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窕淑女 第二章 适应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在这寺庙里住了七八天,叶云水了渐渐选择接受了自己现在的的身份,望着春月端来的药她仍是皱眉头,“可给我倒了去,闻到这苦味我那点食欲就都没了。”叶云水虽上辈子终日拨弄药,可这苦味的药她仍是咽不一直这样……春月一脸难为,“大姑娘,婢子多嘴多舌,您身体为先。”叶春月一脸为难,“大姑娘,奴婢多嘴,您身体为重。”。...

药窕淑女

推荐指数:10分

《药窕淑女》在线阅读


在这寺庙里住了六七天,叶云水已经逐渐接受了自己现在的身份,看着春月端来的药她仍是皱眉,“可给我倒了去,闻见这苦味我那点食欲就都没了。”叶云水虽上辈子整日摆弄药,可这苦味的药她仍是咽不下去……

春月一脸为难,“大姑娘,奴婢多嘴,您身体为重。”

叶云水看着春月那一张稚嫩的小脸说着这般大人的话不由得掩嘴发笑,“你这妮子,十二三岁的人说话就如此老成,可别学那七老八十的婆婆说话,不然我就把你打发出去,免得我耳边整日嗡嗡个小苍蝇。”

春月吓的一脸刷白,当即就跪下猛磕头,“奴婢该死,姑娘可不要把我卖了呀!我一辈子都伺候大姑娘绝对不敢有二心的!”

“快起来快起来吧,我逗着你玩呢怎么还当真了!”叶云水自然是吓了一跳,看来以后得少跟春月开玩笑,这丫头不识逗。

春月花着一张小脸可怜兮兮的抹着泪,眼看叶云水不是真的要卖了她,当即把药又端了过来,“姑娘,喝药。”

叶云水只觉得自己想昏过去,天啊,这死心眼的丫头!不过她又怕弄哭这小妮子,只得捏着鼻子把药灌下去,那嘴里满是苦的,好容易咽了一半便倒了草丛里,春月递过来蜜饯,她恨不能直接吞下去,不过就是身体虚了点儿而已,哪个倒霉大夫开的如此苦的药啊。

主仆二人正说这话,门口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阿弥陀佛!叶施主不忍药苦,将那苦药抛洒于草从之中,殊不知那草儿们岁也不忍药苦却甘当了叶施主的替身,却并不得替叶施主捱过病痛,可悲可悲!”

叶云水眼见来人脸上也露了点儿笑容,听他这般说辞马上回讽,“箜真,你又不是草儿们,怎么知道它们也不忍药苦?”

“呃……天生万物都是有生命的,草儿亦然。”被叫做箜真的小沙弥手提食盒进院,摆出一脸的深沉。

“哦?你说草儿也是有生命的?那你唤它一声,它可答应?它若不应,又怎能说它也是有生命的呢?你岂不是唬我?”

叶云水看着他不免起了逗乐之心,这箜真说起来才六岁,每天都由他来给叶云水主仆送饭,说话的奶声还没褪去却总摆出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偶尔还显摆不知从哪儿听来的禅语箴言,却总不能自圆其说,惹的叶云水每次见他都想乐,这小大人似的模样着实的喜人。

听叶云水这般发问,箜真终究是没答上来,支支唔唔了半天却不知说的什么,脸上一红,把食盒丢下就跑了!

叶云水在他身后大笑,那箜真走的更快了,“行了,不逗你了回来吧!”

箜真仍是跑,叶云水不得不拿出杀手锏,“麻花糖啊,桂花糖啊,杏仁酥,真香!”

箜真忽然停住脚步,想要往回走却还抹不开面子,犹犹豫豫的站在那手足无措,叶云水笑着看他,也不知这六岁的小人怎么就这样好面子,便给春月递了眼神,春月掏出箜真最爱吃的几样糖塞个小包给他,箜真那深沉的脸终于露出了孩童般的笑,抹抹手接过来就塞了嘴里。

“在这院子里吃吧,让你师父看见又罚你跪了!”叶云水嘱咐了一声也不多管他,让春月摆上菜主仆二人动了筷。

吃过饭,叶云水放春月和箜真出去玩,而她则在禅房内研磨抄经,《般若菠萝蜜多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菠萝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看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叶云水这几日每日用簪花小楷抄经一遍,头些日子因为用不惯毛笔,也写不惯繁体字,狗爬似的废了不少纸张,看的春月一愣一愣的,要知道叶云水前身的书法算不上是大赞,那也是说得过去,可这字……怎么看不出写的是啥呢?

就在叶云水觉得心虚时,春月却抱着她哭了半宿,只当自家大姑娘姑娘是病未痊愈,手发抖才成了这样,弄的叶云水好一通哄,而她自己也怕露出马脚,一连刻苦练了数日,心说咱上辈子小时候也是得过少儿美术比赛优秀奖的,别的不成,美术上还是有点儿功底的,不会写毛笔字还不会当它是个画么?

于是叶云水从早到晚不停歇的苦练五日之后,那字终究是能算入得眼,春月也满心欢喜,可叶云水却有点儿庆幸外加郁闷,幸好她没穿越个男身,不然再被逼着去考科举,那得多痛苦啊!这古代就是落后,这心理落差是一时半会儿摒弃不了的了。

“大姑娘,赵大夫来看你了!”

叶云水撂笔抬头,只见春月身后跟着一个背着药箱的五旬老翁朝自己屋内走来,叶云水眼见是这开苦药的糟老头,扭身回屋继续抄经,俨然当他是个普通的小厮一般待遇。

按照叶云水的记忆,叶家虽世代行医,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便是自家人不给自家人瞧病,身体上有了不舒服都从外面的医馆请大夫来瞧,而这叶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但凡是有点儿毛病便是请这位赵大夫医治,这赵大夫是太医院退下来的,按叶云水的话讲就是个退休再就业的,医术是不错,连叶重天本人都对其赞不绝口,可就是黑心贪财,每年叶家更是给他的医馆百两银子的供奉,而这糟老头每次出诊另外收取诊金,少五十两不动步,凡是他开的药方都由他的贴身小厮保管,他的病人更是不允许其他大夫诊治,十分的霸道。

这糟老头的行径让叶云水感到发自内心的厌恶,黑心的医生在上辈子她也是瞧不上的,再加上每次喝的那比黄连还苦的药,这更让叶云水看这赵大夫不顺眼。

赵大夫进了屋便看见叶云水坐在主位上喝着茶,眼瞧他进来连站起来都未曾,只是吩咐春月给他搬个杌子,连茶都未给沏一杯。

赵大夫的脸色一沉,冷哼的表达自己的不满,“叶家小姐近日可觉有何不适?”

叶云水撂下茶杯,“托您老的福,这几日食欲也不错,身体也不错,都说赵大夫妙手神医,那药比旁人家的苦,这病祛的自然快。”

赵大夫一愣,旁日里这叶家大姑娘说话历来柔声细语,见人更是礼让三分绝不口出半句硬话,怎么今日却好似换了个人似的?

眼见赵大夫发愣,叶云水轻咳一声,这赵大夫才算缓过神,更听她说那药苦不免心虚了几分,那黄连的成分可是他多加了几钱,这也是那叶家的主母叶张氏要求的。

“小姐心火旺盛,老夫便多添了去火的药,自然苦上几分,而今观小姐面相更是气色红润,不妨再让老夫请脉,若真是痊愈,那可当是喜事一桩了!”

叶云水嘴角一抹冷笑闪过,将手放在了桌案上,给春月使了个颜色,春月立即拿了绢巾搭在叶云水的手腕上,那赵大夫才开始诊脉。

似乎没想到叶云水的身体恢复的这般快,那赵大夫的心思转了转便开口道:“可喜可贺,叶家小姐的身体已恢复大半,若依老夫来看,不如再服上几副补气养血的药巩固一番,这才是大好!”

“那就请赵大夫开方子吧。”叶云水抽回手,也没多跟他废话,心中却是在骂,这老匹夫,分明就是看自己没病了怕他收不着高额的诊金还要拿捏自己,那补气养血的东西说贵的也有,说贱的也有,倒要看看你让我喝的都是什么宝贝。



轮回仙神道 钱妻高攀不起 情定永恒 流氓俊娘子 遮天之太上无极 风水圣手 崩坏边际 好想有个系统掩饰自己 魔妃无霜 我穿女装能变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