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 第三章 坑你没商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路言反应也很快,在路恬变脸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妹妹什么意思了。心里惊讶于妹妹这般大的变化,面上配合的换上义愤填膺的表情,轻轻安抚着‘受惊’的妹妹,怒斥唐松柏。“你差点逼死...

路言反应也很快,在路恬变脸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妹妹什么意思了。

心里惊讶于妹妹这般大的变化,面上配合的换上义愤填膺的表情,轻轻安抚着‘受惊’的妹妹,怒斥唐松柏。

“你差点逼死恬恬,现在还来侮辱我们兄妹,简直欺人太甚!”

“我们兄妹不需要你们那假惺惺的可怜,炉子不用你赔了,拿上你的东西滚出去!”

地上的唐松柏听到这话简直想原地冒烟!欺负他们?!

从进屋到现在,谁欺负谁?!

而站在大门口等着人应声的常婶听到路言的话,生怕兄妹两个吃亏,也不在意那么多了,直接抬脚进门。

只是,急匆匆的走到堂屋门口,看着屋子里的场景,脸上的急色僵住。

什么情况?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常婶想开口问路恬有没有事,但是,眼前这场景很明显,吃亏的是唐松柏。所以,关心的话她实在问不出口。

“路恬,你个贱人等着!我一定要弄死你!”唐松柏眼睛猩红,是被打的,更是被气的。

他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子,竟然被路恬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不要说别人,他自己都觉得丢人!

“松柏,松柏......”唐松柏的母亲于氏从外面进来,嘴里还喊着唐松柏的名字。

她让儿子来送东西,但是又不放心,担心两人再打起来,到时候村里人再说他们松柏欺负路家两个没爹没娘的孩子。

所以,犹豫了一下就跟过来了。

她怕有人看到她在路家门口站着不好,就没靠太近。

只是,儿子进去太久了,后面又看到常氏进了院子,她担心万一出了啥事,便赶忙进来看看情况。

于氏一只脚进门,看清屋里场景,眼睛发直,发愣。

她第一时间不是关心儿子,而是不可置信!

于氏想到过两人有可能再发生矛盾,但是,结果肯定和现在完全相反才对。

应该是路家俩兄妹坐在地上,她的儿子毫发无损!

“娘,去叫爹和哥哥他们,路言和路恬这两个野种打我,娘,让爹打死他们!”

“什么!他们打......”

“呜呜呜,哥哥,我不要活了。唐松柏他不是人,他欺人太甚!哥哥,我们报官吧,我害怕,呜呜呜......”

那边于氏恼怒的话都没说完,就被路恬的哭声打断。

于氏原本不想顾及这两兄妹啥情况,现在吃亏的是她的儿子,这事就没完。

只是,听到路恬说报官,于氏有些心虚。

她知道自己儿子什么样,早上才把路言打了,当时很多人都看到了。

如果这个时候报官,肯定对她儿子不利。

想到这,于氏赶忙上前,想查看唐松柏的情况。

若是自己儿子吃了亏,报官她也不怕!

“儿子,哪里伤到了?快让娘看看......”

“吸!娘,我浑身都疼,快去叫爹他们过来。”唐松柏心里窝着一肚子火气,他现在只想弄死路言兄妹!

路恬听到这话偷偷翻个白眼,瞥嘴,然后换上悲愤欲绝的表情,转身看着地上的母子俩,声音凄凄哀哀。

“松柏哥,你怎么可以这样?明明是你自己进门不小心踢到了炉子,然后又被洒出来的粥滑倒摔疼了,你怎么能说是我打你?”

路言努力维持着气愤的表情,眼神不敢看自己妹妹,他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出来。刚刚还翻白眼,这会儿眼里已经泛起泪花了,太会演了。

站在门口的常氏听路恬说完,了然的看看地上。

小米粥洒到石头地上确实比较滑,摔倒了沾一身也正常。

常氏看看洒的到处都是的黄豆面和地上的油纸包,能猜出来唐松柏是来送黄豆面,然后自己摔倒,还不小心把黄豆面洒了出来。

“你放屁!路恬,你别装!就是你这个贱人动的手,你还敢不承认!”唐松柏平常是一个挺聪明的人,这会儿也被路恬气的暴跳如雷。

于氏有些不知道该相信谁了,看看自己儿子,再看看那边柔弱的一阵风都能吹走的路恬。

按理说她是应该相信自己儿子。但是,自己儿子身上好像没什么伤,脸上有两道黑印,看上去是鞋印,被黄豆粉盖住了一大半,不能确定是鞋印还是蹭的泥。

再看看那边兄妹两人,路言脸上的伤还是早上那样。

至于路恬,柔弱的都不够松柏打一下的。

于氏自己大概分析了一下,觉得可能是自己儿子摔疼了,如今又这么狼狈,抹不开面子,所以才想赖在兄妹两人身上。

心里这般想,她却是绝对向着自己儿子的。于是虎着脸看向两人,“你们到底用什么打的松柏,它现在起都起不来?!还敢不承认!”

“我说于氏,恬恬这丫头说的够清楚了,是你儿子把他们的炉子给踢了,自己被洒到地上的粥绊倒了!看看这屋子弄的,一会儿兄妹两人还得收拾,你可别诬陷这俩孩子。”

常氏看不下去了,站出来维护兄妹两人,“于氏,今儿早上你家松柏刚把路言打了,瞧瞧这脸上的伤,还是我家那口子给上的药。还有恬恬这丫头,要不是你儿子带着那个吕氏过来说那些难听的话,恬恬这丫头怎么会跳河?!”

“你儿子打了人家,还逼的恬恬寻死,于氏你一个大人怎么还跟着糊涂?!你就不怕到时候全村都骂你们?!你家里可还有未嫁出去的丫头,不顾名声了吗?”

常氏说着话站在路言兄妹两人前面,维护之意很明显。

“于氏你要是再污蔑这两个孩子,那我这就让我家那口子去县城报官,到时候请官老爷给他们作主。”

常氏也就顺着路恬刚刚的话那么一说,主要是想吓唬吓唬于氏母子两人。

真要报官的话,这事就闹大了,也根本不可能。

“报就报!让这个贱人去做......”唐松柏恶狠狠的开口。

“闭嘴!”于氏看唐松柏不服气的嚷嚷着,立刻呵斥道。

唐松柏不懂事,她不能不知轻重。

跟路言兄妹两人吵吵几句是为了解气,现在常氏向着他们,再闹下去万一真的报官了,吃亏的可是他们。

而且,常氏说的很对,村里人都知道路言的伤是松柏打的。路恬跳河也跟松柏有关系。

他们还要在大河村住,可禁不住那些看热闹的村民在背后对他们家指指点点。

再有一个,松柏将来是要考科举的,万一污了名声,耽误了前途,那就更加划不来。

至于这兄妹俩,等将来松柏做了官,随时都可以收拾。

于氏想清楚了,拉着唐松柏慢慢起身,瞥着兄妹俩道,“我们松柏在你家摔倒的,我也不赖在你们身上了。”

视线一转,于氏看着路恬,脸上充斥着不喜,“不过,以后你也不是我们唐家未过门的媳妇,咱们两家两清。”

路恬看看凌乱的地上,又看看那边阴沉的看着她的唐松柏,点头,“可以。”

哥哥的仇已经报了,让唐松柏吃了哑巴亏,再揪着这事不放也没什么意思。

唐松柏冷哼一声,看了兄妹两人一眼,一瘸一拐的跟着于氏出门。

他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他也明白自己是着了路恬的道,被他们兄妹给阴了一次。

不过,这事没那么容易就算了,走着瞧!



重生之宠夫千百遍 从道果开始 房客行行好 农门酒香 我只想安静的宅在家 深空之流浪舰队 一曲相思梦 梦魇入侵全世界 一叶清寒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征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