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妇重生在末世 第六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弃妇复活在末世第六章的全文深度阅读,末日纪四十一年,夏天的城城破,城主叶柳于谷楼自杀身亡,焚毁了一切的机密资料。 末日纪五十一年,中央城攻下叶城,叶城城主不堪入目被辱于密室之中自杀身亡。...末日纪五十三年,中央城攻下叶城,叶城城主不堪受辱于密室之中自杀。。...

末日纪五十一年,夏天城城破,城主叶柳于谷楼自杀,烧毁了一切的机密资料。

末日纪五十三年,中央城攻下叶城,叶城城主不堪受辱于密室之中自杀。

次年,中央城又依次攻破安阳城,虎城。随后,其他小城纷纷归附。

自此,十三年兵戈浩劫拉下悲惨的帷幕。

中央城改为中央国。

而中央国更是气焰如天,甚至放出泼天豪语:要击杀所有丧尸,驯服所有变异动植物,收复九州。

*

白驹过隙,日光荏苒,一转眼又过了十年,世事已面目全非。

末日纪六十一年。一家简洁干净的两层楼餐馆已经是夏天城最好的就餐地点,但其实大多数夏天城的居民都不会到外就餐。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末日丧尸和变异兽都像成了精一样狡猾,狩猎困难得连自己都有可能吃不饱,更何提这样说得上昂贵的消费。

现在的夏天城已经和十年之前萧城主夫妇还在的时候完全不同了啊。

晌午时分,两个看起来非常年轻的趾高气昂的男人走进凄冷的餐馆,一人肤色极白,眉目俊秀,穿着嫩系的粉色衬衣,一人穿着清俊的白衣,五官深邃。两人好像富家贵公子出来游玩一样穿着简单随意的服装,但俱都衣物不凡,神态倨傲,那张扬而出的气息,一看就是得天独厚的异能者。

两人一来就坐在正对着大门的中心位置,这个位置得天时地利,一眼向外望去,不仅可以看见行走在路上的零星的行人,还可以纵观外面街道的大局。

等两人叫了饭菜,服务员一把热气腾腾的白米饭和烧肉端上来,餐馆就充斥着令人腮帮子发酸、唾液分泌的肉香。

就在这时,餐馆里又进来了四个男人。

*

四人一来就坐在餐馆的最角落里,看衣物穿着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多年的小心谨慎,还是让粉衣男子和白衣男子的目光移向了他们。

粉衣男子和白衣男子互视一眼,小心地打量坐在角落里的四个人。

餐馆里,一共就这么六个客人。

其实坐在角落里、围坐着一张桌子的四个人并不怎么打眼。其中有三个人相貌相似,身高也不相上下,看起来应该有血缘关系。

只有另一人稍稍特别,他一身黑袍,把全身遮得密不透风,脸部面孔也被垂下来的长帽挡住,整个人笼罩在深渊般的漆黑中,只看得见一张青紫的唇,异常的神秘莫测。可从那高瘦的身形来看,也能看出确是男人无疑。

三名相貌相似的男人还可以看得出一些深浅,但那名黑衣遮脸男子全身的气息都被完美得隐藏住,让外人无法探得半分倪端。

只有力量比他们高出几阶的人,才会出现这种完全让人看不出深浅的情况。

所以粉衣男子和白衣男子并没有不知死活的过去招惹那四人。

要是他们真像表面上那样趾高气昂,早就在末日之初就惨死了。

“四杯天级乌龙茶。”看着菜单,黑衣男子粗哑着嗓音说道。他的声音好像从冰川深处探出来,冰冷而平稳,不注入一丝生命的活气。

他只点了这么一道,就放下了菜单。

*

貌美的服务员温婉地应了一声,砌了四杯乌龙茶端上桌,虽然这四人不像是付不起账的人,可有点她还是必须事先说明,“客人,这天极乌龙茶一杯是十个中央币。虽然贵了点,但一分钱一分货,这乌龙茶是从泷崖之巅采下的,不仅延年益寿,而且对异能者进阶极有利。整个夏天城,甚至可能在整个中央国也只有我们这一家有。”

十个中央币相当于什么价值?这么说吧,十个中央币够下层人民一家三口一年的过活了,一头成年的变异猪也要十个中央币,这么浅浅的一小杯茶水就相当于辛苦在外几周才能猎到的一头变异猪了。

虽然这天级乌龙茶是他们家的镇店之宝,但因为价钱昂贵,一直没有人点过。

服务员的广告词还没有说完,就被拍在旧桌上的金币打断,她识趣地拢好钱塞进口袋里走开了。

另一桌的粉色衬衣男子叫住了欲走进内间的服务员。

“喂,小美人,也给我们兄弟俩上杯那个什么什么天极乌龙茶。”

服务员恭敬地应下,又砌好两杯茶水端上来,今天一天的收入比得上过去的半年了。

粉色衬衣男子浅抿一口浅色的茶水,不久就感觉全身的毛细孔全部打开,吸收着空气里残留的灵气,与此同时,从丹田之处涌上一股暖流,温暖着全身。他微眯双眼,深吸一口气,叹道:“这个价,这个茶,值了。”

服务员恭敬地低头不语,实际上这茶还是萧城主在世时留下的,一次城主一行人路过此地,在餐馆里歇脚,他的随从拿出了天极乌龙茶,据说这茶叶是城主大人亲自从泷崖之巅最高的孤峰上采下来的,其中蕴含的灵气非比寻常。

城主一行人离开后,泡过一次的茶叶被店长悄悄地留下来,晾干后又密封好,就这样成了镇店之宝。

“小美人,和你打听个事。我和我兄弟路经夏天城,看这风景不错,就想着到处走走,听说夏天城以前有座谷楼是你们这儿的标志性建筑是不是,但现在没看见了,给哥哥们指条明路呗。”粉色衬衣男子又道。

曾经的谷楼是夏天城最庄严神圣的存在,那是城主的办事处,是整个夏天城最精锐高端技术的研发地,汇集了各个领域的高精尖人才。

女服务员警惕地看了粉衣男子一眼,随即看似漫不经心地回答:“早不在了,那么久的事,谁还记得清楚。”

听罢,粉衣男子不再穷追不舍地追问下去,反而环顾四周换了一个话题,“这夏天城真是荒凉,听说以前可是位居中央城之下的九州第二大城,怎么现在变成了这副鬼样子。”

“早就变天了,现在夏天城是中央国的附属城。客人还是请谨言谨行,要是有什么事,我们小店可担待不起。”

看服务员防备着他们,粉衣男子和白衣男子对视一眼,又扯了很多看似不相干的事情。

客人大于天,服务员又耐着性子和他们扯了一会儿。

旁边的谈话传入耳中,相貌相似的三兄弟不动声色地看了同桌的黑衣男子一眼,而黑衣男子则只是轻吹皱透明的琥珀色茶汁,浅茗了一口茶水,默不作声。

他看起来就像是在认真地品茶,实际上也是这样的,他就是在品茶。

*

凌厉的大风刮过,篙艾左右摇摆,目之所向处荆棘丛生。谷楼崩毁,昔日辉煌的墙瓦随地堆积和烂泥枯叶混杂在一起,空旷的空地上一片凋零的景象。

“你到底是没有等到我回来。”

一道喃喃自语响起,他的喉咙受过重伤,声音刺耳难听,其中还交杂着的杂音更是让人难以忍受。

一阵急风吹起,卷起黑袍宽大的衣袖,露出其人瘦骨伶仃的骨骼,皮紧贴着骨头,血管脉络清晰可见,好像随时要爆管而出。从手掌到手臂上方,蔓延着数道深可见骨的伤疤,结出发白的新肉,无数的疤痕重叠交错,你甚至不能在他身上找到一小块完好的肌肤。

而这些伤痕只是其人身上的冰山一角,不难想象他曾经遇到过怎样的危险。

他的身后站着三兄弟,老大阿文犹豫着开口了。

“城主,夫人和小少爷……”

“我都知道了。”

声音飘散在风中,他站在空地之中,蹲下身,狰狞骨感的宽大手掌扯开交缠的野草。

远处树丛中传来貌似动物惊动树叶的细碎声响。

注意到远方的异动,阿文纵身一跃,落在了躲在大树后的粉衣男子和白衣男子面前。

粉衣男子抱拳灿笑,“兄弟,我们途经此处,绝对没有恶意。”

阿文没理会粉衣男子说的话,虎手成爪向前探去,和他交了两手。而同时,旁边的白衣男子的手放在腰间,他在观察了阿文的几招套路后,也暗地里做出预备进攻的动作,正要加入战局……

千钧一发之际,不远处的黑衣男子开口了,“阿文,让他们走。”

粉衣男子和白衣男子谨慎地对视一眼,立马识趣地快速离开。

“城主,为什么不杀了以绝后患?”阿文愤恨地问,这些年他们三兄弟一直被不明势力追捕击杀,能活到现在并且见到城主实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多年的杀戮更加重了他们身上的血腥之气。

黑衣男子正是从死亡谷逃出来的萧谷诚,他带着六个强者进了死亡谷,但最后只有他一个人狼狈的活着出来。

活着又有什么用,苟且偷生,还不如死了。

萧谷诚蹲下身,极小心地搬开碎石块,捧起细碎的黄泥,这里面极有可能有着叶柳的骨灰。

他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空荡而虚无,冷冽的没有知觉。

“不要弄脏了这里。”

萧谷诚的眼神比北极飘进深海的冰雪更冷更伤。



灵缘界 道君 商门甜妻(下) 伯爵大人有点甜 北宋振兴攻略 伊塔之柱 我有一个小黑洞 盗墓险途 龙破九天诀 斗罗之通灵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