎。

  “你没有资格。”苏染墨冷笑。

  是啊,她如今连知道真相的资格都没有。

  安浅浅被扔到车上,苏染墨带着她回了安家。

  里面空荡荡的,安柔死后,她的爸妈遣散了所有的佣人,两个人生活在二楼,不下来更不愿意见到安浅浅。

  仿佛就没有这个女儿。

  安浅浅站在楼梯口,朝上面看。仿佛漆黑的尽头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

  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在乎她了。

  为什么爸爸妈妈也不要她了?

  “走吧。”苏染墨从她的房间出来,手里拎着东西。

  安浅浅看着他,视线都是模糊的,“去哪儿?”

  “民政局。”

  这三个字带着巨大的诱惑,足以拨开一切的悲伤,让安浅浅原地重生。

  她挣扎着起来,“你说什么?”

  “我不想重复。”苏染墨皱眉,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个乞丐。

  零星的爱不过是施舍。

  可是这对于安浅浅来说,已经足够了。

  一直到从民政局里出来,安浅浅都还在恍惚,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结婚了!

  手颤抖着,看着红色的本子上,两个人的合照。

  嘴角僵硬的上扬,似乎要裂开一般。

  苏染墨跟在她的身后,低着头似乎在和谁发短信,许久才抬头,”我叫司机送你回去。”

  “你呢?”安浅浅觉得今天开始自己都不一样了。

  她可以光明正大的询问苏染墨的去向,因为她是他的老婆。

  情绪汹涌。

  苏染墨皱眉,不耐烦,“工作。”

  他甩下两个字,不耐烦的走了。

  安浅浅不敢多说什么,上了车,跟着司机来到了一栋别墅。里面佣人无数,房间无数。

  躺在大床上,安浅浅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于是她就跟自己的闺蜜发短信。

  “我真的结婚了。”

  善善很快就回复,“你知道我在干什么吗?”

  “在干什么?”

  “我在参加公司高层的宴会。我看到你的老公了。”

  安浅浅刚想要回复什么,但是对方的速度更快,“你老公和一个女人接吻了。”

  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手不断的用力,恨不能捏碎。

  “社交礼仪而已。”苍白的解释,心早就碎了。

  “亲爱的,我当然知道什么叫做社交礼仪。”善善很无奈。

  当晚,安浅浅一夜未眠,她坐在床上等着苏染墨回来。可是男人一夜未归。

  他似乎忘了自己已经结婚。又或者是,对于他来说,结婚与否不重要。

  第二天,苏染墨也没有回来。

  第三天亦是如此。

  他忘了在他众多的别墅里面还有他的老婆。

  安浅浅看着电视,上面播放着苏染墨最新的桃色绯色。

  刺眼。

  心疼得厉害。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

  安浅浅低头,眼泪砸到碗中,于是一碗饭都变得咸涩起来。

  “先生的电话。”管家走过来,轻声开口,将手机递给她。

  手颤抖,安浅浅深吸一口气,“染墨。”

  电话那头很吵,苏染墨似乎喝了点酒,微醺,“过来找我。”说着也不等安浅浅开口,就挂了电话。

  安浅浅看着手机,沉默不语。

  管家贴心,“车已经准备好了。”

  安浅浅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金丝雀,被养在笼子里。

  没有自由,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一直到她被推到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时,她才反应过来,她不是金丝雀,只不过是工具!

  苏染墨坐在沙发的角落,灯光照的不到那里,看不清他的表情。却可以从他手中那微微晃动的酒杯中看出他的心情不错。

  而安浅浅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搂在怀里,男人满是酒味的嘴巴凑到她的脖子边上,啃着。

  心,一点一点被撕裂。

  眼泪绷不住,滑落。

  对方似乎很扫兴,“哭什么?我还能不给钱吗?”

  于是周围的人哄笑起来。

  苏染墨换了一个姿势看着这一场闹剧,深邃的眸子里带着饶有兴趣。

  这种表情深深刺痛了她的眼睛,于是眼泪掉的更加厉害。

  “算了算了,扫兴。”对方将她推开,转身就去找别的女人了。

  安浅浅绷不住了,转身就离开。

  外面还是很吵,长长地走廊,昏暗的灯光,摇摇晃晃的身影。

  忽然间,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而来。

  还没有反应过来,安浅浅就被拉到角落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