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鬼之医 第四章 坐火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叶天很庆幸自己没被碰死以外,那第二个开心的就得属这大货车的司机了。  但是兴奋归兴奋,货车司机却没忘了赶快的冲进去救孩子,他打招呼了自己跟车的小伙计一声,接着抬胳膊用袖子堵上嘴鼻,以防吸入土里土气。后,货车自己就跟自己跟车的小伙计一同进了这片烟别看这是骂街的话,不过货车司机在听见这句话之后却是喜出望外,恨不得把这句话作为自己的座右铭来用。。...

盗鬼之医

推荐指数:10分

《盗鬼之医》在线阅读


  “狗日的老天爷!”

  被大货车撞的土气飞扬的残亘断壁中,却伴随着咳嗽声传来一阵谩骂。

  别看这是骂街的话,不过货车司机在听见这句话之后却是喜出望外,恨不得把这句话作为自己的座右铭来用。

  干嘛这么激动?

  这人能说话,能骂街,而且骂的这么中气十足,足以说明没被撞死,甚至受伤都不怎么重。只要是没撞死人,货车司机就不用太过担心,现在他恨不得直接冲进里面去给叶天“啵”一个。要说周围的这些人里面,除了叶天庆幸自己没被撞死以外,那第二个高兴的就要属这大货车的司机了。

  不过激动归激动,货车司机却没忘了赶紧的冲进来救人,他招呼了自己跟车的小伙计一声,然后抬起胳膊用袖子堵住嘴鼻,以免吸进土气。之后,货车自己就跟自己跟车的小伙计一起进了这片烟雾弥漫的事故现场。

  周围的人们此时也围了上来,要说刚才事情发生的突然,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的话,现在怎么说也得过来看看不是。甭管是为了看热闹还是真的是为救人来的,反正人们都围了过来。

  叶天的咳嗽声不断,看起来是被这些土气迷的够呛。货车司机和他的小伙计也跟随着叶天的咳嗽声,在还没有散开的土气中找到了他的身影。

  挥起袖子,货车司机扫了扫周围的灰尘,让自己能够看见一些之后,就开始咋咋称奇。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叶天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一些。虽然周围都是碎砖烂瓦的,不过叶天在的地方却比较起来干净了许多,只有少量的碎砖落在他的身边。

  这里本来就是一道夹缝,不过为了美化城市,这道两人宽的夹缝被人用复合板给封了起来,外面刷上漆,看起来就和墙壁是一样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叶天这才侥幸捡回了一条小命。

  不过这可不是只顾着惊奇的时候,货车司机赶紧弯下腰,和自己的小伙计一起把叶天给抬了出来。

  虽然说他撞上的是复合板,但是这么撞一下也是够呛,谁知道会不会出个内伤什么的?货车司机为了把自己的责任降到最低,把叶天赶紧送到医院才是王道。

  叶天一边咳嗽着,就被货车司机给抬到了外面的地面上,而且还听见货车司机急急忙忙的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

  稍微舒展了一下胳膊,叶天自己感受了一番自己的现状。感觉除了后背被撞的生疼,其他地方没有什么大碍,所以就提出自己不用去医院,得赶紧去赶火车。

  不过货车司机哪能答应,这当下检查完了总比叶天秋后算账要好得多,死活拽着叶天不让他走。

  这时候,农村大姐也许是听见了刚才的巨响,也带着虎子走了出来查看情况。

  这一眼就看见了被货车司机拽住的叶天,大姐不明所以,赶紧的上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货车司机一五一十的和农村大姐说了一番,并且认为农村大姐是叶天的亲属,就劝她让叶天去医院检查一下。

  “哟,大师啊,这是可不是闹着玩的,你看看这撞了能没事嘛,赶紧的听大兄弟说的,去医院看看吧。”

  “没事,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一会火车就要来了,犯不上。”叶天揉着自己的肩膀,满不在乎的说着。

  听见叶天这么说,农村大姐更是过意不去了,这完全就是为了赶火车给自己家虎子瞧这个怪病这才不去医院的,如此一来,农村大姐更加坚定了让叶天去医院的想法。

  叶天一个人也拗不过他们,正巧这时候救护车也已经到了,叶天这才跟着他们上了救护车,开往了最近的一家医院里做了个检查。

  检查完出结果之后,按照医生的说法:“没事,以后走路小心点,看着点路,别再摔跤就行了。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撞到后背的,就擦破点皮,给你上了药就走吧。”

  听着医生的说辞,跟随过来的货车司机、农村大姐和一个小警察面面相觑。

  这是走路摔跤的事么?这分明就是命悬一线啊。

  叶天没事,也没提出要大货车司机赔偿,警察自然不能再不让他走了,只是做了个笔录就顺便带着他开着警车回到了火车站。反正是顺路,警察也不在乎多带几个人,公家的油,不烧白不烧嘛。

  医生已经说过没事了,叶天也就能够如愿以偿的回到火车站去等火车了,不过上一辆火车已经开走,只好去把自己刚才买的三张票换一下了。

  在等待下一列火车来临的这段时间内,叶天一刻不停的揉着自己的肩膀。虽然已经被医生给上了点药水,并且说了没事了,但是疼痛可不是说没就没的,人家说的没事是没生命危险,可没说不疼。

  作为一个大小伙子,叶天也不好意思管医生要点止疼片什么的,虽然他真的是很疼。

  等着等着,叶天就想到了刚才的凶险,心里也不由自主的开始骂起街来:“狗日的老天爷,这他妈老子都二十岁了还不放过我,非得整死老子。要不是够不着你,我不捅你个对穿就对不起我的名字。”

  不过骂归骂,叶天也真的不能怎么样,只是叹息一声感慨一下自己这诡异的命格罢了。

  要说起来叶天从小到大可是没少有这样的情况,每次都差一点死于非命英年早逝,不过每一次却都会因为他超强的运气有惊无险化险为夷。

  为此,叶天冒着自己折寿的危险,给自己算了一卦,毕竟折寿总比丧命要强吧。

  不过卜算出来的结果却让叶天整整三天没吃下饭去,原因就是他自己那诡异的命格。

  卦象显示,他这一生命格奇硬,打个比方,就算现在火车站被人安放了炸弹并且引爆了,别人都死了他也不见得死的掉。不过他的命格要是只有这一种的话,也就不能称之为诡异了,最主要的是,他自己算出来自己的命格除了命硬之外,还是“天妒”。

  “天妒”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老天都妒忌他的好命,所以会无时无刻的不想方设法的把他给弄死,这才会让叶天从小到大经常有这种险象环生的时刻。

  不过却也因为他的命硬,所以每次都死不掉,这样两个矛盾的命格同时出现在他的身上,倒是一件奇观。

  胡思乱想中,叶天迎来了途径农村大姐所在村落县城的火车。

  叶天看着火车已经来了,也就站起身来,跟着农村大姐还有虎子一起进了火车里面。虽然年关已经过了,现在都农历正月十五了,不过火车上的人依旧熙熙攘攘的,这些人可能都是坐火车回家过元宵节的,挤来挤去的让叶天的后背越发的疼了起来。

  好不容易挤到了自己的座位旁边,叶天长出一口气,也顾不得招呼农村大姐了,自己先一屁股坐到了座位上。不管怎么说,别管是软卧还是硬座,只要是个能坐的地方,那就比站着要强的多。

  不过这刚一坐下,叶天就发觉了不一样。

  这座位软乎乎的,像是真皮沙发一样,让叶天好不舒服。

  但是这是火车硬座啊,没花到软卧的钱,谁给你弄点好椅子坐?

  如此一分析的话,叶天就知道自己屁股下面一定是有人丢了什么东西在上面,这才会如此柔软。

  本来叶天是挤着进来的,这么多人他也顾不上什么形象,所以屁股先从人群中挤了出去,坐到了座位上之后,身子这才跟着进来,也没来得及看看自己座位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但是觉察自己身下有异之后,叶天就转头打算瞧个虚实,是不是真的有人丢了什么,要是有的话,那得赶紧交给乘务人员让他们去处理。

  “哟!这谁丢人了啊!”

  叶天转过了脑袋去看自己的屁股下面,不过在看清了之后,却犹如神经病一般的大喊了这么一句,引得周围的人纷纷转头观瞧。

  不为了别的,引得叶天像是神经病一样大喊一声的原因则是他屁股下面根本不是什么他想象中的那种毯子之类的东西,而是一个大活人,还是一个美女!

  此时这个美女正满脸带煞的看着叶天,散发出来的寒气足以让叶天打了个冷颤。

  叶天先是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跳了起来,还差一点撞到上面的行李架,虽然头没撞到,不过他背上的伤口却在这牵动之下再次疼了起来,让叶天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你的座位在里面!”

  正在因为背后的疼痛呲牙咧嘴的叶天,此时却听到了不小心被自己坐在身下的美女的声音,从她这古井不波的语气中也听不出来她是否已经生气了。

  叶天拿起自己的车票自己对照了一番,发现自己确实是坐错位置了。讪讪的对着这个美女笑了笑,就挪动身形朝着里面的座位坐了过去。

  叶天坐定了之后,本来是想着给这个美女道歉的,不过看着她那冷若冰霜的俏脸之后,叶天心里就有些打鼓,不过该道歉了还是要说的,于是叶天张开了嘴准备说句“对不起”什么的。

  可是还没等着他的这句话说出口来,这个美女就闭上了眼睛,看起来是不想和别人说话,叶天也就硬生生把准备说出的道歉咽了下去。

  反正人家不愿意听,自己又何必去用热恋贴冷屁股呢。

  火车内喧闹声不断,这列火车在江州市的站上停够了时间之后,也就“库哧库哧”开了起来,火车开动之后,带来的惯性让叶天的后背蹭到了椅背,伤口的疼痛又是让他一阵呲牙咧嘴。

  怎么说,这列火车要绕道才能到达农村大姐所在的县城,所以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叶天也就准备小睡一下了。毕竟人在受伤之后总是有些嗜睡,这也算的上是人体的自我保护。

  “各位乘客打扰一下,本次列车上有没有医生,请到三号车厢来一趟,有病人需要帮助。本次列车上有没有医生,请到三号车厢来一趟,有病人需要帮助。”

  还没等叶天闭上眼睛,火车上的喇叭就传来了乘务员的声音,叶天听着这意思,看来是有人在火车上犯病了,这火车也开出去有一段时间了,周围都是荒郊野岭的,也不能停车,所以才会在火车上寻找医生的身影。

  叶天眼珠转了一下,就站起身来,准备去凑个热闹,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口小娘子(下) 我在女权世界的那些事 比邻星纪元 超级金币兑换系统 兵王之王 天降鬼才 穿成大佬的反派小迷妹 娘子你过来 异兽怪事录 魂之泰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