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花已尽 《香花已尽》第七章 姐妹反目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花雅连飞小说名字叫作《香花已尽》,提供更多花雅连飞小说目录,花雅连飞小说全集目录。香花已尽小说花雅连飞摘选:花雅的前生莫林与子言是怎样的? 包括百度搜素第一条。 在这里,我一切都很好, 而已,有点儿很想念 在这物是人非的世界里…...

香花已尽

推荐指数:10分

《香花已尽》在线阅读


花雅连飞小说名字叫做《香花已尽》,这里提供花雅连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香花已尽小说精选: “铮”一声古筝弦断的声音 跪在下面的侍女都被这声音震得龇牙咧嘴,但又不敢大幅度的表现出来。 “什么?你是说赫连飞出事了?”声音里带着些许惊讶。 赫连飞是武林盟主,武功是常人难敌的,而且身体健壮一般不会出什么事。 这声音是从前方不远处凉亭里传来的,这座亭子上挂着个大木牌上面写着:亭音。 这亭子是当时赫连飞为讨落月梦璃欢心所建造的,这里不下雨和普通亭子一样,只要一下雨,雨滴落在亭子的顶部,慢慢的滑下会形成一首流利的曲。落月…

“铮”一声古筝弦断的声音

跪在下面的侍女都被这声音震得龇牙咧嘴,但又不敢大幅度的表现出来。

“什么?你是说赫连飞出事了?”声音里带着些许惊讶。

赫连飞是武林盟主,武功是常人难敌的,而且身体健壮一般不会出什么事。

这声音是从前方不远处凉亭里传来的,这座亭子上挂着个大木牌上面写着:亭音。

这亭子是当时赫连飞为讨落月梦璃欢心所建造的,这里不下雨和普通亭子一样,只要一下雨,雨滴落在亭子的顶部,慢慢的滑下会形成一首流利的曲。落月梦璃会将秘籍给赫连飞,这个亭子占了一大部分的原因。

现在落月梦璃想起这件事都觉得可笑,就算这亭子再美,得不到赫连飞的心,又能怎样。

亭子四周挂着蓝色珠帘,只能露出人的半截身体。

“是”一个女人哽咽的说,显然被那琴弦的断声震的不轻

“铮”又是一声,那哽咽着说话的女子,从亭中飞出来,外面的侍女们急忙上身相迎。

“姐姐,没事吧?”外面那些侍女面带关心的问。

那女子一口血从口中喷出,眼睛瞪得老大,眼里盛满了怨恨。

明明是这些侍女硬推着要自己去说的,现在又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

“夫人饶命。”那女子充满哀求的说。

站在珠帘里的女子正是落月梦璃。

她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茉莉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配上落月梦璃的容貌,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

“那怪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落月梦璃淡淡的说。

那侍女眼露惊恐的神色……

“不……”要还没有说完。

“铮”

那侍女胸前出现两条深深的血迹,渐渐渗满全身

而落月梦璃只是闭眼调息,

“把那尸体扔到杂房去。”

“是”两个婢子领命下去

因为赫连飞是武林盟主,难免遭人暗算,整个山庄连扫路的老大妈都会点武功。

落月梦璃是洛月家族的继承人,洛月家族是当今世上唯一精通音功的家族。

原本早已人才稀少,众夫人都努力的在老爷面前吹捧自家孩子的好。

谁知那天老爷从外面捡回来个干女儿,精通各类乐器,是学音功的人才。

这都要归功于,落月梦璃的前生,从生下来便注定是Boss的辅佐人,世上的事几乎都要精通。

她学遍了所有乐器,也再无聊时常常练习,现在不管是什么乐器都不是常人所能敌的。

老爷子十分看重这女子,为她取名为洛月梦璃,并且将洛月家族的秘籍给了落月梦璃,还为落月梦璃找好了婆家,就是武林盟主。

不久后老爷死在了一处荒野,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只有落月梦璃知道,老爷是在她设的陷阱里死的。

她将洛月家的后代该杀的杀,杀不掉的也强行安了个叛家罪被挑了手筋,终生不能学武,不能练音功。

也就是说,现在会音功的,正宗的,只有落月梦璃。

赫连飞曾经很是偏袒她,因为他想要她的武功秘籍。

落月梦璃自从知道赫连飞的愿望后,就在赫连飞生辰那天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了他。

赫连飞得到这个秘籍后,就不怎么搭理落月梦璃了。

落月梦璃也被刚刚的断弦震出内伤,不能使用轻功。

“来人,把本夫人扶到盟主的书房”

一群侍女中挤出两个看起来还是小孩的侍女,俩侍女小心的搀扶着落月梦璃,向赫连飞的书房缓缓走去、

咳咳推荐姐妹文

《有点想念》

花雅的前世安洛与子言是怎样的?

百度搜索第一条。

在这里,我一切都很好,

只是,有点想念

在这物是人非的世界里,

我抛弃了一切,不过,

幸好,我还在这你,

幸好,我还爱着自己。

她因为完成爷爷的遗愿,一时头脑发热,嫁给了他

他因为职场风波,娶了她,只为巩固他的地位

只是,他不知,当他爱上她时,她已远去

☺☺☺☺☺☺☺☺☺☺☺☺☺☺☺☺☺☺☺☺☺☺☺☺☺☺☺☺☺☺☺☺☺☺☺☺☺☺☺☺

落月梦璃优雅的走在前面,根本没把刚才被杀的人看在眼里。

俩个小丫头畏畏缩缩的跟在落月梦璃身后,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们,一会儿给我端庄点,不要让别人看出破绽。”落月梦璃呵斥着两个侍女。

“是、、”俩小丫头唯唯诺诺的答。

落月梦璃狠狠的瞪了两个笨丫头一眼,然后调整好脸部表情,继续优雅的向前走去。

“夫人”赫连飞书房前的门卫恭敬的说。

“恩,盟主在里面吗?”落月梦璃脸上挂着贤惠的微笑。

“是的,主子在书房内。”

“恩。”落月梦璃轻轻点头,两个小丫头走上前为落月梦璃推开书房的门。

有钱人家就是这样什么都不用干,只要走走路就好。

落月梦璃熟门熟路的拐到赫连飞的书房,看到一个老大夫正在为花雅号脉,赫连飞在一旁躺着,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大夫,你怎么不先帮盟主治疗?”落月梦璃的语气很是不满。

“夫人,老夫无能为力阿,令郎受的是内伤,需要慢慢调理,自己治愈,治愈不了的话……”大夫面露为难。

“那这个死女人呢?”

“她没有内功,不必担心遗失内力,但是被令郎传过来的内力震伤,昏过去了。”

落月梦璃不在听大夫的废话。

“来人,将盟主扶着坐起来。”

赫连飞的两个贴身侍卫马上上前将赫连飞支起。

落月梦璃坐到赫连飞的背后,双手贴着赫连飞的肩胛骨。

轻轻的闭眼,双手又加了一分力。

赫连飞一口黑血吐了出来,侍女们都急忙帮着收拾衣服上的脏渍。

赫连飞脸上渐渐有了红晕。

落月梦璃收掌,结束了输送真气。

“好了,扶盟主躺下吧。”

“是。”几个侍卫小心的扶着盟主躺下。

而另一边的花雅却渐渐有了意识,颤了颤睫毛,眉头微微蹙起。

“渴。”

花雅的侍女们看到花雅醒来,准备上前送水,却被落月梦璃拦了下来。

“你们都下去吧,本夫人来照顾她。”

“是。”几个女婢和大夫、侍卫都退了下去,最后走的是落月梦璃的两个小丫头,两人轻轻的为落月梦璃关好门。

出来后都松了一口气,终于远离那疯女人了。

窗外的天灰茫茫的,房间里透出一点点淡淡的潮湿。阳光不能射进屋内,屋内能见度很低。

落月梦璃站在花雅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花雅。

花雅微微睁开眼,家里有些暗,落月梦璃站的地方属于背光,花雅看不清她的脸,误以为是连金。

“渴……”花雅轻轻的说。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声。

“还渴吗?”落月梦璃将花雅提起,与她正视。

花雅被这一巴掌扇的清醒了不少,看到是落月梦璃脸色变得冷了几分。

“你干什么?”花雅冷冷的与落月梦璃直视,声音虽有些小,但一点也不弱。

“干什么?你这个**,勾引别人老公,不知道干什么?”落月梦璃咬牙切齿的说。

“你有病?”花雅脸上有个清晰的五指印,语气丝毫不输给落月梦璃。

“**。”落月梦璃又将手举起,准备再扇花雅一巴掌。可是任凭怎样使劲,都挥不下去。

“落月梦璃,不要太放肆了。”赫连飞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落月梦璃显然很惊讶赫连飞会站在她身后,手一松,花雅软绵绵的从落月梦璃手里脱落。

赫连飞向前一步将花雅拖住。

“雅儿,没事吧。”

花雅点点头,又摇摇头,用手指着喉咙。

“渴”

赫连飞将花雅轻轻的放到床上,转身去茶壶里倒了杯热茶,又坐回床边,细心的为花雅尝了一口,貌似是有些烫,又用嘴轻轻吹了吹,才将花雅抱起靠在枕头上,把茶杯递给花雅。

花雅靠在赫连飞的胸膛上,双手拿着杯子,一点一点喝着里面的水。

落月梦璃就在一旁看着赫连飞小心奕奕的动作,就连赫连飞讨好她时都不肯这么做,现在却无条件的为花雅端茶送水。

落月梦璃觉得自己十分可笑,明明知道他在骗自己,却还是相信了。

赫连飞照顾好花雅后也十分的累,就**靠在床沿,冷冷的看着落月梦璃。



贵妇候选人 王牌少帅 当恶毒女配变得认真了 大新轶事 猎谍 洪荒明月 我乃路易十四 开局50岁我还可以火三年 日综店长生涯 李逵的逆袭之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