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河山鉴 第五章 家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缓慢地,土壤肥力严重不足,两年一熟。”辛哲之父脸上露着了痛惜之色。  “土壤肥力?不浇水吗?”辛哲讶异地问。  “浇水?施什么肥?土地乃天生天养之物,岂是我们能变化的。”辛哲之父心说,究竟但是个三岁小娃娃,什么都不懂。  “呃,浇水是持续燃烧草“哦,”辛哲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问道:“父亲,那这冬小麦熟制如何?”。...

彼岸河山鉴

推荐指数:10分

《彼岸河山鉴》在线阅读


  辛哲向父亲提出自己的疑问后,辛哲之父回答道:

  “这地方本来种的是稻米的。只是几百年前一次瘟疫使此地人口锐减,剩余的人口数量不足以耕种如此大面积的稻田,再加上太素的征兵,虽然用作灌溉的水源还在,但大片大片的水田还是枯涸了。几百年来积累下来,现在基本都改种冬小麦了。”辛哲之父长叹一口气,战争和疾病,太可怕了。

  “哦,”辛哲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问道:“父亲,那这冬小麦熟制如何?”

  “由于耕地速度缓慢,土壤肥力不足,一年一熟。”辛哲之父脸上露出了惋惜之色。

  “土壤肥力?不施肥吗?”辛哲讶异地问。

  “施肥?施什么肥?土地乃是天生天养之物,岂是我们能改变的。”辛哲之父心说,到底还是个三岁小娃娃,什么都不懂。

  “呃,施肥就是燃烧草木以其灰烬来使土地增肥啊...”辛哲想,这个世界的人不会连刀耕火种都不知道吧。

  “草木灰自然可用,只是数量太少,在这儿起的作用聊胜于无。”辛哲之父才明白过来辛哲在说什么,只是他还是很奇怪辛哲从哪里听到的怪词。

  “那,那粪肥呢?”辛哲结结巴巴地说。

  “粪肥?粪便?那那那要怎么用?那不会把粮食和蔬果都搞臭吗,还怎么吃?”辛哲之父简直以为辛哲疯了。

  而辛哲此时也很无奈。总不能告诉他爸植物生长需要无机盐,而人的粪便里富含植物所需无机盐,而且还不会熏臭粮食吧,没用的。

  那该怎么办?怎么才能改变人们千百年来僵化的观念?

  辛哲之父看着辛哲一时语塞,便说道:

  “行了,此事不用再提了,真不知道你一个三岁小孩儿,脑子里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其实今天我带你出来,并不是让你来看这些农田的。你看那些正在劳作的农民,辛苦不辛苦?”

  “辛苦。”辛哲好像有些明白他爸要干什么了,只是辛哲还是腹诽,这才哪到哪,现在还不是劳作最辛苦的时候,辛苦的还在后面,现在就带我来看这些早了吧。

  “可是在生下来的时候,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只是在后天成长过程中由于家境等原因,每个人从事的职业不同,甚至有的人家中酒肉腐臭而有的人却只能饿死街头。只是我要告诉你的是,就算如此,每个人也还是一样的,每个人都应有同样的权利和地位。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辛哲之父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辛哲惊呆了。没想到他父亲的思想开放如斯!辛哲已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可能在你一生下来就有人伺候你,所以你已经形成了这些人伺候你就是应该的这种意识。但我要告诉你的是,你这种观念是错误的。每个人没什么不同,那么凭什么人家就要伺候你?我们府中的侍女和奴仆,都算是我的家臣,并不算奴隶的。只是这种观念真的不好改变。他们仍然觉得自己就是奴隶,我实在没办法了。我给了他们自由,每月有俸禄,以求改变他们的观念。

  “还有你母亲。她虽然已经在我影响下改变了这种奴役别人的思想,只是并不彻底。过去她乃是海州州领洛清的女儿,同样是从小养尊处优,所以这种思想根深蒂固从小形成,便是现在着急了也会口无遮拦。

  “可我要求你不要形成这种意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从小也是养尊处优长大的。因为我乃是极北大燕太子,从一生下来便被选定的大燕储君。所以我是真的泡在蜜坛子里长大的。曾经的我,也一直觉得人就应该有三六九等,就该有人侍候我,因为我是大燕太子,比任何人都尊贵。

  “之后,我在二十岁的时候跟你爷爷闹了矛盾,他束缚得我太过,我厌烦了。于是我离开了北燕,带着从小就跟着我的四个奴隶和待我最好的一个老奴隶走了。这海州州领,乃是我父亲家臣,是我父亲安插在南方的一个暗子。这消息是我无意中听到的。于是我便来了这里,从五年前就开始算计晟国和太素,为了今天向父亲证明我并不是没有能力的废物。

  “只是,这只是我当初最原始的梦想。这南下之路,太艰险了。我当初太小觑了来这里的难度,所以在路上尝尽了艰辛。我在这条南下之路上,见过真正一望无际的鲜卑大草原,也爬过最陡峭的山路。我见过大都城的纸醉金迷,也见过饿死路边的枯骨。这一切的一切,让我开始反思自己,反思生命。

  “我想,为什么都是裸身来到这个世界的人,有的人生下来就是奴隶,有的人却能毫无付出地享受别人的服务。于是我的思想在那来海州的三年中渐渐地变了。那五个我带出来的奴隶,现在一个是我的亚父,还有四个是我的兄弟。

  “我想带领他们改变这个世界,也想向父亲证明自己。海州和晟州就是我的地基,我们要把原来一切黑暗的旧制度毁灭,建立一个没有等级差别的、人人安居乐业吃饱穿暖的新十九州。可能这个梦太大了,在我有生之年应该是完成不了了。但是我要求你必须也以我的这个目标为你的目标,因为你,是我的儿子。

  “如果你也完成不了这个目标,那就把这个梦想再传给我的孙子,让他来完成,子子孙孙无穷匮也。总有一天,我们这个家族要改变了这个世界。”辛哲之父说完这些,想了想又说道:“可能你是个小孩儿,还不能完全明白我说这些的意思。不过没关系,未来,我会在你成长过程中每时每刻都给你灌输这种思想,让你在这种思想的熏陶下长大,这样你就能践行这个思想了。”

  “我明白,父亲。”辛哲无奈的说。开玩笑,自己怎么可能不懂,是真的“在娘胎里就什么都懂了”的那种人,可他现在什么都说不了。但心中对父亲则是充满了敬佩。同时暗下决心,一定要为父亲完成心愿。要是能建立一个前世那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就好了。只不过《共产党宣言》什么的他是实在不熟,毕竟他上的是理工大学......

  本来辛哲之前是没有任何目标的。他的穿越,还有林瑾——这个照射了他六年时光的太阳的消失,让辛哲在这个世界的精神状态一直处在颓废中。甚至辛哲已经想好了,生在这么一个富贵之家中,享受享受这辈子也就过去了。

  只是在今天听了他父亲的这些话之后,辛哲觉得过去这三年自己的思想恶心透了。人不能因为一次挫折就被打倒,就永远沉沦下去。毕竟他还有上一世的知识和智商,更何况他现在不过才三岁,但是起点要比其他人高很多,现在努力正当时。既然还让我活在这个异世界,便是要我来称王的。

  一颗种子种在了辛哲心中。而这颗种子,改变了他这一世的人生,也改变了这个异世界的历史。

  而辛哲之父倒没有把今日的事如何放在心上,因为毕竟辛哲才三岁,以后的日子还长,慢慢给他灌输这些思想便罢,不急于一时,今日之事就当打底子了。

  之后他们便乘着来时的马车回城了。

  坐在马车里,辛哲突然问:“父亲,这样说来我们应该姓金吧?”短短几天时间,辛哲已经基本掌握了这个世界的文字,这个世界的基本常识也差不多了。这从侧面反映出,辛哲上一世可是个智商特高的大学霸。

  辛哲之父本来又在闭目养神,听闻此言,睁开眼睛道:“嗯。我本名金行。你的话,姓金或者姓辛随你。”

  没想到他父亲居然这么说,辛哲大感疑惑地问道:“父亲,为什么啊?”

  “因为这要看你的选择,你若想回燕国继承大统,那便必须姓金;若是选择留在我身边,那还是姓辛吧。因为现在暴露我们和燕国的关系,并不是什么好事。”辛哲看出来了,他爸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种极其平淡的高冷之色。

  “那祖父那边还有其他子嗣吗?”

  “没了。他一辈子只娶了我的母亲,而且二人约定只生我一个孩子,所以他没有其他孩子了。”

  “那谁来继承大燕皇位呢?”辛哲觉得他的祖父母也是一对奇葩。当然,仅限于在这一世,在上一世这只是一个普通人的爱情故事罢了。

  “如果你不愿意回去的话,那你恐怕得有个弟弟了。”说完,辛哲之父就闭上了眼睛。

  “哦。那若是弟弟也不愿意北上大燕呢?”辛哲充分发扬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

  “若是他也不愿北上,那你们二人中便会有一人继承我的基业,另一人辅佐。我就回北燕。”辛哲之父眼皮也没抬地说道。

  辛哲听了这话,心中一暖。他知道这是父亲疼爱他们,不想他们去做不愿做的事情。就算是之前说的人人平等的思想,他也是想渐渐灌输给他们,形成一种类似洗脑的效果,而不是直接强加给他们。

  再说辛哲之父。他表面平静其实也在嘀咕,别人家小孩儿三岁时还在玩儿鼻涕,这他们家小孩儿怎么这么聪明啊?

  而辛哲又想起来了耕地这件事儿。电器不好造,那玩意儿应该好造吧,哼哼,还有粪肥的改革,不过这些事情不能急,得徐徐图之......

  ******

  三天后。

  “东西都收拾好了吧?”金行骑在他那匹良骏上对马下的洛沁说道。

  “嗯,都收拾好了。”说着,洛沁也飞身跨上了一匹高头大马。

  “天气真好。咱们走吧。”

  春天,真是万物生发的好季节啊。



神级无上天尊 白袍雪甲 NBA全能王者 星象江湖 新婚保鲜五年 一万次勇者 绝世狂兵. 灵气世界之登仙路 剑耀九苍 皂吏世家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