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妻不备:老婆,别乱动 《攻妻不备:老婆,别乱动》第11章 那你是什么类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云烨小说名字叫作《攻妻不备:老婆,别再动》,提供更多攻妻不备:老婆,别再动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攻妻不备:老婆,别再动以及最新更新。攻妻不备老婆别再动小说云烨摘选:云烨的内疚感,不知不觉地除以了2。内疚归内疚,她却也没心慈手软,心里…...

云烨小说名字叫做《攻妻不备:老婆,别乱动》,这里提供云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攻妻不备:老婆,别乱动小说精选: 床边不远处的地面上,昨晚打碎的水晶花瓶碎片仍在。放眼最里面的吧台,上面横七竖八地倒着几个酒瓶,直到这时,狄米才后知后觉地闻到一股酒味。意外的是,她送来的礼物却是完好无损地摆放在吧台上,与那些凌乱的酒瓶相比,倒显得孑然而立。怎么回事,他昨晚没有睡觉吗?他的未婚妻呢?被他赶走后,就没再回来过?难道……她不可思议地联想,难道是因为她的出现,导致了他与未婚妻之间的一场恶战,所以他才借酒浇愁,彻夜未眠?想到这,她心里对云烨的愧…

床边不远处的地面上,昨晚打碎的水晶花瓶碎片仍在。

放眼最里面的吧台,上面横七竖八地倒着几个酒瓶,直到这时,狄米才后知后觉地闻到一股酒味。

意外的是,她送来的礼物却是完好无损地摆放在吧台上,与那些凌乱的酒瓶相比,倒显得孑然而立。

怎么回事,他昨晚没有睡觉吗?

他的未婚妻呢?被他赶走后,就没再回来过?

难道……

她不可思议地联想,难道是因为她的出现,导致了他与未婚妻之间的一场恶战,所以他才借酒浇愁,彻夜未眠?

想到这,她心里对云烨的愧疚感,不知不觉地乘以了2。

愧疚归愧疚,她却没有心慈手软,心里一边像念咒一般对云烨说着对不起,一边开始在一片狼藉的房间中寻找手机。

从梳妆台到床头柜,从他扔在椅子上的西装外套,到枕头下面,从床底下到吧台上……各种有可能放手机的地方她几乎都没放过。

只可惜,她的脑袋还是不如云烨灵光,他放的地方太高明了,她找了半天,连根毛都没找到。

就在她专心致志地找手机时,根本没注意到,浴室的水声停了。

于是,在她又一次不死心地摸到床垫底下时,浴室的门豁然拉开。

呃……

她该怎么解释她目前的行为?

见他浓眉一皱,她立刻换上一副假到不能再假的笑脸,佯装拉了拉床单,随后起身说:

“呵呵……这床手感真好……”

说完,她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蠢!

此时的云烨,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浓密的短发还未来得及擦干,水珠滴滴答答地落下来,滑过他宽宽的肩膀,厚实的胸膛,八块腹肌,最后没入雪白的浴巾里。

在亲眼看到这样一副活色生香图时,狄米控制不住地咽了下口水。

真想扇自己俩嘴巴,她是不是傻?

为什么要在他刚刚沐浴出来时,说她对这张床的感觉?

就好像在暗示着什么一样!

“呃……我的意思是……这床、床单上撒满玫瑰的话,一定会很漂亮!昨天晚上你真不应该拦着齐小姐,订婚之夜嘛,把房间布置得浪漫一点多好……”

“齐小姐?”

未及她说完,他冷冷地打断了她,眼神里带着一丝询问。

“哦,昨天晚上回家后,我看到了朋友买的杂志,里面有你的专访……”

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地面,不敢看他,心想着他是不是还在为昨天晚上的事生气,所以才故意把她的手机藏了起来,拖着不还给她?

为了证明她的无辜,她进一步解释说:

“我发誓,昨天晚上我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关于你的新闻。我一个月前才回国,好不容易安顿下来,就开始忙工作,根本没有时间去看报纸杂志。如果我早就知道云烨是你,一定不会来捣乱的,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说着,她睁大眼睛看向他,满眼的笃定,生怕他不信。

云烨眸光幽深地审视着她,似乎在判断她话里的真实性。

不过那审视的眸光片刻即逝,他这才发现,人的身上有些特质是不会轻易改变的,比如现在的她。

那副诚实的孩子般的模样,一如六年前犯了错在他面前招供的她,丝毫未改。

他手里拿着一条毛巾,边擦着头发边从她身边掠过,凉凉地说:

“狄小姐,你不觉得你在自相矛盾吗?”

“自相矛盾?”

她随着他转过身,不解地问。

“不知道云烨是谁,却偷偷潜入他的别墅,龌龊地趴在床底下,只为了给他送订婚礼物。如此大费周章,真的只是为了送一份礼物这么简单?”

说话间,他长腿大步,已经踱到了吧台前面。

经过那一地的花瓶碎片时,他没有避开,而是直接踩了上去,碎片被二次碾压发出刺耳的碎裂声。

听到他这么问,狄米才想起来,云烨的智商远在她之上,其实昨天晚上在她说并不知道云烨就是沈夜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这个问题的吧?

可是,为什么她感觉昨晚他好像没想到似的,只是在一味地生气、发脾气,也不想听她的解释,甚至直接把她扔了出去。

难道是因为跟未婚妻之间发生了不愉快,拿她撒气?

这么一想,狄米倒觉得委屈了。

“其实,如果你昨天晚上不是那么生气的话,我是可以解释清楚的。”

如果昨天晚上就把事情说清楚了,也许她的手机就不会在慌乱中丢在这里,今天她也就不用再来这一趟,再被迫接受一次他对她的厌恶了。

“就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

像施舍一般,他高高在上地发话。

他擦了几下头发,浓密的黑发凌乱飞扬,配合着他精壮的上身,别有一番**的美。

说话时,他已经站到了吧台里面。

从洒着暗色灯光的酒柜里拿出一瓶洋酒,他随意拿起手边的水晶杯,兀自斟满,看着她,将淡黄的酒液一饮而尽。

喉结涌动着,水珠在他的身上滑落着,这样暧昧的画面让狄米的心一跳,不自然地别开了目光。

可是感觉机会来临,如果这一次她再不抓住的话,恐怕俞子心的事真的就要泡汤了。

于是,不管他是否讨厌着她,不管他们曾经有着怎样的过去,她都鼓足勇气说了出来:

“现在想想,如果在昨天之前就知道你是云烨的话,也许我还是会来找你,只是不会选在这么不合时宜的情况下。”

她的话似乎让他饶有兴趣,他放下酒杯,难得不讨厌地看着她:

“哦?”

她忽然抬眸,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映着日光,坚定地望向他:

“因为,你是云鼎集团的主人。”

云鼎集团,现如今,这四个字是与云烨的名字联在一起的。

“你的意思是……你有求于我?”

他重重地强调着后面四个字,眼睛里散发出狡黠的光。

可是在狄米看来,那丝狡黠却变成了兴趣、好奇,她觉得云烨似乎对她的问题很感兴趣,勇气与动力顿时倍增。

她重重地点了点头:

“嗯。”



神级无上天尊 白袍雪甲 NBA全能王者 星象江湖 新婚保鲜五年 一万次勇者 绝世狂兵. 灵气世界之登仙路 剑耀九苍 皂吏世家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