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迹无限世界 《游迹无限世界》第二章 黑球,黑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韩思思易良小说名字叫作《游迹无尽世界》,提供更多韩思思易良小说以及最新章节,韩思思易良小说在线阅读。游迹无尽世界小说韩思思易良摘选:韩思思实则漫不经心的地说,她心知易良此番举动决不是空穴来风,肯定有其缘由。易良也抽回…...

韩思思易良小说名字叫做《游迹无限世界》,这里提供韩思思易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游迹无限世界小说精选: “说正事吧。”韩思思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她心知易良此番举动绝不是空穴来风,一定有其缘由。易良也收回了笑脸,一本正经的说道:“大多数时候我一直在骗人,当然,这是为了他们好,但这个时候我并不想为你着想,我需要你的头脑。”“为什么?”韩思思心里则在飞速计算,为何易良会说出这种话。“怀疑,对现实无穷无尽的怀疑,对是否处在我所布置的幻境中的怀疑,由此,怀疑者很可能会因受不了那股无法探求的空虚之感,而自杀,也就达不到我的目的了。”易良…

“说正事吧。”韩思思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她心知易良此番举动绝不是空穴来风,一定有其缘由。

易良也收回了笑脸,一本正经的说道:“大多数时候我一直在骗人,当然,这是为了他们好,但这个时候我并不想为你着想,我需要你的头脑。”

“为什么?”韩思思心里则在飞速计算,为何易良会说出这种话。

“怀疑,对现实无穷无尽的怀疑,对是否处在我所布置的幻境中的怀疑,由此,怀疑者很可能会因受不了那股无法探求的空虚之感,而自杀,也就达不到我的目的了。”易良认真的说道。

“怀疑?什么意思?”韩思思猜想到是因陷入幻境太深而对周围环境是否真实的怀疑吗?她认为人应当可以分出幻境与现实的不同之处,不可能有完美无缺的幻境。

易良苦笑一声,又打了个响指。

啪。

韩思思只感觉眼前一花,自己坐在了病床前,那个从马路旁乞讨的可怜小女孩安详躺在病床上酣睡。

易良拍了拍目瞪口呆的韩思思的肩膀,语气平淡的说道:“明白了吗?人脑没你想象的那么厉害,只要是一模一样的东西,实际上就是一模一样,你理解吗?也就是说,我的幻境是不可识破的,除非自我怀疑,怀疑所处世界的真实性,但是,之后呢?之后的结果呢?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经我治疗的精神病患者痊愈率是百分之一百,很简单,因为他们自己的逻辑世界被自己破坏了,他们不得不相信现实世界才是逻辑的立足点和终结点,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一个心智正常甚至很聪明的人被我拉入幻境后,他,还出的来吗?就算我解除了幻境,他,出的来吗?”

“换句话说,请问,你现在想死吗?”

易良又打了个响指,消毒水的气味远去,两人站在了那个颤抖着双手拿着小盆跪坐在地上的小花面前,甚至于,韩思思的手正在兜中找零钱,身后,车水马龙。

“现在,告诉我,什么是真的?你是否怀疑自己的存在?如果我十年前就碰到你了,那你如今的成就,又是否为真?听清楚了吗?!”易良对准一脸崩溃的韩思思大吼一声。

“不,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韩思思蹲在地上,无助的大哭起来,显然已经崩溃,周围行人关注和诧异的眼神更增了了她的一份恐惧,虽然她看不到那些行人的眼神,但是,她想象得到,完全和现实生活一模一样。

“谁知道呢?你倒霉呗?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易良语气轻松的说道,他背对着韩思思,眼眸深处则露出一抹浓重到化不开的悲伤,只是,除了他,谁都不会知道。

“别和我说话,离我远点!”韩思思徒劳的说道,同时抬起哭红的双眼,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有什么诡异之处,希望分出究竟是否为幻境。

易良见韩思思如此举动,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只留下孤独的韩思思在那里徒劳的哭泣。

“看来智商和心智的关系不是很大,她的心智仍不够成熟,还需要找其他人。”易良颇为无奈,只得作罢,原本他偶然碰到许久未见的老同学,这人更是个高智商的天才,他想让她当自己的助手,谁知这个小小的考验她都过不去,只能清除记忆了。

“崩解。”易良淡淡的说道。

轰!似有万千道雷霆在韩思思心头炸响,某段记忆被永久的抹去了,这就是易良的超能力,易良的异能,修改记忆与植入幻境。

易良拍了拍睡在大学校园树荫下长椅上的韩思思的额头,将茫然的她唤醒,微笑着起身告别,在韩思思的记忆中,自己刚才并没有见过这人,这人似乎看起来很熟悉?

“你好啊,老同学,我是易良,你还记得吗?”易良惊喜的说道。

“啊!是你小子啊!你不就是那个从三楼跳下去的脑残吗?你咋还或者呢?”韩思思也反应过来,打趣着说道。

易良故作无奈的摸了摸头,猥琐的笑了笑,“祸害遗千年嘛,怎么样,这起些年来你过得怎么样?莫非是当老师了?”

韩思思惊讶的回道:“你怎么知道?你猜我是教什么的?”

“语文,对吗?”

“怎么可能?你打听过我了吗?不可能啊!我还没告诉其他人呢?”

易良一脸牛逼哄哄的说道:“唉,我就是这么厉害,千万别爱上我啊!”

啪!一记直拳直接打在了他的鼻梁上,鼻血在几秒后缓缓流出,易良则臭屁的说道:“熟悉的感觉啊,这是初恋的味道。”他抿了一些鼻血,放进自己口中,非常恶心。

脑海之中,黑球之上,那赋予他异能的东西,正散发出朦朦幽光,道道信息流传入他的记忆之中。

易良突然浑身一震,停下了那恶心的动作,并闭上眼睛,搞的韩思思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内心翻起惊涛骇浪,一大波数据出现在他脑中,还有某个外来意识,时间治愈好了它的伤痛,如今,它复活了过来。

姓名:易良。

种族:人族。

异能:幻境植入与记忆修改(探查)

异能等级:天生四级。

异能熟练度:百分之六十五。

现有能力:植入幻境;布置幻术;探查记忆,并在一定程度上修改记忆;幻境投影,模拟程度,低。

“嗨!你好啊!”黑球突然发话,注意力集中于这突然出现的数据上的易良一愣,试探着在脑内回话道:“你是谁?你在跟我说话吗?”

黑球:“当然是和你说话了,要不然呢!”

易良震惊万分,他从来都不知道他得过人格分裂!

黑球似是感觉到了易良的想法,顿时生气的说道:“小子,人格分裂?你人格分裂能分裂出本大爷?你知道我是谁吗?”

现实之中的易良眯起眼睛,脑内则不屑的说道:“你这黑乎乎的东西,还大爷?我不知道你是谁,这和我有关系吗?话说,你为什么会在我脑子里啊!”

黑球语气冷淡,说道:“不管从何种意义上来说,我都可以称之为你大爷,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和你关系大了去了!你的能力,就是我给你的,你说有没有关系?还有,我为什么会在你脑子里?我怎么知道!我醒来,就出现在这了,真是不爽,竟然要依靠你这个小小的人类来存在。”

易良反问道:“怎么,你不是人类吗?再说,你自愿给我的啊,我跪下求你了吗?”

顿时黑球气不打一处来,有些抓狂的说道:“你他妈见我这个形状的人?你是傻子吗?要不是本大爷看你可怜,给你点异能,你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犄角旮旯啃老呢!”

易良疑惑的问道:“这么说来,你是在我陷入沉睡后才来到我身上的吗?目的是什么?”

黑球一愣,然后马上说道:“小子,套我话是吧?不过告诉你也没关系,目的很简单,就是,到外面去。”

易良微微提起警惕,难不成这黑球要像小说里说的那样,夺舍自己?可也不至于这么傻,直接说出来了吧?

“到外面?有多外面?”易良问道。

黑球语气严肃的说道:“宇宙外面。”

现实之中,易良噗的一声把嘴里的血全喷了出去,这种情况呢,简称:喷出一口老血,表示被某件事雷到了之后的表现。

“你在逗我?我出去干什么?我当我的医生不是很好吗?再说,有这么容易吗?”易良像看白痴一样的“看向”那黑球。

黑球语气突然落寞下来,说道:“我们的文明,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劫难后,终于还是没能撑过最后的热寂,最后一批幸存者趁着能量还可以流动的时候,打开量子泡沫,将文明的所有内容全部转化为一个分子大小的信息,发送到其他宇宙,为的就是可以让他们的文明可以在其他世界生根发芽,你没猜错,我就是掌管这些信息的人工智能。”

易良感觉它说的似乎很真实,便说道:“但是你发现,你被困在了我的脑子里,出不去,办不到你的主人给你的任务,重建文明,对吗?”

黑球沮丧的说道:“是这样没错,在时空旅行的过程中,信息大量丢失,其中有关我们的族人的DNA信息,全部丢失,我再也制造不出来一个族人了,并且,我的结构也受到了破坏,只能依附在无意识的你们身上,也就是你们俗称的植物人身上,寻找机会夺取大脑的控制权,为我所用,但是,你们大脑结构的复杂性还是远超了我现在的能力范围,我竟然解析不出你们这群低等的碳基生物的大脑,否则,你现在早就消失了。唉,没办法,我才治好了你。”

易良有些无奈的看着它,说道:“你这么说出来,真的好吗?我现在相信你说的话,我感觉得到,你说的全是真的,那么,你为什么现在才和我说这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早就附在我身上了,对吗?我需要做什么?你尽管说吧。”易良心知,如果自己的苏醒是它干的,那这份恩情可就大了去了,身为一个植物人有多痛苦?除了当事人,恐怕没人知道,易良,再也不想体验那股躺在病床上,看着泪流满面,一天比一天衰老的父母陪在自己身边的感觉。

黑球闻言,非常认真的说道:“能量不足,现在才充足了能量,才能和你说话。不过,算你有良心,还问我需要让你做什么,我的需要很简单,重建文明已经不可能,也就是说,复兴已经不可能,那就让我见证,宇宙之外究竟为何物,这是我们的梦想啊,虽然多宇宙理论我们早就证实了,但是,还从来没有一个族人,活着去到异界,哪怕我们的仪器足以探测到其他宇宙的种种特性和所有的参数,但是,我们毕竟没有亲眼看到,这个愿望,我想托付给你,让一个实实在在的生物,去到外面。”

易良夸张的说道:“你在开玩笑吗?你们这么牛的文明,都走不出去,怎么会拜托我一个小小的什么基生物来着?去完成这种大愿?”

黑球:“在我面前,你不需要刻意装出惊讶的情绪,不需要对我伪装。”

易良一愣,无声的笑了笑,说道:“好吧,不自觉就用了上了,那你说怎么办吧,既然你告诉我这个方向,那你就一定知道出去的方法,我确实也很想见识下异界风情。”

黑球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那么,你同意了?哪怕代价很沉重?过程也会很艰辛,我劝你认真考虑一下。”

易良收敛了所有情绪波动,这对他来说很容易,然后才认真的说道:“我渴望动,我渴望去跑,去跳,精神世界的禁锢,肉体上的禁锢,现实世界的禁锢,我渴望挣脱,就这么简单,你有你的需求、你的愿望,我也有,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共通的。”

黑球沉默,然后感慨着说道:“看来,无论哪个世界的生物,都有这种渴望啊,那么现在,我们就是合作伙伴了对吗?”

易良冲一脸好奇的韩思思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易良式的微笑,说道:“是的”,脑海里同样回荡着这两个字。

韩思思一愣,他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该不会是疯了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