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狠大牌:南少,宠上天 第4章 别碰我,嫌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娇妻狠大牌:南少,宠老天第4章 别碰我,嫌脏的全文深度阅读,望着从自己怀里挣开跑走的女人,小南斯爵深锁的眉头皱的更深邃了。跑走的陆之星,狼狈不堪的犹如...跑走的陆之星,狼狈的如同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望着从自己怀里挣脱跑开的女人,南斯爵紧锁的眉头皱的更深沉了。

  跑走的陆之星,狼狈的如同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可更丢人的是,她跑的太急,下楼梯的时候居然不小心摔了狗啃泥。

  钻心的痛顺着膝盖骨瞬间传遍她的整个神经。

  “呦!这不是经常酒吧驻唱的红人陆之星吗?只是在我的舞台上唱了会歌而已,用不着给我行那么大的礼!”

  一道鄙夷的声音蓦地在陆之星头顶响起。

  不用猜也听得出是谁。

  陆之星从地上站起来,正眼望去,没想到会看到除姚美夕之外的那个他。

  沈天昃。

  那个曾经为他地下恋三年的男人。

  那个为了利益欺骗、背叛她的男人。

  陆之星冷厉的扬起唇角,“姚美夕,别以为自己火了就可以趾高气扬,你的那点实力别人不清楚,我还不清楚吗?”

  “我实力怎么了?只要我有沈制作人,我可以火一辈子!”姚美夕得意洋洋的说道,顺手挽住了沈天昃的胳膊,“哼,幸亏沈制作选了我,不然栽培你这种十八线歌手还不够赔钱的呢!”

  陆之星不屑的瞥了一眼,“是啊,我这个十八线歌手当然比不上姚小姐这种一流外围女星,除了会卖弄妖艳的身姿,姚小姐的嗓音哪点配当一个歌手?对了,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就是靠着与生俱来的骚气勾引到的沈天昃吧?”

  “你!”易怒的姚美夕气得跺脚,扬起手臂就想给陆之星一巴掌。

  “给我住手!”

  冲上来的南斯爵猛地将姚美夕的手臂拦截在半空中,男人冷肆的瞳孔迸发杀气,“陆之星是你能动的吗?!”

  姚美夕一看是南斯爵,不甘心的甩开手臂,凶神恶煞的脸也立刻成了一副谄媚的模样,娇滴滴的想伸手挽住南斯爵的胳膊时。

  男人毫不留情地躲开,鄙夷道,“别碰我,嫌脏。”

  被爱慕的男人嫌弃,姚美夕自然不好受,可脸上依旧笑颜如花,“斯爵,你看她什么态度嘛,我可是好心带着沈制作来找她合作的。”

  合作?

  姚美夕这脸变得堪比翻书一样快了。

  自从上次听信她的话,喝了酒去巴结业内的老总,却意外上了南斯爵的床,陆之星就看透姚美夕这个女人了。

  自己拿她当前辈,她却背地里阴她!

  要不是她,她的第一次不会被南斯爵这个混蛋糟蹋!

  “姚美夕,你是不是好心,我还不知道?”南斯爵冷声道,犀利的凤眸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你背着我做的坏事,还不够多吗?现在居然都敢算计到陆之星头上了,我看你是不想在娱乐圈混了!”

  姚美夕不敢怒不敢言,委屈的嘟囔:“斯爵,你在说什么嘛,我怎么听不懂……我知道陆之星想唱歌,所以我正准备带她见你,让你签了她呢。”

  “我陆之星谢姚小姐的好意!南氏集团是大企业,我陆之星高攀不起。”

  她冷冰冰地反驳,眼神淡漠的看了一眼沈天昃。

  那张温润的脸,此刻变得麻木不仁。

  俨然,沈天昃现在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前女友被别的女人欺负。

  一时间,深藏在她内心的伤疤又撕裂的痛开。

  陆之星咬咬牙,转身就要离开,手腕忽然一紧,一股强悍的力量将她包裹起来。

  惊呼声还没来得及开口,尖尖的小下巴就被一只大手钳住。

  南斯爵凤眸半垂,看着陆之星清澈的眼睛里,写满了心事,让他莫名有些不爽。

  从姚美夕身边的那个男人出现,她就变得魂不守舍。

  陆之星的变化,南斯爵全看在了眼里。

  南斯爵眯了眯眸,发出沙哑的声音,“去找明湛,让他带你找地方洗干净等我。”

  陆之星恼怒地瞪他一眼,未语,奋力挣脱走开了。

  南斯爵从陆之星身上移开视线,冷冽的目光看向姚美夕,咄咄逼人道,“前些天陆之星被下药是你干的吧?还有今天,台下那些朝陆之星扔鸡蛋的人是你找的吧?”

  “这都是陆之星咎由自取,不能怪我。”姚美夕刻薄的说道。

  南斯爵冷蔑的斜了她一眼,沉闷的吸了口手中香烟,沙哑着诡冷的嗓音,“姚美夕,这些年你在我身边,钱也赚够了吧?”

  “啊?”她愣了下,有些没明白南斯爵的话。

  “从明天开始,南氏集团和你正式解约,同样,在你身上投入的资源全部取消,”男人居高临下地看她,像高高在上的君王宣告她的命运一样,“姚美夕,我劝你好自为之,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姚美夕傻眼了。

  说好听点是解约,难听了就是南氏集团不要她了!

  她费尽心血,千方百计地好不容易混进了南氏集团,成了南斯爵身边出现最频繁的女人,现在却被他一句话打入了谷底。

  她不甘心。

  她不明白。

  她可是能给南氏集团挣钱的,怎么能不要她呢?

  姚美夕瞬间像疯了一样拽住南斯爵,嘶吼道,“斯爵,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我可是南氏集团旗下的红人啊!”

  南斯爵冷淡的看她一眼,随后甩开她,冷声道,“你惹了我看上的女人,我不封杀你已经算客气了。”

  姚美夕还想挽救时,南斯爵已经迈开长腿走远。

  临走时,他冰冷的目光特地在沈天昃身上停了片刻。

  只字未说,却给了沈天昃莫名的压迫感。

  另一边。

  陆之星一边拿纸巾擦着脸一边在心里暗暗腹诽。

  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先是碰到南斯爵那个混蛋!

  又莫名被人拿鸡蛋和水气球砸!

  更可恶的是,居然还会碰到沈天昃那个渣男!

  离开演唱现场后,陆之星根本没听南斯爵的话,自个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闲逛了很久,才在一个人流很少的街边长椅上蹲下。

  看着过往的行人对她指指点点,别提陆之星今天的心情有多糟糕了!

  纵使她如此狼狈不堪,可上帝并没有一丝的同情她。

  陆之星的屁股刚坐在椅子上,就听到西边的天空发出隆隆作响的雷声,紧接着,倾盆大雨如水柱一般浇灌下来。

  毫无防备的陆之星,当即被淋成了落汤鸡。

  湿透的衣服紧贴着她的肌肤,冰冷的雨滴慢慢侵入她的骨髓,本是七月的炎夏,陆之星却感觉犹如困在腊月寒冬。

  压抑在内心的委屈和愤懑,在那一刻,全部化作泪珠流了出来。

  苍白精致的小脸沾满了水珠,让人忍不住怜惜。

  而在不远处,一辆迈巴赫正静静地停在那里,车里的男人将陆之星的狼狈全数看在了眼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