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鬼之医 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鸡飞狗跳,鸡鸣狗盗。  大城市中少不了这种让人厌恶却又已经习惯的喧嚣,城市中的人们忙忙碌碌的生活着,工作着。每天第一眼起来之后,首先的就是要看看自己床头的表,确认一下...

盗鬼之医

推荐指数:10分

《盗鬼之医》在线阅读


  鸡飞狗跳,鸡鸣狗盗。

  大城市中少不了这种让人厌恶却又已经习惯的喧嚣,城市中的人们忙忙碌碌的生活着,工作着。每天第一眼起来之后,首先的就是要看看自己床头的表,确认一下自己是否迟到了,之后,坐公交挤地铁,忙碌的一天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开始了……

  相比于城市中的喧嚣,在这个位于云颠西部的小山村里,却安静非常。

  金黄色的麦田在混合着高高悬挂于天空的太阳,却也依旧让人感受不到凉爽的微风吹动着,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一片金色的波浪,起伏摇曳。

  稻香,这里没有。地处于一年四季不见得下几场雨的地方,又有不远的高山阻挡气流,种稻子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不过麦子和玉米还是可以种的,毕竟这两种植物就好比人类中的农民工。你不需要给他多么舒适的生活环境,但是他们却也依旧在勤勤恳恳的工作着,可是即便如此,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生活质量也依旧得不到保障。

  好人不一定有好报,但是坏人却也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举头三尺有神明这句话由来已久,意思是告诫人们不要做亏心事,要多做善事。可是现在的人们哪还记得这些话,一个一个的哪个不是死命的想办法往自己的口袋里装钱来着。

  举头三尺有神明固然值得考究,不过……

  “王婶,信不信你身后站着一只鬼呢?”

  大中午的,也到了叶天出来“觅食”的时候了,自从奶奶在年前过世,叶天也就很难再吃到正常的饭菜了。

  就在刚才,叶天出来找到王婶家的春地的玉米地里,偷偷的掰了几个玉米,王婶家的玉米地是春天种的,比其他人家的时令都早,所以这才招来了叶天这一头饿狼。在叶天掰了几个玉米,准备回去炒爆豆吃的时候,却不巧被王婶抓了个正着,现在正在没心没肺的笑着。

  “大白天的哪有鬼,你个小兔崽子,你说范老婆婆怎么就没把你管教好呢,成天就知道偷东西。没饭吃跟我说啊,老来偷我家地干啥子哟,再这么下去啊,会学坏的哟。”王婶一边用手指着叶天,一边数落着,至于范老婆婆,正是叶天已经过世的奶奶了。

  “你瞧瞧你,王婶。这……我去您家吃不也是要吃粮食的嘛,您也不好喂我猪食不是,这到头来不还一样么,我这不也为了锻炼动手能力呐。老一代革命家不都这么告诉我们嘛,那个那个,叫……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对,就是这句,您看看您,啊,这大热天的这么大火气可不行,回头您生病了,这不还得怪在我身上。您说对不对啊,消消气消消气。”

  叶天一边嬉皮笑脸的说着,一边讨好的用自己拿在手里的背心给王婶扇着风,至于叶天的身上……早就光膀子了!

  这大热天的,脱干净了还兹兹的冒汗呢,别说穿着衣服了。

  要说叶天的身材,一看就是干农活的小伙子,身体倍棒。虽说没有施瓦辛格的那块儿,但是浑身上下肌肉也不少啊,再配合着他那早被晒黑的皮肤加上那属于农民特有的朴实的脸,怎么看都是一个老实孩子。

  可是偏偏,这个“老实孩子”却在刚才因为偷玉米被抓了正着,在接受教训呢。

  叶天一边殷勤的给站在太阳地里的王婶扇着风,心里却是不耐烦的紧。这天气在外面多呆一分钟都是受罪,更何况叶天还没吃饭呢,这就更是难受了。他现在只是希望王婶能收起她那中年妇女惯有的啰嗦,好让自己回家舒舒服服的炒点爆豆,再睡个午觉。

  不过看着架势,王婶的训斥一时半会也完不了,叶天就琢磨着是不是该跑了……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哎呦喂,叶天你怎么大中午的不在家跑这来了,让我一顿好找。快快快,快跟我走吧,再不走你三叔可就没命了!”

  正在叶天准备脚底抹油开溜的时候,却又有一个人来到了这片地里,而且很是急切的喊着叶天的名字。

  叶天用手搭了个凉蓬,看了看。

  这是自己三婶来了!

  不过对于这个三婶,叶天可是没有什么好感的。从小这三婶就没给过叶天好脸色,好像叶天是瘟神似的,躲的厉害。这还是叶天奶奶在世的时候,这叶天奶奶过世之后,就更不用说了,她可不管叶天是死是活,弄的叶天有个亲戚还不能依靠,大中午的来这里偷王婶的玉米来果腹。

  可是看着三婶的这番样子,情况好像挺严重的。再怎么说,三叔可是自己的三叔,平常也很是接济自己,不过家里有一个这样的老婆,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叶天好,否则的话,这俩人得天天吵架。

  “哟,三婶啊。怎么了呢,找我什么事?”

  “哎哟侄子啊,我跟你说啊,快去救救你三叔吧,这人都快不行了!”

  叶天听说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亲人不行了,也是很着急,不过这事……他也帮不上忙啊。

  “三婶你听我说,你找我也没用啊。赶紧的把我三叔送医院去,在我身上就别浪费时间了,赶紧的,我跟着帮你把他送过去,早去早治!”

  叶天说完,把自己怀里一直抱着的玉米交到了王婶的手上,卷起了手里的背心撒腿就跑。

  “哎呦喂,叶天啊,你先别跑!你三叔不是得病了,得病我

  也不找你啊,他是被鬼缠上了,我寻摸着你和你奶奶学过这些东西,这才寻思着找你来看看啊。”

  没得病?

  正在跑的起劲的叶天听见自己三叔不是得病,也就停下了脚步。

  “噢~~”叶天长长的噢了一声:“没得病就好,行吧,这事交给我了。”

  听说自己的三叔不是得病,而是被鬼缠上了,叶天一下子就不着急了。你要说得病这事,找他肯定是没准头的,不过这抓鬼嘛……

  “哎呦,叶天啊,就算不是得病你也快点啊,你先给看看,不行咱再找专门的先生给看看,别给耽误了。”

  这叶天不着急,三婶却又开始急躁了,一个劲的催促着慢条斯理的叶天快点走。叶天也懒得听她在自己耳边啰嗦,索性就走快了一点。

  来到了村里三叔家门口,看着自己一年也进不了几次的木质大门,叶天也没什么特别的感慨,只是稍微皱了一下眉头,吧嗒了两下嘴,跟着三婶进了院子里。

  这刚一进院子,就给三叔的儿子叶胖给拉住了:“赶紧的,看看我爸这是怎么的了,别给我墨迹!”

  “去去去,撒手撒手,这没大没小的,我可是你哥。”

  “是是是,您是我亲哥,不过还是赶紧的看看我爸爸怎么了吧,这事我也没遇到过,我也从来没相信过鬼神之说,可是这次怎么就透着一股子邪气呢。哎对了,不会真的有鬼吧。”

  叶胖没有让唐木挣脱自己的手掌,依旧拉着他往屋里赶,口中还念念有词。

  这个叶胖可以说是唐木在村子里为数不多的朋友了,又是亲戚,自然亲近一点。说起来,三叔一家就三婶不怎么待见自己,这老爷子和小胖可都没这么想过,这也是叶天一点都不记恨的原因所在。

  听见叶胖的疑问,叶天只是诡异而神秘的一笑,不答话。

  被叶胖生拉硬拽的带进了屋子里,叶天一眼就瞅着了躺在床上睡觉的三叔。

  “怎么回事,说仔细点。”

  “哎呦,是这样的啊小天。你三叔这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了,怎么就被鬼缠上了呢,这原来多精壮的身子骨,这说倒下就倒下了……”

  “来,小胖,你和我说。”叶天阻止了三婶的喋喋不休,等着她说完,天都黑了。

  叶胖也是知道这点,于是把他老妈推出门去,坐着和叶天说了起来:“你还知道前几天灌地浇原吧,就是那天。我爸爸那天是起了个大早去浇原的,当时我也没睡醒,所以就没跟着去。据我妈说,当时是三点半。我醒了之后就是七点了,不过我爸爸还没回来,按理说这早就该浇完了,所以我们不放心就去地里看了看,结果就看见我爸爸躺在麦子里睡着了。”

  “这前几天的事怎么现在才找我呢,当时三叔有什么事情么?”

  “就是什么事都没有,我们也就没往心里去。可是昨天我起夜去撒尿,却看见我爸爸在那……就那。”叶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了指自己家里的墙角,那里有着一堆杂物。

  “我就看见我爸爸在那蹲着,我也不知道什么事,就叫了他一声。可是他一回头,我就看见一张狐狸脸,尖嘴猴腮的,可吓死我了,当时我就摔在地上了。不过应该是我把那个东西给吓走了,它看了我一眼之后,我爸爸的脸就恢复正常了。那毕竟是我爸啊,我就大着胆子过去了,结果我就看见我爸爸捧着一只死了的鸡,嘴里边还都是血,你说说这事……哎!”

  叶胖说完了,唉声叹气的捶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看起来很烦躁。

  可是叶天却笑了:“你瞧瞧你们一个一个的,大惊小怪!不就来你们家来狐仙了么,多大的事儿,晚上给你送走……啊,别瞎想了,一点事没有。”

  “狐仙?真有这东西啊!”叶胖一脸惊奇,虽然这样的传说不缺凡几,但是他也只是当做故事来听,谁知道真给碰上了,还是自己的爸爸被狐仙附体了。

  “少见多怪,不过我跟你说啊,以后别乱说话。幸亏狐仙不在这,否则听见

  你叫它东西,不得找你……”

  “你别吓我!”叶胖被叶天吓得脸上的肥肉抖了抖,就差打摆子了。

  叶天笑骂了一句:“你这怂样,行了,交给我没事了。不过晚上你带着你妈去外边转转,这个……过了凌晨两点再回来。行了吧,就这样,没事了。我得去吃饭去了,这来来回回的还没吃饭呢。”

  “没事没事,在这吃了吧,估计这次我妈也说不出什么来了。”叶胖拉住了叶天,让他在这里吃了就好了。

  叶天想想也是,于是直接出了门找到了三婶,说自己饿了。

  饿了?那就吃饭吧!

  没办法,就是不待见叶天,这老公的命可握在人家手里呢,怎么的也不好再像以前一样了不是。

  很快,山村里的夜幕就降临了,宁静的山村静谧下来,九点多钟的时候,叶天把三婶和叶胖给支了出去,剩下的事情,就不能让三婶他们知道了。

  三婶去了她的一个姐妹家呆着,叶胖呢,则是满村的转悠。他需要消化一下,毕竟这从来不信鬼神之说的人真真实实的看到一个附身在自己爸爸身上的狐仙,怎么也不是这么快就淡定下来的。

  走来走去叶胖也没个目标,于是脑袋一热,又悄悄的溜回了自己的家里,他准备看看叶天到底是怎么抓鬼的,或者说是怎么和这个狐仙谈判的。

  有些时候,好奇心可以很好的抑制住心中的恐惧,就好比现在的叶胖。他虽然心里很害怕,但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也就管不了这么多了。

  来到了自家的墙根底下,叶胖把耳朵紧紧的贴在墙上,希望能听到一点什么。

  “哎,不是我说你,好好的当你的狐仙不好么,干嘛来祸害活人啊。”

  房间里传出了叶天的声音,不过好像也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至于其他的,叶胖并没有听见。

  呆了片刻,叶天的声音继续传来。

  “哦,这样啊。那也不行啊,你什么理由也不能成为你祸害活人的正规原因呐,我跟你说,你要还不走可别怪我超度你了啊。”

  叶胖越听越奇怪,怎么房间里只有叶天的声音呢,好像是他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而且这自言自语还在继续。

  “照你这么说,是挺可怜哈。看你样子,如果不依赖活人的话,要不来几天就没命了。你看这事闹的……所以我劝你去转世嘛,受这份罪干嘛。”

  “那没关系啊,我可以帮你转世,我就干这个的。”

  “死活不去?那别怪我不客气啊!”

  “你瞧瞧……哭啥,你一鬼魂能哭出眼泪来么?好了好了别哭了,看你这么漂亮,跟着我吧。以后找机会给你寻个鼎炉,看看能不能让你修个妖仙什么的。”

  “哎,别动这大礼啊,起来起来赶紧的。主要是你没害人的心,又长这么漂亮,否则我就真的超度你了。来吧,到我这来吧,还赖在我三叔身上干什么呢……”

  “齐活!搞定!小胖啊,别听墙根了,进来吧……”

  叶胖正听着迷糊呢,忽然听见叶天叫自己名字,感情他早就知道自己来了,害的自己在自己家还畏首畏尾的。

  叶胖打开了大门,走进了屋里:“靠!知道我来了还瞒着我,好玩么?”

  “这倒不是,主要是我不知道缠着你爸爸的狐仙好不好说话,闹不好一场硬仗,这才让你和你妈都出去么。”

  叶胖不懂,也不深究:“我爸爸这没事了吧。”

  “没事没事,三叔指定没事了,明天就下地了,就是身子得虚一段时间,好好养着,没大事。”叶天一边拍着胸脯,打着保票。

  “没事就行!咱哥俩去我那屋唠唠?”

  “走着。”

  ……

  “这以后也不知道干什么了,你说我读这个大学

  有什么用啊,工商管理我管谁去,也没人让我管,哎,这专业可选错了。”叶胖吃着苹果,埋怨着。

  叶胖也没闲着,嘴里塞的满满的,含糊不清的说着:“你这还好,像我这个都没上过学的,那照你这逻辑我不得现在就自杀以谢天下啊。”

  “你不是会抓鬼么?”

  “抓鬼有个屁用,能挣几个钱?以后这娶媳妇盖房子可都要钱呢。”

  叶胖听见叶天这么说,咽下了自己口中的苹果:“你不知道吧,城里人可怕死了,就我们学校附近有一个江湖骗子,根本没什么本事,打着抓鬼的旗号捞了不少钱呢。你说说就他这样的都能挣钱,你这真材实料的怎么就不能挣钱了?跟你说啊,越是有钱人就越怕死,甭管有鬼没鬼,你要说有,他就信,而且给钱不带含糊的。”

  “哟!”叶天听的激动,手中的半个苹果直接扔床上,然后死死的拽着叶胖的手:“你说都真的,没忽悠我吧!”

  “你看,我忽悠你干什么,真真的。要你这样的大师去城里走一趟啊,指不定哪天晚上就成了富翁了呢,哎,可恨我当时怎么就没跟着奶奶学这东西呢。真是的,这都是命啊,当时我不信,所以没学,现在后悔了,哎。”

  “没关系没关系,你大学生嘛,还怕找不到工作么。”叶天过了那个激动的劲头,又从床上捡起了掉在上面的苹果,吹了吹继续吃着。

  “谁知道呢,以后再说吧,不过你有没有考虑去城里混混啊,我说的可不是假的……”



神级无上天尊 白袍雪甲 NBA全能王者 星象江湖 新婚保鲜五年 一万次勇者 绝世狂兵. 灵气世界之登仙路 剑耀九苍 皂吏世家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