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色荡漾:老公,别恋战 《婚色荡漾:老公,别恋战》第3章别像个考拉似的缠着(3)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封谨小说名字叫作《婚色荡起:老公,别且战且退》,提供更多封谨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封谨小说在线阅读。婚色荡起老公别且战且退小说封谨摘选:封谨的资料,她只会觉得这个任务完成4的可能会性低到可能会。资料上信息显示封家这位大少爷可也不是什么更省油的灯…...

封谨小说名字叫做《婚色荡漾:老公,别恋战》,这里提供封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婚色荡漾:老公,别恋战小说精选: 意笙站起来走向酒柜开了一瓶红洒,倒了一杯抿了一口,白意誓这个任性千金的生活倒是过得很潇洒,只是……以她的名声,想要勾上封家大少爷,真的不是一般的难。走出阳台,看着新江河,意笙整张小脸都是苦恼。再一次调出封谨的资料,她只觉得这个任务完成的可能性低到可能。资料上显示封家这位大少爷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霸道冷血脾气还很坏,豪门斗争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像他那样做得一点人情都不讲的也没有几个了。而商场上的对手,他就更是没…

意笙站起来走向酒柜开了一瓶红洒,倒了一杯抿了一口,白意誓这个任性千金的生活倒是过得很潇洒,只是……以她的名声,想要勾上封家大少爷,真的不是一般的难。

走出阳台,看着新江河,意笙整张小脸都是苦恼。

再一次调出封谨的资料,她只觉得这个任务完成的可能性低到可能。

资料上显示封家这位大少爷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霸道冷血脾气还很坏,豪门斗争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像他那样做得一点人情都不讲的也没有几个了。

而商场上的对手,他就更是没有任何的善心,造成现今天只要人家一听到是封家大少爷看上的项目都没有什么人敢跟他竟争。

“封谨……”她轻声地低喃出这两个字,脑海里出现着是他的脸。

…………………………………………

花园酒店的三楼西餐包间,金碧辉煌的装潢,一盏带着中国风的大灯挂在天花板处垂落而下,灯下,一张长长的桌子上铺摆着西餐的餐具,装饰而用的烛台……

红木真皮沙发椅子在长餐的两端各摆放一个。

此时,两端都坐着一个人,都是西装革履。

一个是R市道上都尊称为枭爷的男人,四十岁,一头黑发梳得很顺,他有一张很正义的脸,浓眉大眼,方正的五官,此他双手十指交叠的撑放在桌面上,眼睛望着对面的男人。

封谨,封家第一合法继承人,据闻封家的势力可以一句话,就让R市的首富一夜间倾家荡产,不复存在!

据传,封家的男人没有一个不狠的!每一代继承人想要成功获得继承,就要从家族中拼杀了一条血路。

有着一副轮廓分明仿若是雕刻而出的完美的俊帅五官,孤冷的簿唇,全身上下散发着旁人勿近的冷冽,不,应该说是比冷冽还要更俱人的气势。

他有一双黑矅石般的眸子,但是,这双眸子永远都只有冰冷。

此时,他优雅得如同高贵的王子,修长的手指此时右手刀子,左手叉子,优雅的切着面前的菲力牛排,轻轻地叉了一口放入口中。

“叮。”刀叉从他的手中放下在瓷盘中,发出一小声的脆声。

他轻松的拿起丝帕,微微的拭了拭嘴唇,抬眼,冰冷的眸子望着对面的男人……

“看来,你已经做了决定。”声音没有什么起伏,封谨盯着对面的枭爷。

身为最有合作诚意的伙伴,突然间做出了叛变的决定,他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意外。因为,人生实在已经经历了不少这样的‘意外’。

“那么,就没有再谈的必要。”封谨站了起来,一米八五的身高,穿着量身而裁的西服,跨步就欲离去。

“封谨。”枭爷手轻轻地叩在桌面上,正义的脸与他的身份却是不那么的匹配,他微微的抬起眼,“今晚,我不能放你离开。”

“呵。”轻嗤的笑声从封谨的簿唇里吐出。

封谨手放在桌面上,看着枭爷,“是么?那要看你有多大本事了。”

枭爷从容的从台下掏出了银色的枪支,“看在咱们朋友一场的份上,我给你个痛快。”

“枭爷,我叔叔给了你什么的价码让你甘愿在这样的地方动手?”封谨一点惧色都没有。

“不会有人到这一层。”枭爷淡淡地说道。似乎已经是在做出解释,后面的人有多么的势力滔天。

“砰。”不知道是什么声音响了起来,包房外,却安静得一个人也没有。

……………………………………

意笙走入花园酒店的大门,她已经确切的得知封谨今天在这里有个应酬。

想见封谨真的不容易!

得过去的。

电梯有些慢,意笙转身就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砰。”她在到达三楼的时候,脚步怔住,她是不是听错了?有枪声?

等等,封谨就是与人相约在三楼吧?豪门为争继承,买凶杀人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的……

意笙拿出手机拨打了110,然后站在楼梯里十分的纠结,是袖手旁观,还是博一把冲进去?

封谨出行应该有几个保镖吧?所以应该没有什么事吧?

“砰。”似乎又听到了一声枪响。

人行通道的门忽地被打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意笙呆了呆。

穿着黑色西装的封谨并无一丝的狼狈,只是眼睛却是有些发红,两人的视线对上,意笙还被他这个样子吓了一跳。

“白意誓?”看到眼前的女人,封谨更是惊讶,尤其还是在楼梯这个位置!

“出去再说吧。”意笙拉过他的手,她不知道三楼发生了什么,但是应该不是什么好事了。

“松手。”

“……”她不松,拉着他就往楼梯快速的跑,他可不以有事!

“你放心,我已经报警了。”她一边拽着他跑,一边解释。

“白意誓!”这该死的女人,他叫她放手没有听到吗?

谁让她那么鸡婆报警的?

她的手心传来凉凉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更加不对劲,但是不知道这个女人哪来那么大的力气,竟然将他的手握得这么紧。

好不容易回到了一楼,意笙拉着封谨却不是往大堂的方向走去,而是往酒店的后门走。

酒店的后面是一条小巷子,此时安静得连个行人都没有,灯光也很昏暗,与前面的大堂的金碧辉煌形成鲜明的对比。

“松手。”她到底想要抓他的手到什么时候?!

意笙这会发现封谨似乎不太对劲,拉着他的手松开,她皱眉,“你发烧了?”

“离我远点。”封谨甩了甩头,药效很快,快的让他都觉得心惊,而且……这不是普通的药,这是……

“好好好,你别激动,那个,你没事吧?”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没事的样子啊。

她的话刚落,就听到了警笛的声音。

封谨侧头看她,眼睛已经由刚刚的微红变成通红,好像眼球里的血管都在要爆了一般,“谁让你报警的!”

意笙被吓了一跳,“我……正常人听到枪声都会报警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