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王妃:腹黑储君不早朝 第1章 下堂王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亥时,楚湘王府。麒麟熏香炉升起来袅袅白烟烘托出了房内淫糜的气氛,告示着喜字的婚床花纹繁杂,一袭一袭的流苏摇晃着,玻璃窗红色的帐幔,也可以看见了两道相缠的人影。女人白皙纤细麒麟熏香炉升起袅袅白烟烘托了房内淫靡的气氛,张贴着喜字的婚床花纹繁琐,一袭一袭的流苏晃动着,透过红色的帐幔,可以看见两道交缠的人影。。...

子时,楚湘王府。

麒麟熏香炉升起袅袅白烟烘托了房内淫靡的气氛,张贴着喜字的婚床花纹繁琐,一袭一袭的流苏晃动着,透过红色的帐幔,可以看见两道交缠的人影。

女人白皙修长的双腿紧紧夹住男人精瘦的腰腹,乌黑的秀发在丝缎上铺散开来,粗重的喘息与娇吟混合在一起。

“王爷,今儿个是您的大婚之日,您不去王妃那里就寝么?”

不满按住身下眉眼如丝的女人,男人嗤笑一声,“将门出身的粗鄙女子,本王看着就倒胃口!哪里会像你一样讨本王欢心。”

两人缠绵缱绻之际,屋外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随即有人慌慌张张地禀报。

“王爷!不好啦!王妃上吊自尽了!”

屋里男人鬓角尽被汗湿,俊美的面容泛白,慵懒掀开床幔,眼眸阴郁无比,“拉到乱坟岗埋了!勿扰了本王的雅兴!”

说完,男人面无表情地合上床幔,再次将貌美的青楼名妓压在身下。

……

王府西南角的偏房,残留着清冷的熏香,红烛燃到了尽头,床.上凤冠霞帔的女子脸色苍白如雪,脖子上仍留有上吊留下的血痕。

上了年纪的老婆子趴在床边涕泗横流,“我命苦的小姐!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呀!”

这女子是相国府的庶出小姐,闺名灵犀,性子软弱,未出嫁之时在府中就不受重视。

如今因先帝赐婚而嫁给这声名狼藉的好色王爷,却想不到大婚之日他竟将青楼女子带回府中,灵曦一时气急便做了傻事。

“小姐,你好命苦啊!呜呜……”老婆子不停地摇晃着红灵犀的身子。

“小姐,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另外一边是赶来的陪嫁丫鬟,她也不断地摇晃着红灵犀的身子。

“咳咳……”一声微弱的咳嗽声传来。

丫鬟立刻停了哭声,眼睛瞪的滚圆:“嬷嬷,小姐还没死!小姐还没死!”

“小姐,小姐……”那老婆子也听到这咳嗽声,眼中不由得一亮,闪过惊喜的光芒,口中不断的唤着。

“唔……”只见红灵犀那又长又翘的睫毛微微的颤动,尔后缓缓地睁开眼睛,水蒙蒙的带着几分迷茫。红灵犀打量着这周围,瞧见丫鬟雨涟和从小带大自己的王嬷嬷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

她,还没死么?

“小姐,真的是太好了,你总算是醒了啊。”王嬷嬷声音有几分哽咽,赶忙叫着身旁的雨涟:“快去,给小姐倒杯热茶来。”

“王嬷嬷,我……”红灵犀坐起身子来,感觉到脖子上一阵疼痛,不由得伸出芊芊玉手轻轻地抚摸着,那一道有些凹进去红痕,正是她想要离开这人世的证据。

“小姐,你怎么这么傻啊。要不是雨涟及时发现的话,你就已经不在了呀。”王嬷嬷想起那一幕如今还心有余悸,雨涟也正好将茶水端来:“小姐,喝点茶水吧。”

红灵犀摇了摇头,娇柔的脸上浮现痛苦。她哽咽:“又何必救我呢,受到如此大的侮辱,我又何必在苟活于人世?遭那份罪。”

新婚夜,夫君不出现在洞房,反而叫了青楼艳姬来府中寻欢作乐。

想她红灵犀正正经经的大家闺秀,竟然比青楼女子还不如。要是传出去,那不但侮辱了她的名声,还侮辱了红家这百年的书香门第!

要知道她祖父红寒林可是官至相国,历经三朝元老,一生清廉。如今虽然前年告老还家后安详过世,可是她的红家可是在国中很有声望的官宦之家。

自己父亲也十分勤恳,虽然没功名,可也是本分人……

她从未想过自己竟然这么命苦,因为指腹为婚不得不嫁给最风流的楚湘王!更没想到一嫁过来就受此羞辱!

想着,红灵犀的眼中泪珠滚滚,不住抽咽。

“小姐,你莫要太往心中去。好死不如赖活着啊,你这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叫夫人知道了,那得多伤心呀。”王嬷嬷好声好气的劝道。

一想起家中的娘亲,红灵犀的心底一片柔软,不禁泪湿了眼眶,这才微微的颔首。

是啊,就算心中有再多的不满委屈,可是她不能让娘亲伤心……

想着红灵犀眼中泛出坚强的神色,她握紧拳头,忍住了心中的悲愤:反正她与那王爷也没有半分情意,日后忍让着一些,也就只能如此了。

空荡荡的屋子,窗外的月色皎皎,这烛台上的红烛明灭,那流了一桌子的烛泪就如她此刻的心,死灰俱灭。

翌日,清晨。

淅淅沥沥的外面落起了小雨,在这秋日,平添了几分冷意。

红灵犀是被这稀稀落落的雨声给惊醒的,她坐起身来,自顾自的添了一件淡墨色的绣花外衣,走到那窗前。

此刻还尚早,天依旧是有点阴沉沉的。

秋日是要来了么?红灵犀伸手,那点点飘落的冷雨落在她的手上,带着一股沁入骨髓的寒意。

“小姐,小姐——”

突然门口传来了雨涟慌张的声音,下一秒,门就被重重的撞开。只见雨涟整个人就冲了进来,跌跌撞撞的样子。

红灵犀勾唇露出一抹浅笑,很是柔善的说道:“瞧瞧你这毛毛躁躁的样子,是被火烧了眉毛么?”

她就是这样的人,虽然心中还是难受,可是日子总是要过下去。

她昨晚想了一夜,虽然自己命苦,可是为了爱自己的爹和娘,为了可爱的弟弟,也要好好的保重自己。

这是她出嫁前答应爹娘的事。

雨涟的表情见着仍旧带着笑意的红灵犀,却变得结结巴巴,不知道如何说起了。

“你这是怎么了?可是有人欺负你了?”红灵犀看着她这表情有些奇怪,担心的问道。

“哇呜——”雨涟听到红灵犀这一声关切,顿时嚎啕大哭了起来,直直的跪在地上,伤心的说道:“小姐,小姐……是府里,咱们府中出事了!”

“怎么回事!”红灵犀也惊住了,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赶忙问道。

“昨天夜半里,府中突然闯进了一伙贼人,放了一场大火,把所有的东西都给烧没了。老爷,夫人,还有少爷全都被人给害死了,府中的所有金银财宝全都没了……”雨涟抽抽搭搭的回应着。



贵妇候选人 王牌少帅 当恶毒女配变得认真了 大新轶事 猎谍 洪荒明月 我乃路易十四 开局50岁我还可以火三年 日综店长生涯 李逵的逆袭之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