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十四有鬼 《七月十四有鬼》第十章 梦中梦,幻中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七月十五有鬼小说名字叫作《七月十五有鬼》,提供更多七月十五有鬼小说以及最新章节,七月十五有鬼以及最新更新。七月十五有鬼小说七月十五有鬼节选:我和刘警察终于等到勉勉强强的将这个案件正式成立为灵异案件,而我也出乎意料的成了了一名临时工警察…...

七月十四有鬼小说名字叫做《七月十四有鬼》,这里提供七月十四有鬼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七月十四有鬼小说精选:我和刘警察终于勉强的将这个案件成立为灵异案件,而我也意外的成为了一名临时工警察,被派到一个叫做琳水香港的女警察手下,为了找到那只鬼,琳水竟然决定用自己做饵,而且,她竟然是要我来抓鬼,琳水和我认识不到一天,竟然就决定把命交在我的手中。我还没有拒绝成功,她便已经拿着那条金链在我面前晃动。而且还很是得意的说了一句——来不及了——我差点爆出一句粗口,这个女人,太非同寻常了。我发誓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跑的那么快过,我拉着琳水从六…

我和刘警察终于勉强的将这个案件成立为灵异案件,而我也意外的成为了一名临时工警察,被派到一个叫做琳水香港的女警察手下,为了找到那只鬼,琳水竟然决定用自己做饵,而且,她竟然是要我来抓鬼,琳水和我认识不到一天,竟然就决定把命交在我的手中。我还没有拒绝成功,她便已经拿着那条金链在我面前晃动。而且还很是得意的说了一句——

来不及了——我差点爆出一句粗口,这个女人,太非同寻常了。

我发誓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跑的那么快过,我拉着琳水从六福跑到街上,然后竟然直接站在马路中间张开了手,拦了一辆最近的计程车,然后还用证件把车上的乘客驱赶下来,带着琳水坐了上去。

司机看我的时候直吞唾沫,一句话也不敢多说的就朝着我说的地方开去。

等到站在大红门的时候,琳水忽然说了一句,你忘记了我有车,就停在六福门口。

我——我——

我被这句话噎了个半死,琳水却捂着嘴笑道:“看来我没有信错人。”

你是没有信错人,可是你胆子也太大了,我心中怒吼道。

回到宿舍之中,我快速的翻动着那本《半世驱鬼小扎》差点没有把书页扯掉。

“你慢些,我们还有两天时间呢。”琳水在一旁好奇的打量着我的房间,却彷佛对我手上的书没有一点意思。

“慢些您的命就没了。”我一急之下竟然带上了北京腔。

琳水听完之后却一直偷着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的笑好亲切,好温暖,让我好想抱着她——

“喂,你怎么又发呆?”

“啊?”我顿时反应了过来,却又看见琳水的手掌在我的面前不停的晃动。

吞咽了一口唾沫,顿时在不敢说话,也不敢抬头看她,只是快速的阅读着书上的内容。不知不觉的,我竟然没有发觉,为什么会这么着急琳水的安危,我很清楚,我是因为琳水才焦虑的,可是,我们认识才仅仅一天不到,可是,为什么我会对她有那种特别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很久之前,就和她认识一样,而且,她为什么会那么信任我?敢用自己的命来做赌博。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我现在不能够让这个女人就这样死了,所以我必须要尽快的找到能够制伏那只恶鬼的办法。

这本书看似很薄,但是其中的纸张却非常多,纸薄质佳,足足有两百多页。我翻了一个多小时才翻到一半,就在我心急火燎的时候终于找到了我想要的那一页。

但是我的心却越看越凉。

最后,我直接跳过了这页,开始往后翻去,结果又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还是只能倒回到这一页上面。

只因其他每一页的最末端都写到。

“若朱砂红绳无效,则此物效果减半。”只有这一页写了一句:“治朱砂不治之厉鬼,极损阴德。”我并不是因为上面写了一句损阴德才跳过,而是因为它的制作方法。

没有制作方法,只有一道符,一道复杂到极点的符。或者说是两个字。

“乾——坤——”

使用者需以纯阳之血,心无杂念之下瞬间空画出乾坤二字,厉鬼当伏诛。此符学之不易,难于心念不定,山崩而面不改,则术成,反之,则为空谈。

我实在没有把握能够做到像这页纸上内容所说的山崩而面不改,但是其他篇幅上面都说了朱砂红绳无效效果减半。

我不敢赌这一半的成功与失败,但是更害怕自己到时候画不出这道符。

打电话给刘警察说出了一大堆材料,让他去准备,然后我自己则是用手沾墨水不停的在纸上写乾坤二字。我要做两手准备工作。

琳水没有打扰我,而是很安静的坐在一旁,拿着一个小小的笔记本翻看。

那是我的日记。若是别人,我肯定当时就抢了过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是琳水,便没有了一丝脾气,我安慰自己她连命都赌给我了,让她看一看日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有一句古话道:“当局者迷。”我不知不觉间已经迷入了一场让我痛了半生的局中。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刘警察提着两大袋东西敲开了我家的门。

我所有要的东西都在里面。琳水却忽然要去六福,说那里成功的引来它的几率更大。

我坐在招待室,材料堆满了整个桌子,然后我便按照《半世驱鬼小扎》开始制作工具。

我没有想到这些东西做起来会这么困难。

但是好在做出了两样。

分别是缚鬼绳,冥雷子。但是也仅仅这两种,而且每种只有一个。

然后我用剩下的材料按照《半世驱鬼小扎》其中一页所述,摆下了一道阵法。

可能它只能在我的眼中算作阵法吧。

刘警官给我打了个电话,他给我们买了食物放在门口,但是自己不敢进来,让我出去拿。

我刚起身,却发现琳水竟然一直在看着我。可能我的注视被发现了,她翻了个白眼,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刘警察还挺够意思的,买了不少吃的。但是琳水吃了几口就嫌弃的放到一旁,然后埋怨大陆的食物太脏。

这几天我语塞的次数很可能比我前十九年的总共加起来还要多。

桌上的废纸已经堆成了山,密密麻麻的全是乾坤二字。但是我却越写,越焦虑。

琳水睡着了,我把外套脱下来搭在她的身上,不知道怎么,心中那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却是越来越浓。

忽然,我感觉室内的温度好像降低了一些。扭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店面大厅,那些灯光依旧,并没有什么变化。

可能是快要入夜了,所以稳定降低了不少。我拿出手机,一看。

时间:九月二十一日凌晨一点。顿时,我背上的渗出了一层冷汗,一股寒意,从脊梁骨升起。

我明明记得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是二十号的下午,而且过了一晚上,第二天刘警察还来给我们送了饭,我去取食物的时候都已经是中午了。

那现在是几点?不可能是凌晨一点就对了,我以为是手机除了问题,所以想要通过网络,重新确定一次时间。

我快速的翻动手机,忽然,啪的一声轻响,手机屏幕直接从中裂了一条大口。我顿时心中一惊,暗道:“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大厅内的灯光忽然忽明忽暗,还伴随着撕拉之声,我猛的抬起头,看向大厅,可是灯光闪烁了几下又恢复了过来。

我吐了一口浊气,低头一看手机,却发现屏幕根本没有裂缝,依旧完好无缺,时间是九月二十一夜间七点。

难道是我眼花了?

不可能啊,我明明看到屏幕碎了。

忽然,我心中一惊,向大厅中望去,那些灯光,不止是灯光,甚至还有那些反射灯光的珠宝,本来这里的灯,都是用的水晶灯罩,所以只要人一眼看去,就能够看到灿烂如虹的美丽光线,但是现在,现在它们竟然全部像是静止了一般。

糟糕——中招了。

我立刻想要叫醒琳水,却忽然发现根本叫不醒她。

难道琳水已经死了?在不知不觉中就被那只鬼杀死了?

我心中忽然一凉,这个女人这么相信我,但是我竟然连那只鬼的鬼影都没有看到就让它杀死了她?

下意识的一低头,然后面色就是一白,我手上捆着的那条朱砂红绳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黑色。

中招的不是琳水,是——我?

我忽然想起来了在深圳时候,自己恍惚的在梦里过了一天,却把它当成了真实。难道这里也是梦境?

我啪的一下扇了自己一巴掌,之后又想起来过来,上次在梦里的时候,摔着了也是疼的。所以这一巴掌算是白扇了。我醒不过来。

我惨笑的看了琳水一眼,看来这次死的是我了。好在没有连累到她的命。

奇怪的是,那只鬼怎么还不出来,我已经被他拖入了梦中,为什么他还没有来杀我?或者让我自杀?

我下意识的一扫桌面,忽然心中一道惊雷炸响。

现在我在睡觉,那只鬼没有进入我的梦里,那么就肯定在真实的世界之中,那么琳水——这只鬼好狡猾,他不知不觉的让我入梦,然后就可以没有任何阻碍的杀死琳水,最后再反过来对付我!

我一看手机的时间,还是没变!

九月二十一日晚间七点。

我们回到六福一边等待一边制作着《半世驱鬼小扎》上的工具,但是却只做出来两个,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使用,琳水睡着了,我竟然不知不觉中被拖进了鬼梦之中。

我焦急的在招待室中来回踱步,却怎么也想不到办法。

无意间撇了桌上的缚鬼绳和冥雷子一眼,心中暗骂一声蠢货。现在我被入梦,也就相当于被鬼缠身。缚鬼绳和冥雷子都是除鬼的利器,我怎么就忘了用呢。

一把抓起缚鬼绳,猛然间,我感觉全身像是被电击了一般,一阵剧痛,差点没有直接晕厥过去。但是好在痛苦没有持续太久,片刻之后,我便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琳水正趴在桌上,愣愣的看着我。而我一睁眼,视线则刚好和她重叠在了一起。

琳水的脸腾地一下就变得通红,而我看见她没有事情,终于送了一大口气,不知不觉间,手中的缚鬼绳就落到了地上。

“你再睡会儿吧。”琳水开口道,但是声音却细弱蚊蝇。

“不能睡了,它来了。”我扫视了屋内一圈,然后又走到大厅中转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地方。难道它走了?但是,我却没有看出琳水的反常,几乎没有注意到她话语中的变化,还有面色的改变。

忽然,一道如兰的吐气声从我耳后传来,一股柔软的感觉从后背升起,琳水轻轻趴在我的背上,软声道:“你喜欢我么?”

我身体瞬间就僵硬下来,但是听到耳后的话,心中如遇电击一般。喜欢?她怎么会忽然问我这个问题?

我吞咽了一口唾沫,顿时语塞下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道这个女警察难道喜欢上我了?仔细回想认识她这三天以来,第一天是和她在派出所分析线索,之后两天便都呆在六福。但是她认识我的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将性命托付到了我的手中,而我不知觉间也因此乱了分寸。

琳水的手缓缓的环绕到我的腰间,我吞了一口唾沫。她继续道:“你怎么不说话。”香腻的气息从耳后传入我的鼻中,我忽然感觉浑身上下一阵燥热。

忽然,屋内传来一声轻响,原来是桌上的废纸堆的太高,落了几团到地上,甚至还有一团飘到了我的影子上——

两只白皙修长的手,穿过我的腰,然后环绕在一起,我已经感觉到琳水整个人都贴在我的后背,我下意识的握住了她的手,琳水好轻,轻若无物一般。

琳水手上怎么有东西?我低头一看,一条黑色的小绳系在她的左手手腕上。

有点眼熟,怎么——好像我送给雪雁那一条?

猛然间,我心中一惊,雪雁,今天,今天是雪雁头七!

我低头一看地面,只有我一个人的影子,刚才我竟然没有注意到!

我额头上的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脊梁骨瞬间冒起一阵寒意。我背上的这个人。

不是琳水!

她是——雪雁!



神级无上天尊 白袍雪甲 NBA全能王者 星象江湖 新婚保鲜五年 一万次勇者 绝世狂兵. 灵气世界之登仙路 剑耀九苍 皂吏世家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