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宋末称雄 番外篇 第三章 谁敢欺负我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本网提供更多了晋城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强势崛起之南宋末年称霸》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番外篇 第三章 谁敢被欺负我娘!在线深度阅读。邢秉懿拉着方金芝的手,温柔地说道:“你为相公生下怀英,乃是长子,就算我与诗诗妹妹二人生下子女都无法与你相比。况且,我们已经不是皇后、贵妃,乃是夫君的妻子,你生下长子当然是姐姐。”。...

“姐姐!”

“皇后、李贵妃,这可万万使不得!”

赵构牵着方金芝的手来到了邢秉懿、李诗诗二人面前,就连赵有恭、杨妙真等人也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声:“弟妹!”

方金芝哪里敢在皇后、李诗诗二人面前称之为姐,要知道皇后与李诗诗乃是真正的明媒正娶,唯有她自己什么都不是。至于赵有恭、杨妙真二人喊得称呼,方金芝倒是没有拒绝,反而有些欣喜。

邢秉懿拉着方金芝的手,温柔地说道:“你为相公生下怀英,乃是长子,就算我与诗诗妹妹二人生下子女都无法与你相比。况且,我们已经不是皇后、贵妃,乃是夫君的妻子,你生下长子当然是姐姐。”

方金芝急忙回道:“此话可不能这么说,二位姐姐乃是夫君明媒正娶的妻子,而我没有任何名分,就算怀英是嫡长子,不过也是随我姓氏,未曾认祖归宗,论年纪还是姐姐为大。”

李诗诗接着说道:“姐姐此话妹妹不能同意,夫君虽是与我们是明媒正娶,而夫君是何人,他不会在意这些。现在姐姐生下了夫君长子,这便是事实,无法反驳。”

方金芝、邢秉懿、李诗诗三人为这个称呼争论了许久,最后还是方金芝成为姐姐。若是按照常理来说,邢秉懿先嫁给赵构,理当是姐姐,而方金芝尚未过门,名不正言不顺,只不过她们二人都是通情达理之人,也不会在乎这些礼节。

赵构对此事也是不闻不问,这是她们三人自己的事情,他这个夫君还是闭嘴不言比较好。

“夫君,弟妹是不是习武之人?”

“为何如此问?”

“看弟妹的身形,这明显是习武才有的,她的步伐稳健也比常人要好许多,她身上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就像是九弟一样似的。”杨妙真认真的打量着方金芝,她的感觉没有出错,这让赵有恭有些惊讶。

“弟妹的确是习武出身,她的武功不差!”赵有恭见杨妙真两样冒光的模样,他小声劝说,“你可别将主意打在弟妹的身上,到时候惹来祸事,别说我没有提醒过你。”

杨妙真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切磋而已,能有什么事!”

方金芝一人嘴巴再厉害,哪能与邢秉懿、李诗诗相提并论,她们二人身居后宫之中,没有一点口才哪里能行。方金芝最擅长的不是口才,而是武力,一言不合直接动手让对方趴下,不服不行。

现在遇到了邢秉懿、李诗诗二人,方金芝只能甘拜下风,她们二人又结盟了,这让方金芝更不是对手。邢秉懿与李诗诗搭档,温柔并济,轻轻松松的说服方金芝成为大姐,让她无法拒绝。

“弟妹,听我家相公说你也是习武之人?”

方金芝听到有人喊自己,她诧异的撇过头,看见杨妙真欣喜地看着自己,这让她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还以为有什么,最后又听见邢秉懿与她说了杨妙真是赵有恭的妻子,也就是二嫂,她连忙点点头,道:“二嫂,有何事情?”

“江湖儿女,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杨妙真大大咧咧地说道,“来,弟妹,咱们来切磋一下如何?”

“这……”方金芝愣住了,她看了看赵构,又看了看赵有恭,不知道如何回答。

杨妙真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二话不说硬拉着呆滞的方金芝走开了。

“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是跟年轻时候一样!”赵有恭哭笑不得,他知道杨妙真的性子,就算是切磋也不会有任何伤亡,点到即止。但是,她的脾气如同年轻时候一样,这让赵有恭很是无奈。

“弟妹,别放水啊!”

“哦!”

“别愣着啊!快点开始吧!”

“二嫂先请!”

杨妙真斗志昂扬,方金芝云里雾里不知眼前情况,不过杨妙真却没有顾忌这些,她依然选择进攻,也想试试方金芝的身手。赵构并未阻止,这些年未见,也清楚感受到方金芝的武功超越他的父亲方腊,根本就不担心。

方金芝开始时有些神色恍惚,她也弄不清楚状况就与杨妙真切磋起来。杨妙真却是兴奋不已,像是找到对手一样,初时交手也不过是试探方金芝,也是让方金芝回过神来。

她们二人拆了十几招过后,方金芝才回过神来,杨妙真见此情况哪里还想那么多,施展出自己真本事与方金芝斗了起来。方金芝也不遑多让,给予反击,这让杨妙真很是开心。

在京城中懂得武功的女子较少,算得上对手的只有梁红玉,不过她也是手下留情。毕竟,梁红玉与她不一样,杨妙真自幼习武,江湖气很重,梁红玉则是在军中锻炼成长起来。

若是按照江湖上斗争的那样,只怕梁红玉也不是杨妙真的对手。现在方金芝与杨妙真棋逢对手,这让杨妙真放开手脚去打,二人拆解了将近百余回合,方金芝没什么变化,而杨妙真也讨不得半分便宜,这让杨妙真更加开心,终于找到对手。

当杨妙真与方金芝斗得难解难分时,赵构低声笑道:“二哥,二嫂难以取胜!”

“弟妹的武功比之我已经差不了多少!”赵有恭赞叹一声,他看得出来方金芝并没有真的出全力,要是早出全力,自己的夫人早已败下阵来,而方金芝一直收着劲道予以回击,他们二人岂能看不懂。

论真实的战斗力,杨妙真与赵有恭还有一大截差距,赵有恭为了避免家中争吵不断,一直隐藏实力。原本赵有恭才不屑放水,奈何赵构点拨两句,他也只能如此做了。

杨妙真开始不知情,她还真的以为自己武功能与赵有恭相提并论,还窃窃自喜。直到后来多次交锋发现自己每次都是棋差一招,这事让杨妙真有些怀疑,最后她明白,心里很是甜蜜,嘴上却没说什么,不过她的行动与之前比起来要好了许多。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夫妻之间哪有隔夜仇,都是床头打架床尾和。正因为赵有恭的退让,杨妙真也不是蛮不讲理之人,她懂得这是自家相公让着自己,更多的是宠爱,她的心就像是抹了蜜糖似的,很甜。

当杨妙真与方金芝酣畅淋漓的大战时,却不知何时从后方来了一人。此人面冠如玉,仔细望去与赵构有九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身上有很重的煞气,直接外放出来,而赵构却是内敛,更加成熟稳重。

此人便是赵构嫡长子赵怀英!

此时的赵怀英已经三十余岁了,还是孑然一身,他从方金芝手中接过教主之位,成为摩尼教现任教主,一直居住在光明顶。由于方金芝喜欢清静之地,赵怀英便安排她在云心寺后山处住着,时不时地前来探望。

赵怀英今日本来就要探望母亲的日子,却不曾走到山下说是有一行人打伤了教众,闯进山中,而且不是云心寺,是他母亲的住所。赵怀英匆匆忙忙的往上顶处跑去,心里担心自己母亲安危。

当他抵达至山顶,居然发现三三两两的男女在旁边围观,定睛望去却见自己的母亲与另外一人发生打斗。由于赵构、赵有恭等人都是背着赵怀英,他看不清楚容貌,又见与方金芝交战的杨妙真不认识,还以为是歹人,而自己的母亲遭受他人的围攻,这让他很是愤怒。

“大胆贼人,胆敢动伤我娘!”赵怀英怒气冲冲地大吼道,“有我在此,我看谁敢欺负我娘!”

赵怀英急匆匆的冲了上去,方金芝、杨妙真听闻怒吼声,她们便停下手,而方金芝也看见自己的儿子心急火燎的杀了过来,她知道赵怀英是愤怒了,急忙喊道:“怀英,他们不是贼人!你……”

愤怒中的赵怀英满脸的杀气,他根本没听到自己母亲的呐喊声,直愣愣的盯着杨妙真,那模样仿佛是要将他杀了一样,毫不犹豫的释放出自己的杀气,一个箭步就杀到了杨妙真面前。

杨妙真与方金芝打得难分难解,却听到有人出声打扰,这让她憋着嘴,有些抱怨的看向赵怀英,还未看清他的面貌,赵怀英便出现在自己面前,那身形实在是太快了,快得让她有些目不暇接,整个人傻了。

赵怀英用身子挡住自己的母亲,将她完全护住,主动攻击杨妙真。那凶神恶煞的模样,让杨妙真拿出真本事,奈何她的武功不是赵怀英的对手,三两下就被赵怀英击退出去,而赵怀英也不顾四周情况,眼里只有杨妙真此人,他的攻击越来越凶猛,走的道路完全是刚猛一路。

“坏事了!”

赵有恭、赵构二人听闻赵怀英的怒吼声,便知道事情大条了,赵有恭急忙出现在杨妙真面前,可他的身形没有赵怀英迅速,猝不及防之下,杨妙真被赵怀英一掌打飞出去,而赵有恭急忙接住杨妙真倒飞出去的身子。

杨妙真不可思议的瞪大着眼睛,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赵怀英模样,她终于知道此人到底是谁,完全就是赵构的翻版,这模样任谁看到都知道是谁的种。但是,她想不到的是赵怀英武功实在是太高了,高的有些离谱。

赵怀英不管三七二十一,继续攻击,赵有恭急忙出手抵挡住赵怀英的攻势,二人展开交锋,而赵构却没有插手,方金芝也顾不得其它,赶紧来到杨妙真的身边,皱着眉头,担心不已。

“没什么大碍!”赵构为杨妙真推宫活血后,将她的伤势治愈的差不多,只需要调养即可,他也有些意外,赵怀英的那一招刚猛异常,要不是杨妙真避开得开,怕是一命呜呼。

纵然是避开了,杨妙真还是受了伤,吐了一口鲜血。赵有恭见自己的妻子如此模样,心中怒火中烧,也是动了真怒,直接对上了赵怀英,二人走得都是刚猛路线,全部都是硬碰硬。

“九弟,要不要阻止他们?”杨妙真见自己的丈夫动怒,下手绝不留情,她这是担心赵怀英被赵有恭误伤。

赵构气定神闲地笑了笑,道:“此事就任由他们去吧!”

方金芝白了一眼赵构,又对杨妙真很是歉疚,要是制止赵怀英,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赵有恭的武功她不是很清楚,不过方金芝还是担心自己的儿子,可是赵构却像没事人一样,不管不顾,这让她多少有些怨愤。

(本章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