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逆袭男神宠上瘾 第五章屠夫娘子,请饶命(5)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萧锦瑟闻言,抿进嘴唇,低下头。“你···不知····不知羞耻。”一向能言善辩的他,面对李华年一连串的发问,居然词穷了。似乎她讲得很有道理。可这些道理,他之前却没有想过。李...

萧锦瑟闻言,抿进嘴唇,低下头。

“你···不知····不知羞耻。”

一向能言善辩的他,面对李华年一连串的发问,居然词穷了。

似乎她讲得很有道理。

可这些道理,他之前却没有想过。

李华年大大方方的坐在床沿上道,“你对我不满,我知道,但是我们之间的问题总是要解决的不是吗?”

不管是用肉体还是金钱。

“你说我不知羞耻?难道天下夫妻行周公之礼都是不知羞耻吗?”

李华年说着转身望着萧锦瑟。

那鲜艳欲滴的红唇如同盛开的玫瑰花。

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如同镀了一层金粉。

居然让他有些慌神……

“不孝之无后无大,你分明就是把圣贤书读到屁股眼了。”

李华年大道理一堆堆的。

“你就是馋我的身体。”少年憋红了脸挤出一句。

这个年岁和他差不多的女子,居然恬不知耻。

甚至开门见山、开诚布公谈这种床底之事。

简直是不可理喻。

他当初就不应该为了三十两银子把自己堂而皇之的“卖”给她羞辱。

可当时还有其他办法么?

“对,我就是馋你的身体,你想想······我除了馋你的身体,你目前还有什么值得我倾囊相助么?”

少女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会努力考取功名的。”少年喃喃自语道。

“可那时·····我就是你不堪回首的印记,从来同甘容易,共苦难。”

我不信·······

“可·······”其实萧锦瑟也觉得自己考取功名后的事情,应该和眼前的女人毫无瓜葛了。

李华年自然把萧锦瑟的表情收入眼底。

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要不戏文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痴男怨女、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人了。”

“你想戏文里多少人金榜题名后,抛弃糟糠之妻的?”

“我和他们不一样。”萧锦瑟还想辩驳一下。

“不一样?”萧锦瑟摇摇头。

嘴角露出如同罂粟花般的笑容。

他可是能把原主一把火烧死的人。

确实和别人不一样。

他······更···心狠手辣。

“你现在轻而易举能做到的事情,你都推三阻四,我才不相信你以后的荣华富贵和我息息相关。”

李华年收起了眼底的锋芒,笑道。

她更相信,大难临头各自飞的话语。

萧锦瑟心里一抖,难道他在心里酝酿的事情,她已经察觉了?

按理说,

这个女人五大三粗的应该不会心细如尘的。

系统:靠,MMP,你就是真的馋我反派爸爸的身体,看你居然馋的理直气壮。

系统都无力反驳了。

传言果真诚不欺我。

“你想怎么样?”萧锦瑟下意识的勒紧自己的裤腰带。

“等你养好身体再说吧。”李华年破天荒地伸手把被子给萧锦瑟拉上说道。

“你不是想·······”圆房?了

我都准备好了,就当给狗啃了。

可她居然给他盖被子了。

太诡异了。

李华年自然是看到少年眼底的嫌弃和质疑。

她也不是那么饥不择食的人好不好?

当即就白了床上的少年一眼:“如果你不能够做到一夜七次,以后就别提这事,寒酸的很·····。”

寒酸?

寒酸的很???

“你·····”少年气得满脸通红。

她现在是嫌弃他了?

“你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少年满脸黑线和愤怒。

李华年纤纤素手一抬,当即就挽住了少年的脖子。

在他想从床上起身的一刻,迅速的拉近自己的怀里。

“夫君你这是想以身试法了?都说耳听为虚····那么眼见为实。”

李华年说着,腾出一手撩拨着他的盘扣。

萧锦瑟怒目圆睁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可她····身体娇柔,容貌艳丽。

身上也不再是那身脏兮兮的围裙。

而是换了一身干净的水蓝色罗裙,发髻随意的插着一朵绢花。

简单却明艳。

他喉结暗自滚动了一下,声音暗哑道,“你·····放手。”

系统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腰。

传言诚不欺我······啊……啊。

李华年眨巴着美目,堂而皇之地说道,“是夫君想让我验货的呀·····”

女人说话时,饱满鲜艳的红唇张张合合,气如吐兰,悉数进了少年的脸颊。

他,终于按捺不住推开了李华年。

“我对女人还是·····很挑的。”

说着,少年背过身体。

李华年看不出他的表情。

“好巧······我也是。”

说着,李华年转身去了厨房。

厨房里·······

李华年用草木灰把猪下水洗干净,之前原主很少把这些东西拿回家。

基本都是有大方的客户买肉,她就搭个贴头给人家了。

毕竟猪下水不是什么好东西。

今天她没去猪肉摊,所以肉有大半没有卖出去。

自然这些猪下水也没有贴出去。

她今晚要做个辣炒大肠。

【李华年可爱哒,你居然会做饭啊。】

而且闻起来还很香的样子。

“老娘会的可多了,你就和你主神爸爸睁大眼睛吧,连水火两重天都不在话下。”

水火两重天?

啧啧····

狗蛋暗落落的下线了。

刚它都以为,主神爸爸要缴械投降了。

想不到背过身,裤子撑得老高,依旧没有下文。

可······

别人的宿主都是乖巧大方、温文尔雅。

怎么分配到它这里,居然是这种鬼畜女配呢。

不知道上面怎么会派她来帮助主神爸爸逆袭呢?

瑟瑟发抖······

它身不由己想起那个传言……

难道就蹭蹭不进去?

还是很纯洁的?

戴套就不算那啥了······?

卧房里·····

刚萧锦瑟转身,是因为身体的某些因素不可控制。

他甚至都能觉察出脸上火辣辣的。

甚至他还发现李华年的话,居然有道理到无可反驳。

一向巧舌如簧的他,居然给攻击的哑口无言。

而李华年今天的表现,还让一向守身如玉的他。

想把人按身下摩擦。

给她一个孩子得了。

他也就“无债一身轻······”

可他真的不想为了区区几十两银子而委屈了自己。

毕竟那事,需要莫大的勇气。

而且李华年的要求还那么高。

一夜七次······要七次呢。

萧锦瑟,一口气没上来,把脸憋的通红。

李华年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悍妇。

她胸无点墨,她粗鄙,她甚至总是一身的血腥味。

她······

厨房里的香味飘进了卧房。

对一天一夜都没有吃东西的萧锦瑟而言,简直就是一个折磨。

他气呼呼的翻身想继续睡觉。

毕竟睡觉抵饿。

可是那香味怎么越来越近。

一睁眼,发现李华年把饭菜都端到房间里的小圆桌上。

这········



重生之宠夫千百遍 从道果开始 房客行行好 农门酒香 我只想安静的宅在家 深空之流浪舰队 一曲相思梦 梦魇入侵全世界 一叶清寒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征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