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十四娘 第六章 雨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穆十四娘从外到里淋得透湿,早已觉得全身冰冷,回头一看少年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那件血迹斑斑的鲜红外衫挂在火堆边,正好与后面的空间形成了一道屏障。不由得心里一暖,也不再矫情,靠...

穆十四娘

推荐指数:10分

《穆十四娘》在线阅读


穆十四娘从外到里淋得透湿,早已觉得全身冰冷,回头一看少年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那件血迹斑斑的鲜红外衫挂在火堆边,正好与后面的空间形成了一道屏障。不由得心里一暖,也不再矫情,靠近火堆寻些热度。

在穆十四娘看来,衣服是不可能脱下来的,不如就绕着圈烤。在忍受过一阵热气熏蒸之后,衣衫重新变得干燥温暖,就连因为沾上了泥浆使得原本丝质顺滑的裙衫有些坚硬,也没让她感觉到不适。

只是鞋底因为火焰的熏烤变得闷热难奈,穆十四娘知道是鞋里水气无法散发的缘故,但眼前那道鲜红让她无法回避目前的现实。越是滞留在外,越要谨言慎行,娘亲出发前的教诲依旧在头顶萦绕。

许是只着内衫有些冷,许是觉得衣衫该烤干了,少年有意弄出些动静,才慢慢踱步出来,抽掉挂着的外衫,发现小丫头跷起两只脚板,头伏在膝盖上,睡着了。

外面的雨依旧淅淅沥沥,少年快速穿好外衫,不死心地去洞口张望了一阵,天灰蒙蒙的,这雨恐怕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

那帮人根本没想着留活口,若不是自己平日里掩藏得好,让他们轻了敌,就算两个随从拼死护卫,也难以逃出他们的围猎。

少年长长地舒了口气,可惜了,但愿他们只是身受重伤,而不是一命呜呼,自他懂事起,这两个就陪在身边,就这样为他殒命,实在于心有愧。

他死了,于谁最有益处?洛玉瑯不屑地轻笑了声,“就算是爷不在意的,不问自取,也偏不让尔等如愿。”眼神中有不屑更有狠厉。想着自己回到京城的洛府时,各色人等不同的神态,洛玉瑯就觉得有些期盼见到。

“呀!”里面一阵手忙脚乱的动静,惊醒了站在洞口神游天外的洛玉瑯,快步回了岩洞,闻到一阵焦糊味,再看到不停拍打自己头发的穆十四娘,就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想而知,小丫头睡得太死,头靠拢了些,头发烧糊了。

原来就蓬头垢面的她如今头顶上一抹焦黄,惊慌中的拍打更令银簪不知掉落在何处,若说她是沿街乞讨的花子,想必没人不会相信。

尚未回过神来的穆十四娘根本记不起自己头顶的小银簪,所以在洛玉瑯好心捡拾之后递过来时,有些怔愣,想到自己原先说好是要用银簪支付谢礼的,就摇了摇头,并未去接。

“这种东西也兴送人的?”洛玉瑯又想到了传言中的穆府,下意识脱口而出。

穆十四娘马上回过神来,飞快出手将银簪夺了回去,握在手里。出手之快令洛玉瑯都有些愕然,尴尬地握了握空荡荡的手心,随后垂下,绕过她坐在火堆对面,添了些柴。

扫了眼对面依旧手足无措的小丫头,心想幸亏明火都已烧尽,不然,还不知是什么后果。由她再想到自己府里进进出出的同龄小丫头,哪个不是像人精一般,眼珠转上一转,便有了无数的主意。不是说穆府的女儿最会讨男人的欢心了么?怎么这个却是这样的呆愣。

“去后面洗洗吧,名节之事不是你这副模样就能说明的。”一向喜欢洁净的洛玉瑯实在忍受不了对面那犹如灰堆里钻出来的模样。

穆十四娘摇摇头,并未起身,只是将头埋得更低了些。

“等雨停了,我先送你回去。你姓穆,可是河间穆府?”洛玉瑯想着左右无事,不如打听清楚。

穆十四娘轻轻点了点头,不谙世事的她并不晓得河间穆府所代表的含义。

“想好归府后的说辞了吗?”洛玉瑯心中主意打定,一定要尽量的吓唬住小丫头,让她不敢将二人同行数日的事说与任何人听。

“我就说走散后,沿路乞讨才回了府中。”穆十四娘声音低得几不可闻。

洛玉瑯心里盘算着,河间穆府自己从未经过,也不知距离几何?不过她既然能徒步跑到红崖,想必与家人失散的地方离得不远,“你几时从家中出发的?又是几时出事的?”只要问明白了这些时间,就能推算出这里到河间穆府的路程了。

“三天前卯时未到便出发了,午时至未时之间出的事。”穆十四娘老实回答了他的提问,在她眼里,洛玉瑯是救她于水火的恩人,这几日更是愿意带着她一路同行,还给她吃食,如今更是愿意送她回去,若要她指天发誓来生做牛做马相报,她也是愿意的。

洛玉瑯完全没想过她所想的这些,听后,想着既是送嫁,喜轿应当是步行的,就算男儿脚程快,几个时辰也走不了多少路,只要雨停,就算她走得再慢,一日也可以将她送到穆府所在镇子,到时候她自行归府就行了。

自己与她这段错乱的缘份,就算了结了。“你可要记好了,千万不能将与我同行的事说出去,就连最亲近的人都不行,你也看到了,我是个被人追杀的,那些人如果知道了,一定会杀上穆府去,到时候会死多少人,我就无法保证了。”说完还怕这看起来傻愣愣的小丫头听不明白,又添了几句,“那些人是专干杀人越货买卖的,尤其喜欢围剿有钱的富户。现在世道又是如此的乱,官府根本管不过来。你若管不住嘴,到时候害了自己和亲人的性命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哪知穆十四娘并未因为他的话而感到惊慌,“恩人放心,我跟谁都不会说。还望恩人也忘了我的姓名。”

洛玉瑯挑了挑眉,心中狐疑,莫不是穆府因为这个女儿生得貌丑,所以并未着力陪养。又觉得自己实在是瞎操心,不过萍水相逢,日后再无见面的可能,管这些做什么。

“如此最好。好好养神吧,若能走便不再停了。”因为外面雨一直未停,怕伤口沾水的洛玉瑯并未打算冒雨出去猎兔子,既然不能走,不如好好歇息下,就当养伤了。

穆十四娘依旧用点头回应。



皇朝烽烟录 爷儿不信邪 餮仙传人在都市 宠物饲养守则 近身狂婿 拳神田石 九零律政军嫂撩人 我能幻想成真 农女致富带上某宝来穿越 每秒都在升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