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十四娘 第四章 成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等少年将伤口重新上药包扎好,身上已经被冷汗浸透,整个人也有些虚脱,靠在那里渐渐闭上了眼睛。穆十四娘半天没听到动静,踌躇半天,顺着岩壁悄悄张望,瞧了好久也没看他动过半分,又伸头...

等少年将伤口重新上药包扎好,身上已经被冷汗浸透,整个人也有些虚脱,靠在那里渐渐闭上了眼睛。

穆十四娘半天没听到动静,踌躇半天,顺着岩壁悄悄张望,瞧了好久也没看他动过半分,又伸头出来打量,发现他还是没动,一张脸惨白得厉害,嘴唇更是无一点血色。

这种濒死的状态吓住了穆十四娘,扯了脚边一根细软的蒲草走到少年身边,探了探,发现他仍有气息,怕自己会惊醒睡梦中的他,穆十四娘正打算趁他尚未发现,悄悄退回原处。突然少年长呼了一口气,气息灸热,直接喷在了她的手心处。

发热了!穆十四娘一愁莫展,他窝在这里虽然背风,但红崖上既无水也无药,该如何是好?

等少年醒来已是又一个傍晚,低头就看到自己全身被枯草覆盖,遮得那叫一个严实。一丈开外,穆十四娘蜷成一团睡得正熟。

少年全身无力,也不想移动,百无聊奈之际,就打量着这个满身泥污的小丫头。发色并不如墨,反倒带着一丝棕黄,头上也只插着一根银簪,散落的头发表明其余的首饰应该是奔逃时遗落了。身上的衣衫做工倒是精致,层层叠叠的,一样不落。眉眼都埋在手臂间,露出的肌肤都沾上了泥浆,干涸之后皲裂成一块块的,将原本的肤色都盖住了。

少年叹了口气,这副光景,如果是自己,恐怕一刻都忍不下去。昨日明明溪水,为何不洗干净了?他推落枯草的动静惊醒了穆十四娘,因为是从沉睡中惊醒,猛地抬头,眼神却是放空的,发觉是少年苏醒,并不是其他的人来犯,困得不行的她根本撑不住千斤重的脑袋,头一倒又睡了过去。

少年有些失笑,而后又觉得情有可原,才多大的年纪,怎么撑得住彻夜不眠。由此又想到,她恐怕是饿了一天一夜了,这一想倒好,激起了自己的饥饿感。他自己也没好到哪去,昨儿到现在,除了灌了个酒饱,其他的一点也没下肚。

轻轻扫开身上残存的枯草,摸了摸伤口,觉得比昨日好些了。想着身上还有伤药,不如再换一次药,伤也好得快些。整个过程他都隐忍着,生怕会再次惊醒小丫头。

穆十四娘直到夜深,山风变凉才被冷醒。抬眼就看到黑漆漆的四周,唯一的同伴似乎又睡了过去。一阵山风吹过,穆十四娘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别在那里硬扛了,这里没风。”少年睁开眼睛,却并没有看她,而是望着红崖之下的虚空。

穆十四娘摇摇头,退了几步,寻了个避风的地方重新蜷在那里。

少年也没再强求,“饿吗?”

穆十四娘又摇摇头。

“渴吗?”

穆十四娘依旧摇摇头。

“那就睡吧,明日一早我就要赶路了。”少年说完又闭上眼睛。其实他这样问是有私心的,小女孩家家的,都会在荷包里揣些零嘴,虽然吃不饱,但毕竟聊胜于无。自己昏睡过去时,她吃没吃自己不晓得,但她这一觉好睡,应该会饿,自己这样问了,她若识趣,应该有所表示才是。

他的小心思可惜穆十四娘并不明白,又累又饿的她,已经快到极限,没多久就又睡了过去。

清早时少年饿得心里发慌,哪里还能睡得着,看着依旧好眠的穆十四娘,有意将动静弄得大了些。果然,穆十四娘马上就惊醒了。“走了。”少年言简意赅,腰间挂着两只酒囊,朝着自己前日夜间爬上来的地方,顺着茂盛的野草就滑了下去。

见穆十四娘呆呆地看着,“动作快些,再晚耽误事。”少年滑下两个人高的斜坡,回头看她仍旧站在原处,催促道。

听到少年催她,穆十四娘一咬牙,拢住身上的裙摆,照样子滑了下来。少年看她顶着一张大花脸,手忙脚乱遮住自己脚背的模样,觉得实在好笑。知晓女孩子家脸皮薄,忍住没笑出声来,扭头往前走去,丢下句,“快些跟上。”

穆十四娘跟在他身后,越走越迷糊,明明催促得厉害,又为何走走停停,还四处张望。一下想到他前日上山前说过的话,联想到追杀他的人,不由得有些慌张,也跟他一样四处张望着。

少年不经意回头,见了,轻声问道:“你也懂得狩猎?”

穆十四娘听了,赶紧摇摇头。

“那你东张西望做什么?”见少年这样问自己,穆十四娘才明白自己会错了意。只得低下头,局促地站在那里。

少年摇摇头,重新四处搜寻着猎物。没过多久,就示意穆十四娘赶紧蹲下,他自己则紧贴着一棵树,从怀里摸出一个弹弓和一粒小石子,对准出现在不远的野免子就射了出去。

穆十四娘蹲在草丛里都没听见什么动静,就看见少年提了一只灰色的免子过来。走到穆十四娘面前,将免子递向她,“君子远庖厨,这事你该知道吧?”

穆十四娘摇摇头。

“你——”不知为何,少年突然停住了,只是看向穆十四娘的眼光变得有些复杂。可惜这一切,因为内疚而低头的穆十四娘并没有看到。

少年寻了块空地,剥去免子的皮毛,又去除了内脏。因为手法并不熟练,四只免子脚都被他干脆地斩去了。虽然手上动作没停,心里却依旧顺着刚才的思路继续着,‘穆十四娘’,他早该想到的,穆府中的女子若问她琴棋书画,诗酒歌舞怕是无所不通。至于这样的贤妻良母之事,怕是无人教她吧。

穆十四娘闻着越来越浓郁的肉香味,原本干涩的嘴里都湿润了许多。“想吃就过来拿。”少年大方地割着一只免后腿,示意穆十四娘用手接住。

饥饿让两人再没有多话,各自饱餐了一顿。“快走吧,脚程快些,天黑前应该能赶到。”少年起身就走,有些庆幸自己并没有告诉穆十四娘姓甚名谁,那天无意相救时随从也并没有将家世报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