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演义 第二章 逼上梁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上,吾皇万岁”“爱卿平身,朕叫爱卿来是为了那章惇贾似道之事”这是蔡京脑子里便有了主意,他最终决定将范纯仁也再带,皆因先皇在是两人因政治见解相同,范纯仁出任右丞相,蔡京犯了贪污之罪范纯仁严厉处罚过他,蔡京便记了仇,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蔡京怎么能放过我。第二日福宁殿早朝只见蔡京站出来“启奏皇上,臣参奏章惇犯上,望陛下予以严惩”赵佶“准奏,击杖四十,发配大名府充军”满朝文武一看情况便知道赵佶这是在为当日之事报复谁还敢在多言,便都如木桩一般站定无一人站出来为章惇求情,赵佶一看达到了预期效果到“蔡爱卿举荐有功,朕令你代章惇之职,高俅令你为殿帅府太尉总领京城防务,曾布为吏部尚书,蔡卞为工部尚书”这时太师韩忠彦站出来道“启奏皇上,臣认为不妥,三皇五帝以赏罚分明而天下大从,今皇上赏罚不明恐”这还没等韩忠彦说完赵佶便怒气冲冲说“大胆,你说朕是昏君了,韩太师你年事已高,朕令你致仕退回家养老去吧”韩忠彦一听也吓出一身冷汗但也无可奈何跪下道“臣领旨”就这样韩忠彦也退休了朝政彻底落到了蔡京高俅之手。。...

水浒演义

推荐指数:10分

《水浒演义》在线阅读


  上回说道赵佶和高俅商议如何处置章惇,只听赵佶说“来人,去把蔡大人宣来,我在上书房等候”一个太监应了一声便去了,赵佶和高俅来到上书房赵佶坐在龙椅上高俅站在下首便道“皇上欲治那章惇必先给他个罪名,他那日在朝堂上的表现就是犯上是大不敬,为显示皇上仁德,微臣建议将他击杖四十发配大名府充军”赵佶一听便哈哈大笑“好个高俅,朕果然没有看错你”“多谢皇上夸奖,臣不过是为皇上排忧罢了”只见这时蔡京来了“臣叩见皇上,吾皇万岁”“爱卿平身,朕叫爱卿来是为了那章惇老贼之事”这是蔡京脑子里便有了主意,他决定将范纯仁也带上,只因先帝在是两人因政治见解不同,范纯仁时任右丞相,蔡京犯了贪污之罪范纯仁处罚过他,蔡京便记了仇,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蔡京怎能放过。“启禀皇上,臣观那章惇之事定不简单,据臣了解章惇是受人指使”赵佶大惊“谁”蔡京道“那章惇是范纯仁举荐,两人关系不一般,而范纯仁是申王的老师,定是范纯仁勾结章惇欲立申王为帝,好在太后英明,没有中此二人之奸计,皇上这二人定不你轻饶啊”,赵佶这时脸色已变,蔡京一看心中窃喜“范纯仁这下你完了,我的大仇终于得报”赵佶“高太尉,你速令一百禁军前去范纯仁老家将此贼解入东京快去”“遵旨”高俅便下去安排不说。赵佶“蔡爱卿办理完章惇,朕欲让你顶替章惇之位,愿你尽心为我效力”蔡京一听满是高兴的用力磕头道“臣谢主龙恩,吾皇万岁”“好了下去吧”

  第二日福宁殿早朝只见蔡京站出来“启奏皇上,臣参奏章惇犯上,望陛下予以严惩”赵佶“准奏,击杖四十,发配大名府充军”满朝文武一看情况便知道赵佶这是在为当日之事报复谁还敢在多言,便都如木桩一般站定无一人站出来为章惇求情,赵佶一看达到了预期效果到“蔡爱卿举荐有功,朕令你代章惇之职,高俅令你为殿帅府太尉总领京城防务,曾布为吏部尚书,蔡卞为工部尚书”这时太师韩忠彦站出来道“启奏皇上,臣认为不妥,三皇五帝以赏罚分明而天下大从,今皇上赏罚不明恐”这还没等韩忠彦说完赵佶便怒气冲冲说“大胆,你说朕是昏君了,韩太师你年事已高,朕令你致仕退回家养老去吧”韩忠彦一听也吓出一身冷汗但也无可奈何跪下道“臣领旨”就这样韩忠彦也退休了朝政彻底落到了蔡京高俅之手。

  再说那范纯仁字尧夫是范仲淹的次子,现已致仕在家。有两子,长子叫范正平年方二十,身高八尺,长得是相貌堂堂威风凛凛,人送绰号九天飞龙,自幼学的一身好武艺有万夫不当之勇,善使一杆方天画戟,马上马下天下无对。次子范正思,年方十八,绰号小诸葛,身高八尺面如冠玉,自幼随父亲学习,正是腹内藏雄兵百万,胸中包藏宇宙之机。这天父子三人在家听得外面喊叫声起“包围住,切不可走了范纯仁”只见禁军长官进来道“范纯仁你勾结章惇欲谋反,圣上令我捉拿你父子三人”只见范正平道“一派胡言,我父亲早已致仕在家,何来谋反之罪”只见范纯仁大声训斥道“住嘴,今我有口难辩,然我忠义之心不容改变,你二人速去莫管我”说罢便拔剑自刎。二人见父亲自刎范正平大叫“昏君我誓杀你,正思你保父亲先走到老地方等我,我杀光这帮为虎作伥的奸贼”范正思抱着父亲从后门逃去。只见范正平拿着方天画戟道“狗贼拿命来”那禁军头领也拔刀砍向范正平,只见范正平手舞方天画戟一招架住砍向自己的刀,一招横斩向那头领的腿,那头领如何能抵挡便应声倒地在一招便结果了他性命,这三招之连贯迅猛足见范正平武艺之高强,那一百禁军见长官已死纷纷冲上来把范正平围在中间。只见范正平手中方天画戟翻飞犹如饿虎扑食一般冲杀过来被范正平击中者那是非死即残,转眼间禁军被杀者已有二三十人,这些人毕竟是禁军还是死死的围住范正平非要把他砍成肉泥不可,只见范正平更是勇气可嘉被围之后毫无惧色,手舞方天画戟左刺右砍上劈下斩又连杀二十余人,那禁军无法伤着范正平,只见范正平一个跟头翻出包围,朝着一匹马跑去,禁军舞刀在后面追,只见范正平一步跨上马一夹马腹杀向禁军,犹如是虎入羊群杀得禁军是丢盔弃甲,再也顾不上什么赵佶高俅的命令竞相逃命去了。范正平杀散众人又牵过一匹马回到家中收拾好包袱银两,便提戟上马,来到兄弟二人读书练武的茅草屋,只见父亲安详的躺在床上,正思已经把父亲身上的血迹擦干净跪在父亲面前痛哭,范正平也跪下痛哭起来“父亲为国一生尽忠,尽被奸臣陷害被逼得自尽,昏君有朝一日我定将你君臣碎尸万段”范正思道“兄长常言道入土为安,先将父亲埋葬为上”兄弟二人便将父亲下葬,二人跪在父亲坟前只见范正平双手紧紧抓住一把土咬牙切齿的说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范正思问道“为今之计兄长有何打算”“我听闻济州治下有一梁山,周围八百里水泊环绕,地形甚是险峻,是个易守难攻之处,我二人便去那里安身”“事不宜迟我等赶快动身”兄弟二人在父亲坟前磕了三个头便上马前往梁山去了,这一路上昼伏夜行二人躲过无数排查也吃尽了苦头总算到了梁山.不过现在梁山已被人占据了,为首的叫白衣秀士王伦,还有摸着天杜迁云里金刚宋万旱地忽律朱贵。这四位好汉占据梁山聚集起五百人马打家劫舍。范正思找了个人问道“敢问大哥,如何能上的梁山”那人道“哪里已被一伙歹人占领了,你二人不要命了”“只望大哥指点条上山的路”“不知不知”那人说完便走,只见范正平上来一把拽住他瞪着铜铃般大的眼睛说“我二人是行走江湖的绿林好汉,你不说我便在此杀了你”那人浑身打着哆嗦“好汉饶命,那水泊边的酒店是梁山朱贵开的,你二人可去那里问问”范正平让那人走了笑着对范正思说“哈哈哈,这才象个打家劫舍的人”范正思叹了口气道“想不到祖父和父亲的声誉被我兄弟二人败坏了也罢也罢”二人来到朱贵的酒店,小二便来招呼“二位客观请问要点什么”范正平道“请问小二哥,这里是不是朱贵所开的酒店”“正是”“劳烦通告一声我二人要见朱大哥”不一会朱贵从后堂出来抱拳道“恩,小可小可朱贵,不知二位兄弟怎么称呼”范正平道“我叫范正平,这是我兄弟范正思朱大哥可否到后堂详谈,”三人便来到后堂朱贵道“莫非你二人是范文正公之孙”范正思道“只怕辱没了先祖的名誉,故我二人不敢提及此事”朱贵道“那你们怎么到这般地步,范正平便将昏君奸臣逼死自己的父亲,二人杀散禁军逃到此地之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朱贵”朱贵也叹气道“昏君在位,奸臣当道,有才能之人得不到重用,好一个朗朗乾坤的世界现已经浑浊不堪,也罢,我愿引荐你二人上山,山寨得此二位英雄,定能兴旺发达,明日我送二位上山,王头领必当能重用”随即叫小二准备酒菜款待二人。直到第二日五更时分,朱贵把范正平兄弟叫了起来,洗漱罢便取了些肉食让二人吃饱,走出房门,拿出一张弓搭上一枝响箭,朝着那芦苇里射将去。范正思道“朱大哥此事何意”朱贵道“这是山寨里的号箭但要上山去坐船才能去往,我昨日已修书一封,向王头领见了二人,今日一听响箭一会便会有船来”兄弟二人抱拳道“多谢朱大哥,我兄弟二人遭此大难,大哥引荐,我二人没齿难忘,今后但有用得着我二人,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朱贵道“二位兄弟,今后你我便同是山寨中人,何须如此客气”不多时只见芦苇港汊中摇出俩只小船,每只船上各有两个人拿枪站在船头,船靠岸,朱贵和范正平兄弟二人上了一只船,另一只船搭载了二人的行李便缓缓向梁山划去,这时朱贵便向二人介绍起了梁山的地形“这里港汊较多,很容易迷路,外人根本就无法通过港叉,你二人看那远处的山,山寨便在山顶,自上山寨只有一条大路,而上山的大路又被三座关卡防御,纵有千军万马也攻不上山来”范正平道“好个险峻的地势,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啊,朱大哥现如今山寨有多少人马”现如今有五百左右人马,有得是流落江湖的绿林好汉,有的是是杀人越货的强盗,总之是人蛇混杂,这些人经常下山去打家劫舍,弄得附近州县都知道了梁山,朝廷屡次派兵前来征剿,一来苦于梁山水泊港汊纵横不识水路,二来这昏君在位奸臣当道,那些当兵的都是奸猾之人,谁愿丢了性命,只要不太惊动朝廷,那些州县的当官的自然会隐瞒下来,这样也就成就了我们”“那朱大哥,山寨是以何为生,难道山寨的粮食能够养活这许多人”“山寨又无地可种,起初是柴大官人少赞助些前钱财粮食,但是最近上山的人颇多,便只有找附近的村子借粮,起初这些村子的大户都不愿借给,但哪经得住梁山的这些好汉轮番敲诈,绑架勒索,便低了头给了粮食,这我山寨才有的今日繁华,今我山寨,有了你兄弟二人定会兴旺发达”说罢三人便大笑起来,范正平问道“柴大官人,莫不是江湖人称小旋风柴进”“正是,那柴大官人是周世忠柴荣之后人家里有良田千亩,钱财无数,又有先皇御赐的丹书铁券,端的是个人物,但有江湖落难之人找他,定会以金银资助,犹如那孟尝公在世”三人说着便来到了山脚下的金沙滩,范正平兄弟二人,抬头看着梁山山势险峻,抬眼望去望不到边际,三座雄伟的关隘修建在唯一的上山之路上,关隘上摆着刀枪,四周便都是滚木擂石,关上小楼咯,看到朱贵三人便放了进来,三人约走了半个时辰才上得山顶山寨里,当中一座大厅牌匾写着聚义厅,三人进得厅来,只见当上坐的一个好汉,正是那寨主白衣秀士王伦,下面左边坐着摸着天杜迁,右边坐着云里金刚宋万,朱贵上前便道“大哥,这兄弟二人便是范文正公之孙,前朝丞相范纯仁之子,因那蔡京陷害他父亲,将他父亲逼得自尽,他二人杀散禁军,走投无路,那来我山寨前来入伙,望大哥应允”如看兄弟二人能否立足梁山,且听下回分解。



极道坏医生 我要当主角 末世之冲破黑暗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 禁区猎人 盘龙开端之纵横三界 快穿有毒:高冷BOSS撩不动 三世情缘心丹结 网游之成为BOSS 三寸人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