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幕降临 满清一日游(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了我倪阿光,我不愿意给老爷太太做牛做马,为奴为仆。”王铁锤、范华再说歹说,但倪阿光是跪着不起。“倪阿光,你给我站出来!”王铁锤火了,“五湖四海皆兄弟,我们从来不也没奴仆,我们也不需奴仆,我们需的是好兄弟、好朋友,好伙伴!”“阿光,你也不是...

铁幕降临

推荐指数:10分

《铁幕降临》在线阅读


  王铁锤和范华,这两位军人习惯早起。天刚有些朦朦亮,两人就从起身出门准备欣赏鹭江早上的景sè。出了屋子,就看见一个黑影跪在那儿,仔细一看原来是倪阿水,他长跪在小洋楼大门外的甬道上。“恩人啊,恩人。你们就是天使老爷,天使太太。我倪阿水给你们磕头了。”说着倪阿水对着他们连连磕头。王铁锤连忙上前去搀扶倪阿水,倪阿水坚跪不起,“郭老大已经醒了,他的腿也好多了。郭老大是为救我而受的伤,你们救了郭老大就是救了我倪阿水,我愿意给老爷太太做牛做马,为奴为仆。”王铁锤、范华好说歹说,但倪阿水就是跪着不起。“倪阿水,你给我站起来!”王铁锤火了,“五湖四海皆兄弟,我们从来没有奴仆,我们也不需要奴仆,我们需要的是好兄弟、好朋友,好伙伴!”“阿水,你不是信上帝的吗?上帝说,人人皆是兄弟姐妹,都是上帝的羔羊。如果你只想做奴仆,那就跪着好了。”在喧闹中,白宝湘等人也纷纷起身走出屋子,白宝湘从后面走上前来把倪阿水用力拉起,“如果你想做我们的好兄弟,那就堂堂正正的站起来。”天边刚刚出现一丝鱼肚白,鹭江还没从晨曦中完全醒来,一条疍民的连家船就划开沉沉江雾,“吱呀,吱呀”的穿行在江上。王铁锤、白宝湘等十人挤满了船头船舱,坐在船边划桨的是倪阿水和他母亲倪大妈,把艄的是倪阿水的老爹倪老爹。“这个时空真美啊。”范华坐在船头弯下腰轻擢一捧轻柔的海水,好清凉啊,她舒展身姿向两岸望去,1884年的鹭江处处闪现出原生态的魅力,成群结队的海鸟掠过水面在空中飞翔,“倪大妈,你们每天都生活在船上,早早晚晚全是跟鹭江打交道,这种水上的生活很有诗情画意啊。”倪大妈叹息道,“我们疍民的水上生活虽说看起来跟画上画的一样,但rì子真正是苦啊。打渔要收鱼鲜捐;不打渔就要收货船捐;出远海要收防备海盗的硫磺捐、护罩捐;上岸买个柴米,还要收柴米捐,这个rì子简直不能活了。”倪阿水这一诉苦,范华顿时有些唏嘘,王铁锤马上转移话题,“大叔,听说去年厦门小刀会闹的很厉害,你们好像没受什么影响。”“王大哥,你不知道啊,我们疍民天生命就苦,岸上人欺负我们,朝廷欺负我们,小刀会也欺负我们。”倪老爹连连摇头,“去年小刀会作乱,我们疍民遭了大殃。小刀会征用我们的船只,朝廷大军也征用我们的船,我们好多船只全葬送在这场兵灾之中,疍民的命真苦啊。”倪老爹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为了给大伙儿筹钱造船,郭老大带人去琉球外面的黑水洋捕捉鲨鱼,搞鱼翅。不想我家这个畜生,在船上没事找事,喝醉酒打赌翻筋斗,掉到海里。为了救他,郭老大受了伤,差点xìng命不保。”倪阿水低着头划桨,满脸羞sè。“黑水洋那边是不是有个与那国岛?”白宝湘连忙问道。“是有个与那国岛,我们捕猎鲨鱼全是在与那国岛补给淡水和食物,岛上的人对我们很友好,我们跟他们言语相通,他们说的话和福州话非常相像。老辈人讲过,我们疍民有一支跑到了琉球,与那国岛的岛民兴许与我们是同一个祖先。”船在一处小码头停靠,王铁锤一行十人在倪阿水的向导下,趁着兴致去赶厦门的早市。进入街道,迎面就是喧闹和繁忙的景象。一米多宽的街道像羊角一样蜿蜒曲折,道路忽高忽低。狭窄的街道上面用芦草席遮着,这让范华大为惊奇。“这是为了遮风蔽rì,让行人不受太阳直晒。”倪阿水小声的给大家解释。街道两边小摊小店大开着门,里面的货物一揽无余;每个街角都有流动的小贩,他们忙着一边做小吃,一边叫卖;成群结队的狗儿也在街道上吠叫厮咬;整个街道到处都是垃圾,处处散发难闻的气味。三位女士走了几步路便有些受不了那阵阵令人作呕、令人窒息的气味,男人们坚持了一会儿也纷纷败退。众人在渔船上吃完早饭,便驱使船返回英租界。眼看就要靠岸,范华有些担忧,“你们说器械盒留着洋医生那儿,会不会出问题,这毕竟是超时空的物品。”钱水廷绝对是搞商业的好手,“不会有什么事情。我们搞穿越需要大量的钱财,这些器械也算是我们的产品吧,不锈钢在这个时空绝对惊艳四方。”白宝湘笑笑,“没错,这个器械盒是一个钩子,就看那个希斯洛普愿不愿意做鱼饵。”临下船,钱水廷再三jǐng告大家,“言多必失,大家千万要多留几个心眼,注意慎言。”回到诊所已经是早上九点多。还没进诊所,“钱董事,王先生,范医生~~”希斯洛普医生和另外一个洋人就一起迎出了门。昨天大伙儿在自我介绍的时候,自称是美国西太平洋华复公司的人员,钱水廷、白宝湘是公司董事。坐到客厅里面,大家才知道原来这个家伙是英国怡和洋行的商人普利司。众人打着哈哈寒暄了半天,看到普利司先生留着典型英国绅士的大胡子,手里拿着一个烟斗,眼睛里面不时流露出一丝jīng光,白宝湘心中寻思,“怡和洋行是知道的,但这个普利司好像没听说过,这会是什么人物?”“尊敬的夫人,这是您的器械盒。”希斯洛普医生很是小心的把医疗器械盒送到范华面前。范华打开铝盒,随便看了一下,就要把它塞到背包中。“不好意思,我想,我想您是不是能够忍痛割爱。要知道这些器械对我太有帮助了。”希斯洛普医生看到范华准备把器械盒子收起来,很是紧张。范华左手捧着器械盒,右手在盒盖上轻轻的摩挲,她没有开口。普利司打破沉默,“美丽的夫人,恕我冒昧,请问这个盒子和器械是什么材料做的?”他向前探出身子,眼睛盯着范华,烟斗紧紧地抓在胸前。“这是金属铝啊,您这样的商人应该知道金属铝。”坐在一旁的白宝湘连忙把话插上。普利司坐直了身体对白宝湘说,“这些医疗器械也是铝吗?”白宝湘舒服的靠在躺椅上,“这是一种合金。”普利司紧紧盯着白宝湘,“难道是铝的合金?”白宝湘笑而不谈。钱水廷在旁边接上话,“不好意思,这是我们华夏复兴公司的商业秘密。”“难道这些盒子和器械都是你们公司的产品?”钱水廷点点头,“如你所愿,是的。”“可是~~~可是,这么昂贵的铝怎么能简简单单的就做成一个装医疗器械的盒子。”说着,普利司还用烟斗敲击着桌子。“昂贵的铝?”范华有些诧异。在十九世纪中叶,由于提炼十分困难,铝还是一种十分昂贵的金属,一吨铝绝对比两吨黄金还要值钱。但范华他们哪儿知道啊,他们以为手中不锈钢器械才有可能吸引欧洲人的眼球。普利司眼中闪烁着jīng光,“铝不昂贵?你们公司可以大量出产铝?”“昂贵?在你们眼中也许非常昂贵,但我认为如果一无所用,再昂贵的东西最终也会一钱不值。”范华知道自己刚才可能说错话了,很是镇定的绕起了圈子,她的脸sè平淡如水,手依然在铝盒盖上摩挲。“先生们,女士们!”白宝湘依稀记起铝在发现之初确是十分的昂贵,好像拿破仑曾经用它作为自己的水杯,他轻轻的敲敲桌子,很是端庄,“黄金贵重,不光是因为稀有,也是因为它sè彩绚丽,有极好的延展xìng,可以做成饰品,装饰人们的生活;白银的昂贵同样既是因为稀有,也是因为有良好的柔韧xìng和延展xìng,可以做首饰、器具、货币;我们华夏复兴公司认为铝的昂贵不仅仅是因为它的稀有,而且是因为它的轻盈柔韧,它可以做成拿皇帝的水杯,也可以制作成各式便携式的工具和生活器皿。”“这不是暴敛天物?”古务生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他津津有味的观察普利司等人,看到交谈十分激烈,就插了一句,“不是说我们都是上帝的羔羊吗!用铝做盒子放置器械为病人服务,与用铝做成水杯给拿皇帝使用,这有区别吗?”客厅顿时又安静了下来,希斯洛普医生便再次恳求,“尊敬的范华医生,难道你不能考虑一下我的请求?我手中要是有了这么好的器械,那就是病人的福音。你再考虑一下,好吗?”“我们是商人。”白宝湘悠悠的说道,“对于商人来说,一切皆可交换,只要你付出价钱。但您是尊敬的教会医生,您在厦门救死扶伤,拯救迷途的羔羊,实在是可钦可佩。不过这些器械太过珍贵,送给你也不合适。”普利司用烟斗敲击桌子,“是啊,交换条件还是你自己说吧,总不能让美丽的女士先开口。”“真抱歉,我总是犯糊涂。”希斯洛普医生很不好意思的用手按了一下大鼻子,“我所有的积蓄全奉献给了正在筹建中的教堂和医院,不过我这里有一些病人送的漂亮石头,清国人认为它们是很珍贵的石头。范医生,您是不是看看这些石头?”仆人从储藏室取出一个箱子,箱子里面装着二十几个晶莹脂润的石头,范华从中取出一块石头看了一下,这块比鹅卵石稍大些的石头看上去通灵澄澈,sè如碎蛋黄。王谢堂叫了起来,“这块破石头不会是鹅卵石吧!”白宝湘心中暗叫,“真是土包子一个,大名鼎鼎的田黄石都不认识。”范华面无表情的把石头放回原处,又重新取出来一块。这块翠绿sè的石头细嫩润滑,通透清澈近乎透明。王谢堂点点头,“这块石头还不错,虽说没玻璃通透,但可以拿出去冒充绿宝石。”白宝湘用眼睛瞟了一下王谢堂,“这家伙不会是装疯卖傻吧,翡翠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一旁有人把王谢堂的普通话翻译给希斯洛普医生,他连连摇头。希斯洛普见范华只是看了两块石头就回到座位上,大为沮丧,“范医生,您不喜欢这些石头。”“这些石头看上去都不错,它们饱含病人对你的感恩之情,是十分珍贵的石头。我怎么能够把这些有纪念意义的石头全给拿走!”范华很是平淡,“作为对你崇高事业的尊敬,我本应该把这盒器械赠送给你。但这器械盒十分珍贵,是公司的新产品。这样吧,作为交换,我就随便拿几块石头好了。”“不、不、不,您的器械盒太珍贵了,既然你喜欢这些石头,那这一箱石头就全是你的。”希斯洛普医生诚恳的说,“只要我有了这盒器械,相信会有更多的清国人得到帮助,石头还会再有的。”看到希斯洛普与范华交换好物品,普利司开口问道:“你们还有其他铝制品的样品吗?作为怡和洋行的经理,我希望能看到贵公司更多的样品。”“样品是有的,不过不在这儿,我们公司准备年内在欧美市场推出这些产品。”白宝湘叹息道,“要知道这些铝制品在这里暂时没有市场,远东的人们还不知道它们的价值。当然,如果您想看更多的样品,那就要等一等,我们公司的船只月底之前一准到上海。”午餐之后,希斯洛普医生和普利司先生依依不舍的把王铁锤一行人送了出来。“我亲爱的朋友,你们怎么不多逗留几天,欣赏一下这里的风土人情。我本来准备把你们引进给大英帝国在厦门的领事巴夏礼先生,他一定会很高兴与你们畅谈铝制品在欧洲市场的销售前景。”“哦,非常遗憾,我们穿越公司急切需要寻找一个地方,作为公司在远东的生产基地。朋友们都推荐上海,我们也赶过去看看。”白宝湘耸耸肩,“希望我们计划成立的远东华复洋行,能与你们怡和洋行结成亲密合作关系。。”倪阿水的连家船载着众人驶向了五通一带的海岸,王铁锤回望远处的鹭江,心中涌起了阵阵波澜。“老婆,我决定了,一回部队我就办理退役手续,我要到这个时空奋斗,这里需要我!”王铁锤坐在船头看着范华,很认真的说:“这个时空到处是脏乱差,国家积贫积弱,百姓愚昧落后。但这就是我大有作为的地方。”“没意见!”范华很干脆,“我回去也办理退役手续,我的医术在这个时空同样大有作为。”“叔叔阿姨,我跟你们一起干,这里也需要我。”“我们家贝贝绝对OK。”老钱笑了,“这个时空需要你,需要我,需要我们大家一齐努力奋斗!”说着老钱伸出了手,“来,我们一起加油!”十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大伙儿相互看了看,一起高呼“加油!”倪阿水一家静静的划着船,白宝湘用力拍了一下倪阿水的肩膀,“阿水,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你们疍民同样需要加油。”到了昨天的那个海岸,白宝湘最后一个下船,他掏出十两银子给倪阿水,倪阿水坚辞不受。“拿着,这是你们全家应得的。”说着,白宝湘对着船尾说道,“倪老爹,人的命运不是老天注定的,全靠自己奋斗。古代周文王写过易经,上面说,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洋人信的上帝也说,自助者天助之。自己不努力,谁也帮不了,所以说一切全靠努力奋斗。”在回程的时候,倪阿水一边小声的哼哼刚学来的歌曲,一边用力划桨。“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和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倪大妈在一旁担忧地说,“这几位天使老爷不会是让我们造反吧!”“不是的,白大哥是让我们要自己掌握命运。白大哥说了,如果当时小刀会起来的时候,我们疍民全力支持小刀会,那么清军也不容易杀过来;如果我们疍民全力支持朝廷,朝廷大军早就渡海杀进厦门。就是因为我们傻傻的看热闹,结果两边不讨好,才遭了大难。”倪阿水用力把拳头捏紧,“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斗罗之神奇的系统 从道果开始 体修之祖 谍踪 我的隐身战斗姬 恃娇 蔚蓝星途 风起云扬剑啸啸 开启黑科技时代 我的父亲叫灭霸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