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皎入怀 第5章 人设不能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将你安排盯住她的人撤了吧!”赫连恕还正好有事儿要吩咐,见苏勒已经无心给他上药,将药瓶劈手夺了过来,自个儿动手,动作利落而熟练,那条裸露着的膀子和半片胸膛上,除了那栩栩如生,威...

皎皎入怀

推荐指数:10分

《皎皎入怀》在线阅读


“将你安排盯住她的人撤了吧!”赫连恕还正好有事儿要吩咐,见苏勒已经无心给他上药,将药瓶劈手夺了过来,自个儿动手,动作利落而熟练,那条裸露着的膀子和半片胸膛上,除了那栩栩如生,威风八面的狼头刺青之外,还有深浅不一,新旧交错的各色疤痕,今日这一道伤过上些时日,也能褪成与它们一般的一道印记,封印住它背后所经历过的凶险血腥。

上好了药,可单手实在包扎不了,抬起眼一记凉凉的眼神瞥过去,正沉浸在八卦兴奋中的苏勒一凛,忙上前接手,却是一边包扎,一边忍不住问道,“所以,你方才在江边说的都是真的?这小娘子究竟何德何能,居然能……”

后头的话戛然而止,因为赫连恕望着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傻子。苏勒面上笑容陡然一僵,后知后觉道,“是……有什么问题?”

“她怕是能听懂羯族话!”赫连恕的语调轻飘,却是让苏勒浑身一震。

若是一个普通的中原小女子,怎么会能听懂羯族话?

“所以,你方才特意用羯族话说要杀了她,就是刻意在试探?”苏勒总算明白了方才赫连恕的异常。

赫连恕也是怀疑,毕竟,那个女人在听见苏勒他们喊他时就有些不对劲,所以试了一下。

“还有……她细皮嫩肉的,瞧着可不是普通百姓!”

苏勒想想那小娘子的模样,倒也确实挺细皮嫩肉的。

“这女人该不会是那头安排的吧?”

“是不是一试便知!”赫连恕的语调仍是淡冷得很,“总之,将明面儿上盯着的人都撤了,总要给她机会!”

苏勒到此时那些八卦的心思已经尽数散去,虽然觉得有些可惜……却是正色应了一声。正要转身出去时,却见赫连恕捂着后脑勺,皱着眉,面上泛出苦色,忙关切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赫连恕淡定地放下了手,苏勒转身走了,他又疑惑地抬手捂上了后脑勺……嗬!好大两个肿包,难不成是在水里不小心磕碰到的?

另一间厢房内,徐皎鼻间一痒,就是“阿嚏”了一声。她泪眼汪汪地抬手抹了抹眼睛,想到自己还真是倒霉催的!这是才脱虎口,又落狼爪,不但要恶心吧啦地讨好那个死变态,还拜他所赐,将她收拾好的细软都掉在江里了,眼下还打起了喷嚏……该不会是要感冒了吧?

那个死变态难不成是专克她的?

这时外头两个守卫说起了话,“苏勒大人说不用守着了,走吧!喝酒去!”两个人说着竟欢天喜地走了。

门外没了人,徐皎下意识站起了身,下一瞬又生生克制住了想要趁机逃跑的冲动,重重坐了回去……

方才那两个人说的是羯族话,也就是说,她确确实实是能听懂羯族话的。可是……逃跑?若跑不成,那个死变态绝对不会再给她开口辩解的机会。

徐皎抓心挠肝,到最后,也只能抓着桌面,望门兴叹。

“她没有趁机逃跑?”入夜时,赫连恕听到了苏勒的回禀,有些意外。

“是啊!按着你的吩咐,我将人都撤了,不过,她却是半点儿动静也没有。”

赫连恕双眸沉黯,面上看不出喜怒,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辗转轻敲,“这个时辰了,去请她一道过来用晚食吧!”沉吟了一瞬,赫连恕道。

苏勒没有二话,“欸”了一声,转身出了门。

没一会儿,房门处传来了踌躇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了房门口。

房门没有关,半敞着,抬眼就能瞧见赫连恕正坐在窗边桌前,手里掂着一只皮囊,不知装的是水还是酒,望着窗外深浓的夜色,很是专注的样子,这样黑洞洞的,也不知能瞧见什么?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赫连恕脑后好似长了眼睛,语调淡淡一句,随即,一双眼睛便是转而睐了过来。

就那么一眼,徐皎陡然一个激灵,打迭起笑容,便是冲了过去,在他身畔落座,仰起头都是笑靥如花,对着他努力端出一双星星眼。开玩笑,她现在的人设立在那儿,是对他一见钟情,死赖着要他以身相许的花痴女,人设立稳了,万万不能崩了。崩了说不得就要命!

赫连恕眼角余光一瞄她,收回时,眼底一抹异光一闪而没。

正在这时,苏勒已经带人将吃食送了上来。

徐皎已经大半日没有吃过东西了,这大半日又是奔逃,又是掉进水里,游泳还驮着一个巨重的秤砣,方才心里有事儿尚不觉得,这会儿一闻到食物的香气,登时就觉得饥肠辘辘起来,肠胃更是毫不客气地大唱起了空城计,好不响亮的一声“咕噜”,引得赫连恕和苏勒都是神色莫名地望向她。

苏勒眼里满满的兴味,很有留下来看个热闹的意愿,可赫连恕一记如刀的眼风扫来,他就没了胆儿,不甘不愿地带着人走了。

“既然饿了,就快些吃吧!”待得屋内只剩他们两人了,赫连恕道,语调还是淡淡的沉冷,可居然有些善体人意。

而这善体人意……却是让徐皎瞬间惊了,一个激灵着抬起头来,对上望着她的那一双恍若黑玉般,冷沁深邃的眼睛,她扯扯嘴角道,“我……我平日也不这样,今日确实有些饿得慌了。”

赫连恕淡淡“嗯”了一声,便没了后话,意思是他说什么了吗?

被他盯着,徐皎硬着头皮抓起了竹箸,喉间苦涩蔓延,她手里一个哆嗦,那竹箸没有抓稳,便落在了桌上,骤抬起眼,撞上的还是那样一双眼睛,如玉石般好看,却冷沁沁的,没有温度。

“放心吃,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又对我一见钟情,自然不会害我!那我还会在这菜里下毒害你不成?”赫连恕还是语调淡淡,语气里甚至渗进了一丝笑意,可看着他嘴角轻勾的弧度,徐皎却觉得一记惊雷当头劈了下来,直将她劈了个外焦里嫩。



重生之宠夫千百遍 从道果开始 房客行行好 农门酒香 我只想安静的宅在家 深空之流浪舰队 一曲相思梦 梦魇入侵全世界 一叶清寒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征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