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灵探 第三章 诡异流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记得我六年前落入水中鬼新郎的那个案子吗?  六年前云天朗还小,并也没亲身体验经历过,但那件也没结果的奇案却始终在捕快界广泛流传。  再后来的河间府知府姓林,这位林大人更年轻时曾与一位同科进士结为夫妇兄弟,两人为未降生的孩子指腹为婚。再后来林大人官运畅达,当了河间府天晴道:“那红衣公子住在城郊外的竹林草庐,起初因让你起死回生而名声大噪,找他求医的人挤破了门槛。可是后来……”。...

金牌灵探

推荐指数:10分

《金牌灵探》在线阅读


  再次醒来的时候,云天朗的精神恢复了不少,天晴看着他把药膳吃完后,才肯坐下:“我跟你说了后,你可不要告诉爹是我说的!”

  云天朗拼命点头:“我保证不说,姐你快说。”

  天晴道:“那红衣公子住在城郊外的竹林草庐,起初因让你起死回生而名声大噪,找他求医的人挤破了门槛。可是后来……”

  “后来怎样?”云天朗好奇心大涨。

  “没过两天,忽然传出一个流言,大家都不敢去竹林了。”

  “什么流言?”

  “你还记得六年前落水鬼新郎的那个案子吗?

  六年前云天朗还小,并没有亲身经历,但那件没有结果的奇案却一直在捕快界流传。

  当时的河间府知府姓林,这位林大人年轻时曾与一位同科进士结为兄弟,两人为未出世的孩子指腹为婚。后来林大人官运通达,当上河间府知府,那位进士却家道中落,几年后没了音讯。一晃十七年过去,有一位年轻人带了信物找上门来,说是那进士的后人,家里人全死了就剩下他一个,父亲临终前叫他来投靠未来岳丈。林大人这时候风生水起,哪里还愿意把唯一的女儿嫁给这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但碍于情面也没说什么,而是安排他在青梅县郊外的竹林草庐住下。林大人叫人替他打点生活起居,让他将彩礼准备好后,过几日去提亲。谁知道在去提亲的路上,准新郎倌却莫名其妙地跌入河中淹死了。林家安排陪着去的人回来说准新郎倌穿着一身红衣,死不瞑目。坊间偷传是这位林大人暗中安排杀手在半路把他推下河淹死的,可当时林大人是河间府知府,这件案子既无证据也无人敢查,就这么不了了之。

  “这件事为何跟这红衣公子联系起来呢?”云天朗问,“难道……红衣、草庐?光这两点也太牵强了吧。”

  云天晴道:“据当年见过那准新郎倌的人回忆说模样有七八分相似,那草庐荒废了六年一直传闻闹鬼无人敢住,救你的这位红衣公子一来到青梅县,先是是以鬼神之力让你起死回生,然后大大方方住进了草庐。能不让人联想吗?那落水鬼新郎的故事就又被提起来,传得绘声绘色了。”

  云天朗摇头:“这也太牵强了,一来他是个外乡人,不知道本地的传说所以敢去住竹林草庐,这很正常;二来你们都说没有人看到他医治我的过程,鬼神之力只是猜测没有证据;三来就算真有落水鬼回来复仇,也早该来了,为何要等六年这么久?况且找也直接找林家复仇才是,鬼还有空救人?”

  云天晴道:“据说这些流言是以前在林家当过下人的人传出来的,越传越像真的,大家就都不敢去草庐求医了。”

  云天朗摸了摸下巴:“该不会是那些无用的庸医见被抢了生意,编排出来的吧?姐,难道你也相信怪力乱神之说?”

  云天晴笑:“流言能有几分真呢,当故事听听罢了。”

  与此同时,一辆马车正停在云府的大门口,等着接云行健去隔壁的静海县。云行健这个时候其实是不太想出门的,但事关重要生意不能耽误,只能指望有吟秋与天晴看着,天朗这段时间不会胡来。

  云行健对吟秋交代道:“吟秋,这几天辛苦你继续照顾天朗,他虽然无碍了,药还是别停,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吟秋道:“放心吧,老爷,我会照顾好少爷的。”

  云行健似乎欲言又止。

  多年相处,吟秋已十分了解他的心思:“老爷,少爷醒了你该高兴才是,怎么愁眉不展的。难道是因为那件事?”

  “那件事始终是我心里的刺,这几年慢慢淡忘些了,可眼下流言四起,天朗好奇心又重,只怕……唉!”

  吟秋正色道:“老爷,当年您也是一片好心,林大人自己不好出面,才找您帮忙。错不在你。”

  “唉,我知道。”云行健叹气,“可是以天朗这个脾气,他要是知道了蛛丝马迹,肯定会去追查真相,只怕又会惹是生非啊。”

  吟秋道:“且不说这件事过去了六年什么证据都没了,林大人也已离官卸任告老还乡,林小姐也已嫁作人妇,还有什么好查的呢?”

  “唉!总之这件事千万不要对天朗透漏了风声,知道吗?”

  “知道了,老爷,您别太忧心了。”

  时辰已不早,云行健忧心忡忡地上了马车,示意车夫可以走了。“你也保重。”

  吟秋挥着手,看着远去的马车,也轻轻叹了口气。她心想:因果报应,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老爷又何必杞人忧天呢?

  云天朗怎么可能坐得住,他身体底子好,又吃了这么多极品药材,云行健前脚走他后脚便溜出了门。他当然是直奔郊外的竹林,早就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要摸个水落石出。

  竹林里空气清新、流水环绕、阳光星星点点从叶尖洒落,一副良辰美景、世外桃源的模样,要不是有闹鬼的传闻,这里肯定会是个游玩的好地方。云天朗往前走了没多远,便看到两间草堂伫立在林间。再走近前,门口竹廊里摆着一副未下完的对弈,桌上的茶杯似乎还没来得及收拾。

  云天朗起手敲门,竹门一碰便开。厅堂不大,窗前榻上躺着一个人。此人身形清瘦颀长,穿着一件素缕薄衫,里面红色的衣摆清晰可见,看来正是红衣公子本人。云天朗轻轻走到他面前,只见他肤白如玉、面容俊美、双目微闭,一双长眉斜飞入鬓。这人长得倒是真好看,仙气十足,怎么会是鬼呢。云天朗一想到“鬼”字,心里又嘀咕起来:听说鬼没有下巴,不如趁他睡着,试探一下。

  云天朗伸出手轻轻朝那人伸过去,就在离对方下巴一寸不到的光景,一股掌力突然从肋下袭来。

  不好!云天朗双足点地,往后一跃,躲过了这一计袭击。红衣公子睁开眼睛,从榻上坐了起来,一双美目看着云天朗喝道:“哪里来的小贼,胆敢不请自入!”

  “我不是贼!”云天朗举起另一只手上提着的礼品,“我是来道谢的!”

  红衣公子看着云天朗,眨了眨眼睛,好像想了起来:“哦,是你呀。你都好了?”

  他眨眼的时候,目光流动,好似秋水碧波起了涟漪。哎呀妈呀,这眼睛比花魁赛牡丹还好看,一个男人美成这样也太可惜了!云天朗也没见过什么大美女,只在街上画摊前见过花魁赛牡丹的画像,一比较起来,这红衣公子真像画中走出来的仙人。云天朗抓抓头:“我好了,多谢恩公的救命之恩,今天特来道谢的。”

  红衣公子看了他两眼,手中飞出一根金线,扣在云天朗的手腕上。

  “恩公,这是?”云天朗抬起自己的手腕。

  “别动,我给你把脉。”

  云天朗低头看那金线,心里不由暗暗称奇。金线细如发丝,却极为坚韧,用来探脉,这是第一次见。

  过了一会,红衣公子收回了金线:“你果然都好了。”

  云天朗笑道:“多亏恩公妙手回春,这才捡回条性命。我叫云天朗,是衙门的捕快。敢问恩公尊姓大名?”

  红衣公子似乎对他的身份没什么兴趣,挺直俊秀的鼻子皱了皱:“你拎的是什么?”

  云天朗递上自己手中提着的纸包:“你说这个?哈,这是城里最出名的荷风园五色糕点,要提前两日预约才能买到呢。”这哪是他排队买的,他迫不及待溜出家门口的时候,看见堂屋桌子上有礼品,估计是吟秋要送人的,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拎了就跑。挨骂的事回去再说,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了。

  红衣公子打开纸包,眼中露出一丝笑意,“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荷风园五色甜品,我每次进城都买不到,原来是要预约的。”他拿起一块放进嘴里,美目立刻弯成两弯新月,“嗯,果然名不虚传。”

  云天朗呈呆愕状,外貌果然是骗人的,这红衣公子一副仙人模样,骨子原来是个吃货。

  红衣公子吃了两块,看起来心情不错,多打量了云天朗几眼,道:“你恢复得很快,看来你爹没少给你吃补药。”

  云天朗一听药字就有点反胃,强颜欢笑道:“让恩公见笑了,这几天药确实没少吃,不过还是多亏你的救命之恩,不然我早见阎王去了。今日特来感谢的!”

  “客气。”红衣公子随口说道,眼睛继续瞧着纸包里其他颜色的糕点。

  “敢问恩公尊姓大名。”云天朗又不死心地问。

  红衣公子头也没抬:“别老叫恩公了,在下沈颜。”

  云天朗双手抱拳:“多谢沈公子救命之恩。”

  红衣公子抬起头来:“都说不必客气了,你叫云天朗是吧,想不到你还是这么啰嗦。”

  他这话说得有点莫名其妙,云天朗一时没明白:“我们认识?”

  沈颜道:“算是认识吧。”

  云天朗更奇怪了:“如果我们见过,我一定会记得沈兄,但是恕在下一点印象也没有。请问沈兄是哪里人?”

  沈颜斜靠在榻上:“四海游历,到处行医。”

  “那总有个府上吧,为何要当游医呢?”

  “家在凉州,不过我生性自由惯了,不喜欢在一个地方呆着,喜欢四方游历。”

  云天朗追问道:“那沈兄的家人呢?”

  “家人?”沈颜歪着头想了想,好像在想一个很遥远的问题。

  “我累了,你回去吧。”沈颜似乎想不出答案,打了个呵欠,用手枕着头,侧倚在软塌上。



神级无上天尊 白袍雪甲 NBA全能王者 星象江湖 新婚保鲜五年 一万次勇者 绝世狂兵. 灵气世界之登仙路 剑耀九苍 皂吏世家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