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当家:冰山王爷种田妃 《庶女当家:冰山王爷种田妃》第二章 弹琴美男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沈小雪柳儿小说名字叫做《庶女当家:冰山王爷种田妃》,这里提供沈小雪柳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庶女当家:冰山王爷种田妃小说精选: 沈小雪苏醒后并没有如愿下床活蹦乱跳,兴...

沈小雪柳儿小说名字叫做《庶女当家:冰山王爷种田妃》,这里提供沈小雪柳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庶女当家:冰山王爷种田妃小说精选: 沈小雪苏醒后并没有如愿下床活蹦乱跳,兴许是身子被那冰窟窿冻极了又未及时就医,已经换了灵魂的沈小雪硬生生又挨了三天三夜高烧之苦才慢慢好起来。沈小雪死了,这消息在比普通庄子还大的沈家大院里传开后,人们只是驻足愣神片刻,然后摇头叹息:“可怜的孩子!死了也好,早死早投胎,怎么都比这辈子强……”沈小雪的身世在沈家大院是个公开的秘密,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主子不喜欢,谁也不敢提谁不敢问,久而久之便成了一个隐晦的话题。沈小雪活过来…

沈小雪苏醒后并没有如愿下床活蹦乱跳,兴许是身子被那冰窟窿冻极了又未及时就医,已经换了灵魂的沈小雪硬生生又挨了三天三夜高烧之苦才慢慢好起来。

沈小雪死了,这消息在比普通庄子还大的沈家大院里传开后,人们只是驻足愣神片刻,然后摇头叹息:“可怜的孩子!死了也好,早死早投胎,怎么都比这辈子强……”

沈小雪的身世在沈家大院是个公开的秘密,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主子不喜欢,谁也不敢提谁不敢问,久而久之便成了一个隐晦的话题。

沈小雪活过来了,这消息比之前传得还快,但依然没引起任何波澜,听闻消息之人再次驻足片刻后摇头叹息:“可怜的孩子,真是人贱命更贱,那样都死不了!唉!活着也好,好死不如赖活着不是?”

当这消息传到沈家二小姐沈若霞耳里,她正自个儿对着铜镜描眉画唇,这是她前日才从一位京城回来的姑娘那儿学来的,据说这是京城时下最流行的妆容。

她小心的在嘴唇中心点了两点朱红,稍微抿抿嘴,然后对着铜镜左照右照:“柳儿,快看,我这妆容好看吗?”

柳儿往铜镜里扫了一眼便垂下头:“好看,我们二小姐天生丽质,五官精致、肤若凝脂,不管上什么妆都是绝顶的大美人儿!”

沈若霞心里美极了,她最爱别人赞她美貌,凡是跟漂亮美丽相关的东西她都喜欢、都想要且一定要到手,她盯着镜中的自己嘟哝:“也不知梁夫子会不会喜欢?”

“小姐放心,梁夫子一定会喜欢的。”柳儿立刻奉承。

“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他?”

“梁夫子一个来历不明的客居先生,要不是老爷救他回来他命都没了,小姐瞧得上他是他的福分,他就该千恩万谢感恩戴德,岂敢对小姐……”

“放肆!”沈若霞突然起身挥手就是一巴掌,从小习武的她怎么也有几分功夫底子,看似轻轻一下却把她的心腹丫鬟柳儿扇倒在地。

沈若霞双手叉腰柳眉倒竖:“你算个什么东西,岂敢对我的梁夫子说三道四,你活腻了你?”

柳儿顾不得脸颊上火辣辣的疼,赶紧爬过来匍匐在沈若霞脚边卑微的磕头:“二小姐息怒!奴婢口误遮拦,奴婢该罚!奴婢该罚!”

她一边说一边往自己已经红肿的脸颊上扇巴掌,那啪啪的声音一次比一次响亮。

沈若霞扬起下巴斜睨着柳儿:“行了,停了吧!记住了,我的东西谁也不许碰谁也不许惦记,说坏话也不行,听清楚了?”

“是,奴婢谨记!”柳儿趴在地上脑袋磕头到底,全身还在微微发抖。

这二小姐的脾气她最清楚不过,别看她长得水灵乖巧娇俏可人,她人前嘴甜讨喜,一转眼就变得阴险狠毒,那折磨人的手段丝毫不比大老爷们儿逊色。

柳儿小心伺候这许多年,依然不敢在她面前有丝毫放肆,谁也不知道前一秒笑眯眯赏你金银的二小姐下一秒会不会要了你的命?

看着如狗一般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柳儿,沈若霞满意的拍拍手。

母亲从小就说:下人就是狗,教导好了你指哪儿它咬哪儿,要是没管住说不准儿什么时候就会反咬你一口。

所以务必从头到尾赏罚分明,让她知道厉害明白你心意,使唤起来才顺手,否则……与其以后被她反咬一口还不如早些斩草除根的好。

之所以不喜欢沈小雪那臭丫头就是她太木讷不听话,又是爹爹身上一大污点,这种随时可能咬你一口的狗留不得。

她转身对着镜子捎首弄姿一番,直到自己满意了才转身兴冲冲的走向门口:“柳儿,走,跟我见梁夫子去。”

沈二小姐语调欢快,好似方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柳儿不敢有丝毫怠慢,赶紧爬起来小跑着追上去。

沈家内院青砖红瓦、雕梁画栋、回廊蜿蜒、极其奢华,单单走在这回廊间,看着周围变化莫测的景致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沈二小姐兴冲冲的走着,突然脚步微停,回头问:“你说什么?沈小雪活过来了?”

柳儿愣了片刻,这话是她一刻钟前说的吧,小姐现在才想起来?

当然她不敢有丝毫质疑,只是乖巧的低头应道:“是啊,小姐,她活过来了!”

沈二小姐转着眼珠想了想,继而掩嘴一笑:“这丫头命挺硬啊,这样都死不了!嘻嘻,等湖里结了厚冰咱们挖个冰窟窿让她下去摸鱼,看她能挺多久!”

她兴冲冲的说完又转身蹦蹦跳跳看似天真无邪的往梁夫子那边去,远看就是个活泼可爱的漂亮小姑娘,但那话却比三九天的坚冰还阴冷渗人。

沈小雪病的这几天她娘代她跟内院管事请了假,对这世界又陌生有好奇的沈小雪一能下地,第一件事就是到处走走看看,把见到的人景物与记忆中一一对比应证熟悉。

是的,她要用庶女沈小雪的身份活下去,要沿袭她以前的生活,但不接受她以前的命运,只有熟悉了才有可能找到出路,她相信终有一天自己能能找回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可转悠几天下来,这沈家大院实在太大,九进九出,越往里越豪华,从门房、仆役、短工、长工、外院、内院,依次进去,等级分明,不容有丝毫僭越。

庶女沈小雪从小生活在这沈家大院之中,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偶听旁人提起外面之事,她也无甚兴趣,从不往心里记,这让现在的新主人沈小雪非常烦恼。

随意的闲逛之中,突闻前方有缭缭琴音,如仙乐一般悠扬动听,她不自觉的寻着琴音而去,心中暗想,能弹出如此优美琴音的人一定也是个美人儿吧?

是沈家大小姐?还是大少奶奶?或者是沈老爷小妾?唯一不可能是沈家二小姐。记忆中的那位二小姐就如母夜叉一般的存在,连承袭记忆的现任沈小雪思之都有些后怕。

转过两条回廊,前方一个小小荷花池,不知因何缘故,水面上飘了一层薄雾,撩撩绕绕把池边的房间笼罩其中,远远看去,那房间就像漂浮在云团儿中的仙境一般,神秘得让人向往。不,更让人向往的应该是窗下那道正在抚琴的缥缈身影。

他玉带束发,面容精致,因为弹琴微微颔首,那对斜飞入鬓的剑眉和半闭的眼睑上那对如小扇子一般长长的睫毛尤其摄人心魂,英挺的鼻子、完美的唇形让他整张脸无懈可击。

这等容貌……怕是世间最美的女子都要自惭形秽,这样的人物怎会落入凡尘?他不应该是天上的神仙吗?

沈小雪惊讶中带着痴迷一步一步向那间屋子走去,眼看已经到了窗子正对面,琴声戛然而止。

抚琴之人微抬头与小雪对个正眼。小雪感觉自己心跳瞬间加快了,耳边全是噗通噗通噗通的声音,脑子里一片空白,耳根和脸蛋似乎都在微微发热。

抚琴之人审视的打量小雪一番,突然嘴唇一勾,竟然笑了!

沈小雪还没来得及花痴,身后突然传来脆生生的女声:“你是谁,在这儿干什么?”

这声音再熟悉不过,沈小雪的身子几乎是本能的做出反应,立刻跪伏在地:“奴婢给二小姐请安。”

“你?你好了怎么不来当差?跑这儿晃什么晃?”

“奴婢……正要去找内院管事禀报。”

沈若霞早就看到了对面窗前的抚琴之人了,他方才竟然对我笑了。

沈若霞心情大好,不想跟沈小雪计较,挥挥手道:“退下吧!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来梁夫子院子!不许偷看梁夫子,否则……”

她俯身下来笑眯眯的在沈小雪耳边低声威胁:“我挖了你眼睛!”



灵缘界 道君 商门甜妻(下) 伯爵大人有点甜 北宋振兴攻略 伊塔之柱 我有一个小黑洞 盗墓险途 龙破九天诀 斗罗之通灵王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