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归来 《燕归来》新书《妙手荣华》储物空间+贵公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何老板小说名字叫作《燕归来时》,提供更多何老板小说,何老板小说名字。燕归来时小说何老板节选:何老板就正前后四个彪壮大汉的护卫下,酒饱饭足地搂着第六房娇艳欲滴小妾的柳腰,腆着个富贵荣华肚儿志不满意得地从醉仙楼出,准备到前头去…...

何老板小说名字叫做《燕归来》,这里提供何老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燕归来小说精选:重生中大奖,不靠天,不靠地,储物空间,万事随心意?什么,想参股?各位贵公子,我要的价,您付不起!————欢迎大家赶紧来收藏养肥啊!————[bookid=2188599,bookname=《妙手荣华》]…………第一章搜身…………又是一年元月时,街市花灯亮如昼。值此一年一度、举国欢庆的元宵佳节,即便是冬季长达四个多月,西北风盛行的大兴城,此刻也呈现出一片无比热闹、就连已经足足下了一天一夜的白雪也无法覆盖的繁华来。只见宽达数丈、几乎笔直的大兴主街,此刻已完全被灯的…

重生中大奖,不靠天,不靠地,储物空间,万事随心意?什么,想参股?各位贵公子,我要的价,您付不起!

————欢迎大家赶紧来收藏养肥啊!————

[bookid=2188599,bookname=《妙手荣华》]

…………第一章搜身…………

又是一年元月时,街市花灯亮如昼。

值此一年一度、举国欢庆的元宵佳节,即便是冬季长达四个多月,西北风盛行的大兴城,此刻也呈现出一片无比热闹、就连已经足足下了一天一夜的白雪也无法覆盖的繁华来。

只见宽达数丈、几乎笔直的大兴主街,此刻已完全被灯的海洋所淹没。

街两旁的每一栋楼面上,每一道屋檐下,乃至横跨着主街的街面上方大约两三米高处,全是一盏盏一串串造型各异的花灯。大街中间,更是隔一段路便有许多走马灯不时地旋转着绚丽的光芒,带动灯面上的人影也随之翩翩起舞,为这大兴城的灯市又增加了好几分热闹的喜庆。

天色刚黄昏,全城各地的百姓就开始往主街上涌动,偕老带小,呼朋唤友,三五成群地出来观赏花灯,一时间主街的人潮越来越汹涌,一片地比肩接踵。

但凡有钱的人家,此时无不只能依靠仆从在前头开路,才能获得些许空间,不至于和普通的老百姓挤成一团。

此刻,专做绸缎布帛生意,在这大兴城的主街上就开了两家大布庄的何老板就正在前后四个彪壮大汉的护卫下,酒饱饭足地搂着第六房娇艳小妾的柳腰,腆着个富贵肚儿志满意得地从醉仙楼出来,打算到前头去看走马仙女灯。

刚走了几步,就听到前头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走水啦”,正欢欢喜喜看灯的老百姓顿时慌成了一团,忙不迭地往自认为安全的方向褪去。

护着何老板的大汉们虽说身材魁梧,可猝不及防间也经不起人群这乍然而起的拥挤,一时来不及反应,就被慌乱的人们挤出一个缺口。

何老板一个没立稳,就被人撞了两撞,这才站稳了。

他身旁那裹着白裘儿的小妾却是突然感觉暗地里有黑手趁乱摸了自己好几把,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老爷,有人摸我!”

“啊?是谁?”何老板顿时勃然大怒地转身,顾不上随人群躲避,陡然圆睁起一双鱼泡眼目光犀利地在人群中搜索着。

却见小妾身旁有一个矮小的身影正背对着他往人群中钻去。

何老板早年是绿林出身,练过几手功夫,如今养尊处优虽落下不少,可身形也比寻常人敏捷三分。只见他往前一扑一抓,就一把抓住那矮个小子的后领,硬生生地将他扯了回来。

“啊!”矮个小子猝不及防地被人抓了个腾空,顿时发出一声比小妾还要凄厉的尖叫声,刺得四周人人耳膜发疼。

“好你个恹儿巴拉的臭小子,居然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碰我的女人!”何老板将那小子往护卫刚刚圈出来的贴墙空地上重重地一掼。

那矮个子身上虽说裹了厚厚的破旧袄,可也不禁被他摔得差点屁股开花,顿时抬起头一张也不知被那里的烟给熏的花花的巴掌脸,愤怒大叫道:“谁摸你的女人了?”

“不是你这个兔崽子,还有谁?”何老板怒目金刚似地瞪着他,虽然其实他压根儿就没看见到底是谁摸了自己女人,可凭着多年练就的慧眼,总觉得这小子最有嫌疑,而且现在街上这么乱,总得先找个人出口气再说。

“我没有!你哪只眼睛看到老……老子摸你的女人了?”矮个子拍拍屁股,站了起来。

“老子两只眼睛都看到了!”何老板阴阴地道,就想去抓矮个子的胸口,好将他再掼一次。

小妾忽然又尖叫了起来:“我的环佩,我的香包……都不见了!”

何老板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腰部,见挂在上头的钱包也不知什么时候没了,顿时越发大怒地将矮个子提举起来:“好你个小崽子,不但敢摸老子的女人,还敢偷老子的钱!”

“你血口喷人,诬陷好人!”矮个子人小力微,本能地抓住何老板的那只大手,离地的双腿拼命地乱蹬。

何老板正待将他举得更高,忽闻旁边楼上传来一声震耳发聩、洪亮无比的吼声:“大家不要慌张,这是有人恶意捣乱!根本就没有走水!”

这一吼,原本惊慌无比的人群终于多少恢复了一些理智,抬头一看,果然之间头顶四周俱是飘飘扬扬的白雪,却没见一丝由走水引起的浓烟,这才渐渐平静了下来。

何老板也随人群看了一眼,而后正欲将目标转移到手中的矮个子身上,矮个子却忽然杀猪似地大叫了起来:“救命啊,杀人啦,有人要杀人啦!”

人群刚好被楼上那声提醒给抚了神而安静了许多,这一大叫便变得格外刺耳,目光纷纷都往这边望来。

矮个子双手紧抓着何老板的手腕,索性稀里哗啦地大哭了起来:“各位大叔大婶哥哥姐姐,老爷大人们,救命啊!有人诬陷好人,还要行凶杀人啊!”

被无数百姓集体注目,就连何老板也不禁被看得有些心虚,手上的力道不由松了几分,矮个子趁机猛地挣扎了两下掉在了地上,本想趁机钻到人群里,却被何老板的四个护卫团团围住。

“各位乡亲父老,切莫听这个小崽子胡言乱语,方才我亲眼所见这个小崽子非礼我何某人的女人,还顺手牵羊偷走了我女人的首饰和香包。”何老板拱起厚掌,向众人团团一礼地高声道。

人们的第一反应都是忙低头检查自己的东西,马上就有人惊惶地喊了起来:“啊!我的钱袋也没了!是谁偷走了我的钱?”

接着,又有数人也在喊丢钱了,这一下,人们看向矮个子的目光,立刻便由同情转为愤恨,情绪激动地已经高喊了起来:“打死他!打死这个小偷!”

矮个子见引起了群愤,吓得一哆嗦,猛地往上一窜地高喊:“不是我,我愿意搜身为证!”

难道真不是他?人们迟疑了!

“你居然还有胆量搜查?”何老板冷哼着一挥手,“来人啊……”

他方记得清清楚楚,方才被人撞到时自己还下意识地护住了钱袋,之后护卫就护在了自己面前,而后自己只接触过小妾和矮个子一个人,不是这小崽子偷的钱袋还能有第二个小偷不成?

“且慢!”矮个子一挺单薄的胸膛,大声道,“搜身可以,可如果你在我身上搜不出赃物来,又该如何?我一个清清白白人家的孩子,不能就这样白白背了这黑锅,白白地受这份天大的侮辱!”

说着,一双眼睛里已经盈满了水光,人们这才注意到这个看起来脏兮兮的孩子虽说人黑了点,可五官长得还是挺端正的。

“这位小兄弟言之有理!”

二楼忽然传来了个懒洋洋的却说不出多么好听的声音,引得人们纷纷仰头而望,却发现只能闻其声而难见其容。

只听那声音又懒懒地道,“所谓尊严无价,不如这样吧!要是在这位小兄弟身上搜出了赃物,自当该如何处置便如何处置。可若是搜不出,就劳烦下面那位何老板意思意思地陪个一百两银子,众位以为如何?”

一百两这也太多了!何老板犹豫了一下,但随即一想,就一口答应:“行!就听楼上那位公子的。”

那好听的声音又道:“这位小兄弟觉得呢?”

“我……”矮个子咬了咬嘴唇,仿佛真要搜身了就为难胆怯了起来一般。

人们看他这副样子,以为他刚才是在使诈,纷纷出言指责,力附要立刻搜身!

何老板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眼中的狰狞之色却越发浓郁,仿佛已想好了等会要如何处置这个胆大包天的小贼。

“两百两!”矮个子忽然下定决心一般地一跺脚,“要是愿意赔偿我两百两我就让你们搜!”

“何老板以为呢?”

“两百两就两百两!”何老板想也不想地就道。

“好!”矮个子大声道,“外面太冷,我要求去里面搜!”

那好听的声音轻笑了一声:“可也,那就请丢了东西的诸位都上楼吧!”

何老板一挥手,便有十数个也不知真了丢东西还是特意来看热闹的人跟随着进入。

矮个子被四个大汉围在中间,跟随着上了楼,这才发现本来可也容纳百余人的偌大二楼,仿佛只有几十个客人。而靠窗的那个包厢正垂挂着正被灯光映照的流光溢彩的珠帘,只能隐约地看到里头的身影,而无法窥见其真容。

“公子有礼了!”何老板挺着肚子对那道珠帘拱了拱手,就下了命令,“搜!”

“等一下!”矮个子又叫。

何老板不由怒了:“你还待怎样?”

矮个子抓着自己胸口的衣襟,往那珠帘的方向退了一步,咬牙道:“我是女的。”

女的?众人顿时面面相觑,不由齐齐地盯了那矮个子好几眼,却见他头上戴着厚厚的黑帽子,身上裹着臃肿的棉袄,哪里看得出是男是女,只能根据身量大概估摸着她顶多也不过十一二岁而已。

“原来是个小女贼!”何老板冷笑道,“不管你是男的女的,我今儿都搜定了!”

矮个子昂头,傲然地道:“你找个女的来,我就让你搜!不过,我不要你的小老婆和她的丫鬟,谁知道她会不会故意在我身上放点东西贼赃嫁祸!”

包厢里头的那个声音又笑了:“说的也是,就算是佳人做贼,总也不好让大男人去搜身。何老板,你若信得过,就让在下的丫头帮你这个忙如何?”

[bookid=2188599,bookname=《妙手荣华》]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