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术 第三章 爷爷撞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干的,她那气鼓鼓的表情,还挺可爱的的。  说真的,我有时候候会对她的这种行为则表示表示抗议,但却从来不没非常讨厌过她,这些年,她始终陪着我,不只是是媳妇,但是朋友,更是恩师,我对她的感情,肯定会比对我父母的感情差的。  的话一辈子就这么过一直这样,实际上也不我觉得我的鬼媳妇虽然小,但我依然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不过有一点让我有些无奈。。...

活人禁术

推荐指数:10分

《活人禁术》在线阅读


  

  后来我上了初中、高中,每一次遇到有人要揍我,阎真真都会帮忙,对方不是自己人打自己人,就是自己抽自己的嘴巴子,几次之后,就没人敢招惹我了,这也让我得以安心学习,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

  我觉得我的鬼媳妇虽然小,但我依然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不过有一点让我有些无奈。

  每一次只要我跟班里的女孩子多聊几句,或者一起放学回家,肯定不是肚子疼,就是脚疼。

  反正绝对没好事儿。

  这当然也是我那鬼媳妇干的,她那气鼓鼓的表情,还挺可爱的。

  说真的,我有时候会对她的这种行为表示抗议,但却从来没讨厌过她,这些年,她一直陪着我,不仅仅是媳妇,还是朋友,更是恩师,我对她的感情,绝对不会比对我父母的感情差的。

  如果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其实也不错。

  然而事情有时候就是不能尽如人意。

  十六岁,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坎儿。

  我因为上学比较晚,十六岁的时候才刚刚上高一,不过因为成绩好,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吃亏的,反正有我媳妇在,我迟早能够考上一所好大学。

  那个时候的我,就是这么想的。

  可是放寒假的时候,我听到了我这一辈子最不想听到的话。

  我的鬼媳妇阎真真告诉我,她要走了,要回阴司去了……

  那年寒假,我从县城高中骑着自行车回家,跟我一起的还有我隔壁家的孩子徐刚。

  我的朋友之中,除了阎真真之外,就这个徐刚跟我关系最好了,而且因为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学,甚至一直都是一个班的,我有时候就怀疑,这是不是谁特意安排的。

  路上徐刚跟我聊着学校里发生的一些趣事,可是我却有些心不在焉,因为从那天早上开始,我就没见到我的鬼媳妇阎真真了,而且手臂上的那个黑色的蝴蝶印记也是越来越模糊,这让我有了一种很强烈的危机感。

  真怕发生什么事情啊。

  “不灵,你有没有在听啊?”

  “什么?”

  我恍然问道。

  “啧啧,你果然没在听。我给你说啊,赶紧回去见你媳妇最后一面吧。”

  什么?

  我惊讶的发现,徐刚的眼睛瞳仁居然变成了白色,就好像完全翻了白眼一样。

  “刚子你刚说什么了?你怎么知道我有媳妇?”

  徐刚的瞳仁恢复了本来的颜色,他挠了挠头奇怪地问我:“我刚刚说学校里的糗事呢啊,不对,你有媳妇?”

  “不跟你废话了,我先走一步了!”

  我听徐刚这么说就明白了,他刚刚应该是被某种东西给附体了,而这个东西,估计是我媳妇的朋友,所以特意来通知我一声。

  虽然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我还是把那辆加重的飞鸽牌自行车当成了摩托车来用,屁股都不沾座位,疯了一般朝村子里冲去。

  路上我不小心冲进了旁边的麦地里,可就是这样,我媳妇也没出现,如果在平常,她一定会帮我稳住自行车的。

  虽然我的手臂上被刮破了皮,但是我完全顾不得这种疼痛,重新回到路上继续风驰电掣。

  到家的时候,我是直接把自行车扔在了地上,然后就冲着那个摆放我媳妇灵堂的房间跑去。

  如今我家里的情况好了不少,以前的木栅栏门换成了大铁门,土墙也成了砖墙,甚至还盖起了平房,可是我媳妇灵堂的那个房间从来就没动过。

  当我看到灵堂里的东西还都在的时候,终于是松了口气。

  “相公,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媳妇就在灵堂里坐着,不过看起来有点意志消沉的样子。

  “真真,你是不是要离开了?”

  当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阎真真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就跟他当初见到那个金甲神人一样,显得非常害怕。

  我知道,这是真的,如果不是真的,阎真真绝对不会反应这么强烈的。

  “为什么!”

  我大声喊了起来,我爸妈虽然听到了,不过都没进来,他们知道我在跟谁说话,至于我的两个姐姐,他们现在都已经嫁人了,并不在家。

  阎真真两条胳膊抱着膝盖,将头埋进了双臂之间,身体蜷缩在墙角,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跟我说。

  我深深吸了口气,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凶的,就坐了过去,然后轻轻搂住了她。

  如果有外人在的话,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做出那种古怪的动作,因为他们看不到阎真真。

  “呜呜~~”

  阎真真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她扑进了我的怀里,哭得非常伤心,我知道,她也舍不得我。

  这些年,我们两个如胶似漆,虽然人鬼殊途,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要分开过。

  我没敢再问,就那么让她在我的怀里哭,她的泪水永远无法打湿我的衣服,可是却打湿了我的心,我也忍不住想哭。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乱糟糟的脚步声,然后就听到有人大喊了起来。

  “白娃,你爸出事儿了,赶紧去看看吧。”

  农村不像城里,农村的大门向来都是开着的,除非很恶劣的天气或者晚上,所以有人来,都不用敲门,直接就能冲进来喊人。

  白娃是我爸的小名,村子里都这么叫的,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他学名叫什么。

  我爸的爸,那当然就是我的爷爷了。

  “出什么事儿了?”我爸好像很着急,外面传来了走路的声音。

  “哎呀,我这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就是出事儿了,好像是撞邪了!”

  来人是跟我爷爷同一个巷子的大妈,她解释不清楚,急的不行。

  我爸也干脆不问了,我探出脑袋看了一下,发现他已经朝外面跑去了。

  我正要回头问一下阎真真是不是也一起去看看,却发现她又不见了,一阵冷风从我身边吹过,朝着门外吹去。

  我知道是她,就赶紧跟了上去,今天还真得是一个不太平的日子,我媳妇闷闷不乐,我爷爷又出事儿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嘛。

  撞邪只是我们这儿对于鬼上身的一种特殊说法,中了邪的人,会出现很多奇奇怪怪的症状。

  轻则莫名惊悚,无辜害怕,幻听幻觉。

  这是冲鬼撞邪的初期,当事人自己会误以为是自己吓自己,自己给自己找出无数个导致恐怖的理由,同时自己越是安慰自己,就越是异常害怕,但又不得不虚伪的面对客观现实,殊不知已经是撞邪噩梦的开始。

  重则大病缠身,而后回光返照,与鬼同去。

  这是冲鬼撞邪的后期。当事人的病情,会忽然大安见好,开始和自己的家人交流,甚至会说一些类似遗言的话语,但往往皆是昙花一现,很快即会被鬼怪魔死带走。被魔死后的死状会异常恐怖惊悚,不安然。

  轻微的撞邪,很多人都遇到过,我以前也遇到过,不过自从有了鬼媳妇之后就再没有了,连噩梦都不会做了。

  我听刚刚那位大妈的声音都在颤抖,估计我爷爷撞邪不浅,心里头是又害怕,又着急,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甚至我有一种预感,这一次我爷爷撞邪,跟我媳妇可能是有关系的。

  摇了摇头,我不再胡思乱想,我爷爷以前也是非常疼爱我的,我绝对不想他出事儿的,虽然不知道自己去了到底能有什么用,可总不能一个人待在这里瞎琢磨吧。



灵缘界 道君 商门甜妻(下) 伯爵大人有点甜 北宋振兴攻略 伊塔之柱 我有一个小黑洞 盗墓险途 龙破九天诀 斗罗之通灵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