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实录 鬼影实录by陈年老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陈年老鬼原创小说《魔影实录》讲诉了诸葛建国毕十之间的故事,魔影实录陈年老鬼小说深度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陈年老鬼小说精彩的节选:将许曾毅的尸体打扮成新娘子的打扮,年年月月在桌上位置摆放着现饭现菜,住在一起一屋,同睡一炕,张五爷这是压根儿就没当许曾毅是死了。将许玲花的尸体打扮成新娘子的装扮,日日在桌上摆放着现饭现菜,同住一屋,同睡一炕,张五爷这是压根就没当许玲花是死了,一直跟许玲花的尸体过着二人世界啊......。...

陈年老鬼原创小说《鬼影实录》讲述了诸葛建国毕十之间的故事,鬼影实录陈年老鬼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陈年老鬼小说精彩节选:将许玲花的尸体打扮成新娘子的装扮,日日在桌上摆放着现饭现菜,同住一屋,同睡一炕,张五爷这是压根就没当许玲花是死了。

《鬼影实录》精选:

将许玲花的尸体打扮成新娘子的装扮,日日在桌上摆放着现饭现菜,同住一屋,同睡一炕,张五爷这是压根就没当许玲花是死了,一直跟许玲花的尸体过着二人世界啊......

对于印象之中的老实巴交邋遢无人待见的张五爷竟然会做出如此痴情之事来,我这心中的确是唏嘘不已,实际上,这还真的不能说张五爷行事变态,或许一切终归就是一场特殊时期特殊情况下所造就的孽缘......

我跟毕十二人在两个柜子搜寻一番过后,在柜中却并没有任何的发现。唯一的收获或许就是那个我一直都拿在手中的相框了。

在柜中搜寻一番过后,我这才发现刘夏妹子并没有跟我们站在一起,此时的她已经是走到了一旁的梳妆台前,低着头似乎在研究着什么。

刘夏站在梳妆台前,她的身影正好印照在梳妆台的镜子之中,在这地界儿,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镜子之中,被这昏黄的烛光映衬着,即便明知刘夏是熟知之人,多少也会让人心中多少有些发慌。

事实上这工夫儿,这地下阴宅中已经研究搜刮的差不多了,我琢磨着大家伙是不是应该出去了,实打实的这屋中怪味儿着实难闻,尤其炕上又盘坐着那么一具尸体,甚至于昏暗光线志宏映衬于镜子之中的刘夏,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打定了主意要招呼大家伙赶紧的从这地方离开。

我将那相框夹在胳肢窝里,一手端着烛台向刘夏走去,准备招呼她离开。

到了近前,我才发现在刘夏的手上竟然拿着一个颜色发黄的牛皮笔记本。

那梳妆台上样式老旧,其上有几个小抽屉,是放置首饰胭脂所用,其中一个小抽屉已被拉了开来,刘夏手中的那个牛皮笔记本正是从这抽屉中取出来的。

笔记本已被刘夏翻开,此时她低着头翻看着笔记本,刘夏也没上过学,根本就不认识字,也不知道她是翻着那笔记本在研究什么东西。

对那笔记本我这心中很是好奇,连忙俯身上前也准备去看看那笔记本上究竟有些什么如此吸引刘夏妹子。

然而我这俯身上前,还没等看清楚呢,突然的从一旁就传来了毕十的一声尖叫,我这反应也着实迅速,连忙扭头向着毕十叫声传出的方向瞅去,可我这刚扭过头去,就猛的看到一个黑影向我怀中跌撞了过来。

我也不知道毕十这货是怎么了,被他这蛮牛一般的身体突然的撞,我这身体顿时站立不稳,也随即就向后倒了下去,更巧的是,我手中一直端着的烛台猛地被撞飞甩了出去,好巧不巧的正好跌进了那放置着许玲花衣物柜子中。

柜中的衣物多是绸缎,腐朽之后更是易燃,那烛台跌进柜中,没等我反应过来,已是很快的就将其中衣物给引燃了,刹那间,熊熊火光就从那柜中冲了出来。

眼前一幕,看的我更是愣在了当场,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要如何是好了。

“赶快走啊。”

最后还是刘夏的一声娇喝才静卧惊醒了过来,说着话的同时,刘夏伸手拽了一下我的胳膊,示意赶紧从进来的通道口退出去。

反应过来之后,我是再没有丝毫的犹豫,看到毕十当头,刘夏随后二人都已经钻进了通道之中了,我俯身从地上捡起了那个相框,也猫着腰向着那通道之中钻了进去。

只是下到了通道口后,我却并没有立即离开,刚才毕十那么惊慌失措是看着啥了?这着实是让我心中好奇不解。

站在通道中,探头向着屋中这么一瞅,我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大了,我算是明白了毕十为何会那么的惊慌了,事实上,此时此刻,看到了让毕十惊慌失措的因由后,我这也是腿肚子转筋,上下牙直打颤。

毕十这孙子,趁我和刘夏不注意,竟然是将许玲花头上的那个红盖头给揭了去。

之前从许玲花衣领口显露出的皮肤来看,我估摸着她面貌指定也是灰白干瘪干尸一具了。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盖头揭开之后,我看到的许玲花竟然会是这样的一幅模样。

和我想像之中不同,许玲花的面部并非呈现出干瘪之态,相反的是,其面部看起来非但不是干瘪之态,好像和生前相比更是丰腴了不少。

许玲花的脸上,完全的呈现出一种死鱼腹部一样的灰白色,面部之上还油光锃亮的,像是涂抹着什么东西,不光整张脸上看起来惨白凹凸不平。

而且,许玲花的两只眼睛也完全的没有腐烂消失,相反的是其两只眼睛瞪的老大,完全的鼓出了眼眶之中,其中还呈现出一种红黄之色,在柜中那冲天的火光映衬下,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时,似乎那两颗突出眼眶的眼珠子还在缓慢的转动着的。更为吓人的是许玲花的那枚樱桃小嘴,此时这张小嘴,哪里还有照片之中看起来那样的诱惑动人,一张嘴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大咧着,一截黑红之物就从那惨白的嘴角耷拉出了外面。

许玲花的这副可怖的模样,的确跟那传说之中的吊死鬼很是相像,这也证实了她当年确实是上吊死在了那小礼堂之中的。

“还在看什么!”

从通道之中再次传来了刘夏的喊叫声,与此同时,我的衣角也被刘夏向下拉拽过去。

没有再多加停留,我深深的呼了口气,不想再多看那许玲花的尸首一眼。连忙将掩盖通道口的黑木板子盖上,随即三人手脚并用,一刻没再多加停留的逃了出去。

逃出了那两间土坯房,还没等我把气倒匀实了,突然的又听到了一声女人的喊叫。

“小兔崽子!你他娘的在哪呢?”

这动静儿传出,原本坐在地上呲牙咧嘴的毕十就如同让针扎了般的从地上猛地跳了起来。

这叫喊声,正是他老娘发出的。

不用说,毕十老娘已经是发现了被她反锁家中的毕十是不在了,这是寻出来了。

“建国,今儿就到这儿吧,兄弟我先撤了。”

咧嘴嚷嚷的同时,毕十已经是撒丫子就往家里跑去。

见此景,我也没再多说废话,叮嘱着刘夏妹子也赶紧回家,随即我是夹着那个相框,躲着毕十他娘喊叫的声音传来的方向,向着家中奔去。

等回到了家,从我老子口中我才得知,毕十他娘已经是上我家寻过了毕十了,手中还拿着一根锹把子,估摸着今儿晚上回去,是够毕十那货好好的喝上一壶的了。

看到我手中拿着的相框,我老子倒也没有多加盘问,对于我这喜欢到处捡破烂的习惯,诸葛栓柱他老人家早已习以为常了,还当我是又从啥地方捡回来的破烂呢。

实际上,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将这个相框拿回来。

当时那火都烧眉毛了,我都没有忘记将这相框子捡回来。

如果说非要找个理由的话,可能真的是我被照片之中的许玲花所迷住了吧。

晚上躺在炕头上,点着蜡烛我又端着那相框仔细的研究了一番。

看着照片之中年轻貌美的许玲花,我怎么都不会想到如此一个美人,怎么会在死后变成那么一副可怖的模样。

或许是白天太累了,那晚我睡着的倒是很早,只是却是十分的不踏实。

睡梦之中,我在不停的奔跑着追赶一个身穿旗袍,丰乳肥臀的女子,那女子缓步上前,行走的身姿绰约,美臀左摇右摆的背影煞是好看,但是我却总也无法将那女人追上看清楚她的正脸。

直到最后,那女子终于是自己停住了脚步,缓缓的扭过了头,我看到的却是一张无比惨白的大脸,那大脸上镶着两颗如同红色电灯泡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耷拉着一截血红色的舌头的嘴角还在不停的蠕动着,似乎在轻声的对我召唤着。

“建国......建国......”

我让这出吓的那是浑身一激灵,猛地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在我的炕头边上,果真的站着一个女人,这女人还在不停的摇晃着我的肩头,轻声的招呼着。

“建国......醒醒......快点醒醒......”

肩头上传来的温软,似乎让我明白了什么,他娘的,不对啊......

这女鬼是没有体温的吧,再瞪眼这么一瞅,我操!站在我炕头的竟然是刘夏!

眨眨眼睛,我再朝着窗外一瞅,敢情这天早就大亮了。

“你咋来了?”

费力的吞着口水,我将身子又往被窝里钻了钻,这才探头向刘夏询问道。

“切,我不能来?”

刘夏小脸一扭回答道,瞥了我一眼后,她又轻声的补了一句。

“好像谁稀罕看你似的,赶紧起来。”

我这倒也不是裸睡,还穿着秋衣秋裤呢,只不过刘夏妹子站在我这屋中,多少让我有些扭捏,这妹子倒也大方,只是将脸背了过去,等着我起床。

见妹子没有出去的打算,我也只的轻叹一声,快速的从被窝中钻出来穿戴起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