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落武 《星辰落武》第一章 少年洛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洛辰亚斯小说名字叫作《星辰落武》,提供更多洛辰亚斯小说,洛辰亚斯小说名字。星辰落武小说洛辰亚斯节选:洛辰,问你呢,昨天能一直坚持到几棵了?”胖子摸着鼻子,再度问着。 “嘿…”辰依旧没理睬,而已突然间把眼睛闭出来,松绑马步,单手拿…...

星辰落武

推荐指数:10分

《星辰落武》在线阅读


洛辰奇拉小说名字叫做《星辰落武》,这里提供洛辰奇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星辰落武小说精选: 秋风,如刀,切割着这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天空下着绵绵细雨,随着风吹而四处散落,大山深处,晶莹剔透的雨珠点缀着张张树叶,分外明亮,空气中挥洒不去的是清新的气息,却也迎来了姗姗来迟的黄昏。 “嘿,嘿,哈,嘿…”密林丛中,身穿虎皮的瘦弱少年扎着马步,双手挥舞,手中的木棍不断对着一棵三人才能围得过来的树敲打,木棍随着双手不断的挥舞打入树体,震得树干上的雨水不断飞溅。少年眼神执着的看着树,一下一下的用力挥去。整个密林中传来少年的呼…

秋风,如刀,切割着这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天空下着绵绵细雨,随着风吹而四处散落,大山深处,晶莹剔透的雨珠点缀着张张树叶,分外明亮,空气中挥洒不去的是清新的气息,却也迎来了姗姗来迟的黄昏。

“嘿,嘿,哈,嘿…”密林丛中,身穿虎皮的瘦弱少年扎着马步,双手挥舞,手中的木棍不断对着一棵三人才能围得过来的树敲打,木棍随着双手不断的挥舞打入树体,震得树干上的雨水不断飞溅。少年眼神执着的看着树,一下一下的用力挥去。整个密林中传来少年的呼哈声和木棍敲打在沾了雨水的树干上的声音。四周,是一些被拦腰打断的大树。

“辰,今天到多少了?”不久,一位虎背熊腰的胖子出现在少年背后,嘴角微微张开,看着少年,他眼中满是敬佩的目光。

“嘿,哈…”辰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故意不理,依然专注的扎着马步敲打着眼前的树干。

“洛辰,问你呢,今天能坚持到几棵了?”胖子摸摸鼻子,再次问道。

“嘿…”辰依然没理会,只是忽然把眼睛闭起来,放开马步,单手拿着木棍,对着树干回旋一转,稳稳的敲了上去。树干应声而断。

“十九根”洛辰看了一眼比自己大得多的胖子,“你每天都来问我几棵了,不累?”

胖子腼腆的笑笑,摸着自己的头说:“这个…俺就是想看看你每天的进步。”

“哦”洛辰冷淡的回应着,开始对着下一棵树做准备。

“…那个…,辰,俺啊姆喊你今天去俺家吃饭。”胖子似乎已经习惯这样的冷落。洛辰听到这句话,刚举起的木棍忽然停顿住,随后重新被举起。

“哦,知道了”

“那…现在可以走了么?”

“你先去,我打完就来。”洛辰说完,继续开始疯狂的敲打着树干,额头上,是掉不完的汗水。

“……”胖子想对着辰说些什么,眼神中,是一种愧疚,却终究开不了口,几张落叶,随着风吹飘落到他身边,却只能看着慢慢落下,无力阻挡。

“阿姆,总算到这一天了,总算到来了。”洛辰一边敲打,心里默默的说着,眼角流下的,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

“辰宝,来,阿姆给你弄了最喜欢吃的獐子肉……辰宝,来,阿姆给你做了件新衣服……辰宝,来,阿姆给你……多吃点,你年纪小,要赶紧长身体,你阿爸就是吃得多才长得那么魁梧……”

“大姐,辰宝他阿爸刚失踪,难说还会回来的,你能不能让我们在部落多逗留几年?我们孤儿寡母的,出去外面,容易……大姐,我求求你,让我做牛做马都愿意,只要让我们娘两有口吃的,就当看在辰宝和飞飞的份上……大姐,大姐……”

“辰,你……你不要记恨…恨飞飞他阿姆,部…部落也不容易,记住,你…你可以…可以…在部…部落呆到九岁,然…然…后”

今天,是洛辰九岁生日,全村人都知道,却没人陪他过。

五年前,洛辰的父亲作为部落的族长,去遥远的巫奇部落参加了部落大会,之后便不知所踪,而本来放在副族长奇拉家代表族长的信物白玉也不在了,族中一致认为是被洛辰父亲洛天所偷,然后远走高飞了,于是,村里决定要驱逐洛辰两母子出部落,离开这个生下来就生活着的部落。

该去哪,四周,是数不尽的深山,数不尽的危险,母子两人,出去,只有死。

最后,以洛辰母亲的死亡为代价,部落答应让洛辰在部落呆到九岁……

“砰”第二十棵树在木棍的击打中轰然倒塌,洛辰知道,倒下的,不只是树,还有母亲用生命换来的这五年安静生活。

“阿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洛辰抚摸着木棍,上面带着母亲最后的希望。

“辰宝,如果有一天,阿姆不在你身边,你要带好这根木棍,它是阿姆对你的期望,它笨重,却不伤人,它陈旧,但是它承载着梦想,它,是你阿爸留下的,带着它,就如同我们在你身边。”

此时,已是灯火初上,黑夜如一只猛虎吞噬着白昼,呼呼风声也如此的刺骨。

琉璃部落,现任族长奇拉家,族长一家静悄悄的坐在饭桌四周,飞飞低着头,族长一袋一袋的点着刺鼻的野草吸着。

“今天是洛辰九岁生日,按照我们部落当初的约定,今天,就是洛辰离开的日子。”族长夫人叶拉看看自己的丈夫,说道。

“嗯”奇拉闷了半天,应了一下。

“阿姆,那个……洛辰,能不能…”飞飞低着头问。

“唉,不能的,这是族规。”叶拉看着飞飞垂下的脑袋。

“族规…族规也不是人定的吗?”飞飞嘟哝着。

“逆子,族规就是来让我们部落无限的延续下去的,族规,不得违背,就是你阿爸也不得违背。”叶拉瞪了一眼一直不出声的丈夫奇拉。

“呃…”

“我觉得吧,族规在五年前其实违背过一次了。”奇拉捏熄了燃着的野草,说道。

“你还好意思提,当年要不是你一直犹豫不决,何必闹到洛辰他阿姆身死。”叶拉恨铁不成钢的说着。

“那人家孤儿寡母,你让他们出了部落去哪生活?洛辰还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娃,他母亲一直是个菜民,出了部落的保护范围,不用遇到巫毒部落的人,只需要遇到一只野兽,他们就没法逃脱。”奇拉说。

“但是你这样做已经违背族规了。”

“我触犯族规是为了救人,已经丢了一条命,再不触犯族规就要再丢一条命,族规的宗旨就是维护族人的安全,这一点没做到,族规还有什么用?”奇拉正视着自己媳妇的眼睛,一直以来,家里大小事务都听她的安排,结果现在把媳妇惯的已经觉得族长是她了,这一次,是奇拉第一次在家里和叶拉顶上了。

“那…那现在洛辰九岁了,按部落的规矩,九岁就是小成年,他可以照顾自己了,按当初说好的,也该离开了吧。”叶拉在洛辰离开的事情上却毫不让步,因为,族规,是一个部落的象征。

“别人的孩子,九岁的时候,已经是武徒了,但是洛辰现在…唉”奇拉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

在琉璃部落所在的荒芜大陆,一般孩子从出生以后就开始学习最基本的护身武艺,按等级来分,有点基础的是武徒,武徒分为三个等级,初期中期和后期,之后是到武士,可以接受最基本的武艺知识,也分为初期中期和后期三等,之后往上就是武者,同样分为三等,之后的更高级别的有武师,武侯,武圣,武王,武尊,武魂,武圣王,武圣尊,武圣魂,武帝,武帝之后变为破碎虚空,已不属于有记载的存在。

武徒的标准是可以通过天运测试,人身体每经历一件事情,总是会产生烙印,如树木的年轮一般,会体现在精气神等方面。

“可是…可是洛辰一直很努力。”飞飞不服气的争辩道。

“努力?一个人再努力,没机遇,没天分的话,基本不会成功的。”叶拉嗤之以鼻。

“但是…但是…”飞飞还想说看见洛辰今天已经能用木棍劈断二十根兰木的事。

“不用但是了,废物就是废物,既然知道是废物,何必再让我们部落保护他,迟早有一天他即使不死在其他部落的屠刀下或者猛兽的利齿之下,也会死于自己的愚蠢,这样的废物,难道还需要我们花费人力物力来保护他?”叶拉一直是站在部落的立场考虑问题,五年来,作为部落的副族长,为了部落,她和奇拉呕心沥血,并且对洛辰也没什么感情。

“奇拉,你说句话,作为一族之长,你该表个态。”

“我…让我想想吧。”

“咚咚…”“族长副族长,洛辰来见”门外,洛辰寂寞的声音响了起来。



贵妇候选人 王牌少帅 当恶毒女配变得认真了 大新轶事 猎谍 洪荒明月 我乃路易十四 开局50岁我还可以火三年 日综店长生涯 李逵的逆袭之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