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传 《天传》第六章:分离相逢相逢后又分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红色小说名字叫作《天传》,提供更多天传红色,天传红色小说。天传小说红色节选:红色的人,红色的男人和女人。女人的打扮和火翎基本上像,男人的打扮也是一身红,个个壮实,面无表情,不仔细看和普普通通人也没差别。放到人潮里基本上认不…...

天传

推荐指数:10分

《天传》在线阅读


红色小说名字叫做《天传》,这里提供红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天传小说精选:人,离木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候,离木看见,从这雪白地方的远方,飘来一团红云,飘近才看见这是一群红色的人,红色的男人和女人。女人的打扮和火翎几乎一样,男人的打扮也是一身红,个个健壮,面无表情,不仔细看和普通人没有区别。放在人潮里几乎认不出来,可是仔细看,会看见这些人的眼神和普通人的眼神不一样。这些人的眼神的眼球是红色的,只要是看见的人的心里都会升起恐惧的情绪。然后,离木看见他们走近,看见他们的中间有一顶红色长方形的轿…

人,离木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候,离木看见,从这雪白地方的远方,飘来一团红云,飘近才看见这是一群红色的人,红色的男人和女人。

女人的打扮和火翎几乎一样,男人的打扮也是一身红,个个健壮,面无表情,不仔细看和普通人没有区别。

放在人潮里几乎认不出来,可是仔细看,会看见这些人的眼神和普通人的眼神不一样。

这些人的眼神的眼球是红色的,只要是看见的人的心里都会升起恐惧的情绪。

然后,离木看见他们走近,看见他们的中间有一顶红色长方形的轿子,红色的人围住离木,抬轿子为首的是两个一身红色,浑身健壮面目黝黑的光头男人,看着离木。

放下抬在肩上的轿子,放在白色的地上面,两个人同时躬身,拉开红色的轿帘,做一个请的手势,请离木进轿子里面。

离木看见轿子里面是空心的,可是仿佛有无限的深。

离木没有动,围住离木的人也没有动,过去很久,彼此都不动。

两个面目黝黑,身穿红色长袍黑色布鞋的健壮男人,站直身子。

离木没有看见他是怎么样来的?可是两个男人就来到了面前,还没有等离木反应过来,他们就把离木抬起,抬进轿子里,轿帘落下,轿门关上。

立即就上来两个男青年,很快脱下离木身上的衣裤鞋,换上红色衣裤鞋,一种火的味道传来,浑身滚烫,滚烫就像是心中有一个圆球在身体的每一根血管,每一个细胞游走,所到之处,哪里都是滚烫。

一看他们的手法都是极度的专业,肯定曾经为无数的人更过衣,他们是专门更衣的。

离木更加百思不得其解,只是觉得这遇到的事情,都是太令人不可思议,不敢相信,就像是有一根看不见的命运绳索,把人往深渊里推,这深渊令人恐怖,或许这深渊就是生命的终结点。

没有过多久,离木身上的衣已经更完。

在眼里所见的一切都是红色的轿子里面,自己也是红色的一部分。

滚烫从心里消失,身体的感觉恢复平常,摸了摸身上的布料,发现这红色的衣服贴在肉身,已经成为身体的一部分,裤子也是一样。

红色的衣服和裤子就像是身上的皮肤一样。

离木试着用手脱,脱不掉,感觉轿子在晃动,知道是人已经在抬着轿子走,走向哪里?不知道。

不知道这是要去哪里?知道的是这些人是火翎的同类,在火翎还没有回来前,自己的生命没有危险,所以去向哪里自己不在乎,轿子一点也没有摇晃。

离木推开红色轿子的轿窗,有凉风从脸上滑过,所见一朵朵白云,眼下也是一朵朵白云,自己这是坐在轿子里,轿子在白云上面飞,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他们是妖怪,能够做到也不足奇怪。

一想到自己现在和这些妖怪在一起,心里就极度不舒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离木感觉轿子已经停下,往下看,轿子停在一朵白云上面。

那些人站在朵朵的白云上,所有的人都是为了自己,像是在举行一场盛大的迎接仪式,这仪式是为自己,放下窗板,轿子里的两个先为自己更衣的人此时已经不在轿子里面。

离木无意中一看,看到对面的自己,只是方位不同,开始的时候,离木还以为是两个自己。

仔细一看,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了一面镜子,自己出现在这镜子里,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还觉得自己都有些不像自己了,都差点没有认出来。

从来没有穿过这样火红的衣服,整个身体除脸上麦色的皮肤外,都是红色的,看着自己的脸,虽然已经三十多岁,还是像二十岁一样的脸,有谁知道?这脸里所埋葬的痛苦?

只有眼神显现出来,曾经爱过自己的女孩,面对面深情的注视着自己的眼睛说:“知道当初为什么爱你吗?因为看见你的第一眼,我不是被你英俊的脸打动,是被你的眼神打动,只看你一眼,我的心就加速的跳起来,我就喜欢上了你,因为我知道你是有故事的人。”

只是时光波折,有故事的人的心往往都不安定,经过才知道,心太多情,多情,就会忧郁,然后,火热相爱,心又被割成碎片的离开。

这样分离相逢,相逢后又分离,不停的有人离开生命,走进新的人,可是曾经在生命里刻下痕迹的人又怎么能够忘记?

总是回忆起,回忆起曾经岁月里的疯狂,那些欢乐的美丽日子。

当缘分落下幕,彼此也就注定背道而行,总是不敢回忆却又无法自控的去回忆。

忧郁的眼闭上,从眼角滑出泪水,那已经是多年的前程往事了。

希翼能够忘记,总是无法忘记。

再睁开眼,离木警觉起来,因为离木闻到了一种火的味道,看见白色的烟从红轿的四面八方来。

这不是白云的雾,这是烟。

离木已经明白,这顶红色的轿子起火了,连忙打开轿窗,找出路突围,却发现轿窗外的世界成为一片红色的火海。

轿子在燃烧,在狂风的推助下,燃烧得更加疯狂,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离木根本就无法理解,脸上现出恐惧的表情,每个人看见这恐惧的表情,都一定会感觉到自己的慌乱。

这一次离木感觉到自己的生命要完蛋了,火翎说得等她回来自己才能死都是假的,有些想火翎了。

这个时候才觉得火翎对自己还是很好的,至少离木虽然在火翎的语言里感觉到火翎的攻击性,可是她的行为却是完全相反,不要被别人的话迷惑,说得再美如果是空话一切还是空的,说得再差如果做得是很好的事情,那么一切都很好。

突然就觉得火翎是双性格的人,火翎是很好很好的人。

这刹那的思绪,被突然猛至的火焰掐断,因为红如血的火焰现在就到了离木的眼前,离离木的衣服被点着只有两寸的距离,而且更近,似乎只有一寸的距离。

离木的嘴巴张得很大,眼睛也瞪得很大,双手向前挥舞,身体朝后倾,就要倒下去,身后的火焰迅速扑来,舔到离木背后的衣服上,后背的衣服迅速的燃烧,离木闻到难闻的,人肉被烧焦的糊味,这人肉被烧焦的糊味是从自己的身上传来的。

也就是说自己身后的皮已经被烧焦,而烧焦的就是这火,自己坠入了一场很大的灾难中,危急的时间来不及其他的任何思索,只是觉得自己要完了,脑海一片空白,真的是像被一场大雷劈得吓破灵魂。

就是在这火堆中,离木惊慌的挣扎,没有看见,他身后的火焰中站着一个火红人,她很平静的看着面前这个被烧得魂都快破了的男人。

忽然就觉得这个男人还是很有意思的,不过一会儿火翎就消失,说过离开的怎么能够返回?

火焰在渐渐的小,离木发现一个令自己感觉到很震惊的实事,为什么能闻到自己身体的肉被烧得腐烂了的味道?可是为什么自己的身体却是毫无感觉的?一点也不觉得疼痛?这真的是无法理解。

渐渐挣扎的动作也少了很多,后来甚至停止了挣扎,慢慢的转身往回看,只看到身后是一片熄灭的火焰,肉被烧乱了的背,从没有看到过自己的背被烧后竟是这样的丑。

周围的火焰都在渐渐的熄灭下去,白色黑色的烟雾也慢慢的散了。

离木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的脸因为恐惧已经麻木,摸自己的头发,被札成一束的长发没有糊的味道,还是完好无损,看来自己的运气还是有一部分的,上天没有让火烧掉自己的头发,毁了自己的容已经是非常的好了。

对面的轿壁上出现了先出现过的镜子,它没有丝毫的损



白袍雪甲 我有一个鼎 空壳娘子 绯闻非女友 粿女当红 我的混沌城 大侠成名之路 末世之冲破黑暗 穿越从王牌御史开始 亘古大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