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的婚约老公 第四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你好,我的婚约老公第四章的全文深度阅读,孩子? 男人的手腕轻微旋转,云向婉像垃圾一样被扔在楼梯上,她双手死死地地抱着冷裔的大腿,喘着粗气,眼里盛开着期待……的光芒望着他,又低低地再重复喃语......
孩子? 男人的手腕轻微转动,云向婉像垃圾一样被扔在楼梯上,她双手死死地抱着冷裔的大腿,喘着粗气,眼里绽放着期待的光芒看着他,又低低重复呢喃了一遍刚才的话。 冷裔轻而易举地抬脚,精致的意大利皮鞋直直地踩在云向婉纤细的胳膊上,一寸一寸地施压,直到云向婉的手臂无力地垂在地上。 他居高临下地审视她,眼中尽是轻蔑:“你哪来的资格生我的孩子?” 女人的手臂上已经有了斑驳的红印,冷裔慢条斯理地收回视线,漫不经心靠在墙上,云向婉嗫嚅着嘴唇,久久没有发出一个字。 就在他的耐心快要消失殆尽的时候,她忽然抬眼看着他,轻声道:“我是你的妻子,所以……” 不说她是他的妻子还好,冷裔内心最后的弦被触动,他抓着云向婉的手,强制性让她去签离婚协议。 女人像疯了一般,一直摇头,指甲抠着冷裔的手背,瞬间划出了红印,倔强地抵抗着,她双目充满了血丝,看上去宛若一个久待精神病院的人。 “冷哥哥。” 甜腻娇柔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朵里,冷裔瞬间像变了一个人,脸上的狰狞消失不见,狠厉地松开云向婉,迈开步子就下楼而去。 黄诗然手中带了一个精致的盒子,上面还系了粉色的彩带,看见冷裔毫不犹豫地向她走过来,她眼底的锋芒慢慢消退,羞红了一张脸立即扑进了男人的怀中。 她柔若无骨的手攀附着冷裔的胸膛,娇滴滴的更加惹人怜爱,男人伸手轻柔地抚摸黄诗然的头发,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你怎么了来了?” “你新婚,昨日错过了你们的婚礼,今天是来补贺礼的。”黄诗然娇俏一笑,余光瞥见匍匐在楼梯拐角狼狈不堪的云向婉,她只觉得大快人心。 在冷裔看不见的地方,黄诗然的手紧紧攥捏咋一起,长长的指甲都陷入掌心里,白了一片。 冷哥哥非她莫属! 她好像感觉不到疼痛,挑眉和冷裔撒娇道:“好歹云姐姐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怎么能这么对人家?” 冷裔连一分目光都不曾给云向婉,他小心翼翼地护着黄诗然,生怕云向婉犹如野兽一样伤害到黄诗然分毫。 黄诗然傲娇地迈着步子慢慢靠近楼梯上的女人,她将手中的礼盒递给云向婉,装出特别清纯的样子,软声细语:“姐姐,这是我送给你和冷哥哥的新婚贺礼,这可是为了让你早日脱离苦海,生个孩子,成全我和冷哥哥呢。” 云向婉单手支撑慢慢站起身,接过了黄诗然送来的“好意”,她步履蹒跚上楼。 楼下冷裔对黄诗然宠溺的声音还是隐隐约约被她悉数听见。 “只有你配生我的孩子。” 云向婉猛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她一遍又一遍提醒自己,这些都与她无关了…… 掌心冰凉,手中的盒子一下子滑落,里面滚出一个白色的相框,磕碰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相框的玻璃瞬间四分五裂,照片上交融的两具身躯,刺激着她的眼球。 云向婉恶心反胃,干呕,她慢慢下蹲身子,恍然知晓,黄诗然送给她的贺礼是昨夜与冷裔欢爱时的照片! 她将盒子捡起来随手扔进垃圾桶里,绝望地闭上眼睛,颤颤巍巍拿起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连日以来她疲惫到没有力气再支撑下去,她有许多话想和妈妈诉说。 云向婉无尽的话都湮灭在听筒里传来的忙音中,她双肩耸动,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紧紧抱着抱枕,窝在阳台的藤椅上。 偌大落地窗前,阳光肆无忌惮地倾洒进来,她转眼便看见楼下花园里冷裔与黄诗然在热烈拥吻。 云向婉不记得自己是何时沉睡过去,再醒来时已然夕阳西下。 她挪动了一下发麻的双腿,摸着早就贴了后背的肚皮,她艰难地向着厨房走过去。 连佣人看见她后,都躲得远远的。 浓烈的酒气窜进云向婉的鼻子里,她不舒服地皱着一张脸,在她想要尝一尝才煮好的饺子时,有高大的身影向着她笼罩过来。 男人的气息萦绕在她脖颈间,云向婉不敢动弹,她被粗暴地拽着翻身过去,云向婉憋红了一张脸,双手推搡着冷裔,男人铺天盖地的吻瞬间将她淹没。 大手狠狠地蹂躏她每一寸皮肤,云向婉奋力挣扎,胳膊肘到底碰到了刚煮开饺子的锅,里面沸腾的饺子汤,顺着云向婉的后腰灌下去,她疼的头皮发麻,倒吸一口凉气。 冷裔迷离着双眼,牙齿啃咬着云向婉的嘴唇,甚至用力吮吸,他舌头霸道地撬开她坚固的牙齿,咬的毫不客气。 云向婉被冷裔完完全全压在身下不能动弹,她找到喘气的机会才忍着疼痛解释道:“我不是黄诗然。” 男人目光悠悠盯着她,回答的理所当然,“你不是想要个孩子吗,我给你孩子,怀了孩子就滚。” 云向婉直接被男人强制性拉着转身,他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撕去了她身上的衣服,看见女人后腰处烫红的皮肤时,冷裔的瞳孔骤缩,眼神复杂,却也只是踟蹰了一瞬间,下一刻就不顾云向婉的反抗,粗暴地折磨她。 女人牙齿紧紧咬着下唇,却还是不受控制地发出羞人的声音,冷裔便加快了腰部的律动。 他拽着云向婉的头发强迫她看着他,“你没资格扔掉诗然送来的贺礼。” 云向婉默不作声,男人就更加疯狂,等到她觉得头快要爆炸实在撑不住的时候,才尖叫:“冷少说的是!” 他不是爱黄诗然吗,现在又这样折磨她做什么。 男人低头一口咬在她的肩膀上,若是再用力几分,定然能生生咬下一块肉来。 厨具被他们疯狂的动作碰撞散落了一地,云向婉筋疲力尽,就像一株脱水的蔬菜,男人抽身离开她时,她听见他无情凛冽的声音,“我答应诗然,施舍你一个孩子。” 世界终于安静,云向婉试着动了一下双腿,她低头去看,已经有淡淡的血迹沾染在大腿根,每走一步,都疼的撕心裂肺。 她苦笑一声,需要施舍孩子吗? 她,不需要。 云向婉盯着厨房狼藉的一片,默默上楼吃了一颗白色的药丸。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