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十四有鬼 《七月十四有鬼》第四章 索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七月十五有鬼小说名字叫作《七月十五有鬼》,提供更多七月十五有鬼是哪部小说,七月十五有鬼是什么小说。七月十五有鬼小说七月十五有鬼节选:趋赶走了黑狗,接着再次回宿舍穿衣服换鞋,这一次,我也没走三楼右边的那个通道,不是…...

七月十四有鬼小说名字叫做《七月十四有鬼》,这里提供七月十四有鬼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七月十四有鬼小说精选:驱赶走了黑狗,然后重新回到宿舍穿衣换鞋,这一次,我没有走三楼右边的那个通道,而是走的另一侧左面。刘恺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道:“你脸色好白,挺吓人的。”我无力的点了点头,苏老师却偷笑道:“罗老师,你昨天不是说要讲鬼故事么,怎么一下子自己就睡了。”刘恺却截道:“罗老师昨夜看来是做了一个美梦,瞧今天脸色白的。”我没有兴趣和他们调侃,拖着疲惫的身体便向楼下走去。办公室的门大开着,张老师坐在门口的那个招待位上,我无力的打了个招呼。…

驱赶走了黑狗,然后重新回到宿舍穿衣换鞋,这一次,我没有走三楼右边的那个通道,而是走的另一侧左面。

刘恺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道:“你脸色好白,挺吓人的。”

我无力的点了点头,苏老师却偷笑道:“罗老师,你昨天不是说要讲鬼故事么,怎么一下子自己就睡了。”

刘恺却截道:“罗老师昨夜看来是做了一个美梦,瞧今天脸色白的。”

我没有兴趣和他们调侃,拖着疲惫的身体便向楼下走去。

办公室的门大开着,张老师坐在门口的那个招待位上,我无力的打了个招呼。

张老师皱眉看了我一眼,说到:“怎么了?怎么脸这么难看。”

我苦笑了一下,难道自己的梦能够和他们说么?他们又会相信?

忽然,张老师继续道:“对了,这两天没有去三楼吧?”

我浑然一惊。三楼——三楼——三楼到底发生了什么。

打卡的时候迟了一分钟,这个月的全勤又泡汤了,上课也没有精神。脑海里还是那张惨白的脸。现在是七月十六号,难道真的是我的梦么?

可是梦里怎么会痛,而且那感觉太过真实了。

唯一的差别,对,唯一的差别就是苏老师,刘恺和吴老师都看不到我,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他们都没有一点感觉。

我绞尽脑汁的苦想,总觉得漏了哪里没想起来。

就在这时,刘恺进来了,开口第一句话就像是一道惊雷在我脑子炸响。

“那只狗在我门口拉了一坨屎,等会儿干死它。对了,羅老师,你这里有盐么?”

我猛的一拍大腿。忍不住就想把刘恺抱起来甩上几圈。

那只黑狗,还有就是那只黑狗!

如果是真的完全重复的话,那只黑狗才应该站在我背后,而不是那张恐怖的脸。

三楼有鬼,三楼肯定有鬼。

下午下课之后,我连教室都没有整理,便以火箭的速度冲到了办公室,我要问问张老师,为什么让我们尽量不要走三楼,那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办公室执勤的小刘却告诉我,张老师今天有事,没有来。

没有来?

不可能,今天早上他明明还和我打了招呼,我这样和小刘说到。

小刘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罗老师,你是不是没睡好,记错了。”

我没有搭理小刘,立刻冲到监控室,调出了早上的视频,一看,便让我整个人汗毛都竖立起来。

监控视频内,我一个人走进办公室,对着招待位的那个方向点了点头,然后还说了几句话。

而招待位的座位上,什么都没有。

没有张老师。

没有人!

忽然,一张惨白的大脸出现在电脑视频内,直勾勾的看着我,嘴角竟然挂上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我啊的一声大叫,往后一退,却被电脑旁的椅脚杠了一下,砰的一声就摔倒在地。

那张脸依旧对着我无声的笑着,我只感觉心脏都快要从胸腔里面跳了出来。

啪的一声轻响,二楼阁楼的灯亮了,小刘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罗老师,你怎么了?没摔着吧?”

我刚想招呼小刘快跑,然后当我爬起身,却忽然发现,那张脸,不见了!

电脑屏幕上空空如也,还是停留在我播放的监控视频那一段。

小刘走了过来,看了看视频,笑道:“看吧罗老师,我就说你记错了,咦,你怎么和空气打招呼。”

显然,小刘也看到了那个片段。

我强笑了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无力道:“早上无聊,瞎胡闹的。”

刚才绝对不是我眼花,那张脸在笑,它在看着我笑,那个笑容的诡异渗到我的骨子里。为什么小刘一来,它就不见了。

还是它只盯上了我?

离开办公室,小刘告诉我张老师去北京了,要呆几天才回来。

去北京了,他怎么会去北京了。我直接掏出电话,拨通了他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关机,竟然关机,对了,他有两个号码。我继续翻动通讯录。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他为什么要关机,我有直觉,他一定知道三楼发生过什么。

这几天装修队在给楼外施工,所以环境很糟糕,前两天还有石块会忽然从楼上掉下来,我和一个学生就差点被砸到。

忽然,我脑子一惊,石块,三楼。

那天,我和小胖走到三楼过道的时候,就从天而降一块碎石,从他眼前几厘米之处落下。

就在这时,微信响了。是刘恺。

“我和苏老师去看电影,要不要一起去?”

这两个人是不知道我现在的境地,大半夜的,哪里还敢出去看电影,回绝了他们之后,又突然想起,他们走了,那宿舍不就我一个人了么?

万一那张脸又找来该怎么办。

刘恺关机了,草,竟然这个时候关机,苏老师的电话我也不知道。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再不回去,天就要黒了,我抓紧吃完最后一口饭,便快步向学校走去。

快速的从左侧跑上五楼,中途并没有出现其他的意外,那只狗也没有冲出来咬我。猫在被窝里面,我乏味的打着字,心想这一天应该算是平安结束了。准备再过几分钟,写完这一篇之后便洗漱睡觉。

苏老师和刘恺也刚好回来了,两个人还在不停的聊着什么。我刚端着洗漱用品从他们身旁走过,忽然脑子猛的出现一阵眩晕。我心中一寒,又来了。

这个眩晕感觉我记得很清楚,三楼过道的那两次眩晕,第一次差点没有把我直接从过道上摔下去。好在它只持续那么一两秒钟。

洗漱完之后,刘恺和苏老师还在忘我的聊着,似乎都没有看到我的存在,我也没有搭理他们,谁让他两个今天抛弃了我一回呢。

迷迷糊糊的就躺在了床上,正要完全睡着的时候忽然心中一惊,想起了不对的地方。

无论我走哪边上楼,那只黑狗都会冲出来,只是除了确定我所谓的昨天只是一场诡异的梦之后它没有出现之外。今天,今天它也没有出现。我挣扎着想要爬起身,但是眼皮却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呜——呜——。”风不停的刮着,扫动着树枝树叶发出簌簌的声响。

能够控制住身体了,我猛的睁开眼,正打算从床上爬起。

忽然,一道晴空霹雳直接响起。

这里——这里竟然又是三楼。

我竟然是靠坐在一张白色的布上睡着。

忽然,电话响了,我拿出手机。差点没有直接从手中扔出去。

“293845。”

我下意识了看了看那两个白灯,难道下一刻它们又会熄灭?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灯没有灭。

那个电话也没有再挂断,而是一直不断的打过来。

划动了接听健,我刚要把电话放到耳边,准备接听。

忽然。

一张惨白的,没有眉毛的,带着诡异微笑的脸直接出现在手机屏幕之中。

我啊的一声大叫,神经反射的直接就将手机扔飞了出去。

来不及心疼手机,撒开步子就要往过道那边跑去,那里是上楼的地方同样也是出口的地方。

忽然脚下一滑,竟然是那块白布,而那块白布忽然自己飘浮了起来,然后快速的绕着我的脚就打了两个圈,我哀嚎一声便倒在了地上,头砰的一下接触到地面,这一次是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咬着牙,正要挣扎脚上的白布的时候,忽然,那张脸直接出现在我面前,贴近我的鼻尖不到三厘米的位置,我甚至能够看到他脸上的毛孔,能够感受到我的呼吸击打在他的脸上之后又反弹到我的脸上。

忽然,那张脸笑了。这一笑差点没有把我吓的背过气去。它的嘴角几乎要咧到了耳后根,而且笑的是那么诡异,还没有一丝声音。

一双冰凉的手凭空的搭在了我的脖子上,我惊恐万分的看着它。这一次,我完全看清了那张脸的所有。

但是却是最后一次看见。

我是这样想的。

那双手开始慢慢勒紧,很慢很慢,我双脚被缚倒在地上,想逃都逃不掉,那张脸还在笑,甚至越笑越激烈,但是在我眼中,却是越来越诡异,越来越可怕。

我开始感觉呼吸堵塞,肺部的空气慢慢的全部被挤压了出去。

难道我就这样死了?

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完。

我爱的人,我还有一笔一辈子都难以还清的债、父亲、母亲——。

前几天做过的那个梦再次从我的脑海中闪电般的掠过,最后停留在我握着那块残破的玉佩发呆的场景。

人死之时,原来不是像那些医生所说会瞬间回放一生中所有的事情。

而是会将所有难以放下,或是曾经遗憾的过去再次记忆一遍。可是,那个玉佩,为什么我回忆道那个玉佩的时候会心痛?好像有眼泪从眼角渗出。

我终于快要完全失去意识,但是最后一刻,仿佛听到了一阵狂吠。然后还有一声凄惨至极的尖叫。

那双手松开了,可是我已经没有力再去呼吸,闭上眼的前一刻,一只黑色的大狗,叼着一块白色的长布静静的站在我面前。



神级无上天尊 白袍雪甲 NBA全能王者 星象江湖 新婚保鲜五年 一万次勇者 绝世狂兵. 灵气世界之登仙路 剑耀九苍 皂吏世家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