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凉薄入骨 第3章 宴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抵达叶家别墅外,舒染基本上踩着十八公分的高跟鞋一路小跑过去的的,她修长嫩白的后脚跟了被磨破了皮,但她恍若也没感觉。叶家别墅门口,她正想进来,保安伸出手拦下了她,“舒染小林家别墅门口,她正想进去,保安伸手拦住了她,“舒染小姐,请出示你的请柬。”。...

到达林家别墅外,舒染几乎踩着十二公分的高跟鞋小跑过去的,她纤细白嫩的后脚跟已经被磨破了皮,但她仿若没有感觉。

林家别墅门口,她正想进去,保安伸手拦住了她,“舒染小姐,请出示你的请柬。”

舒染这张脸走到哪里都不会有人说不认识,太美,太有辨识度,保安也不例外。

“既然你们都认识我,也该知道我并不是什么危险人物,我只是来找人的。”舒染笑容友善。

保安有些为难,“抱歉,但是林先生吩咐过,没有请柬不能进去。”

他们自然也知道面前这个美人不是什么危险人物,但是上头的人有吩咐,他们也不敢违背,他们得尽到自己做保安的责任。

“真的不能进去?”

保安重重地点头,“真的。”

她竟然也有被这样拦住的一天。舒染看着两个尽责的保安有些无奈,突然觉得有时候恪尽职守也不是什么好事。

她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拨通了景御凛的电话。

她没期望电话会接通,但这一次,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看到电话接通了,舒染心头压了一下午的大石头终于是落下了。

“亲爱的,你还在林家?”她一双大眼睛瞪了大门口两个保安一眼,娇柔的声音带着撒娇的语气,“我被尽职尽责的保安大哥拦在大门外了,你来接我。”

“你好。”电话那头却不是景御凛的声音,而是一个声音温柔的陌生女人,“阿凛在忙,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吧,我帮你转告他。”

一声阿凛叫得好是亲切自然。

舒染心里顿时被泼进一盆冷水。

景御凛为了随时能够联系她,手机一直都是随身携带,除了他信任的人从来没有人可以碰他的手机,可现在他的手机却在另一个女人手里?

他除了她从不与其他女人有过多接触,他身边的助理手下全都是男的,那个女人是谁?

舒染“啪”一声挂断了电话,站在原地身体有些颤抖,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害怕。

她本该质问电话那头的女人是谁,可她不愿意仅凭一个电话胡乱猜测给自己添堵,她从来只相信亲眼看到的真相。

“保安大哥,你们真的不让我进去吗?”舒染再次看向保安,嘴角挂上甜甜的笑。

两位保安被她甜美的笑晃了眼,舒染大美人的一笑确实有足够的感染力,但保安愣了几秒钟后还是重重地点头,“抱歉,没有请柬不能进去。”

可谓是尽职尽责到了极致。

舒染无语地瞥了一眼两个木头脑袋,看来她只能剑走偏锋硬闯了。

“舒小姐,同行吗?”清冽的气息自后袭来,在这秋日倒有那么几分秋高气爽的意味。

舒染转头,看见的就是顶着惊艳绝伦的脸面无表情走来的简薄言。

来得正好。

舒染嘴角的弧度添了一分,“好啊。”

有简薄言这个大boss在,她还怕进不去?

果然,有简薄言开口,舒染跟在他身边轻松地就进去了,两个保安不敢有任何异议,简薄言这个大佬他们可不敢拦,林家可是巴不得他每天来访呢,若是拦了,倒霉的是他们。

舒染深刻地认识到了身份的重要性,有权有势才是正道啊。

她看向简薄言微微颔首,“我又得谢简先生一次了,原来简先生也是来林家,若是早知道的话我就不多此一举跑去自己打车,直接跟你过来了。”

若是她知道他也会来林家,下了飞机直接跟着他过来的话也不用在保安那儿浪费那么多口舌了。

“你没说。”简薄言淡淡地说。

他这话说得好像如果舒染开口,就算是他不顺路,也会将她送过来。

当舒染余光看到简薄言清冷的眸子时,有一种错觉,仿佛他早就知道她的目的是林家,但就是没有告诉她他也要来林家,故意让她自己打车过来。

舒染皮笑肉不笑,“是是,怪我。”

“简先生怎的在我之后到林家?”按理说简薄言有专属司机,应当会比她这个打车的人先到才对,况且她还在门口耽误了一段时间,可他却在她之后那么久才到,着实奇怪。

“有事回了家。”简薄言依旧惜字如金。

他说的话不多,不过舒染凭着他前后的话也大致猜到,简薄言原本是没有打算来林家的,到了堰都就直接回了家,不知什么原因又才从家里特意过来。

“这样啊。”倒是她误会了他。

舒染愈发好奇,这个二流的林家宴会里究竟有什么,竟然能让景御凛抛下婚礼马不停蹄地跑来,又让简薄言也跟着前来。

据她所知,简薄言性情冷淡,一般从不参加任何的宴会活动,他会出席景御凛的婚礼全然是因为他们是好友。

舒染跟在简薄言旁边进了林家,时不时地有目光落到她身上。

景御凛和舒染要结婚的消息是传遍了大半个国家的,如今这场婚礼的男女主角都出现在了林家,着实让人惊异。

不得不说,林家宴会上人很多,穿着西装礼服的男女交谈,各自谈着生意或者其他。

舒染在别墅院子里的人群中张望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她随手拉住了走过的一个服务生,“你知道景御凛在哪里吗?”

服务生显然不认识舒染,她打量着莫名其妙拉住她的漂亮女人,眼底闪过惊艳,瞥见她朴素的穿着闪过鄙夷,想估计又是哪家想要靠脸勾搭有钱人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女人。

“我只是一个服务生,怎么可能知道那些大人物的去向。”服务生说完就托着酒盘离开了,毫不掩饰的傲慢。

取消婚礼过后舒染匆匆换的衣服,牛仔裤加体恤的便服,和宴会里的礼服格格不入,也难免服务生误会。

舒染有些不悦,却没功夫跟她计较,叹了口气,暗自懊恼,她真是焦急过头了,竟然随手拉个人就问。

“难得有人不认识鼎鼎大名的舒小姐。”简薄言冷漠地调侃说。

舒染摊手,“是啊,很难得。”

近年来荧幕上最活跃的便是舒染,见到有不认识她的人确实难得。



金口小娘子(下) 我在女权世界的那些事 比邻星纪元 超级金币兑换系统 兵王之王 天降鬼才 穿成大佬的反派小迷妹 娘子你过来 异兽怪事录 魂之泰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