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之平天记 《山海经之平天记》第五章 谁动了我的储物戒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高辛小说名字叫做《山海经之平天记》,这里提供高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山海经之平天记小说精选:也不知道是过了多少个日夜。在断云山中某处,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嚎穿破天际...

高辛小说名字叫做《山海经之平天记》,这里提供高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山海经之平天记小说精选:也不知道是过了多少个日夜。在断云山中某处,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嚎穿破天际。只见高辛顶着**的屁股,一边哀嚎着一边从一间石头垒成的小屋里冲出来,对着天空中那轮爱圆不圆的月亮泪流满面。“俺的储物戒指嘞!俺的储物戒指怎么不见了嘞!那可是俺从族里出来的时候,俺妈亲手给俺戴在身上的储物戒指啊!俺的金子银子,丹药灵石,连带着从族里带出来的那些祭器都不见了嘿!如今这个样子,俺有什么脸面去见俺们的那些列祖列宗嘞嘿!最重要的是,俺的…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少个日夜。

在断云山中某处,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嚎穿破天际。

只见高辛顶着**的屁股,一边哀嚎着一边从一间石头垒成的小屋里冲出来,对着天空中那轮爱圆不圆的月亮泪流满面。

“俺的储物戒指嘞!

俺的储物戒指怎么不见了嘞!

那可是俺从族里出来的时候,俺妈亲手给俺戴在身上的储物戒指啊!

俺的金子银子,丹药灵石,连带着从族里带出来的那些祭器都不见了嘿!如今这个样子,俺有什么脸面去见俺们的那些列祖列宗嘞嘿!

最重要的是,俺的吃的啊!俺的吃的都在里面嘿!

俺的烧鸡,俺的烤鱼,俺的卤牛舌嘿!没了这些东西,俺可怎么活哟!

高辛一边嚎啕大哭一边捶胸顿足,有点像极了人界某王大娘丢了自家的鸡时的那种绝望和悲伤。

只见他丝毫不顾还没好全的腑脏,毫无形象的嚎啕大叫,只见得干嚎声直冲云霄,形成一圈圈肉眼可见的音波。直震的周围的砂石哗哗作响。

突然咔嚓一声,只见离的最近的一棵枯面鬼树的树皮噼里啪啦的爆成一片碎末,树身带着几声猪吻蟋蟀的尖叫缓缓倒下。

而树下的几颗鬼针草突然吧唧一声,把自己从地下给拔了起来。他们顺着音波,一边尖叫一边咒骂,瞬间就到了千米之外的地方。

甚至连天空好不容易凝聚的一点点白云,都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叫什么叫!

哭丧啦!

给老娘闭嘴!”

突然一把杀猪刀打着旋旋儿,刷的一声从不知名的某处飞来。刀把儿啪的一声抽在高辛的下巴上!

骨头碎裂的噼啪声响起。高辛的下巴很干脆的被打脱了臼,只见三颗大门牙连带着他人一起,直向后飞了有十丈远。最后一个360度转体的,高辛双脚朝上一脑袋磕在砂石堆里,把自己倒插在了地上。

夜叉女拿着另一把杀猪刀,从阴影里走出,呸的一口唾沫直直的吐在了高辛****的位置。直疼的高辛一阵哆嗦。

“老娘早就说了不该把你这货给捡回来

早知道你这么会找麻烦,还不如一刀杀了

哼哼!饕餮一族的崽子又怎么会是什么好东西。

当初天宫连着地府攻打魔界的时候

要不是饕餮一族那些憨货为了贪一口地心魔髓而误了支援。

我夜叉一族,又怎么会全族覆灭!

哼哼!饕餮一族,饕餮一族的小子我就知道不会是个什么好东西。

干脆老娘我今天一刀把你阉了,省得你一天没事找事的惹老娘心烦。”

夜叉女说着说着提着刀便要上前动手,看这架势,倒是真的准备把高辛给阉了。

高辛听见有人要切自己的小丁丁。一身冷汗顿时沁湿了后背。只见他双脚不停的在空中划着不规则的圈圈,一副尽力想要把自己从地里拔出来的样子。却碍于四肢无法着力,他手忙脚乱了半天,也没能把自己从地里拔出来哪怕一分。

“二娘!够了!”

刚好此时少昊刚好带着鼠爷,蛇伯,狼叔,和红衣童子几人赶到。

出于某些面子的考虑,他立即喝止了夜叉女的某些“不雅”行为。

盯着高辛正打着旋旋儿的双腿和那两腿之间的那东西看了老一会儿,少昊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转身对鼠爷说到

“鼠老,放他下来吧!”

鼠爷摸摸自己的长须,也不见有多大动作,只把那根木杖简单往地上一杵。一阵黑风窜起,就把高辛从地里给拔了起来。

少昊看了看正一边心有余悸的盯着着夜叉女和她手上的刀看个不停,一边轻抚胸口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的高辛,又看了看正手持发着闪闪寒光的杀猪刀,面色凶狠的瞪着高辛的夜叉女。

幽幽的又是一阵叹息。

“小子,什么阶位?”

“啊?”高辛一脸疑惑的望向少昊。

啪!

一阵寒风无声而起。高辛突然毫无预兆的向后飞起,瞬间脸上一个硕大的巴掌印清晰可见。他打着旋旋儿,身子在空中至少转了三圈。吧唧一声,把身后的石头垒成的小屋一下子砸成了一堆儿杂碎。

“我问你什么阶位!

是少神,上神,天君,还是神君。

另外老子警告你。老子最讨厌麻烦,要是你让老子觉得麻烦,那么你就最好准备迎接更大的麻烦。

所以老子刚刚对你多说了那么多话,已经觉得很麻烦,现在最好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不然你会有很大的麻烦!你的,懂?”

高辛从一堆子碎石头里爬起来,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表示自己无论是肉体上还是心灵上,都百分百的领会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俺,俺是上神。”

“多大?”

“一百零八岁。”

少昊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子,表示对面前小子的能够迅速认清形势还比较满意。

“一百零八岁的上神,还可以嘛!

老子一百零八岁的时候也才是个上神,你小子看起来是个憨货,没想到修炼还是有一套的嘛!

那你刚才为何喧闹?”

高辛一听到这个,立马激动了起来,只见他满脸通红的往前爬了几步,一把抱住了少昊的大腿。

“叔叔,叔叔,俺的储物戒指不见了。俺的身家性命可都是在储物戒指里面装着嘞!

这要是丢了,俺可怎么活哟!

叔叔,叔叔,你能帮俺找回来吗?要是你能帮俺找回来,俺把一半,不不,俺把里面的八成都给叔叔你呀!”

少昊低头看了看正抱着自己大腿的高辛,皱了皱眉头。

啪的一声,高辛又打着旋旋儿倒飞了出去,只见他一背压在已经倒塌的小屋的残骸上,把好不容易幸存下来的几块大一点的石头给一骨碌压成了粉末。

只见高辛另一边的脸也迅速的红肿起来,两片红红的脸瓣遥相呼应,乍一眼看上去就像是打了两片腮红。很有点凄惨的样子。

“老子有名字,老子叫少昊!”只见少昊摸摸自己的鼻头,应该是对自己被叫叔叔极其的不满意。

此时鼠爷一下子跳了出来。只见他张牙舞爪到:

“小子诶!你莫不是认为是我们断云山的人拿了你的宝贝吧!我告诉你,我们捡到你的时候,你就已经是**咯!

老子们断云山的人好心好意把你捡回来,给你住的地儿,供你养伤,你竟要恩将仇报。

你是欺我断云山无人吗?

嗯?

你信不信鼠爷我一口把你的头给你咬下来!!”

说着说着,鼠爷上前一步,露出满嘴的尖牙,很有点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样子。

高辛见这架势,也明白了自己这么说确实不妥。半天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俺,俺,俺不是那个意思。俺的储物戒指真的不见了,俺,俺很着急,

对不起,俺不该那样说,俺,俺真的不是那个意思!”

鼠爷长尾一甩,啪的一声在高辛的脸上的打出老大一条血痕。

“不是那个意思就可以那样说了?嗯!

你当我断云山是什么地方?

嗯?你当我段云山是那种随便的地方吗?啊?还是你以为,我断云山的人一个二个的都是怂货来着?硬是没办法整治你了吗?

”少昊看高辛一副窘态,于是上前一步问到。

“你那储物戒指,原来放在哪里的啊?”

高辛突然涨红了脸,半阵没有开口,最后才支支吾吾的说。

“俺,俺,

俺的储物戒指原先是被俺套在丁丁上的。”

啥?丁丁?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众恶人一同笑将起来,直窘的高辛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