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花已尽 《香花已尽》第五章 找回姐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花雅连飞小说名字叫作《香花已尽》,提供更多花雅连飞小说大结局,花雅连飞小说结局是什么。香花已尽小说花雅连飞摘选:花雅,眼里闪过敌意的目光。相公要休了自己吗?她又悄悄地退向屏风后。 某花这时不知道耻的窝在赫连飞怀中,依序…...

香花已尽

推荐指数:10分

《香花已尽》在线阅读


花雅连飞小说名字叫做《香花已尽》,这里提供花雅连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香花已尽小说精选: “梦璃,在吗” 落月梦璃听到赫连飞的声音高兴的从屏风后走出来,看到花雅,眼里闪过敌意的目光。相公要休了自己吗?她又悄悄退到屏风后。 某花这时不知耻的窝在赫连飞怀中,依次打量着大厅 大厅两旁摆有4张琉璃桌,类似现代的玻璃桌只不过更值钱~上面放着银色托盘里面有各色糕点,旁边放有茶具。正中是四扇白玉屏风,墙壁上刻着粉色爱心桃,地板是粉色的云。中间铺着一席貂毛地毯,很特别。 她觉得这像姐姐在别墅里的装扮风格、 落月梦璃暗自打量…

“梦璃,在吗”

落月梦璃听到赫连飞的声音高兴的从屏风后走出来,看到花雅,眼里闪过敌意的目光。相公要休了自己吗?她又悄悄退到屏风后。

某花这时不知耻的窝在赫连飞怀中,依次打量着大厅

大厅两旁摆有4张琉璃桌,类似现代的玻璃桌只不过更值钱~上面放着银色托盘里面有各色糕点,旁边放有茶具。正中是四扇白玉屏风,墙壁上刻着粉色爱心桃,地板是粉色的云。中间铺着一席貂毛地毯,很特别。

她觉得这像姐姐在别墅里的装扮风格、

落月梦璃暗自打量着花雅,这女子眉似远山,眼带桃花,一双皓眸转来转去打量着客厅,精致的鼻子这时一抽一抽的,在闻这屋里的味道,花瓣唇轻抿。真叫个素颜也倾城。

洛月梦璃发出愤恨的目光。这狐狸精,真不要脸(落月梦璃是花雅的姐姐安羽但是落月梦璃不知道花雅是她妹妹安洛¬¬)

洛月梦璃站在屏风后撕扯着自己的手帕,就算这女人替代了自己的位置,这女人也不会好过。

落月梦璃自我安慰,挂起45°假面微笑,从屏风后又走出来。

“相公找我有事”她俯身

“梦璃起来吧。”赫连飞抱着花雅,不能离开,只能口头的说。

花雅看到这个从屏风后走出的女子,高兴的从赫连飞怀里蹦下来,上前熊抱那女子。

赫连飞嘴角那个抽阿~若不是知道刚才她被人追杀时那么无措,还真以为她会武功呢——

“姐姐”某花屁颠的往落月梦璃怀里蹭。

洛月梦璃嫌恶的看了花雅一眼,这女子真虚伪,

随即袖袍一挥,一个空翻向后退了一步。

“不必叫我姐姐”落月梦璃前生是干什么的?

是杀手Boss的姐姐哇~火拼技术一流——

花雅怔住姐姐竟然不认识自己。

花雅空翻,与落月梦璃擦身而过,头微偏,花瓣唇一张一合。

“我是安洛”花雅轻声说

落月梦璃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

这看在赫连飞眼里就成了梦璃欺负花雅。

“梦璃!”赫连飞口气里带着压抑的愤怒

梦璃怔住,自己的努力,还及不上一个刚认识的朋友吗?

梦璃装作没听到,努力微笑,泪水在眼眶打转

“安洛,我去更衣”

说完逃也似的躲到屏风后,她努力地安慰自己,安洛一定不喜欢赫连飞,赫连飞只是一厢情愿呢。

整理好心情,再从屏风后走出来时,花雅自顾自的吃着糕点,赫连飞已经没了影儿

“姐姐我把赫连飞送走了奥。”她只是让她知道没别的意思

“恩”洛月梦璃笑笑自己在现代就是听她的,到了古代以为可以自己行事时,她却又突然的冒出来。

“妹妹最近过的好吗”她希望她只是来转转很快就会走。

“恩姐姐最近我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好啊”她故作开心

“安洛你现在叫什么啊,听赫连飞好像叫你小雅”

“恩,我叫花雅。”

“安洛你长的真美。”梦璃转移话题。

“姐姐你是体穿我是魂穿这又不是我的身体。”

“恩但我看,这副身体你得用一辈子了”

“我也这么觉得”只有和姐姐对话时才不用担心别人能不能听懂。

花雅伸了个懒腰

像吩咐下人一样吩咐落月梦璃,“姐姐,我累了,叫人给我准备个木盆加好水,要薄荷味,我要洗洗睡了。”

梦璃点点头

“好,我这就吩咐人给你弄。”

转身走到屏风后手里丝帕化为粉末

赫连飞回到书房后,掐掐眉心。

这女子刚才还和梦璃打的不可开交,现在又好的无话不谈。

(作者只有你会认为她们俩是在打架赫连飞:那是人家关心小雅作者:呕)

“来人”

“在”

“派人去查查花雅是什么人”

“是”那人领命下去

次日,花雅一大早就到赫连飞屋外大叫

“让我进去”

“小姐,我们的主子还在休息”

花雅在外面气的哇哇大叫,心里把赫连飞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遍,赫连飞那个王八羔子让我早点来结果自己在睡大觉。

花雅没有睡懒觉的习惯,每天早上都会晨练。

“谁在外面这么吵”

赫连飞眯着双眼,剑眉微蹙。声音略带干哑,有股就快爆发的愤怒。

侍候赫连飞的奴才小跑进来弓着腰

“回主子,是昨天来的那位小姐”

他坏笑起来“让她进来吧。”

“主子不先更衣吗?”

“先让她进来”他薄唇轻抿,冷气冒出

这时正值初夏,连扇子都不用扇了。

“是”那奴才发抖的说

花雅骂骂咧咧的走进来,看到床上的美男时,她咽了咽口水。

赫连飞只穿了一件单薄的中衣,露出坚实的胸肌和4块腹肌,身体侧躺,手支着脑袋斜靠在床边,黄发随意披散下来。蓝眸惺忪的眯着,坏笑的看着花雅。

“花雅起的真早哈。”赫连飞现在有点像小流氓

“恩”花雅点点头,收敛着呼之欲出的口水。

赫连飞拍拍床边示意花雅坐下

花雅走过来坐在床边。

赫连飞用双臂将花雅压下。

“你你你干嘛”花雅脸红的像苹果

“再睡一觉,”赫连飞打了个哈欠

“不用了”

“你起这么早不瞌睡?”赫连飞表示疑惑

“不”

某花并不知道他们现在的姿势是多么的暖昧。

“相公,该起床了,今天有位”洛月梦璃端着洗漱用品进来,看到花雅怔住了。

“哦,放那吧。”

洛月梦璃站在门口不动。

“放那吧”赫连飞口气染上不耐

花雅斜靠在赫连飞身上,她也呆了。

落月梦璃微笑,放下东西,转身走出赫连飞的房间。

赫连飞看到花雅脸色难看,眸子里透出浓浓的关心。

“怎么了?”

“没事”花雅摇摇头。

落月梦璃回到自己的寝室,窝在床上放声大哭。

那是遭最亲的亲人背叛的痛,那是失去爱人的痛。

她还以为今天花雅起这么早是去晨练,没想到是去找赫连飞。

她没有想到原来花雅也爱他,她没想到他们是两厢情愿。

她不哭了,她开始笑,那阴森森的笑。

安洛,我可以给你权利,可以给你财富,但不会把赫连飞就这样白白让给你。

而这时花雅却坐在赫连飞的床前,发着呆,

连赫连飞说他要去练功,后来在自己脸上吻了一口都不知道。

赫连飞像偷到了糖的小孩,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老管家看到赫连飞从失去双亲后就再也没有过的微笑,也露出担心的神色。

这花雅是何人呢?

赫连飞问他的手下,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回主子,属下相信”

“是阿我也相信。”

赫连飞很认真的点头

那手下嘴角抽了抽,主子不会受刺激了吧。



贵妇候选人 王牌少帅 当恶毒女配变得认真了 大新轶事 猎谍 洪荒明月 我乃路易十四 开局50岁我还可以火三年 日综店长生涯 李逵的逆袭之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