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疆皇后:皇上别惹我! 《封疆皇后:皇上别惹我!》第8章 诛九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宫以萱小说名字叫作《开疆皇后:皇上别惹我!》,提供更多开疆皇后:皇上别惹我!宫以萱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开疆皇后:皇上别惹我!宫以萱比较完整版。开疆皇后皇上别惹我小说宫以萱摘选:宫以萱那个女人惹着皇奶奶了?”太皇太后手里的杯子直…...

宫以萱小说名字叫做《封疆皇后:皇上别惹我!》,这里提供宫以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封疆皇后:皇上别惹我!小说精选:还没有来得及听暗卫汇报在皇后宫里发生了什么,木易即墨就被太皇太后急匆匆的叫来了,看太皇太后的样子,肯定是皇后做了什么让她气着了。木易即墨脸也沉下来,最近他已经因为这件事有些焦躁了,这个女人真是麻烦。木易即墨开口问道:“是不是宫以萱那个女人惹着皇奶奶了?”太皇太后手里的杯子直接朝着他扔过来,气的声音有些发抖,“你还有脸问哀家,都是你干的好事!哀家还奇怪呢,怎么这次皇后醒了你没有拿孩子的事情来找她的事。还以为你是内疚…

还没有来得及听暗卫汇报在皇后宫里发生了什么,木易即墨就被太皇太后急匆匆的叫来了,看太皇太后的样子,肯定是皇后做了什么让她气着了。

木易即墨脸也沉下来,最近他已经因为这件事有些焦躁了,这个女人真是麻烦。木易即墨开口问道:“是不是宫以萱那个女人惹着皇奶奶了?”

太皇太后手里的杯子直接朝着他扔过来,气的声音有些发抖,“你还有脸问哀家,都是你干的好事!哀家还奇怪呢,怎么这次皇后醒了你没有拿孩子的事情来找她的事。还以为你是内疚了,原来你是自己理亏,你自己被人捉住了小辫子。哀家就觉得这个孩子来的蹊跷,没得也蹊跷,果然啊,果然都是你演的戏。这一出一出的,连哀家你就都被算计的死死的。”

轻松的闪过砸过来的被子,木易即墨脸上也没有太大起伏,倒是有些奇怪,“宫以萱已经找到证据了?”

“你当那丫头是个傻子啊。她找来刘妃三言两语就把她的话套出来了。你还觉得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你看看你找的这个女人吧,卑贱下流还没有脑子。你知道哀家在皇后宫里有憋屈吗?都是因为你个不孝子。”太皇太后火气不减,怒道。

自己在椅子上坐下,木易即墨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淡淡道:“皇奶奶你不要生气了,生气对身体多不好。你要是对宫以萱那么不满,你就下旨废了她。咱们就都清静了。”

太皇太后被他敷衍的样子气得更狠,只觉得怒气一股股从心里往上冒,怒喝道:“你当然希望哀家下旨。你知不知道,宫以萱是你父皇赐的婚,在遗诏里说了宫以萱是唯一的皇后,是你说废就能废的!哀家听你的让皇后回家养伤,已经是丢尽了皇家的颜面了。还有宫丞相,这可是朝廷的肱骨之臣,你看看这次被你得罪成什么样了。人家好好的闺女在宫里去了半条命,你以后让宫丞相怎么恪尽职守,满朝堂的人又该怎么说你!”

木易即墨头也不抬继续品茶,“皇奶奶,你可不要一味的指责我,把宫以萱送回家,你也是同意的。”

“你……”太皇太后被他气的眼前发黑。陶姑姑赶紧递了一杯茶给她,又帮她顺了顺气,太皇太后这才缓过来,靠在椅背上,喘着气。她是拿自己这个孙子真的没办法,就算自己哪天真的被他给气死了,他也不会改变主意,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太皇太后虚弱的道:“哀家是管不了你这些事了。想怎么样你自己决定吧。皇后这次自己找了证据。你真的打算诛了那个刘妃的九族?”

“诛,当然要诛。这刘妃本来就是该死之人,怎么能轻易饶了呢?皇奶奶也说不能把宫玄名得罪的太狠,这件事总能好好安抚一下他吧。”木易即墨正色道。

太皇太后也变得严肃起来,“这件事知道真相的毕竟在少数,宫丞相也未必知道全部的真相。真的要为了皇后的一句话,斩了刘氏一家,会不会太儿戏了。况且随意斩杀大臣,这个罪名也不好找啊。”

木易即墨笑道:“罪名,随便找个便是。皇奶奶不是不过问我的事了吗?”

“好,好,不问便不问。”太皇太后声音里带着无力感。

几日后便传来刘妃被诛九族的消息。可是这九族只有刘妃一个人。刘妃被查出是别国的奸细,杀了刘妃冒名顶替进宫,一直潜伏在宫中。皇上知道后非常生气,便下令诛了她的九族。众人纷纷表示很疑惑,刘妃明明是一个身份不明的奸细,为什么皇上会下旨杀了她的九族呢?这一切,只有宫以萱明白。

宫以萱,听到这个消息,直接砸了手里的药碗。

这个皇上真是卑鄙无耻到一定地步了,这样蹩脚的理由都能想的出来。宫以萱真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完全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

边收拾着碎片,素素一边劝着宫以萱,“皇后娘娘,这已经是皇上做出的最大让步了。您就不要在逼皇上了,这样下去奴婢怕皇上会真的生气。”

宫以萱怒道:“他生气,本宫做什么了,他凭什么生气?受罪的是本宫,受委屈的是本宫,本宫怎么着他了,他还要生气!”

素素忙道:“娘娘您先消消火,这样生气对您的身体不好。皇上可能就想看您这个样子呢。”

宫以萱深吸一口气,“你说得对,不能生气,不能跟这种人生气。”

殿内突然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声,“皇后,这是在跟谁生气呢?”话音一落,人已经在殿内了。身边站着一个战战兢兢的小丫头。

宫以萱赏了小丫头一记眼刀,挥手让她下去了。这才抬眼看来人。看着这张精致的脸,真是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素素早已经跪下行礼,宫以萱才冷淡的飘出一句,“参见皇上。”



神级无上天尊 白袍雪甲 NBA全能王者 星象江湖 新婚保鲜五年 一万次勇者 绝世狂兵. 灵气世界之登仙路 剑耀九苍 皂吏世家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