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归来 《燕归来》第8章 死去活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燕白羽老郎中小说名字叫作《燕归来时》,提供更多燕归来时小说以及最新章节,燕归来时以及最新更新。燕归来时小说燕白羽老郎中节选:燕白羽却步入一种有苦难言的折磨之中。正如宁不之后运功时的觉得像,燕紫云的护卫越是逼毒,她就越觉得身体麻…...

燕归来

推荐指数:10分

《燕归来》在线阅读


燕飞羽老郎中小说名字叫做《燕归来》,这里提供燕飞羽老郎中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燕归来小说精选:那一边,燕氏夫妇强忍愤怒和担忧,尽量有条不紊地安排各项事务,地上的燕飞羽却进入一种有苦难言的折磨之中。正如宁不之前运功时的感觉一样,燕五云的护卫越是逼毒,她就越感觉身体麻木,到了后面,肢体更像是被压久了似的开始隐隐地刺痛起来。等到身后的护卫换了一个人时,那些刺痛更是往身体深处钻,仿佛所有输入的真气都变成了无数虫蚁在狠狠嗜咬一般,偏偏她连一动也动弹不了,根本无法调整四肢缓解,也一声地叫不出口,更无法与那细碎如万针…

那一边,燕氏夫妇强忍愤怒和担忧,尽量有条不紊地安排各项事务,地上的燕飞羽却进入一种有苦难言的折磨之中。

正如宁不之前运功时的感觉一样,燕五云的护卫越是逼毒,她就越感觉身体麻木,到了后面,肢体更像是被压久了似的开始隐隐地刺痛起来。等到身后的护卫换了一个人时,那些刺痛更是往身体深处钻,仿佛所有输入的真气都变成了无数虫蚁在狠狠嗜咬一般,偏偏她连一动也动弹不了,根本无法调整四肢缓解,也一声地叫不出口,更无法与那细碎如万针的疼痛对抗。

极度非人的折磨之下,不到片刻,一颗颗豆大的汗珠就硬生生地从皮肤各处冒了出来,同时,紧闭的双眼中也涌出了汩汩的泪水,划下黑气越发弥漫的面颊。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女儿的痛楚洋溢于表,燕氏夫妇看的分明,只急的手足无措。

正在这时,一辆马车咕噜噜地前来,还未行近,一个白发苍苍的头颅从车门中探了出来,焦急地张望。

众人满怀希望地看过去,却见来的根本不是城里的名医,而只是平日里偶尔为燕家的仆人食客们看看小病,从来没有为燕家主子看诊过的老郎中孙志友,俱是一怔。

马车在两丈外停住,老郎中踉跄下车,看见燕飞羽的满脸黑气和僵硬的姿势,老脸霎时大变,急问道:“是不是中了雪玉蛛的毒?”

山丹见他一口就问是不是蜘蛛的毒,忙回道:“是一种会吐红丝的白蜘蛛。”

“啊,果然,住手,快住手!”老郎中忙奔了过来,对正在运功的燕青雨大喊道。

燕青雨却浑然未觉。

“还愣什么,白痴,这是雪玉蛛之毒,越是硬逼越容易扩散!你们不要小姐的命了!”孙志友见他还不停手,直气急地狠命跺脚。

“住手!”见来的是孙大夫,燕五云正自恼怒手下不会办事,却意外地听到了他的问话,心中猛然升起一丝希望,当下当机立断,喝道,“快把孙大夫扶过来。”

“孙大夫,求求你,赶紧救救我女儿吧!”白水珺见老郎中一口叫出毒物名,心中也同样一喜。

平时总爱拿一把紫砂壶优哉游哉闲逛的老郎中此刻完全没有半分悠然模样,也没时间理会白水珺,径直上前蹲下来,拉住了燕飞羽僵硬的手,然后又翻开了燕飞羽的眼皮,查看她的瞳孔。

燕飞羽眼睛突然看到光明,忙努力地看向一旁的父母,老天保佑,她的眼皮虽然动不了,但是瞳孔却是可以转动的。

“羽儿!你看得见娘亲么?如果是,你往左边看看。”白水珺第一个反应了过来,抢步单跪倒燕飞羽面前,紧握住她的另一只手。

燕飞羽立刻向左边转了下眼珠,然后又转了回来,正待再继续努力地传达意思,身上一阵剧痛,眼泪又猛地涌了上来。

“羽儿,羽儿,你别怕,娘一定会救你的。”白水珺一直强忍的眼泪终于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夫人,此刻不是说话的时候,请夫人马上找个地方,老朽要立刻给小姐针灸,毒已攻心,再晚就来不及了。”老郎中见燕飞羽神智还清楚,忙放下眼皮,催促道。

白水珺啊了一声,忙起身退到一旁,让手下燕飞羽抬进去。

“事急难君子,老朽也顾不得许多了,请夫人速速给小姐脱衣,只留中衣,然后用白布覆住小姐全身,在腹脐处做个标志,再除去鞋袜,我要在关元、阴交、气海、石门四穴上泄气。”老郎中一站定就翻出了针灸包,开始用烈酒和烛火消毒,并不停地吩咐道,“还有,赶紧把雪玉蛛放入木篮中,不断用木棒拨弄,引诱它吐出红丝。”

众人领命,山丹和箭荷忙上前帮忙。

老郎中只用手虚量了一下,就毫不犹豫地一针扎下,然后轻轻捻动针身,几乎是肉耳可闻的,大部分人都听到一声极轻微的噗声,随着其它三针再落,燕飞羽感觉自己就是那个快要涨破的气球突然找到了缺口,负压力一下子轻了许多,疼痛已锐减了好几分。

白水珺一边紧张地看着老郎中,一边亲自给女儿擦拭汗珠泪水,燕五云也伏在另一边轻轻地撑开燕飞羽的眼皮,温柔地用其特有的磁性嗓音缓缓地安慰着燕飞羽,将源源不断的父爱传递给心爱的女儿。

他的语声坚定,他的眼神沉着,一如幼时每次哄自己入睡般令人安心,燕飞羽渐渐镇定了下来,眼神也清晰了许多,虽然还是无法扯动面部肌肤,但她还是努力地转动眼珠,想给父母一个微笑。

“羽儿!”白水珺从来就不是容易落泪的女人,可再坚强的母亲也看不了自己的女儿受这样的非人折磨,直恨不得自己去取代一切,好让她这个才出生不久就遭遇劫难,而今又在生死边缘徘徊的女儿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换两足涌泉!”老郎中神色凝重,将每根针提到一半就停下,另取两针刺入燕飞羽的膝盖处穴道,先稍微软化其双腿僵硬,然后捏起两根粗针分别直刺足心,鲜血立时顺着针身泌出。

这两针的针头都十分粗,来势又快,根本不像之前几针般只有极轻微的感觉,燕飞羽忍不住无声地痛呼了一声,眼泪又猛地涌上心头。老郎中却狠心地再捻针身,存心将小孔撑大,扎的燕飞羽眼泪直流。

“可吐丝了?”扎完涌泉,老郎中又换细针转到燕飞羽头后,忙中喝问。

“吐了吐了!”

老郎中得信,深深地吸了口气,干枯的手指稳稳地持住金针,刺入头皮半分,然后以十分缓慢地动作捻入,瞬息之间,他苍苍的白发鬓角已被浸湿。

“来两个手稳的帮老朽拔针,再来几个人按住小姐,尤其是头部,等会可能会十分痛苦,绝对不能让她挣扎,免得前功尽弃,千万注意百会穴上的针,不能碰到半分。”

“我来拔。”宁不上前一步,山丹和箭荷也分别按住了燕飞羽。

金针入头三分之一后,老郎中已是大汗淋漓,用袖子随手一抹额头,便走到篮子前,用新针挑了分别挑了两根大约一尺红丝,各自在针尖处缠绕了几圈。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将枕头凑到涌泉穴旁边,让宁不和另一个护卫同时拔出粗针,自己则飞快地将红丝刺进穴位中,随即也紧跟着拔出。

只见那两根原本软绵绵地红线碰到足心的鲜血,忽然像活了一般开始蠕动了起来,并快速地往穴位中钻去。

“啊!”山丹和箭荷虽然都是艺高胆大的学武之人,仍不禁为这诡异无比的一幕所惊骇,同时失声低呼,箭荷心中更是惊悸,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老郎中身上。小姐若无事,以小姐的善良她们可能还只会吃些皮肉之苦,万一小姐有个不测,她们这几条小命是绝对难保的。

然而箭荷的念头才刚一转,下一秒,之前还僵硬地无法动弹的燕飞羽猛然睁圆了眼睛,剧烈地抽搐起来。

众人忙紧按住她,却见燕飞羽泪流不止,汗涌如珠,布满黑气的脸颊痛苦的近乎狰狞,拼命地摇着头试图抗拒那挫骨般的疼痛,看的屋内各位堂堂的男子汉都不忍观看。

“羽儿,羽儿!你坚持住!娘亲在这里,爹爹也在这里,我们都在陪你,都在陪你!”白水珺的肝肠几乎绞成了寸断,却只能和丈夫一起死死地抱住燕飞羽的头,心疼地不停地安慰着。

“对,羽儿,爹的好宝贝,你一直都是爹和娘的骄傲,一定要忍住,要撑下去!”燕五云哽咽地道,此刻在他的心中,没有燕家的无数财富,也没有世事的纷争纷扰,甚至都没有之前的极度愤怒,一颗刚强如铁的男儿心里头,只塞满了浓浓的歉疚和无尽的疼惜。

“痛!痛!痛!痛啊……”燕飞羽张开了嘴,绝望地嘶喊着,身子激烈地扭拧,却依然阻止不了那从足底开始延伸的、犹如所经之处,都被长满倒刺的东西一路血肉淋漓刺拉上来的剧痛,疼的直恨不得马上一死了之。

“毛巾软塞,赶紧堵住小姐的嘴,不要让她伤了自己。”老郎中忙昏了头,才想起还缺少一样东西,忙呼喊道,话音未落,一只修长的手已伸了过来,准确地自己的手臂塞进了燕飞羽的张开的大口中。

顺眼望去,只见那人剑眉斜指,星目紧凝,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线,却又偏偏一丝痛苦之色都不露,不是小姐身边的护卫宁不,又是哪个?

……

喜欢本文的话,免费的推荐票多给几张哦!



极道坏医生 我要当主角 末世之冲破黑暗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 禁区猎人 盘龙开端之纵横三界 快穿有毒:高冷BOSS撩不动 三世情缘心丹结 网游之成为BOSS 三寸人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