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狠大牌:南少,宠上天 第5章 你骂我变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娇妻狠大牌:南少,宠老天第5章 你骂我超级变态的全文深度阅读,“南总,陆小姐这样淋一直这样但是会生病了的。”明湛怕的再次提醒后车座的男人,“要切记我下车后给...南斯爵阴冷着俊脸,目光斜视着蜷缩在长椅上的女人,低声暗骂一句,“麻烦的女人!”。...

  “南总,陆小姐这样淋下去可是会生病的。”明湛担心的提醒后车座的男人,“要不要我下车给陆小姐送把伞?”

  南斯爵阴冷着俊脸,目光斜视着蜷缩在长椅上的女人,低声暗骂一句,“麻烦的女人!”

  随即,打开车门,冒着大雨迈开长腿朝陆之星走去。

  “陆之星——”

  南斯爵还没走近,就忍不住怒骂,“你个傻女人!下雨了不知道吗?想被淋死是不是?”

  “喂——陆之星!老子和你说话呢——你给我吱一声——”

  南斯爵又怒又气,伸手刚碰到她的肩膀——

  只见女人娇小的身子不受控的向前栽了过去。

  如果不是南斯爵眼疾手快的抱住她,这架势非一头栽倒地上。

  “喂——”

  直到南斯爵碰到身体冰冷的女人,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几乎是本能的反应,南斯爵想也没想,抱起昏过去的陆之星朝车的方向跑去。

  “明湛,喊江凛去我家!快——”

  -

  “她怎么样?死不了吧?”

  “发烧了,不过陆之星身体素质比较差,发烧很严重,除了吃药之外,需要多休息。”

  “那她现在怎么还没醒?不会烧傻了吧?”

  江凛忍不住笑了笑,“南少,你这是关心她呢?还是咒她呢?”

  “谁会关心一个又傻又笨的女人,”南斯爵阴冷着俊颜,垂眸盯着床上昏迷的女人。

  江凛意味深长的看他,嘴角勾着坏笑,“放心吧,已经给她输过液了,很快就会醒,晚上的时候别让她再着凉了,不然就麻烦了。”

  “哦。”

  南斯爵佯装不在意地应了一声。

  “在她还没痊愈的这段时间,要忌辣忌烟酒,也不能吃生冷的食品,如果明早还没退烧,立刻给我电话。”

  江凛拿起笔“唰唰”地写了一行行注意事项。

  南斯爵微微皱眉,担心的看了眼陆之星,“不就是发个烧吗?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

  “都烧晕过去了,你说呢?”江凛很严肃,又用看好事的眼神打量了一下南斯爵,“不过,你不是很讨厌她吗?怎么她的死活你突然这么在意了?”

  南斯爵脸上划过一丝不自在,傲娇道,“我是怕她死了,没女人欺负!”

  “呦!堂堂南少还会缺女人?!”

  “好了好了,别挖苦我了,没什么事,你先走吧。”

  江凛低低浅笑,随后便离开了。

  南斯爵看着沉睡的女人,暗暗地想,如果醒来后看到是他,她一定会很厌烦和恼怒吧?

  毕竟在陆之星的眼里,他南斯爵不过是个欺负她、折磨她、看她笑话的混蛋和杀父仇人。

  可是为什么,这女人会将他们小时候的事情忘得那么干净?

  “少爷,这是江医生嘱咐要喂陆小姐吃的退烧药。”

  这时,五十岁的李妈端着一杯温开水走了过来,恭敬道,“我来喂她吧。”

  南斯爵接过好几片五彩六色的药,闻了一下,嫌弃道,“这药是不是很苦?”

  李妈愣了下,点头,“良药苦口嘛。”

  “药和糖能掺一起喂她吗?”

  他又问。

  李妈摇了摇头,“药加糖,药效就减半,少爷,你这是……”

  “她不喜欢吃苦的,尤其是药。”

  南斯爵像是很懂的样子,淡淡道,“那你去准备些很甜的水果,等会我喂她喝完药,让她吃点水果。”

  李妈又惊又喜的看着自家反常的少爷。

  也不怪李妈很惊讶,毕竟高冷禁欲的南斯爵从没有带过一个女人回过自己的住宅。

  更何况,这个陆之星已经在这里留过两宿。

  单凭这点,李妈断定,少爷对这个丫头一定有别的想法。

  李妈离开卧室后,南斯爵才意识到,昏迷不醒的女人该怎么喂药……

  南斯爵盯着陆之星看了一会儿,然后像是笃定了内心的某种想法一样,咬咬牙,拿起一片药塞进陆之星的嘴里,然后自己喝了一口水,缓缓地低下头,冲陆之星的唇凑了过去。

  伴随着南斯爵缓缓低头的举止,女人姣好的容颜离他越来越近,他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女人温热的呼吸。

  马德!

  他居然有点紧张!

  南斯爵把手放在陆之星脑袋两边,用力的抓紧枕头,然后薄唇滚烫的贴上陆之星的唇。

  南斯爵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跟着停止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吻她,可为什么心跳如此之快?

  她的唇像果冻一般,软软的很Q弹。

  本来只是想喂她吃药,不知不觉间,这一片药他居然喂了两分钟之久。

  意识到自己在贪恋什么的时候,南斯爵急忙从女人的嘴巴上撤离开。

  不知是不是他刚才口对口喂药的原因,南斯爵还没从刚才的情景出反应过来,才发觉身下的女人居然醒了。

  出于生理本能,陆之星睁开眼看到是他时,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将他推开,"你干什么?!变态!"

  "你骂我变态?"

  南斯爵眉头一皱,脸色顿时黑了几度。

  "难道不是吗?"陆之星盯着他手里的药和白开水,瞬间就明白了自己嘴巴润润的是怎么回事,"趁我睡着偷亲我!不是变态也是王八蛋!"

  男人眉头皱的更紧了,邪肆的冷眸死死的盯着她,看了片刻,像是一道X光线要将看穿一般。

  陆之星被他看的心里慌慌的,小眼神四处瞟了瞟才发觉这间卧室她来过。

  见鬼!

  她怎么又在这混蛋的别墅里!

  她佯装轻松地干咳了两下,转而战战兢兢地干咳了两下,"那个,我想我来错地方了,你休息,我先走!"

  陆之星刚从床上下来。

  只听见砰地一声,南斯爵伸出长臂大力的将她推倒在了床上。

  陆之星心里顿时慌乱。

  南斯爵就是一头变幻莫测的野兽,如今她就是挂在野兽嘴边的食物。

  稍有不慎,恐怕就会被吃干抹净。

  南斯爵目光冷冽的审视着她,他的眼神太过灼烈,就算他一句话不说,陆之星内心也会莫名忌惮和害怕。

  她下意识地捂住胸口,"我知道我好看,可你也没必要一直盯着我吧?"

  南斯爵怀疑地挑了下眉峰,显然有点嗤笑她刚才这句话。

  "为什么不听我的?私自乱走?"

  南斯爵问。

  陆之星愣了下,樱唇抿了抿,如果告诉他,自己是故意不听他的,以这家伙霸道的性格,一定会大怒。

  "是因为讨厌我才不听我的吗?"南斯爵冷淡的问道,带着看穿一切的神色。

  陆之星抬眸看了他一眼,撇了撇嘴巴,"你自己都知道我讨厌你,还非逼我再说一遍吗。"

  南斯爵听到后,眼神更加冷冽,猛地伸手钳住了她的下巴,咬牙,内心涌动着烦躁。

  陆之星防备的看着他,就像在防备一头饿极的狼。

  现在他的手指不停的摩擦着女人的嘴巴,像是故意展露变态的一面。

  女人嫌弃的皱了皱眉,想要撇过脸抵抗他。

  南斯爵的目光忽地迸射出一道冷冽,手指跟着过来,滑入她的口中,"不是说我变态吗?那好,给老子吸!"



神级无上天尊 白袍雪甲 NBA全能王者 星象江湖 新婚保鲜五年 一万次勇者 绝世狂兵. 灵气世界之登仙路 剑耀九苍 皂吏世家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